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注:这是译者根据国外的若干学术资料编辑整理的,涉及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理论和历史,供有兴趣研究资本主义经济危机问题的进步积极分子参考。相关资料将分成几部分分别发表。

资本主义的支持者时常使用的一个论据是,资本主义事实上是一个极为灵活且有弹性的系统。资本主义经济有时会陷入危机。但是资本主义总是找到一种从危机中恢复的方法,并且重建更大规模资本积累的条件。在这个意义上,危机可以被看作是调节资本主义生活过程的不可或缺的机制,它通过消除低效率和浪费的因素使系统更加健康。

然而,在世界体系理论家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nmanuel Wallerstein)看来,资本主义的“灵活”或“弹性”没有什么特别的。每个经济,社会或物理系统都依赖于“循环节奏”来恢复“平衡”。但除了“周期性节奏”之外,还有“长期趋势”,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改变系统的运作参数。在某一点上,基本参数会极为明显地偏离平衡点,以至于不能再恢复平衡。这时,系统开始出现深远而剧烈的波动,迫使系统进入“分叉”(Wallerstein 2000b437)。

资本主义所依赖的“周期节奏”使自己不会偏离均衡点太远,这包括短期商业周期,“长波”和“霸权周期”。

商业周期

利润率是一个关键的经济指标,它说明资本主义经济的表现。高而上升的利润率鼓励资本家增加投资和雇员,从而实现经济快速增长和高就业率。低而下降的利润率阻碍资本主义投资,导致经济增长乏力和失业率上升。

如果利润率低于某一临界水平,资本主义投资可能崩溃,导致经济活动的总体收缩,这被经济学家称为“衰退”。扩张和衰退之间的交替模式被称为“商业周期”,每个周期持续数年的时间。

利润率是利润与资本家投资的资本存量的比率:

利润率=利润/资本存量

利润率也可以作为利润份额和产出资本比率的乘积来分析:

利润率=(利润/经济产出)*(经济产出/资本存量)=利润份额*产出资本比率

资本主义经济扩张通常是由于上升而高的利润率。但在资本积累会在其过程中产生若干种趋势,反过来降低利润率,最终阻碍资本积累本身。

这种趋势之一被称为“利润挤压”。随着资本主义经济扩张的进行,它趋向于增加对劳动力的需求。如果资本主义经济增速足够快,那么它对劳动力的需求将超过供给;减少失业和就业不足的工人(马克思称之为“产业后备军”,见Marx 1967[1867]574-606)。“产业后备军”的枯竭给了工人更强的议价能力,推高了工资,使资本家更难控制劳动过程。较高的工资和较弱的资本主义控制都会降低利润份额。如果产出资本比率保持不变,较低的利润份额将转化为较低的利润率。

另一种趋势被称为“消费不足”,其作用方向相反。如果资本家实力太强,并更强地剥削工人,工人的工资就会下降,或较总体经济产出增长得更慢。在这种情况下,工人对大众消费品的需求将落后于整体经济增长,导致“消费不足”的问题。在某些时候,资本货物的需求也将下降,因为消费品部门的资本家也会在生产过剩时减少投资。当消费和投资都下降时,总产出资本比率将下降(因为“有效需求”下降时总体产出也会收缩,但资本存量在短期内保持不变),这最终导致利润率下降和经济危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资本主义危机趋势概述可见Devine 1987)。

因此,如果资产阶级相对于工人阶级太“弱”或太“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就可能发生。然而,就短期商业周期而言,经济危机在某种程度上是自我纠正的。如果危机是由强大的工人阶级议价能力和利润份额下降造成的,危机将导致失业率上升,破坏工人的议价能力。随着工资的下降和以及在岗工人被迫更努力工作,利润率将恢复,带来下一阶段的经济扩张。

19世纪,许多经济危机是由消费不足造成的。当时许多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认为,消费不足的经济危机最终将导致资本主义的崩溃。然而,自20世纪中期以来,资本主义的制度变革使之不容易受到传统形式的消费不足危机的影响。失业补贴和福利国家制度有助于稳定经济衰退期间工人阶级的购买力。大的政府部门和凯恩斯宏观经济政策有助于维持总体有效需求。然而,随着新自由主义的兴起,历史上带来消费不足经济危机(如实际工资下降和不平等加剧)的条件再次成为当代资本主义的突出特征。

长波和霸权周期

全球资本主义经济在经济快速增长和经济增长乏力之间经历了长期的变化,整个周期持续了大约五十年。五十年的长周期通常被称为“康德拉季耶夫长波”,以苏联经济学家尼古拉·康德拉季耶夫先生的名字命名,他首先提出了这个概念。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将长波与资本主义发展的制度变化和阶段联系起来。在长波(快速增长阶段)的A阶段,一定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制度为资本积累提供了有利条件。然而,由于历史条件的变化和现行体制的内部矛盾,各种经济、政治和社会制度受到侵蚀。在B阶段(缓慢增长阶段和重大经济危机阶段),现有体制解体。社会阶级和国家之间的激烈冲突爆发。这些冲突的结果将决定之后的体制,它们将重新为资本积累创造有利条件GordonWeisskopfand Bowles 1987; BowlesEdwardsRoosevelt 2005158-164)。

乔瓦尼·阿瑞吉(Giovanni Arrighi)认为,全球资本主义的演变涉及更长的周期性运动,每个周期持续150250年。他的观点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扩张和复制需要连续重建越来越强大的霸权力量。
霸权力量的上升和下降构成了他所说的“积累的系统循环”(
Arrighi 1994)。

