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承志:《沉默的苦味》-激流网

世纪末的日子,需要这样的古乐;就像瘟疫中的人,需要解毒的草药。

层层的封锁,像泛滥浊流席卷下的土墙,无声无息地颓塌崩溃。

迎着巨大的悲哀,我顺流而下。生存依附着语言,却难寻能写的字句。一刻一刻,我意识到,无论什么都只是生命的本能。

只用蒙语,即是不说。

已经缄默,却又自语,其中的苦味,自己吞咽。这就是我们一代的——话语方式。

听不懂么?当然你听不懂,因为我本来就没说。但是这种“默歌”,一语不发,又吐尽一切,我早习惯了它,正全神打磨其中的技巧,让它尽量包含丰满:

Garoo

hoyisi

hejiya-qi  sareh-uguai            

Hargaqi

sandrad

haren jug uguai

张承志:《沉默的苦味》-激流网

大雁

向北方

从来不分开

燕子

着急了

但是没方向

这样的一支歌,给我隐秘的尽兴,它让人无声也能倾吐。哦,创造者!谁能尽知你拨派与创造的奥秘?

在我满胸堵噎,在我渴望倾吐,在我的笔尖心头满溢着悲怆激烈、渴望一泻千里抒情的时刻,手脑心笔就不去选择汉语华文,笔下接二连三涌出的,一段一段,都是暗语一般的蒙语胡歌!

Herem

uiqisen

hooson aola-du

Haoqin-ne

mur

harahteh-uguai          

张承志:《沉默的苦味》-激流网

棚圈

倒塌了

空空的山中

旧的

车辙印

已经望不见

已经不是那黑夜中——想象着荆轲聂政、向鲁迅强求的,抒情的时代了。

此刻的心,如这些蒙古歌,如荒野的一丛草,唯随风摇曳,全托付天地。

它已经能够在嘴不能说话时脸带微笑,在目击人作兽变路上无人时顿生怜悯,在黑云压城的雾霾中——大口呼吸,任意散步。

如今的我很少吃惊。

我听着各种愤慨的谈吐。我看着妆扮英雄的表演。我任滔滔的赝品淹灌。打开电视机,我习惯了坏消息按时开闸、分批定量地涌出。

原上草,不吃惊,枯荣随命。我和它一样,凝视着风,眼前唯有流动的时间。

除非对弱者的屠杀,再没有别的,能在瞬间打破我的淡漠。那些用白磷弹炸死穷人后还烧尽他们的骨头的凶手、那些在边界拦截逃难的妇女开枪打死孩子的罪犯,唯有他们的罪行,解除了沉默、击碎了淡漠。

那时我愤怒得浑身发抖。我朝天挥拳,怒吼咆哮。

但今天突然之间,我失语了。词库和语言已经罄尽,在这——

灾难如堵着出口的魔鬼,嘎嘎狞笑着,紧一阵密一阵地敲门:

“嘎-俩!嘎-俩!”

张承志:《沉默的苦味》-激流网

此文的题图是一个蒙文字(ugey),读“怪”或“乌怪”。

意思是:不,没,無,摇头:

最后的否定式。

——编自《沉默与公开》、《Alder-tai uro》(有名的小马)。

均出自散文集《越过死海》,2015年,上海文艺出版社

张承志:《沉默的苦味》-激流网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张承志:《沉默的苦味》-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张承志:《沉默的苦味》-激流网(作者:张承志。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