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研究生如此痛苦和无奈的是“没有碰上一个好导师”。在一年半甚至更长的时间里,其中的3人都在给被自己称为“老板”的导师做着与专业没有关系的项目。“往事不堪回首,很郁闷很压抑,我都担心自己的心理被扭曲了。”

“一年多的时间白费了!”一位网友吐槽,他说自己已经递交了退学申请,并且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他说自己在求学期间并未在学术上有所收获,“没有一次科研例会,没有一句科研指导”,一年来他一直飞奔在各地成为“廉价的体力劳动者”,感觉毫无意义。

导师负责制,我就想问问这到底是谁发明的?一个导师,有权又有钱,还动不动就不给毕业,对学生操生杀大全,还不得翻天啊,连国家权力都要讲究个制约平衡,一个导师就这么无法无天了。其实改变人身依附的可能,并不是没有办法,从教育方面来做就是限制导师的权力,赋予学生足够的权利,要让学生有勇气说不,有地方说不。

从国家层面来说,就是要打破将人视为“劳动力”的市场化机制,打破私人雇佣的用工体制。如果整个社会人人向私,那么导师就只是“劳资关系”下的一层遮羞布——看似是师生关系,实则是老板与工人的关系。这种关系更加无耻,因为学生作为劳动力的价格远远低于资本市场上劳动力的价格,更不要说马克思所说的劳动的价格了。

学生与导师岂能是人身依附关系,请让学生有勇气说不-激流网

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被导师压迫地跳楼不久,又一名大学生选择用轻生的方式来控诉导师的“压迫”,29日,一名网友在新浪微博爆料,其弟陶某系武汉理工大自动化学院研三学生,3月26日早上7点半,陶某突然坠楼身亡。

陶某姐姐认为弟弟的死与导师的不公正对待有直接的关系。她出示的几份聊天记录显示,2016年9月,陶某已经准备出国读博,遭到导师王某的阻挡,王某告诉他,“这一次一定要对你狠一点,否则你会以为每次都会不了了之”,随后王某要求陶某离开研究所。去年11月,陶某去找工作,这一次王某的反应更激烈了,王某说“研究所没有你这样的人”、“道不同,不相为谋”。多份Q Q聊天记录显示,王某曾让陶某喊他“爸爸”。此外,王某常要求陶某去家中参加活动,为其带饭。

目前,因为学校方面只是成立了调查组,作了一个简单的表态,我们所能看到的也只是家人一方的说法,事实并不完整,这就要求学校尽快对真相作出调查。需要搞清楚的是两人是到底什么关系,如果只是师生关系,打饭洗衣这种行为是否合适,不合适的话,学校方面又有什么样的办法来杜绝?其二,老师有没有在学生的去向问题上施加不公正的影响,有没有拿毕业证书的事相威胁?这种干涉符合一个教职员工的职业操守吗?

搞清楚这两点事关大学教育的根本,没有人希望在大学校园这样的地方,看到一个人的梦想被他人轻易扼杀。学校需要给死去的陶某,也需要给他的家人给社会一个交代。尽可能地还原真相,给社会留一个范本,看看大学里的这种师生关系到底存在什么问题,大学导师制本身又存在什么问题;到底是什么导致了一名学生用轻生的方式作出抗争。其实我们应该知道,高校从来就不是象牙塔,社会上的种种现象都会以各种面目在学校中反应。为什么导师变老板,学生变廉价劳工?

在类似的事件中,总是有人会从学生的个性上面找原因,认为学生自己不擅经营,导致师生关系紧张。有些看起来后果很严重的事情,确实看起来矛盾的起因零零碎碎,换个角度、换个人也许就过去了。还有人认为,严师如父,帮导师做一点个人事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实中,也确实存在这样一种师生关系。可是当这种学生对老师的照顾尊重,变成导师没有底线的摆布,变成一方对另一方无度的索取时,性质就变了,这就不是师生之间的相互照应,而是一种不折不扣的侵害了。

从个人身上找原因,作为个案剖析一下,这并无不可,但是放大到大学生这样一个整体身上,光从个案解读意义就相当有限了。因为,不管你怎么强调个性的重要性,这个社会上都会有各种各样性格的人,有些人内向有些人外向;有些人擅于处理人际关系,有些人则更喜欢闷头做事;有些事情对一些人来说并不难接受,而摊到另一个人身上就是奇耻大辱。我们没有办法苛求每个学生都能从容应对。不承认这一点,就是对人性复杂性的否认,也是抱着有色眼镜看问题。

我们得承认,个性的差异、认识上的差异,还有行为方式上的差异,这是一个社会本来的面目。一个文明社会,不是强行要求一种人变成另外一种人,而是给予不同的人以生存空间。

不去指责时师德的沦丧,反怪学生适应能力差、生存能力差,不去怪狼的狠毒,反来怪羊群的软弱,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沾沾自喜,给予什么中肯的意见,这是对学生权益的漠视。对于一个文明社会而言,这种观点是非常有害的,说到底,是一种丛林法则的思维,是抛弃了社会的责任。

师生关系中,本来导师就居于强者的地位,如果不加限制,这种权力很容易被滥用。你以为只要自己内心强大、生性乐观就可以了,在绝对的权力面前,再乐观坚强的人也难免会沦为刀板上的鱼肉。其实改变人身依附的可能,并不是没有办法,限制导师的权力,赋予学生足够的权利,要让学生有勇气说不,有地方说不。

不要以为只有刀子可以杀人,不要以为战乱纷争的年代死的人很多,不要以为和平年代就很幸福,从大的角度来说,以资为本的社会是赤裸裸的吃人啊。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学生与导师岂能是人身依附关系,请让学生有勇气说不-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学生与导师岂能是人身依附关系,请让学生有勇气说不-激流网作者:高路等。来源:新青年2018。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