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社会中存在着各种明显的弊病,该怎么应对呢?相关言论非常非常多,但绝大多数都与“改良”紧密相关。

庸人谈“改良”是借以表明,他们对改造社会的行动并非麻木不仁。不过,如果行动没有在社会上引起足够的关注,他们会摇摇头觉得那样做没意义,与其浪费时间精力,不如过好自己的日子。

然而动作大一点儿就会把他们吓坏了的:这帮人认为研究集体行动就觉得是受了某些不正当思想的蛊惑,看到集体维权行动就认为不和谐……连有人写文章批判教育中的不正之风都会让他们觉得有境外反华势力介入,连一个学生坚持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都能让他们战战兢兢——不能急于求成,要改良嘛。

看来,这里的“改良”只是“得过且过”的另一种说法。谈“改良”只是维持现状的借口,实际上这些人会把哪怕是稍微改变一丁点儿社会关系的活动都称为“革命”,而革命是一定会把他们吓坏了的。

他们的祖宗应该是《悲惨世界》里描写的一帮小市民:看到小孩用石头砸路灯就怕的要命,就觉得1793年的法国大革命高潮又来了。那帮小市民害怕还有点儿道理,因为当时巴黎市区毕竟刚刚发生了小规模起义。且故事的背景设置在1830年代,法国政局动荡,巴黎经常爆发起义。

祖宗都会对后辈儿叹服的!现在全中国都处于太平盛世,你们怕什么呀?难道凭借庸人们短浅的见识也能发现盛世背后的危机吗?那么,有志于改造社会的勇者就不应该也不可能不注意到这样的情况。

在资本主义腐朽性暴露无遗的今天,勇者们更要积极地、大胆地参与斗争,但那不意味着就没有改良的余地。如果不是冒进的话,他们甚至必须承认:在当今社会,绝大多部分情况下无法开展那种毕其功于一役的斗争。

所以勇者也一定要积极参与“改良”。但这里的“改良”不是“得过且过”, 不是畏惧根本性的变革,也不是消极等待有利时机;“改良”在勇者的词典里同样包含着“积极行动”的意思,大体上是指:尽最大可能利用现存社会条件同损害人民利益的事物进行有力的、不妥协的斗争。

在勇者看来,前面提到的所有那些让庸人恐惧的行为都属于“改良”,而且绝大数改良行为都是法律允许的,虽然那些行为都和庸人们眼里的“正常”行为有很大距离。

结社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一项权利。勇者会积极参与帮助大家落实这项权利,并把人们的热情引导到社会问题的深刻方面上。

言论自由是更基本的权利。对集体行动的研究有助于揭示民众参与的经济斗争的规律。

当下层民众感觉到有必要维护自己的权益时,想必他们的正当利益早已受到了严重侵害,可能连低水平的生存也无法维持。如果不同情这样的行动,就不要以“勇者”自居。不仅如此,勇者一定要应该研究现行政治制度和法律体系,以便指导民众如何在现存的体制内如何更好地维护基本权利。

……

凡此种种,都能体现出勇者和庸人有着天壤之别。在庸人们怕得要死的地方,勇者们往往会觉得没有做到位。

但前面所说的行动,在勇者看来都是浅层次的“改良”——既没有影响生产领域,又没有一丁点改变上层建筑。

劳动者的集体行动是一项相对深层次的斗争。工人们需要团结起来,主动提出要求,一般说来这有助于劳动者进行更加广泛的联合。而此种行为会干扰“正常的”生产活动,社会影响力较大;且法律中没有罢工这项权利,这类行动会在一定程度上冲击现有的法律体系。

比起在权利遭到严重侵害以后的维权行动,这样的积极行动是勇者们喜闻乐见的,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会支持支持这种行动。

但勇者们明白:不管规模有多大,不管要求是否成功实现,罢工斗争都是以承认现存的劳动关系为前提的,都是“改良”。无论进行了多么有力的斗争,也丝毫不会现有的社会关系。

所以勇者们绝不会满足于劳动条件的改善,他们要引导劳动者们参与更广阔、更深层次的斗争。勇者们不仅要促使斗争取得胜利,而且更应该做的事迫使某些法律得到修改。

如果这类事情真的变成了现实(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很小),必定会使勇者们欢欣鼓舞——比多少次胜利意义都大得多。但同时他们会清醒地认识到:这也不过是对法律制度的小修小补,法律体系本质上它还是维护有产阶级利益的。

勇者们一分钟也不会忘记:尽管庸人们被风起云涌的改良运动吓得瑟瑟发抖,但这还不够:再有力的改良也还是“改良”。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庸人的改良与勇者的改良-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庸人的改良与勇者的改良-激流网(作者:壮壮。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