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蚁族”作为一个曾经引发整个社会热议的名词,如今似乎已经渐渐离我们远去。但事实是,蚁族从未消失,他们只不过是淡出了话题,隐藏在城市的阴影之下罢了。希望这篇数年以前的报告,能够唤起更深入的思考与讨论。(除封面外,文中图片均来自实地拍摄)这个夏天,我们调研了上海南站及周边的一些求职旅馆,探访了生存在其中的“蚁族”(指“高校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们,并且冒充应届毕业生去了上海体育馆的人才市场实地体验了求职的不易。

蚁族:生活在城市阴影下的你和我-激流网求职旅馆外景

求职旅馆的脏乱环境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这些来沪找工作的人们大多数都是看中上海国际化大都市的地位和想象中美好的发展前景而来的。但是,他们暂时还没有稳定的收入,只能靠着老家父母的接济生活。因此,他们住不起正宗的旅店,也付不起上海的高昂房租,只能住在这些不起眼的廉价破旧的求职旅馆里。求职旅馆中,卫生间公用而且环境较差,2人、4人、8人甚至更多人一间屋子。住宿费虽说比租房子住便宜不少,但是每人每月还是要500到600元左右,不包括吃穿,空调费有的还要另算。可以说,对于大多数蚁族而言,每月最多只能解决温饱,如果找不到工作,娱乐活动基本上是完全没有的。

蚁族:生活在城市阴影下的你和我-激流网求职旅馆房间内环境略显脏乱

访谈的第一位,也是时间最长聊得最多的一个小伙子,来自江西九江,今年刚刚从专科毕业来上海找工作。他属于自己比较能干,性格比较好,运气也不错,来沪没几天就找到了工作。他只是在网上投递简历,从事了与所学专业对口性很强的工作,希望在现在工作的大公司多学习一些技能,将来回家乡工作。和很多冲着机遇来沪奋斗的年轻人不同,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上海该行业已近饱和,发展前景不容乐观。

蚁族:生活在城市阴影下的你和我-激流网求职旅馆内景

另一位比较典型的是一位36岁的大哥,在求职旅馆中已经住了半年,身边同一房间的室友总共已经换了30多位。像他这样年纪却住在求职旅馆中的人并不多见,但是他的想法可以代表一个已经拥有10年左右工作经历的求职群体。他此前在上海有过好几份工作,但是大多数都是销售类的,收入与业绩挂钩,极不稳定,而且这样的工作枯燥乏味,并不能让他感受到工作的快乐。因此他辞去了这些工作。

蚁族:生活在城市阴影下的你和我-激流网阳台上晾晒的衣物和被褥

从访谈的几位求职者或者已经求职成功的人来看,可以得出一些结论。首先,也是最明显的一点,所有接受采访的人中没有一个认为自己能够融入上海这个城市的生活,大家都认为异乡人所谓融入上海必须得是有一定的物质基础的。换句话说,他们认为自己和上海这个城市的节奏完全不能相符,他们还不能适应上海的生活;在他们眼中,上海的繁华与他们毫无关系,那些只是有钱人的专利。其次,另一个共同点是,他们对于公司都没有忠诚度。迫于生计,他们考虑更多的是怎样获得更高的收入,怎样把握跳槽的机会,而不是怎样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发挥自己最大的价值,怎样为国家,为社会,为人民做点什么贡献。那个国企改制之前工人热火朝天的工作场景,或许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为更好地服务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特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蚁族:生活在城市阴影下的你和我-激流网(作者:HSC。来源:聊协MIT。责编:毕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