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把药品留给有需要的人-激流网

2003年5月20日,南昌火车站的候车大厅里,一名男子不断往电磁炉上的大钢盆里加注黑色液体。候车的江西老表们好奇地问,是要吃火锅吗?

男子挥了挥手,说:

这是我们公司的洁尔阴,加热熏蒸能抗非典。

男子是洁尔阴生产公司成都恩威的代表。远在上海的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告诉公众:

病人吸入后,能起到对呼吸道的消毒作用。

乃悟看了一下洁尔阴的说明书,第一条就是外用药,禁止内服。但在上海药物研究所的理论支持下,全国各地的机场车站都弥漫着他好我也好的味道。

成都恩威还顺势推出了另一种抗非典药物乾坤宁。后来,这种中成药被宣传说对艾滋病也有奇效。

昨晚,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发布了一条消息,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无数专家和世界卫生组织都束手无策的新冠肺炎,喝点酸酸甜甜就是我的口服液就能搞定,不给他马上买光像话吗?

5分钟时间,线上平台的双黄连全部断货,老百姓们甚至彻夜在药店门口排队抢购。

中新社连夜采访了上海药物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抑制作用是初步发现:

科学的事情我们不想说得太过。

而当被问及抢购双黄连有必要吗?临床试验前期有相关数据吗?工作人员支支吾吾了半天:

不知道,说不好。

1月28日,国家卫健委组织开了一个视频会,主持人是钟南山院士,来自北京、上海、武汉和广州四地的专家在讨论新冠肺炎防治问题。

就是在这个会议上,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蒋华良院士、上海科技大学饶子和院士、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左建平研究员汇报了他们的药物研究进展。

汇报的大概内容是,左建平研究员连续17年研究双黄连口服液,这个药不但能抗SARS、MERS和流感,对本次的新冠肺炎,也是能防能治。

《知识分子》杂志写了一个细节,与会的钟南山院士和一些医生不同意双黄连治疗,他们把皮球踢给了上海:

既然上海药物研究所认为有用,可以先在上海组织临床研究。

会后的1月29日晚上至30日凌晨,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了双黄连口服液在细胞水平的抗病毒活性测试。

熬了大夜之后,他们就得出了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功能的结论。

而且,在活性测试结果出来之前,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就已经通过了临床试用的伦理审核。乃悟给翻译一下:

上海的新冠肺炎病友们可以领到很多双黄连了。

郝大星问我,洁尔阴到底做错了什么,这次不能上抗击新冠肺炎前线了?

上海药物研究所,我们已经了写了好几次了。所里的耿美玉教授发明了攻克阿尔兹海默症的良药;原所长丁健教授给卖“神药”的绿谷集团写过论文,以证明中华灵芝宝能杀灭100%癌细胞。

上药所前几个重磅药都没拿到诺贝尔奖,这次应该稳了吧?

据双黄连口服液的发明人邢泽天教授介绍,双黄连来源于一个神秘的“石窟秘录”中的方连翘汤,属于“民间流传已久”的配方。

在战争年代,双黄连和柴胡注射液等药品一起用来缓解西药的不足。原本该方有4味中药,但到现在只剩下了三味。原因是:

柴胡不好找。

《知识分子》杂志的主编是饶毅教授,他和上药所的关系不太好,之前,他用一封“草稿”邮件举报过耿美玉的阿尔兹海默症神药甘露特钠胶囊造假。

这次,他们说自己拿到了该项研究的牵头人蒋华良院士的微信聊天截图:

今天科学院传播局发生重大文件泄密事件,逼着我发新闻。

乃悟问了一个医生朋友,双黄连是不是真有用,要不要屯点?他问乃悟还记得15年前的双黄连广告吗?

对,广告比药有用。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请把药品留给有需要的人-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请把药品留给有需要的人-激流网(作者:杨乃悟。来源:星球商业评论。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