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心是否也能“原路退回”?-激流网

随着“260万赏金原路退回”的一锤定音,“罗某笑事件”暂时阶段性地收幕,然而它所激起的涟漪,还将不断发酵、扩散。

其中一个最主要的担忧:公众的善心是否也能“原路退回”?这件事将给刚刚兴起的民间慈善带来怎样的影响?

正如一位网友的犀利总结:郭美美摧毁红会信任立下奇功,罗尔摧毁民间慈善千古罪人。

当然,其实郭美美并没有任何反腐的初衷,而罗尔也可能并没有真正的诈骗恶性,然而,世事往往就是歪打正着,谁撞上了风口,谁是最后一根稻草,都必将成为转折的里程碑。

迄今为止,民间慈善仍然是互联网上最美的风景,尤其在我国贫富差距极大、福利保障不完善的背景之下,藉由网络传递的个人求助和自发行善,仍然是很多绝望家庭唯一的生机……绝大部分参与者,都在小心翼翼地呵护这个生态,防止它被利用,防止它变味,防止它因为信任问题而关上大门。

在没有权威平台主导的民间自发慈善中,最宝贵的就是信任,最容易被伤害的也是信任。尽管这全靠信任支撑的生态如此脆弱,但公众也并不想再为它找一个官方监管,后者的信用早已先期破产。因此一旦发生大规模的信任流失,民间慈善唯一的走向就是缓缓关门。就好像大街上扶不起的老人,谁都不愿看到这个令人心寒的结局。

任何一件事物的运行都是有规则的,哪怕它并不成文,哪怕没有法律监管。对于大病求助这样的案例,近年来已经不计其数,人们普遍认同寻求网友捐赠的门槛,是当事家庭确实已经走到山穷水尽的绝境。

当然这门槛很高,意味着当事人在求助之前,已经尝尽人间冷暖和苦难。然而这是由冷酷的现实所决定的,我国就是有那么庞大的底层困难群体基数,哪怕稍稍抬高一点门槛,对他们都不公平。现实决定了公众的默认选项,只能是尽量先帮助那些真正走投无路的个体。

若要天下人救,先要竭力自救。公众无法认可一个坐拥数百万价值三套房产的“富人”,来接受天下陌生网友的“救助”,更别说一夜之间获得远超治疗所需的巨额资金,正如被网友戏称的“第四套房”。

从城市中产的角度来看,上述评论可能偏于冷酷,他们知道大多数伪中产其实只是“纸面富贵”,而在没有房无处落脚、没有钱寸步难行的昂贵都市,也很难做出轻易卖房的决断。像这样的中产阶层遇到财务困难,第一选择肯定是从亲朋好友处周转,而不会选择直接卖房。他们相信自己的偿还能力,他们的“朋友圈”也多少具备相当的财力,因而属于常规的可行路径,亲朋好友也不会因为“为何不先卖房”而挑理。

然而求助目标一旦转向朋友圈以外的陌生公众,一旦扩散到落差巨大的全国范围,就完全更换了语境,当事人必然也必须要跟那些来自贫困山区的家庭一同被考量,在他们面前哭穷、比惨,很可能就成了笑话。所以,在迈出这一步之前,务必三思。

我们回顾在互联网上引发关注的典型案例:土法洗肾的、在家锯腿的、地下通道卖花救女的、跪在街头卖身救亲的、挨打筹款为儿治病的……这些轰击生命底限的惨况,和他们绝境中奋力求生的情景,还在对房产恋恋不舍的城市人情何以堪?

当然,在一些案例中,已经出现了造假、炒作、和贪婪的迹象,已经对善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就好比医院里的救命钱也有人偷,这宝贵的求生渠道也会有坏人染指,民间慈善的信任成本正在越来越高,而罗某笑事件很可能成为崩溃的稻草。

搭建一座多米诺骨牌需要很久,推倒它只需一瞬,而且这不是一个可逆的过程,仅仅扶起那张惹祸的骨牌无济于事。虽然对于个案来说,善款“原路退回”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但引发的信任坍塌是否还能“原路退回”?公众傻傻流泪的感动和善念是否还能“原路退回”?

舆论场上已经出现争议,一方认为发乎善念则无需懊悔,一方则认为不加辨别就是助害为虐……争论不可能很快弥合,但是作为碰撞后形成的共识,民间慈善的信任成本将继续攀升,即便嘴上不后悔的人,下一次也可能不再行动。

对于本案的当事人罗尔,和他的朋友刘侠风来说,他们都是能写会道的高手,很难断定是无意中失控,还是早就动了过分的念头,公众无法全面调查取证,也不是他们肚里的蛔虫……但客观上,已经构成了部分事实的虚构和隐瞒,并因此误导而获得了巨额捐赠,如果警方认为他们涉嫌诈骗,无疑也是有理由的。

骨牌只能一张一张扶起,不是说退回就能退回的。但是那一根根不安分的手指,无论有意还是无意,则必须立刻让他们停手。否则费尽力气恢复的现场,仍然随时面临坍塌,更因为作乱成本太低而试图染指者层出不穷,公众最终也会失去恢复这个脆弱生态的耐心。

善念不怕狂风暴雨,而只怕对恶的纵容。

文章来源:纸上建筑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