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肺炎病毒还在人间肆虐。截至2020年1月26日晚,根据官方公布的统计数字,全国确诊2700多例,疑似2500多例。这几个惊人的数字无不在警醒我们这样一个事实:我们必须严肃对待这次来势汹汹的疫情,不可有任何的松懈。

对于这次新型肺炎疫情的发源地武汉的居民来说,在将近1个月的时间里,他们见证了过山车般的事态发展。自1月6日开始到17日,武汉新型冠型病毒12天未报告一例新增病例,并在较长时间内一直强调“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的证据”,在相当程度上导致社会各界缺乏警惕,疏于防护,导致500万人离开武汉,疫情扩散;到了后来,确诊数字呈指数上升,春节前夕武汉突然发布“封城”令。疫情的迅猛蔓延造成了社会一定的恐慌。当地政府在疫情初期的盲目乐观与“冷处理”的措施,很可能是造成如今严峻情况的主要原因。抗击疫情宝贵的时机被信息管控所延误,武汉官方前期对疫情的轻慢和封城后官员们的应对失措,也引发了社会舆论的种种议论。最近,相关官员已经公开表达了歉意。行胜于言,希望湖北省相关官员能真正吸取教训,相信群众、依靠群众,上下同心,尽快打赢这场抗疫战!

怎样抗击传染病?绝不是“冷处理”与隐瞒,而应该充分发动群众,“群防群治”,信息公开,让群众具备起码的与传染病斗争的意识,在疫情发展的前期,在宝贵时间内即时扑灭疫情发展的苗头。这才是正确的抗击方式,并且,这种方式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已被证明是对抗传染病的有效手段。

让我们回到毛泽东时代,回看在那个时代,人民群众是如何对抗在当时的一种,危害程度丝毫不亚于SARS的传染病——血吸虫病。

血吸虫病,或许大家很多人并不清楚这个病的来历与症状,但对于当时血吸虫病流行地区的人民群众来说,可以说是不治之症。

武汉市长请看看-激流网

二十世纪中叶,血吸虫病曾给我国长江流域及其以南的十几个省、区、市的劳动人民带去深重的灾难,夺走了众多人的生命,被称为“瘟神”。血吸虫病曾遍布我国长江流域及其以南的十几个省、区、市,受威胁人口达1亿以上。大多数患者骨瘦如柴,腹大如鼓,丧失劳动能力,妇女不能生育,儿童成侏儒。血吸虫病严重的地区田地荒芜,家破人亡。江西省丰城县白富乡埂头村,之前本有1000多户人家,到1954年因此病仅剩2人;安徽省的宁国县和歙县因血吸虫病,出现了“棺材田”“寡妇村”。可以说,这样的致死率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无法想象。由于当时受到卫生水平限制,人们无法清楚认识到它的传染机理,一人得病,全村感染也成为了血吸虫病疫区的常态。

新中国成立后,血吸虫病受到了政府,党中央的高度重视——毛主席发出“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的号召:要把疾病当敌人看待,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紧接着,防治血吸虫病领导小组也成立了,在疫区,人民群众向血吸虫病正式宣战——这场载入史册,震惊世界的战斗打响了。

首先,预防血吸虫病的群众运动蓬勃兴起。1957年国务院下文,令各省、市、县都要建立血吸虫病防治机构,并在《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中明确规定:“在七至十二年间消灭血吸虫病”。此后每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央血防领导小组几乎都有相关文件下发。各省、市、县颁发的各种文告、指令难以计数,且从省、市、县到乡镇四级,都迅即建起了血防机构。各类宣传机构在那场以举国之力送“瘟神”的运动中也出了大力。据不完全统计,在1955年以后的20年间,仅中央血防办公室组织拍摄的科教片就有四部,又摄有故事片、新闻纪录片各两部。此外,各省、市出版的画册、小说、诗歌、歌曲、连环画、科普读物也浩如烟海。曾任中央血防小组组长的魏文伯同志,还亲笔写下了《送瘟神三字经》以传世:“血吸虫,害人精,粪中卵,要小心。粪入水,卵变形,长毛蚴,钻螺身……新社会,传佳音,党号召,送瘟神。断病源,要认真。搞防护,不可轻,粪管好,肥成金……” 至于基层的各防治机构,则以印发资料、巡回放电影、有线广播、墙报、文艺演唱等形式,将宣传工作做到了田间地头和千家万户。

