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主义的出现

资本主义以规律所规定的方式发展到帝国主义

殖民政策和帝国主义根本不是资本主义的一种可以医好的病变(象包括考茨基在内的庸人们所想的那样),而是资本主义基础本身发展的必然结果。

——《意大利的帝国主义和社会主义》,1915年

自由竞争被垄断所取代

自由贸易和竞争已经被追求垄断、抢夺投资场所和原料输出地等等的意向所代替。帝国主义的资本主义,已经由原先反封建主义斗争中的民族解放者,变为最大的民族压迫者了。

——《社会主义与战争》,1915年

垄断组织的主要类型

必须特别指出能够说明我们研究的这个时代的垄断的四种主要形式,或垄断资本主义的四种主要表现。

第一,垄断是从发展到很高阶段的生产集中生长起来的。这指的是资本家的垄断同盟卡特尔、辛迪加、托拉斯。我们看到,这些垄断同盟在现代经济生活中起着多么大的作用。到20世纪初,它们已经在各先进国家取得了完全的优势。如果说,最先走上卡特尔化道路的,是那些实行高额保护关税制的国家(德国和美国),那么实行自由贸易制的英国也同样表明了垄断由生产集中产生这个基本事实,不过稍微迟一点罢了。

第二,垄断导致加紧抢占最重要的原料产地,尤其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基础工业部门,即卡特尔化程度最高的工业部门,如煤炭工业和钢铁工业所需要的原料产地。垄断地占有最重要的原料产地,大大加强了大资本的权力,加剧了卡特尔化的工业和没有卡特尔化的工业之间的矛盾。

第三,垄断是从银行生长起来的。银行已经由普通的中介企业变成了金融资本的垄断者。在任何一个最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中,为数不过三五家的最大银行实行工业资本同银行资本的“人事结合”,集中支配着占全国资本和货币收入很大部分的几十亿几十亿资金。金融寡头给现代资产阶级社会中所有一切经济机构和政治机构罩上了一层依附关系的密网,——这就是这种垄断的最突出的表现。

第四,垄断是从殖民政策生长起来的。在殖民政策的无数“旧的”动机以外,金融资本又增加了争夺原料产地、争夺资本输出、争夺“势力范围”(即进行有利的交易、取得租让、取得垄断利润等等的范围)直到争夺一般经济领土的动机。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资本主义发展向全球加速扩张

殖民地和欧洲各民族,至少和欧洲大多数民族在经济上的差别首先在于:殖民地已卷入商品交换,但是还没有卷入资本主义生产。帝国主义改变了这种情况。帝国主义也是资本输出。资本主义生产愈来愈迅速地被移植到殖民地。殖民地无法摆脱对欧洲金融资本的依附。

——《关于自决问题的争论总结》,1916年

帝国主义的定义

帝国主义是垄断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特殊历史阶段。这个特点分三个方面:(1)帝国主义是垄断的资本主义;(2)帝国主义是寄生的或腐朽的资本主义;(3)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资本主义。垄断代替自由竞争,是帝国主义的根本经济特征,是帝国主义的实质。

——《帝国主义和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分裂》,1916年

帝国主义的定义和概念的灵活性

如果必须给帝国主义下一个尽量简短的定义,那就应当说,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这样的定义能包括最主要之点,因为一方面,金融资本就是和工业家垄断同盟的资本融合起来的少数垄断性的最大银行的银行资本;另一方面,瓜分世界,就是由无阻碍地向未被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大国占据的地区推行的殖民政策,过渡到垄断地占有已经瓜分完了的世界领土的殖民政策。

过于简短的定义虽然方便(因为它概括了主要之点),但是要从中分别推导出应当下定义的现象的那些最重要的特点,这样的定义毕竟是不够的。因此,如果不忘记所有定义都只有有条件的、相对的意义,永远也不能包括充分发展的现象一切方面的联系,就应当给帝国主义下这样一个定义,其中要包括帝国主义的如下五个基本特征:(1)生产和资本的集中发展到这样高的程度,以致造成了在经济生活中起决定作用的垄断组织;(2)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已经融合起来,在这个“金融资本的”基础上形成了金融寡头;(3)和商品输出不同的资本输出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4)瓜分世界的资本家国际垄断同盟已经形成;(5)最大资本主义大国已把世界上的领土瓜分完毕。帝国主义是发展到垄断组织和金融资本的统治已经确立、资本输出具有突出意义、国际托拉斯开始瓜分世界、一些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已把世界全部领土瓜分完毕这一阶段的资本主义。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帝国主义的本质特征

