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国际各国社会民主党,由于受到伯恩施坦修正主义的腐蚀,逐步蜕变为社会改良主义的政党。列宁在反对伯恩施坦修正主义及其在俄国的变种——经济派和孟什维克的斗争中,创建了布尔什维克党。列宁所创建的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无产阶级新型政党——布尔什维克党,后来成为各国马克思主义者创建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榜样。列宁的建党思想和建党实践,为国际无产阶级提供了宝贵的历史经验。

列宁反对经济派的斗争

十九世纪九十年代,俄国工人运动日益高涨,人民革命运动不断兴起,纷纷要求成立一个能领导革命运动的统一集中的无产阶级政党。

1898年,俄国彼得堡、莫斯科、基辅等地的“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作了成立统一社会民主党的初次尝试。它们派代表于3月在明斯克召集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列宁因被流放在西伯利亚,未能出席这次会议。代表大会在自己的决议和宣言中,宣告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成立。可是,在实际上,俄国马克思主义的社会民主党并没有真正建立起来。代表大会没有制定出党纲和党章,各地方组织既没有共同的政治路线,也没有一个统一的中央领导机构,大会选出的党中央委员会成员,不久就被沙皇政府全部逮捕了。分散的各地方组织也没有真正联结、统一起来,仍然处于思想上混乱、政治上动摇、组织上涣散的状态。更为严重的是,自列宁和他的不少战友被捕后,彼得堡“斗争协会”的领导成员的成分起了变化。一些新的人物出头露面了。他们自称“青年人”,开始推行一条错误的政治路线。他们提出,工人只要进行反对厂主的经济斗争就够了,反对沙皇专制制度的政治斗争,让自由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去搞。他们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反对建立独立的工人政党。这就是俄国马克思主义组织中最初出现的一个机会主义的集团——经济派。

1899年,普鲁科波维奇、库斯科娃等人公开发表宣言,鼓吹“经济派”的观点和策略。他们在宣言中宣称,工人运动的基本规律就是走“阻力最小的路线”。他们认为,在俄国开展政治斗争是困难的。因而在俄国阻力最小的路线“就是经济斗争”。他们鼓吹要用“改良现代社会的意图”代替“夺取政权的意图”。他们反对在俄国建立独立工人政党的主张,胡说这种主张是“照搬”外国的做法,并不符合俄国工人发展的需要。他们攻击马克思主义,胡说马克思主义在西方已经“过时”,对俄国也“不适合”。同时,他们竭力为伯恩施坦主义辩护,声称伯恩施坦主义的出现是工人运动发展过程中“最合逻辑的进程”,等等。

列宁非常明白,如果“经济主义”在工人运动中取得统治,就会使无产阶级的革命运动遭到损害,就会把社会民主运动拉向倒退。所以,当经济派刚出现的时候,列宁就立即予以迎头痛击。

列宁一看到经济派的宣言,立即就把流放在周围各地的十七位马克思主义者召集来开会,商议对经济派开展斗争。在会上,通过了一个由列宁起草的揭露经济派观点的《俄国社会民主党人抗议书》,严厉地痛斥了经济派背弃马克思主义,反对工人阶级建立独立的政党,并把工人政党变为资产阶级附属品的罪恶企图。这一文件成为俄国马克思主义者声讨经济派的战斗檄文。

经济派在受到以列宁为首的马克思主义者的回击之后,不仅没有公开检讨自己的错误,反而更加疯狂地宣扬他们的修正主义黑货。马尔丁诺夫等一批经济派分子,利用他们所控制的在国内出版的《工人思想报》和在国外出版的《工人事业》杂志等舆论阵地,继续贩卖他们的机会主义观点,放肆地攻击马克思主义。

面对这种情况,到底应该怎样着手建立一个统一集中的工人阶级的政党呢?有人认为,可以通过召集第二次党代表大会来实现。列宁不同意这种意见,他明确指出:在统一以前,并且为了统一,我们首先必须坚决而明确地划清界限。这就是说,首先必须在思想上建党,划清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的界限,划清无产阶级革命派和经济派的界限。同时,列宁认为,当时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从创办全俄政治报着手。