对于防治血吸虫病,防是关键。因为患病者的数目再多,若不新增病员,以新中国之力,总有一天能将其“基本治完”。染病者总是在增加,是因为血吸虫孵化的“中间站”本是钉螺,而钉螺又生于野外,数亿农民又必须终日在野外劳作,故如何消灭钉螺便成了防治工作能否成功的关键。但南方十几个省、市、区面积广阔,地貌复杂,要将其每一寸土地都查遍、“刨翻”,绝非易事。

这该怎么办?毛主席给出了答案:放手发动群众,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只有依靠群众,才能做好工作。

轰轰烈烈的“灭螺战”打响了。当地群众针对不同地貌,创造出了结合生产围垦荒洲、堵汊、不围而垦、矮围垦种、筑圩蓄水药浸、开新沟填旧沟、修筑“灭螺带”、药杀、火烧、火焰喷杀、药物泥糊和机动喷雾器喷药、拖拉机机耕灭螺等行之有效的方法。以重灾区江西余江县与华容县为例,1958年11月5日,钱粮湖灭螺围挽工程开工,投入劳力18.82万人。至1959年1月13日第一期工程告竣,围挽洞庭外洲有螺面积三十万亩。”当时华容县的总人口也就40来万,投入的劳力数几乎近半,可见该县灭螺的决心之大,亦可想象当年该县的灭螺规模之宏!试想两三百平方公里的荒洲阔野,一夜之间被密如蛛网的“挑土大军”布满,且红旗猎猎,所牵的无数有线广播都“唱”着“灭螺战歌”,那是一种何等壮观的场景!围挽成功后,县里又迅速将血防指挥部迁往新挽,采取各种方法,就地指挥已挽面积的灭螺工作。

“1958年12月8日至28日,全县出动劳力6346人,耕牛3514头,对洞庭湖堤3华里长的外洲进行了垦荒灭螺。20天时间翻耕洲滩5.47万亩。”此段时间与该县当年围挽钱粮湖是“同期”,可见证该县当时参加灭螺的总人数高达19.5万人,占全县人口的一半。江西余江县从1956年春至1957年冬,先后为灭螺填掉旧沟347条,全长19万余米,填土一百多万方,开新沟119条,全长11.6万多米,挖土44万多方;扩大耕地面积532亩,改善灌溉面积1500多亩。他们还用铲草积肥、三光灭螺等多种方法,消灭屋基、墙脚、树蔸、石桥缝中的钉螺。经过两年苦战,余江县人民消灭了传染血吸虫病的祸根——钉螺。”这是一场实实在在的“人民战争”! 而在那场浩大的灭螺战斗中,还有着无数解放军战士的身影。当年所有驻扎在疫区的部队,几乎无一例外参加了那场“战斗”。“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1956年时,中共余江县委对血吸虫病防治工作提出:“半年准备,一年战斗,半年扫尾”的计划。人们对此将信将疑。

1958年,《人民日报》宣布,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 千年以来,困扰当地人民群众,肆虐的血吸虫病终于被消灭了。连神医华佗都被困扰的疾病,被人民群众给消灭了!这就是群众的力量,最强大的力量。

新中国成立初期,人民群众抗击的传染病远不止这一种。古典霍乱,鼠疫,天花,肺结核......等等在那个年代来说是极其危险的疾病,都被相继消灭了。在这一系列令世界震惊的卫生成就中,总结了一套抗击传染病的思想:1.把防疫工作“当做一项政治任务”;2.坚持预防为主的防疫思想;3.发动群众性的爱国卫生运动;4.把医疗卫生体系放在农村;5.中西医结合等等。这套思想,仍然是当今需要我们继承与发展的;这套思想,仍然是先进的,为民的;这套思想,仍然是科学的,高效率的。

面对曾经辉煌的历史,我们需要反省,需要借鉴,需要学习。随着科学技术进步,我们的卫生防疫体系应该更加完善,人民生命健康应该得到更好的保障——但是,这里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相信群众,发动群众,不能欺瞒!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武汉市长请看看-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武汉市长请看看-激流网(作者:立恒。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