帝国主义对整个社会生活的支配

垄断既然已经形成,而且操纵着几十亿资本,它就绝对不可避免地要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去,而不管政治制度或其他任何“细节”如何。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瓜分世界的斗争

所以,毫无疑问,资本主义向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的过渡,即向金融资本的过渡,是同瓜分世界的斗争的尖锐化联系着的。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帝国主义、“自由贸易”和“保护主义”

即使同英属殖民地的贸易,德国比英国发展得快些,那也只能证明德国帝国主义比英国帝国主义更新、更强大、更有组织、水平更高,而决不能证明自由贸易的“优越”,因为这里并不是自由贸易同保护主义或殖民地附属关系作斗争,而是一个帝国主义同另一个帝国主义、一个垄断组织同另一个垄断组织、一个金融资本同另一个金融资本作斗争。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特别的流动性和灵活性,国内和国际金融资本的相互交织

世界的典型的“统治者”已经是金融资本,金融资本在国内的国际上特别流动灵活,特别错综复杂;它特别不固定,脱离直接生产,特别容易集中,而且早已集中,于是几百个亿万富翁和百万富翁便直接掌握了整个世界的命运。

——列宁《布哈林:世界经济与帝国主义》序言

帝国主义是腐朽的资本主义

食利国是寄生腐朽的资本主义的国家,这不能不影响到这种国家的一切社会政治条件,尤其是影响到工人运动的两个主要派别。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高利贷帝国主义

法国的情况不同。它的国外投资主要是在欧洲,首先是在俄国(不下100亿法郎),并且多半是借贷资本即公债,而不是对工业企业的投资。法国帝国主义与英国殖民帝国主义不同,可以叫作高利贷帝国主义。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过剩资本的输出

其所以有输出资本的必要,是因为在少数国家中资本主义“已经过度成熟”,“有利可图的”投资场所已经不够了(在农业不发达和群众贫困的条件下)。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为提高利润而输出资本

只要资本主义还是资本主义,过剩的资本就不会用来提高本国民众的生活水平(因为这样会降低资本家的利润),而会输出国外,输出到落后的国家去,以提高利润。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以金融投资的形式进行资本输出

大家都知道,帝国主义的利益不仅通过领土扩张,而且通过金融收益来实现。不应忽视,瑞士资产阶级至少输出30亿法郎的资本,也就是说对落后国家进行帝国主义的剥削。这是事实。还有一个事实是:瑞士的银行资本同各大国的银行资本保持着错综复杂的紧密联系……

——《保卫中立》,1917年

通过资本输出扩大资本主义的发展

资本输出在那些输入资本的国家中对资本主义的发展发生影响,大大加速这种发展。因此,如果说资本输出会在某种程度上引起输出国发展上的一些停滞,那也一定会有扩大和加深资本主义在全世界的进一步发展作为补偿的。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不平衡发展导致的力量变化

资本家瓜分世界,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心肠特别狠毒,而是因为集中已经达到这样的阶段,使他们不得不走上这条获取利润的道路;而且他们是“按资本”、“按实力”来瓜分世界的,在商品生产和资本主义制度下也不可能有其他的瓜分方法。实力则是随经济和政治的发展而变化的。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新帝国主义国家的出现

资本主义在殖民地和海外国家发展得最快。在这些国家中出现了新的帝国主义大国(如日本)。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一切文明国家都成为帝国主义

不是瑞士“希望”无产阶级这样做,而是资本主义,是在一切文明国家里(瑞士也一样)都已成为帝国主义的资本主义“希望”无产阶级这样做。

——《十二个简明论点——评赫·格雷利希为保卫祖国辩护》,1917年

不平衡发展的规律

经济和政治发展的不平衡是资本主义的绝对规律。

——《论欧洲联邦口号》,1915年

帝国主义导致危机和战争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各个经济部门和各个国家在经济上是不可能平衡发展的。在资本主义制度下,除工业中的危机和政治中的战争以外,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恢复经常遭到破坏的均势。