1900年初,列宁从流放地回来以后,就积极筹备办报。同年12月,列宁主编的《火星报》创刊号在德国莱比锡出版了。《火星报》一问世,就以马克思主义的伟大气魄和鲜明的立场宣布:“行看星星之火,燃成熊熊之焰”。列宁在起草《火星报》编辑部声明中指出,《火星报》必须“公开地全面讨论现代‘经济派’、伯恩施坦派和‘批评家’提出的原则上策略上的基本问题”[ 《<火星报>编辑部声明》,《列宁全集》第四卷,第316页。]。在列宁的编辑下,《火星报》(前五十一期)成为向沙皇专制制度、资本主义、经济主义和伯恩施坦修正主义开火的阵地。列宁高举马克思主义的战斗旗帜,猛烈抨击了经济派的机会主义观点,捍卫了马克思主义。列宁通过自己所写的战斗文章和所编辑的《火星报》,教育和引导先进的无产者重视掌握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同一切曲解马克思主义的企图作不调和的斗争。这样,《火星报》就成了教育和积蓄党的力量的中心。《火星报》“不仅是集体的宣传员和集体的鼓动员,而且是集体的组织者”[ 《怎么办?》,《列宁选集》第一卷,第226-227页。]。因为通过报纸的代办员和通讯员网,就可以把各个地方组织围绕着《火星报》而联结起来,而这些代办员和通讯员就成为使党统一起来的骨干。所以,《火星报》的创办,为俄国建立无产阶级革命政党作了思想上组织上的准备。

《怎么办?》一书奠定了无产阶级政党的思想基础

为了全面清算经济主义的罪行,加速建党的步伐,列宁写了一系列的文章,1902年,又写了《怎么办?》这一本名著。在这一著作中,列宁系统地批判了经济主义和伯恩施坦主义,并提出了建党的基本思想原则和建党的全面计划,奠定了在俄国建立新型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思想基础。

一、无产阶级政党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

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的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是无产阶级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革命真理。因此,无产阶级革命政党只有以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的指导思想,才能保证自己的先进性,才能担负起领导无产阶级进行革命斗争,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伟大历史使命。

经济派为了把革命的工人党改变为社会改良主义的政党,首先就向作为党的指导思想的马克思主义发起猖狂的进攻,妄图用修正主义来代替马克思主义。他们学着伯恩施坦修正主义的腔调,打着“反对教条主义”、“批评自由”的旗号,妄图篡改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为其改良主义路线服务。

列宁在《怎么办?》一书中,对伯恩施坦及其在俄国的信徒经济派这股背叛马克思主义的反动思潮,进行坚决的反击。列宁深刻地揭露了经济派所谓的“批评自由”的实质,指出:“‘批评自由’就是机会主义派在社会民主党内的自由,就是把社会民主党变为主张改良的民主政党的自由,就是把资产阶级思想和资产阶级成分灌输到社会主义运动中来的自由。”[ 《从何着手?》,《列宁全集》第五卷,第8页。]列宁教导俄国社会民主党人要特别认清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特殊重要性。这是因为,俄国社会民主党还刚刚在形成,还没有彻底清算掉危害党的机会主义派别;社会民主主义运动是国际性的,要学习別国的经验,需要丰富的理论力量和政治经验,俄国社会民主党肩负着世界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任务。为了完成这一历史任务,就必须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起来。所以,列宁强调指出:“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 同上书,第241页。]“只有以先进理论为指南的党,才能实现先进战士的作用”[ 同上书,第242页。]。

二、无产阶级政党必须担负向工人群众灌输社会主义意识的任务。

崇拜自发性,是经济派的基本观点之一,也是一切机会主义者的共同思想根源。经济派从机械唯物论出发,认为工人运动本身就能产生一种独立的社会主义思想体系。因此,他们否认向工人阶级灌输社会主义意识的必要性;还责难马克思主义者“夸大自觉成分的作用”。这些论调的实质,就是否认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作用和党的领导作用。