每个霸权循环包括“物质扩张”阶段和“金融扩张”阶段。在物质扩张阶段,上升的霸权势力推动了一系列新的地缘政治和组织条件的产生,带来利润率的提高和物质生产的迅速增加。随着成本上升和竞争日益激烈,资本过度积累,利润率下降。现有的霸权主义进入了阿瑞吉所谓的“信号危机”。

为了应对“信号危机”,现有的霸权主义将资本从物质生产转移到金融积累。金融扩张的阶段允许现有的霸权力量重新扩张它的力量和财富,但只是暂时的。从长远来看,金融扩张倾向于加深积累危机,加剧国家间的冲突,最终导致“终末危机”,使霸权循环结束。

3.13.2分别显示了19世纪和20世纪英国和美国(当时的霸权国家)的利润率的长期变动情况,即霸权地位。

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参考资料(第一辑)-激流网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参考资料(第一辑)-激流网图片来源于红旗太平洋

19世纪,英国领导了全球资本主义经济的“物质扩张”。19世纪的工业革命基于大量的煤炭消费和对西方工人阶级的超强剥削。英国对全球工业的垄断和英国在印度的殖民帝国确保了英国资本家的高利润率。

到了19世纪70年代,英国霸权主义受到新兴工业化国家,特别是美国和德国的挑战。资本密集型产业的大量投资导致广泛的产能过剩,价格和利润下降。为了应对这些挑战,资本主义强国进行了新的殖民浪潮,寻找新市场、廉价原材料和廉价劳动力。从1875年到1914年,欧洲帝国主义列强的殖民地领土增加了2400万平方公里(900万平方英里)。整个亚洲和非洲大陆变成西方帝国主义势力的殖民地或其影响范围(Stavrianos 1981264)。

在这一时期,英国资本积累的重点从“物质扩张”转向“金融扩张”。海外金融投资的利润成为英国资本家阶级的主要收入来源。英国来自国外的净产业收入从1870年的3500万英镑,1900年的1.04亿英镑增加到1913年的2亿英镑。其占英国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从1870年的3.7%,1900年的5.8%增长到1913年为8.6%(Mitchell 1988828-830)。

英国财富和权力在20世纪初的再膨胀反映在了英国资本家这一时期的高利润率上。从1886年到1915年,经济系统的利润率一般在25%和32%之间。

帝国主义政权之间的竞争最终导致了“世界大战”,带来了人类之前从未见过的巨大灾难。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英国经济破产,利润率崩溃。到了20世纪20年代,美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化经济以及最大的债权国。但美国尚未准备好取代英国作为全球资本主义经济的监管者。

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经济繁荣受到最终以1929年股市崩盘为结局的金融投机的推动。在金本位下,当时的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中央银行被迫提高利率,以维持黄金和本国货币的兑换率。紧缩的货币政策加深了大萧条。

19319月,英格兰银行暂停英镑兑换黄金业务,让英镑贬值,利率下降。通过废止金本位,英国经济能够比其他发达资本主义经济体更早恢复。1938年,英国利润率达到23%的另一个高峰。

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美国对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其他国家建立了无可质疑的工业和军事优势。另一方面,第二次世界大战摧毁了英国残存的工业优势。

美国领导了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成功重组。依靠廉价和丰富的石油,全球资本主义经济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快速扩张时期,这被称为“黄金时代”。在20世纪60年代上半叶,美国享受着高而增长的利润率(美国利润率在1965年达到15%左右的顶峰)。另一方面,英国的利润率在60年代大幅下降。

到了20世纪70年代,英国资本主义陷入了深刻的危机。经济在深度衰退和高通货膨胀之间挣扎。工人阶级斗争频繁发生。工党政府增加税率以应对社会福利支出的上升。经济利润率跌破5%。

传统上支持资本主义建制内的社会改革的工党无法解决这场危机。撒切尔政府在1979年接管了权力并实施了一整套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包括货币主义宏观经济政策(旨在通过产生高失业率破坏工人力量),私有化,放松管制和“灵活”劳动力市场(削弱工会)。 1985年,撒切尔政府击败了持续了一年的煤矿工人的罢工。英国的劳工运动被决定性地削弱了。

2000年,英国经济系统的利润率恢复到12%。到2008年,英国的利润率猛增至18%,超过了1954年达到的上一个峰值(利润率为17%)。

像一个世纪前的英国资本主义一样,美国资本主义通过将资本从物质生产转移到金融积累来应对20世纪70年代的危机。在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和英国都实行货币主义的宏观经济政策。利率提高到前所未有的水平。高利率使得金融资本积累比工业资本更快。

然而,与19世纪末的英国资本主义不同,海外投资的净利润并不是20世纪末美国资本主义利润的主要部分。到20世纪90年代,美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净债务国,开始出现大量的经常账户赤字,以吸收世界其他地方的过剩产品。

2009年大萧条以来,美国的利润率大幅回升。但美国经济已不再是全球资本主义经济的主导引擎。相反,中国一直在推动全球经济增长。中国能否像美国在1945年以后一样成功地重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

除了中国的内部阶级斗争,这个问题的答案将取决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各种“参数”在过去几个世纪改变的轨迹。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参考资料(第一辑)-激流网(作者:长征。来源:红旗太平洋。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