——《论欧洲联邦口号》,1915年

帝国主义联盟

所以,资本主义现实中的(而不是英国牧师或德国“马克思主义者”考茨基的庸俗的小市民幻想中的)“国际帝国主义的”或“超帝国主义的”联盟,不管形式如何,不管是一个帝国主义联盟去反对另一个帝国主义联盟,还是所有帝国主义大国结成一个总联盟,都不可避免地只会是两次战争之间的“喘息”。和平的联盟准备着战争,同时它又是从战争中生长出来的,两者互相制约,在世界经济和世界政治的帝国主义联系和相互关系这个同一基础上,形成和平斗争形式与非和平斗争形式的彼此交替。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帝国主义:全面反动

帝国主义是金融资本和垄断组织的时代,金融资本和垄断组织到处都带有统治的趋向而不是自由的趋向。这种趋势的结果,就是在一切政治制度下都发生全面的反动,这方面的矛盾也极端尖锐化。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帝国主义中民主的幻想

一般资本主义特别是帝国主义把民主变为幻想,同时,资本主义又造成群众中的民主意向,建立民主设施,使得否定民主的帝国主义和渴望民主的群众之间的对抗尖锐化。

——《对彼·基辅斯基(尤·皮达可夫)<无产阶级和金融资本时代的“民族自决权”>一文的回答》

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资本主义

增长和衰退之间的辩证法

如果以为这一腐朽趋势排除了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那就错了。不,在帝国主义时代,某些工业部门,某些资产阶级阶层,某些国家,不同程度地时而表现出这种趋势,时而又表现出那种趋势。整个说来,资本主义的发展比从前要快得多,但是这种发展不仅一般地更不平衡了,而且这种不平衡还特别表现在某些资本最雄厚的国家(英国)的腐朽上面。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垂而未死的资本主义

其实,帝国主义没有而且也不可能彻底改造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使资本主义的矛盾复杂化和尖锐化,使垄断和自由竞争“搅在一起”,但它消除不了交换、市场、竞争、危机等等。

——《修改党纲的材料》,1917年

帝国主义和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前阶

“垄断资本主义正在向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转变,由于情势所迫,许多国家实行生产和分配的社会调节,其中有些国家进而采取普遍劳动义务制。”战前就存在托拉斯和辛迪加的垄断,战时更出现了国家垄断。

——《为维护关于目前形势的决议而发表的讲话(4月29日〔5月12日〕)》,1917年

国家问题的重要性

国家问题,现在无论在理论方面或在政治实践方面,都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帝国主义战争大大加速和加剧了垄断资本主义变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过程。国家同势力极大的资本家同盟日益密切地溶合在一起,它对劳动群众的骇人听闻的压迫愈来愈骇人听闻了。各先进国家(我们指的是它们的“后方”)变成了工人的军事苦役监狱。

——《国家与革命》第一版序言,1917年

帝国主义和生产的社会化

帝国主义阶段的资本主义紧紧接近最全面的生产社会化,它不顾资本家的愿望与意识,可以说是把他们拖进一种从完全的竞争自由向完全的社会化过渡的新的社会秩序。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帝国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前阶

帝国主义战争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前夜。这不仅因为战争带来的灾难促成了无产阶级的起义(如果社会主义在经济上尚未成熟,任何起义也创造不出社会主义来),而且因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的最充分的物质准备,是社会主义的前阶,是历史阶梯上的一级,在这一级和叫作社会主义的那一级之间,没有任何中间级。

——《大难临头,出路何在?》,1917年

社会主义的物质准备

只要推翻资本家,用武装工人的铁拳粉碎这些剥削者的反抗,摧毁现代国家的官僚机器,我们就会有一个除掉了“寄生物”而技术装备程度很高的机构,这个机构完全可以由已经联合起来的工人自己使用,雇用一些技术人员、监工和会计,对所有这些人的工作如同对所有“国家”官吏的工作一样,付给工人的工资。这就是在对待一切托拉斯方面具体、实际而且立即可行的任务,它使劳动者免除剥削,并考虑到了实际上已经由公社开始了的尝试(特别是在国家建设方面)。