列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深刻地批判了经济派的谬论。列宁指出,自发的工人运动不可能产生社会主义意识,而“只能形成工联主义的意识,即必须结成工会、必须同厂主斗争、必须向政府争取颁布工人所必要的某些法律等等的信念”[ 《怎么办?》,《列宁选集》,第一卷,第247页。]。当然,没有工人运动,也不会有社会主义思想体系,因为工人阶级是社会主义思想体系的阶级基础。但是单有阶级基础还不够,因为社会主义思想意识是一种科学,它必须凭借人类知识已经积累的先进思想资料为其基础。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工人阶级完全被剥夺了受教育和从事科学研究的起码条件。因此自发的工人运动不能产生科学社会主义。列宁指出:科学社会主义思想体系只能是马克思和恩格斯这样背叛了本阶级(即资产阶级),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并投身于工人运动的实践中去的知识渊博的革命知识分子才能创造出来。

既然自发的工人运动不能产生科学的社会主义,因此,列宁提出必须从外部向工人运动灌输科学社会主义思想。由于社会主义理论比其他一切理论更正确、更深刻地说明了无产阶级被剥削披压迫的根源,因而无产阶级最能领会和接受这一理论。这表明无产阶级有自发接受社会主义的倾向。但是同样也不能忘记,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还有另外一种思想体系,即资产阶级思想体系,它的渊源比社会主义思想体系久远得多。它经过了全面的加工,拥有政权和众多的宣传工具,而且时时刻刻在侵蚀着无产阶级。因而在工人中也存在着自发接受资产阶级思想体系的倾向。“经济派”站出来反对向工人灌输科学社会主义,这实际上就是帮助资产阶级传播他们的思想影响。列宁写道:“对于社会主义思想体系的任何轻视和任何脱离,都意味着资产阶级思想体系的加强。”[ 《怎么办?》,《列宁选集》第一卷,第256页。]“对工人运动自发性的任何崇拜和对‘自觉成分’的作用即社会民主党的作用的任何轻视,完全不管轻视者自己愿意与否,都是加强资产阶级思想体系对于工人的影响。”[ 同上书,第254页。]经济派崇拜自发工人运动,否认向工人阶级灌输科学社会主义的意义,就是对工人阶级的欺骗和陷害,意味着使工人变成资产阶级的俘虏。

由谁来担负向工人群众灌输社会主义意识的任务?列宁指出,这就是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起来的无产阶级政党。党只有把社会主义意识灌输到工人群众中去,才能使工人运动走上为争取无产阶级专政而斗争的康庄大道。如果社会主义与工人运动相脱离,那末,社会主义就始终只能是少数人的空谈,而工人运动亦只能始终在工联主义的道路上徘徊。而一旦社会主义与工人运动结合起来,那末,社会主义就有了自己的物质力量,而工人运动就有了自己科学的精神武器,才能在斗争中所向无敌。而党本身,就是社会主义与工人运动相结合的产物。

三、无产阶级政党必须把自发的工人运动引上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

经济派崇拜自发论,在政治上的表现就是鼓吹走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机会主义道路。他们提出要“为改良经济状况而斗争”的主张,鼓吹只要经济斗争,不要政治斗争的谬论,胡说“对每一个卢布工资增加一个戈比,要比任何社会主义和任何政治都更加切实而可贵。”他们还竭力鼓吹工人阶级“现在的斗争不是为了什么将来的后代,而是为了自己本人和自己的儿女。”可见,在他们的眼里,根本看不到人民群众的利益和要求,他们的种种谬论只不过是伯恩施坦所鼓吹的“最终目的是微不足道的,运动就是一切”谬论的翻版。列宁在驳斥经济派贬低和摒弃政治斗争时指出:“从经济利益起决定作用的原理中,决不应当做出经济斗争(即工会的斗争)有首要意义的结论,因为一般说来,最重要的、‘有决定作用的’阶级利益只能用根本的政治改造来满足,例如,无产阶级的基本经济利益只能经过用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资产阶级专政的政治革命来满足。”[ 《怎么办?》,《列宁选集》第一卷,第262页。]经济派把工人运动局限于经济斗争,妄图用眼前的暂时利益蒙住工人的眼睛,腐蚀工人的革命斗志,使工人永远安于奴隶的地位,不去扫除沙皇专制制度,不去埋葬资本主义,其罪恶目的是十分清楚的。

