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把自己与社会割裂,成为独立的观测者时,法律成为了我们评判事件的标准;但当我们认识到无比矛盾的现实,认识到个人需求与社会反映二律背反的存在时,一个个悲剧的分析便迫使我们回归到立场的选择上来。

如今社会充斥着这样一种说法:生活需要梦想,人生需要奋斗;如此,便把虚幻的未来用以汗水的预支,与不堪的现在相联系了起来——这就是我们存在的理由。然而,人为的不幸,突如其来的疫情,日益窘迫的生活,完全可以把一个为梦想付诸奋斗的人,打进冷冷的监狱。

梦想,病毒,生活与犯罪-激流网

笔者是怀着相当的沉重,以及悲痛来谈及黄智博事件的。有些人必然会毫不犹豫地指责说“这是为他开脱”——当然,他确实违反了法律,诈骗得来的28万元确确实实在那里摆着。但是,黄智博的事情却有了逆转:黄智博的姐姐在微博中发文称,黄智博的违法,是有原因的。是父亲的病情,在公司里没有收入来源,窘迫的生活逼迫他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很自然地,立即会有网友无比热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反驳道:这不是你犯罪的理由,你完全可以用正当的方式来解决。这是所谓“观测者”的立场,这是无可厚非,无法批驳的说法。当然,我们在这里并不讨论“其违法是否道德”的问题,因为以此认识基础上的探讨,认识深度不能前进半步。所以,让我们设身处地去思考他们的存在——像黄智博一样,怀揣着明星梦想的追梦者们。

黄智博只是个例。但是客观来讲,作为受大众瞩目的明星,他们本身应该也有所觉悟,但又为何做出,在我们看来此种“傻事”?我并不认为,主要原因归咎于个人,而是大环境,娱乐圈的整个生态。如果不能从根本上发现而是单一地去分析个例的假仁假义,便会陷入认知的迷茫,便会沉醉于人性丑恶肤浅的辩驳。没错,娱乐圈也有瘟疫,而黄智博,则是在外部环境催生下,娱乐圈里被异化的一个无视法律道德的罪犯。

梦想,病毒,生活与犯罪-激流网创造营“大通铺”      

梦想,病毒,生活与犯罪-激流网韩国偶像们的宿舍

在偶像光环背后,是令人心酸的真相。他们私下的生活即基本的吃住条件,都是与他们的名气,地位密不可分。“未出道”这三个字,带给未出名的练习生们是与舞台瞬间光鲜截然相反的重担。他们是团体竞争的牺牲者,在如今越来越趋向于产品化的娱乐圈,这些少男少女更如同一个个工具人,一个个背负资本协议的工具人。巨额违约金,如同一把枷锁,使得每一位涉足娱乐圈新人们必须逐渐让自己服从它,这将是一个艰苦,一个丝毫不亚于奴隶般的过程。

梦想,病毒,生活与犯罪-激流网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这次黄智博的欺骗,起因却是疫情导致的节目延期录制,让他回到了自己没有经济来源的广东老家。父亲的病情加重,生活愈加窘迫——这是最后一根稻草,或许是焦虑,对前途的不安催使他打开了这个潘多拉魔盒。

疫情危机影响了许多行业的正常运转,娱乐圈文娱行业更是如此。复工日期的不断后延,造成了在他们看来前所未有的空档,许多在年前蓬勃发展的项目成了百废待兴。很自然地,小型文娱公司面对这次危机的方法就是变相降薪与裁员,以求得风暴过后漫长的恢复期。不仅如此,“以营销行业为例,营销公司本就有“垫付宣传”的传统,很多正处在创业阶段的营销公司,本身资金积累较少、现金流薄弱,如今受到疫情影响,影视公司迟迟没法复工,不仅新项目受到影响,甚至导致很多2019年的项目都没办法回款。“(毒眸《18位影视人讲述:横店复工,但行业还在降薪和裁员中挣扎》)

如此看来,做出别人看来是愚蠢的举动,却是整个危机在个人身上的投射。这次疫情带给每个社会人的,不是骤然的惊诧,而是无可奈何的,新的重负。有的人被挤压到了铤而走险,如此将会出现更多的,类似黄智博的案例。当然,如果理解了深层次的原因,我们感到的,只是辛酸的平常。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梦想,病毒,生活与犯罪-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梦想,病毒,生活与犯罪-激流网(作者:立恒。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