——《国家与革命》,1917年

帝国主义和机会主义

机会主义产生的物质基础

帝国主义意味着瓜分世界而不只是剥削中国一个国家,意味着极少数最富的国家享有垄断高额利润,所以,它们在经济上就有可能去收买无产阶级的上层,从而培植、形成和巩固机会主义。不过不要把反对帝国主义、特别是反对机会主义的那些力量忘掉,这些力量,社会自由主义者霍布森自然是看不到的。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机会主义和社会沙文主义的一致

考茨基把帝国主义的政治同它的经济割裂开来,把政治上的垄断制和经济上的垄断制割裂开来,为他的庸俗的资产阶级改良主义,如“废除武装”、“超帝国主义”之类的谬论扫清道路。捏造这种理论的全部用意和目的,无非是要掩饰帝国主义的最深刻的矛盾,从而为同帝国主义辩护士即露骨的社会沙文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讲“统一”的理论辩护。

——《帝国主义和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分裂》,1916年

社会沙文主义是机会主义的极致

这个流派(在俄国有普列汉诺夫、波特列索夫、布列什柯夫斯卡娅、鲁巴诺维奇以及以稍加掩饰的形式出现的策列铁里先生、切尔诺夫先生之流,在德国有谢德曼、列金、大卫等;在法国和比利时有列诺得尔、盖得、王德威尔得;在英国有海德门和费边派[2],等等)是口头上的社会主义、实际上的沙文主义,其特点就在于这些“社会主义领袖”不仅对于“自己”民族的资产阶级的利益,而且正是对于“自己”国家的利益,采取卑躬屈膝的迎合态度,因为大多数所谓大国早就在剥削和奴役很多弱小民族。

——《国家与革命》第一版序言,1917年

反对机会主义的不可缺少的战斗

在这方面最危险的是这样一些人,他们不愿意了解: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如果不同反对机会主义的斗争密切联系起来,就是空话和谎言。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1916年

帝国主义与社会主义者的任务

帝国主义是少数“大”国不断加紧压迫全世界各民族的时代,因此,不承认民族自决权,就不可能为反帝的国际社会主义革命而斗争。“压迫其他民族的民族是不能获得解放的。”(马克思和恩格斯语)无产阶级如果容许“本”民族对其他民族采取一点点暴力行为,它就不成其为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

——《社会主义与战争》,1915年

从根本上拒绝一切沙文主义

所以,在我们这个时代,民族自决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各压迫民族的社会党人的行动如何。压迫民族(英、法、德、日、俄、美等国)的任何一个社会党人如果不承认和不坚持被压迫民族有自决权(即自由分离权),他实际上就不是社会主义者,而是沙文主义者。

——《和平问题》,1915年

争取自由和民主的斗争的重要性

没有政治自由,既不可能有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生产力的充分发展,也不可能有广泛的、公开的和自由的阶级斗争,更不可能有无产阶级群众的政治教育、政治培养和团结。正因为如此,有觉悟的无产阶级总是把坚决为充分的政治自由而斗争,为民主主义革命而斗争作为自己的任务。

——《革命无产阶级的民主主义任务》,1905年

把群众从幻想中解放出来

自然,推翻帝国主义的斗争是艰巨的,但是应当让群众知道斗争艰巨却又非进行不可这一真理。不应当让群众沉溺于不推翻帝国主义也可以实现和平的幻想之中。

——《致国际社会党委员会》,1915年

无产阶级国际主义(Ⅰ)

小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宣称,只要承认民族平等就是国际主义,同时又把民族利己主义当作不可侵犯的东西保留下来(更不用说这种承认纯粹是口头上的),而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第一、要求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斗争的利益服从全世界范围的无产阶级斗争的利益;第二、要求正在战胜资产阶级的民族,有能力和决心去为推翻国际资本而承担最大的民族牺牲。

——《民族和殖民地问题提纲初稿》,1920年

无产阶级国际主义(Ⅱ)

真正的国际主义是同本国的社会沙文主义者(即护国派)决裂,同本国的帝国主义政府决裂,对这个政府进行革命斗争,推翻这个政府,准备承担最大的民族牺牲(甚至接受布列斯特和约),只要这样做对国际工人革命的发展有利。

——《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1918年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列宁关于“新帝国主义国家”的重要论述选编-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列宁关于“新帝国主义国家”的重要论述选编-激流网(来源:国际红色通讯。责任编辑:邱铭珊)

欢迎关注国际红色通讯

列宁关于“新帝国主义国家”的重要论述选编-激流网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