当然,这绝不是说,马克思主义者可以不重视经济斗争的意义。列宁指出:社会民主党人必须积极领导经济斗争。因为这种斗争可能成为社会民主党活动的开端和组成部分。问题在于要把经济斗争引导到政治斗争上去。只有使经济斗争变为政治斗争,变为推翻资产阶级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才能彻底改变自己被剥削和被压迫的地位。

因此,革命社会民主党人决不能“单靠”经济主义政治的稀饭喂饱工人阶级,必须利用经济斗争给予工人初步政治觉悟,把工人提高到社会主义政治觉悟的高度。把争取改良的局部斗争服从于争取自由和争取社会主义的整个革命斗争。

可见,马克思主义者与经济主义者在纲领策略上的分歧,归结起来仍然是马克思主义者与一切修正主义者之间所存在的根本分歧,即要不要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问题。

四、必须建立一个革命家的组织。

列宁从当时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需要出发,认为党本身的结构应由两部分所组成:一是人数不多的以革命活动为职业的革命家,他们具有丰富的理论知识,政治经验,组织技能,善于和沙皇警察作斗争,另一方面是必须有广泛的地方党组织网,为数甚多而备受千百万劳动群众所拥护的党员群众。这两部分构成集中统一的工人政党。

经济派崇拜自发性,在组织上的表现就是赞美当时存在的组织涣散、小组习气和手工业方式,反对建立集中统一的工人政党,尤其反对建立革命家的组织。他们攻击建立革命家组织就是搞“民意主义”、“反民主倾向”等等。他们想把党降低为像罢工基金会、互助会、工人储金会等等的一般工人群众的自发组织。他们反对党对工人运动的领导作用,胡说党的任务就是尾随工人运动之后,记录工人的自发斗争,经济派的这种尾巴主义观点实质上是取消党,取消革命先锋队的作用。

列宁根据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经验和俄国当时的具体情况,严厉地批判了经济派的尾巴主义路线,向社会民主党人指明了摆在面前的一项迫切任务,就是建立一个真正集中的、统一的革命家组织。他说:“无产阶级的自发斗争如果没有坚强的革命家组织的领导,便不能成为无产阶级的真正‘阶级斗争’”[ 《怎么办?》,《列宁选集》,第一卷,第345页。]。“给我们一个革命家组织,我们就能把俄国翻转过来”[ 同上书,第337页。]。列宁把党的作用提到了应有的高度。

列宁的《怎么办?》一书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这本著作从思想上理论上粉碎了经济派,使一切先进的革命工人和社会民主党人都团结到列宁和《火星报》的周围来了。这一著作进一步阐明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建党理论,为今后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为反对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的斗争,提供了强大的思想武器。

布尔什维克党在斗争中建立

在反对经济派斗争取得胜利的基础上,1903年7月30日至8月23日,先在布鲁塞尔,后移至伦敦,秘密召开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这次大会的主要任务是在“《火星报》所提出和制定的原则的和组织的基础上建立真正的政党”[ 《进一步,退两步》,《列宁全集》第七卷,第195页。]。

参加这次代表大会的成分是复杂的,有坚定的火星派分子,有动摇的火星派分子,也有改头换面的经济派分子和实际上拥护经济派观点的崩得(“犹太社会民主主义总同盟”的简称)分子,这就预示着大会必将发生激烈的路线斗争。

大会的主要议程是制定党纲、党章,选举党的中央领导机构。

首先,大会围绕着党纲问题展开了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斗争的焦点是要不要把无产阶级专政写上党纲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大会前在起草党纲草案时,列宁就和普列汉诺夫产生了严重的分歧。普列汉诺夫把第二国际各国党的党纲奉为典范,反对把无产阶级专政这一条列入党纲草案,但在列宁的坚持和斗争下,无产阶级专政这一重要条文还是列进了党纲草案。大会上,各种机会主义分子又都登台表演,以种种借口反对把无产阶级专政写入党纲。崩得分子和经济派分子声称,第二国际各国党的纲领都没有规定这一条文,我们也不能要。马尔丁诺夫等人竭力颂扬资产阶级民主,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托洛茨基则搬弄第二国际修正主义宣扬的“唯生产力论”的黑货,把无产阶级专政说成是只有当无产阶级占民族人口多数时才能实现。这实际上是否认经济发展比较落后的俄国有实现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可能性。

