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参与了投资的《西虹市首富》,主角姓王,叫王多鱼。

《西虹市首富》:当王思聪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激流网王多鱼和王思聪

表面上,电影要讲一个非常俗套的故事:小王通过了在“金钱和人性”之间抉择这一最终考验。在二者之间,选择了“人性”,同时也获得了真爱和巨额财富。

这一“假大空”的“主题”足以让人拒绝进电影院了。然而,电影本身的逻辑似乎并不应该被化约为任何一个“主题”,它展开的过程,着实让人觉得“主题”之外还有另一些隐微之义。

电影里,小王被安排了一个棘手的任务:一个月花光十个亿,花钱规则是,一个月后不能剩下任何资产(也就是说不能买房买地),不能赠送给别人,不能破坏物品本身价值(比如买古董艺术品来烧掉),不能涉黄赌毒。小王在规定内完成任务,才可以继承他二爷留下的完整的三百亿遗产。

一堆人嚷嚷着“何以解忧,唯有暴富”。不过,天降横财,小王该如何去花?

《西虹市首富》:当王思聪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激流网

当下“被贫穷限制了想象力”的人们大概想象不出有比买房买地更烧钱的活动了,而《西虹市首富》让我们看到了普通人与小王之间的差距——电影里,他跟那位留下三百亿遗产的二爷素未蒙面,却表现出来似乎与生俱来的市场运作能力。莫非电影想要告诉我们,资本家实际上是基因决定的么?

在规则和一个月的期限之内,小王处置十个亿的途径大概有两个。一个是消费,包括各种吃喝玩乐泡妞搞浪漫。另一个是投资,当然是专挑那种他认为包赔不赚的项目。比如买一些夕阳产业的股票,投资从北极运冰山到新疆这类“项目”,以及投资丙级球队。

这一切看上去似乎只出不进,一个月花掉十个亿比较稳了,然而,接下来却发生了小王万万想不到的意外——他投资的那些“稳赔”的股票因为一次“随机”的巨额消费(花四千万请金融大佬“拉菲特”吃饭)涨上去了。而且,金融大佬在席间被活活气走,也就是说,并不存在在专业上有意促进小王“事业”的可能。接着,又有一些其他的“意外”发生,让本出于赔钱考虑而投资的项目也接二连三地开始赚钱。其间虽然有个别如愿失败的,但仅仅半个月,总账算起来,电影里小王的十个亿不但没有减少,反而翻了一番,变成了二十亿。

看到这里,我心里开始一阵发凉,并非是痛惜小王不能完成一个月花光十个亿,三百亿的遗产就不能继承,而是隐隐地认为,其实王二爷的困难“考验”实际上想告诉一个让小王安心、让普通人死心的大秘密:我这个资产的量,拿来“正当”消费和投资(而且这两者是相互促进的)是败不光的,只要不涉及“违法”的勾当(黄赌毒)。

换句话说,只要本身拥有了够多的资本,多到一两次消费和投资根本无法用掉九牛一毛,必须进行共时的“网状”消费/投资(我想电影把花钱期限压缩到一个月,大概就是逼迫十亿资金形成“放在不同的篮子里”的效果),“正当”的规则几乎会保障你只赚不赔。当然了,赚的是本身资本不够的那一部分人的钱,让他们的钱越来越少。

《西虹市首富》:当王思聪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激流网

电影是个喜剧电影,小王最终找到了让十个亿以至于三百亿都瞬间变没的方法:两次慈善。

第一次是以保险公司的形式,发行一种“脂肪险”,让市民以几乎等于无的价格投保,然后减肥一公斤给出一千块钱的赔付。其实小王的规则监督者知道,这几乎等于送钱的“脂肪险”跟做慈善没什么区别了,大概只是出于同情他,大概也是觉得这是对群众有益的活动,最终仍然认定这是花光十亿正规的商业行为。

有意思的是,给小王留下几百亿遗产的二爷也是开保险公司的。如果其中有某种隐微之意,大概是想说,如今还能在资本网络的运作中称为“例外”或者说钻空子的只有保险业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本电影是现实中的小王(撕葱)家里投资的,它似乎漏掉了其他钻空子的可能,比如投资娱乐业,拍电影啥的(可能通过巨额的片酬?),也能把巨大的资金(极有可能是来路不明的)瞬间变没了,或者以别的更“正当”的形式,比如票房收入,重新回来。

电影里的另一次慈善,是最后小王和怀孕的老婆准备把三百亿全部“裸捐”。这里出现了本片最后一个隐微之意:王多鱼和老婆在最后的时刻动摇了,因为他们想到了将要出生的他们的后代。

到底要留多少钱给孩子才够呢?他们开始按孩子出生成长的时间线列出需要的钱,最后发现这个清单几乎是没有终点的。那一刻,我仿佛听见现实中的小王(撕葱)在笑,“你们以为我爹会拿十个亿给我帮助穷人呢?”

多年前我还在上本科的时候,一位工商院校的朋友告诉我,当时坊间有种传言,说王撕葱的爹给他安排了十个亿的创业赔本钱。可能当初很多单纯的大学生跟我一样,觉得这个表述没什么问题:初创业,赔掉十个亿,这对撕葱和他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或者说,赔钱是撕葱作为一个资本家后代、继承几百个亿的资产和赚更多钱的必经之路。

然而《西虹市首富》的微言大义告诉我们,这种嫩大学生和穷人的想法思路上就错了,撕葱的爹给他十个亿让他去赔这种段子,根本就是我那个朋友或者类似人的造谣。倒不是说有没有钱或者有没有那么多钱的问题,而是大概撕葱父子压根没预计过要做赔钱买卖。即使做买卖赔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但当一个人的启动资金就有十个亿甚至更多的时候,他真的很难赔钱。

我想起另外一个段子,大概是困难时期乡间流传着一个说法:某些领导人的生活十分奢侈,天天躺在床上吃馒头,面前放在俩碗,一个盛红糖一个盛白糖,ta想蘸红糖就蘸红糖,想蘸白糖就蘸白糖。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西虹市首富》:当王思聪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西虹市首富》:当王思聪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激流网(作者:袁爱理。来源:土逗公社。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