资本主义发达国家,靠发行纸币、依靠贷款扩大消费能力,形成虚假的购买力。另从一个角度看,为了赚钱更多、更快,垄断资本家就逐渐把工业生产转移到工资低廉的不发达国家,发展“服务业”,尤其是发展金融行业,倒买倒卖债券、股票、期货等,颠倒了物质生产与非物质生产之间的关系,逐步形成“空心化”的经济。这就是2008年爆发经济危机以来,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长期增长乏力的根本原因。

2008年以美国雷曼公司倒闭为标志的世界经济危机,至今已经八年多了,目前“……全球经济增长依然乏力,面临贸易和投资低迷、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加剧等问题”。(新华社2016年9月2日《贡献中国方案,共筑未来之桥——写在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开幕之际》)去年,我们写了《世界经济危机七年祭》,主要揭示了危机的状况、性质、原因与对策等。这里要进一步揭示,这次经济危机为什么与以前危机出现这么大差别。

从1825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经济危机以来,就不断地发生周期性的危机,但是,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危机、萧条持续八年之久的现象。

马克思主义对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描述是:危机——萧条——复苏——高涨——危机……;西方经济学对于经济危机周期的描述则为:衰退——复苏——扩张——衰退。1929年至1933年爆发的最严重的世界经济危机,至今还令人谈虎色变,但是,那一次的危机、萧条也只持续了四、五年,就进入了复苏、高涨的阶段。而当前爆发的这一次经济危机,不算2007年美国的次贷危机,至今也已经八年多了,“全球经济增长依然乏力”,这在经济危机的发展史上还是第一次。

早在2009年3月,我们曾经在《论当前世界经济危机》一文的《经济危机的底在哪里?》一节中预言:“……可以预计这次世界性的经济危机,特别是美国这个资本主义世界的头号大国,经济萧条将会是一个较长的过程。”当时的依据是:“总之,美国的虚假‘繁荣’,是凭借美元占有世界货币特殊地位,大肆发行纸币、债券,掠夺世界各国人民的财富造成的。这种靠贷款形成的虚假购买力,与实际购买力之间的巨大差距,也就是西方经济学所说的‘泡沫’,要逐渐地缩小以至消灭,将是一个较长的过程。而美国在世界经济中占据重要分量,它的缓慢复苏必将影响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社会主义本质探索》第421页)现在看来,这个分析还是正确的、符合实际的。但是,当时只收集了美国的资料。现在看来,资本主义进入金融资本垄断阶段,不仅是美国靠发行纸币、贷款形成虚假购买力,其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也都采取发行纸币、大量贷款,形成虚假购买力和预支购买力,虚构什么“福利社会”等。据有关资料,仅中央政府公共债务一项,2012年,美国就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93.81%;英国达102.64%;法国达103.07%;意大利达131.07%;日本竟达到195.78%;连经济状况比较好的德国,也达到56.91%。(《国际统计年鉴》2014,第195页)加上企业债务、个人债务等,形成的虚假购买力就更大了;至于大量发行纸币,则是各国普遍采用的政策,而这些正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复苏乏力的原因。

上面是就购买力的方面,预测经济危机的发展趋势。现在再从生产发展方面,进一步考察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基本上不从事物质生产,就能够更进一步地揭示持续萧条的内在根源。

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指出:“正像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即历来为繁茂芜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着的一个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因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为基础,人们的国家制度、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马恩选集》第三卷第574页)恩格斯这里,重点是讲物质生产过程中的社会关系和它的上层建筑之间的关系。就物质生产的本身来说,它在整个社会中也是处于基础的地位:物质生产不发展,整个社会的政治、文化、卫生等也不可能发展。

资本主义生产过程,资本主义经济,由于它的社会性质决定,盈利是这种经济运动的根本目标。在工业资本统治转变为金融资本垄断以后,垄断资本家就逐渐把工业生产转移到工资低廉的不发达国家,逐步形成“空心化”的经济。从国内生产总值的构成看,2013年,德国的物质生产(工农业合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仅为31%;意大利为26%;英国为20.9%;法国为20.6%;2011年美国为21.4%;2012年日本为26.8%,(根据《国际统计年鉴》2014,第48页计算)其余百分之七八十的国内生产总值都是“服务业”的产值;就工业生产指数看,2013年与2008年相比,下降的不少,上升的国家很少,而且增长幅度不大:2008年,日本的工业生产指数为103.8,到2013年只有91.2;法国由98.7,降到87.9;德国由112.1,降到110.5;英国由97.7,降到87.4;只有美国由101.8,上升到106.5,上升4.7个百分点。(《国际统计年鉴》2014,第263页)可见,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空心化”还在发展。物质生产大量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是当前发达国家经济增长乏力的根本原因。