以列宁为首的火星派坚决驳斥了各种错误观点,捍卫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经过激烈的斗争,大会终于通过了把无产阶级专政列入党纲。通过的党纲指出:“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条件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即由无产阶级掌握足以镇压剥削者任何反抗的政权。”在第二国际各党中,这是唯一列入无产阶级专政要求的革命纲领,是新型的无产阶级政党区别于第二国际机会主义的社会民主党的一个显著标志,也是列宁反对第二国际修正主义斗争的一个重大胜利。

大会在讨论党章时,斗争也非常尖锐。斗争的焦点是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党员的问题。党章第一条上出现了两个根本对立的条文。列宁的条文规定:“凡是承认党纲、在物质上帮助党并且参加党的一个组织的,都可以成为党员。”[ 《进一步,退两步》,《列宁全集》第七卷,第280页。]马尔托夫的条文是:“凡是承认党纲,在物质上帮助党,并且在党的机关监督和领导下为实现党的任务而积极工作者,都可以成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党员。”这两个条文虽然只有参加组织和不参加组织之差,却包含了重大的原则分歧。无产阶级政党是领导无产阶级对于阶级敌人进行战斗的朝气蓬勃的先锋队组织,它除了要有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的理论基础外,还必须有严密的组织纪律来约束每一个党员,审查每一个党员,把他们吸收到党内来,而不是谁高兴来就来的组织涣散的俱乐部。因此党员参加不参加一个组织是关系到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党的问题,关系到党的战斗性和纯洁性的根本问题。

列宁的条文坚持党的集中统一原则,这就保证了党有坚强的战斗性和严密的组织性,而不让空谈家或投机家混入党内,涣散党的队伍。只有这样的党,才能成为无产阶级的战斗司令部,担当起领导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重任。马尔托夫的条文则为分裂分子和投机分子大开方便之门。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如果你愿意的话,就算是党员”。显然,在这种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党,必定是成分复杂、没有定型、缺乏坚强组织性和纪律性的党,这样的党,不但无法领导千千万万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的伟大斗争,而且必然危害整个无产阶级革命运动。

列宁的条文,得到了坚定的火星派分子的一致拥护。但是,由于不坚定的火星派分子、托洛茨基和全部机会主义分子都支持了马尔托夫的条文,他们在人数上占了优势,结果,大会表决时通过了马尔托夫提出的条文。这是大会的一个重大缺陷,它为以后孟什维克搞分裂活动留下可乘之机。

自党章第一条的讨论发生分歧以后,大会的斗争更趋激烈。机会主义者得意忘形,以为他们在选举中央领导机关的问题上也可以取得胜利了。他们不择手段地对列宁进行污蔑和围攻,妄图利用这种卑劣的手法,打击列宁及其拥护者,吹捧自己及其同伙,以便把他们的人推上党的中央领导机关,把持中央的领导权,推行他们的机会主义政治路线。但是,他们高兴得太早了。列宁并没有被这种机会主义者的嚣张气焰所吓倒,而是以加倍的火力还击他们。正如列宁在回忆这次大会上的斗争吋所说的,曾不得不把自己的枪枝装上双倍的弹药。在列宁的无情揭露和严厉痛斥下,在讨论党章时所暂时形成的机会主义者的联盟迅速瓦解了。崩得分子在会上提出,要求党承认他们是俄国各地犹太工人唯一代表,大会否决了这一无理要求,于是,他们退出了大会。这样,在选举中央领导机关(中央委员会和《火星报》编委)成员时,力量对比发生了有利于列宁派的变化。结果,在中央委员会和《火星报》编委会的委员选举中,列宁派获得了多数,马尔托夫派退居为少数。从此以后,拥护列宁的人就称为布尔什维克(多数派的意思),反对列宁的人就称为孟什维克(少数派的意思)。布尔什维克的观点被称为布尔什维主义,孟什维克的观点则被称为孟什维克主义。列宁指出:“布尔什维主义作为一种政治思潮,作为一个政党而存在,是从1903年开始的。”[ 《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列宁选集》第四卷,第181页。]

俄国布尔什维克党的诞生,不仅保证了俄国无产阶级走上革命的胜利道路,而且标志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一个新时期的开始。

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以后,以马尔托夫为头子的孟什维克分子,他们不甘心自己在“二大”的失败,掀起了反对列宁和布尔什维克的浪潮,妄图分裂党和篡夺党的领导权。他们猖狂地进行反党活动,拒绝为《火星报》撰稿,拒绝参加中央委员会的工作,并提出如要他们放弃抵制中央,停止分裂活动,就必须调换中央委员,恢复“二大”落选的孟什维克编委。列宁严正拒绝这种违反党章的无理要求。于是,孟什维克就开动他们的宣传机器,对列宁进行了恶毒的攻击。他们咒骂列宁是“官僚主义”、“专制君主”,并在暗中策划成立反党的派别组织,妄图分裂党,搞垮党。

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后,普列汉诺夫被机会主义者的攻击浪潮吓倒了。他竟然背弃“二大”决议,企图调和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的矛盾,不久就转向孟什维克,成为掩护孟什维克向布尔什维克猖狂进攻的大黑伞。他利用职权,强行把被“二大”否决掉的孟什维克分子拉进《火星报》编辑部。从此,列宁的观点和主张在《火星报》上就得不到反映了。在这种情况下,列宁毅然退出《火星报》编辑部,以便全力巩固党中央委员会,坚持同孟什维克的机会主义行径作斗争。因此,从五十二期起的《火星报》,就成了孟什维克推销机会主义黑货,进行反党分裂活动的工具,被孟什维克篡夺去的《火星报》,称之为新《火星报》。

孟什维克分子霸占《火星报》之后,野心更大,妄图进一步夺取中央委员会的领导权。同时,他们利用新《火星报》这个宣传工具,在党的组织原则的问题上进一步大做文章,宣扬他们的机会主义组织路线,攻击列宁的马克思主义组织路线。他们污蔑列宁所坚持的民主集中制原则是什么“布朗基主义”。污蔑列宁所坚持的党员必须遵守党的纪律、党的决议的原则是什么搞“农奴制”等等。列宁为了彻底粉碎孟什维克在组织问题上的机会主义路线,揭露他们的分裂倒退活动。捍卫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政党的学说,巩固布尔什维克,于1904年2—5月间,写了《进一步,退两步》一书。

列宁在这本书中指出,孟什维克在组织上的机会主义,反映了大学教授、青年学生中不愿加入党的组织,不愿受纪律约束,只想挂个党员招牌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心理。孟什维克主张自治制,反对集中制的实质,就是否认组织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而斗争中的伟大作用。这是为他们的机会主义政治路线服务的。

列宁在这本书中,还进一步发展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无产阶级政党的学说,阐明了为建立一个战斗的、集中的、有纪律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所必须遵守的基本原则。列宁再三强调“组织”的作用。指出:“无产阶级在争取政权的斗争中,除了组织而外,没有别的武器。”[ 《进一步,退两步》,《列宁全集》,第七卷,第410页。]列宁充满必胜的信念说:“无产阶级所以能够成为而且必然会成为不可战胜的力量,就是因为它根据马克思主义原则形成的思想统一是用组织的物质统一来巩固的,这个组织把千百万劳动者团结成工人阶级的大军。在这支大军面前,无论是已经衰败的俄国专制政权或正在衰败的国际资本政权,都是支持不住的。”[ 《进一步,退两步》,《列宁全集》,第七卷,第410页。]这本书成了布尔什维克和机会主义在组织问题上斗争的武器。它使布尔什维克更坚定了为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而斗争的决心,并使大多数的党组织认清了孟什维克的机会主义,都团结到列宁的周围。

1905年4月,在伦敦召开的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上,通过了把列宁在二大提出的第一条条文写入党章,最终战胜了孟什维克的机会主义组织路线。