物质产品的生产,如生产粮食、油料;生产钢铁、机器设备;生产石油、天然气;生产军火、导弹、原子弹等,只有物质生产发展了,国家才能富强,人民生活才能提高,才有可能最终过渡到共产主义,这应该是人们的基本常识。但是,资本家不这么看,他们认为“生产”、“经济发展”就是赚钱,能够赚钱就好、赚钱越多越好,因此,资本主义发展到金融垄断阶段,他们主要发展“服务业”,尤其是金融服务,倒买倒卖债券、股票、期货、外汇等,这样不仅比搞工业、农业赚钱多,而且来得快;他们才不管国家富强不富强、人民生活提高不提高,只要赚钱、提高利润率才是他们的“命根子”,因此,把工业生产大量转移到工资低廉的发展中国家。现代西方经济学理论正是资本家这种观点的反映,把发展第三产业、特别是金融业作为经济发展的方向。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以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复苏乏力,至今持续八年仍无起色,就是它们大量转移工业生产、基本上不发展物质生产的必然结果。

关于国内生产总值指标的错误及其危害性,我们曾经多次写文章批判,指出这个指标混淆了生产与生活、流通;混淆了经济与文化、政治等基本概念,把凡有货币支付的活动,统统都作为物质生产,纳入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上述引用的各国数据,就是出自联合国统计月报数据库,而我们这个“特色社会主义”国家的统计局,也是跟着西方经济学理论爬行,把国内生产总值指标奉若神明。不过这里主要是说明这次危机长期“增长乏力”的原因,对于国内生产总值指标的批判就不再重复。

物质生产与非物质生产之间存在内在联系。物质生产不增长,非物质生产部门也不可能发展;主要发展所谓的第三产业,发展“服务业”,尤其是发展金融行业,倒买倒卖债券、股票、期货等,则是颠倒了物质生产与非物质生产之间的关系。

西方经济学的所谓的第三产业就是非物质生产部门,而这些部门的军、公、教人员,主要是依靠财政维持;艺术家等则依靠演出收入,这些在经济生活中属于第二次分配;而物质生产发展、工人收入提高,则是第一次分配;第二次分配是以第一次分配为基础的。生产工人收入增加,财政收入才会增加,军、公、教、演员的队伍才能够扩大,收入才能增加,整个社会经济才能发展;不发展工农业生产,突出发展所谓的第三产业,必然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就是当前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增长乏力的根本原因,也是资本主义发展到现今阶段的必然结果,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必然。

以前揭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依靠发行纸币、依靠贷款提高社会福利,扩大消费能力,这里揭示他们转移工业生产,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爆发经济危机以来增长乏力原因,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正因为不发展物质生产,依靠发行纸币、债券扩大群众消费能力,才是虚假的购买力、预支购买力;如果是物质生产发展带来的群众收入增加,那就是真实的购买力,是生产、经济发展的结果。

以前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之所以在危机、萧条之后,又复苏、繁荣,是因为经过一段时间,生产力和商品被浪费、破坏,工厂的机器设备老化、落后,需要更新设备,采用新技术等,进行新一轮投资,从而进入新一轮的复苏、繁荣。按照恩格斯的描述:“事实也是这样,自从1825年第一次普遍危机爆发以来,整个工商业世界,一切文明民族及其多少尚未开化的附属地中的生产和交换(指资本主义国家及其附属地——引者注),差不多每隔十年就要出轨一次。商业停顿,市场盈溢,产品滞销,银根奇紧,信用停滞,工厂关门,工人群众因为他们生产的生活资料过多而缺乏生活资料,破产相继发生,拍卖纷至沓来。停滞状态持续了几年,生产力和产品被大量浪费和破坏,直到最后,大批积压的商品以或多或少压低了的价格卖出去,生产和交换的运动逐渐恢复起来。运动逐渐加快,慢步转成快步,工业快步转成跑步,跑步又转成工业、商业、信用和投机事业的真正障碍赛马中的狂奔,最后,经过几次拼命的跳跃重新陷入崩溃的深渊。如此反复不已。”(《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马恩选集》第三卷第433页)一百多年过去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主要从事“服务业”,基本上不从事工业生产了,因此,不可能出现“工业快步转成跑步”,也就没有新一轮的复苏和繁荣了。这就是当前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增长乏力”的根本原因。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不仅详尽地揭示了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内在联系,揭示了帝国主义阶段经济发展的内在联系,而且揭示了“生产一般”的内在联系。马克思对于物质生产与非物质生产之间的关系(包括发展物质生产与生活消费的旅游、餐饮业等,物质生产与基础设施建设等一系列关系);生产资料生产与生活资料生产之间的关系;第一次分配与第二次分配之间的关系;生产与流通、分配、消费之间的关系等等,都进行过详尽的分析。问题是我们这个自称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党、国家,一方面大言不惭地说什么“理论自信”,另一方面却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抛到九霄云外,跟着现代西方经济学屁股后面爬行,大力提倡发展第三产业。国务院曾经作出加快发展第三产业的决定,党的代表大会则大肆宣扬:“第三产业水平是衡量现代社会经济程度的重要标志。”(参看《一个祸国殃民的经济理论——评所谓加快发展第三产业》,《迎春文集》第130页)可见,对于西方经济理论崇拜达到了何种程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