列宁为保持布尔什维克党的独立和纯洁而斗争

正当布尔什维克同孟什维克展开激烈斗争的时候,第二国际修正主义者急忙出来为他们在俄国的同道孟什维克撑腰,反对列宁和布尔什维克。

1904年5月,考茨基在孟什维克的报纸上宣布,他赞成马尔托夫,反对列宁。他歪曲事实,责备列宁不应该在第二次党代表大会上把孟什维克“开除出”《火星报》编辑部(实际是落选)。第二国际各国党的报纸几乎都站在孟什维克一边,对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之间的斗争作了种种歪曲的报道,诽谤布尔什维克所坚持的民主集中制和无产阶级纪律。他们叫喊什么俄国党的任务就是要跟“集中制和极端作斗争”。有些左派也不了解俄国党内斗争的情况,对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反对孟什维克的意义认识不足,没有立即站出来与机会主义污蔑布尔什维克的行径作斗争。

在国际机会主义者掀起的反布尔什维克的鼓噪声中,伟大的列宁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领导布尔什维克英勇奋战。列宁一方面不断写信、著文,揭露和批判第二国际机会主义和考茨基之流的丑恶嘴脸;另一方面,向各国社会民主党人介绍俄国党内斗争的情况和经验。

1904年8月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举行第二国际代表大会上,布尔什维克第一次以独立组织的名义派代表参加国际性会议。当时第二国际的头目考茨基之流妄想利用这个会议反对列宁和布尔什维克。然而机会主义者总是过高的估计自己的力量,过低的估计革命的力量。在这次大会上,布尔什维克变会场为战场,与机会主义者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使机会主义者的阴谋没有得逞。布尔什维克代表向大会提出了由列宁亲自参加编写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党内危机的说明材料》,以德国党党章为例,揭露了第二国际在组织问题上的机会主义路线和所造成的恶果。报告中指出,因为德国党党章的第一条没有要求党员属于党的某一个组织,就被那些捣乱分子所广泛的利用了。

但是,参加阿姆斯特丹大会的第二国际各党的代表,在考茨基之流的指挥下,拒不接受布尔什维克代表的严正声明。他们不仅在言论上大肆支持孟什维克错误的政治路线,而且还在组织上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妄图迫使布尔什维克向孟什维克屈服。阿姆斯特丹大会通过了一个要俄国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建立统一的社会民主党的决议。但是决议却不说明这种统一应该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上。1905年2月,第二国际的执行局(国际社会党执行局)决定成立一个仲裁委员会,来“调停”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之间的争执,求得“统一”。仲裁委员会提出的“调停”条件之一是,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停止争论”。这就是要布尔什维克停止揭露孟什维克,取消布尔什维克对机会主义的斗争。接受这种“仲裁”就等于承认第二国际(实际上是德国党)有权干预俄国党的内部事务。列宁坚决拒绝了这种“仲裁”,明确提出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的争执,应由俄国党的代表大会来解决。他号召布尔什维克向国外人士和国外社会民主党的所有党员,大力宣传布尔什维克党的立场。由于列宁采取的坚定的原则立场,俄国党终于抵制了第二国际的粗暴干涉,使布尔什维克保持了自己的独立和纯洁,并且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树立了新型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光辉旗帜

列宁在俄国建立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斗争中,教育和培养了一大批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其中有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1879—1953)。斯大林的父亲是个农民出身的鞋匠,母亲是农奴的女儿。1894年进中学读书的时候,斯大林就积极投身于社会革命。他参加了马克思主义小组,不仅努力学习马列著作,而且积极参加工人运动,开展反对沙皇政府的斗争。1898年,斯大林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1899年因宣传马克思主义被学校开除,从此,斯大林成为职业革命家。《火星报》出版后,斯大林完全拥护列宁的主张,坚决站在列宁一边,为宣传列宁的路线积极工作。在南高如索,他主持创办了第一个用格鲁吉亚文宣传列宁路线的秘密报纸《斗争报》,并通过这个报纸使南高加索的党组织紧密地团结在列宁的《火星报》周围。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前后,斯大林正在监狱和流放地。但当他获悉党代表大会上斗争的情况后,表示完全赞成列宁的路线,坚决同布尔什维克站在一起,跟孟什维克开展斗争。1904年他从流放地逃回南高加索,继续领导该地区布尔什维克开展与孟什维克的斗争,并写了一系列著作抨击孟什维克的机会主义立场,成为列宁路线的坚定拥护者。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国际共运史:列宁为建立新型马克思主义政党而斗争-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国际共运史:列宁为建立新型马克思主义政党而斗争-激流网(本文为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