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17日美国著名左翼杂志《每月评论》转载了黑人社会主义领袖约翰· 帕克(John Parker)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约翰· 帕克表示,我们应当选择好自己信仰的正义组织,要求解除警察武装,认真学习乔治·杰克逊建立工人阶级团结的做法,在与种族灭绝作斗争时,破坏证明了我们有能力将那些压迫者推倒,并呼吁革命者们保持联系,共同建立一个没有种族灭绝的美好世界。

黑人社会主义领袖:“需要团结起来解除警察的武装”-激流网

乔·拜登告诉我们什么是黑人,这激发了我的灵感,写了以下内容。

正如你所见,并非所有黑人的相貌和想法都相似,并非每个组织对于我们目前的事件都有相同的政治分析。现在,关于如何解放我们自己这一问题,我们尊重所有持有不同观点的正义组织,我们尊重你选择所相信的组织的权利,正如你所看到的那样,它告诉你更多的真相。我们鼓励你寻找并参与所有正义组织的活动,去找到最适合你自己的组织。

因此,不要相信任何人劝你不要参加示威组织的言论。没有任何一个组织能控制所有的运动和议题。是的,如果这是一个黑人问题,那么黑人组织应该起带头作用——但这里有许多黑人组织,就像我们看起来不一样,我们的组织也不一样。

我是社会主义统一党(Socialist Unity Party)及其黑人核心小组的成员,我们小组是一个反对种族主义和政治压迫的全国联盟组织。你会惊讶于其中黑人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的数量,如乔治·杰克逊,一个被“猪”(当权者)刺杀的黑豹党成员和政治犯(1971年8月21日在美国加州圣昆廷监狱里因越狱被枪杀)。提及乔治·杰克逊,是因为我们必须通过研究他们和他们研究的人来开始真正地尊敬我们的祖先。

在团结方面,我们要像杰克逊一样认真对待,学习几内亚比绍非洲共产主义革命解放者阿米卡·卡布拉尔,学习他建立工人阶级团结的熟练指导。

现在,一些组织或教会领袖(请注意,不是所有的教会领袖)会告诉你,如果我们的年轻人故意破坏或收回被资本主义制度和剥削他们的公司偷走的财富,就应该谴责或强烈谴责他们。我和的黑人朋友认为,破坏和所谓的抢劫不是这些年轻人创造条件而造成的。可见,压迫引发的反抗看起来并不总是那么美好,但它向当权者发出了警告:我们有能力将他们击退。管理国家且拥有像特朗普和拜登这种政客的垄断企业害怕这些叛乱,因为这些挑战了他们统治我们的权利。

四个警察最终被起诉——那是我们乞求得来的吗?不,那是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被烧成平地后才发生的。

解除警察的武装

因此,我不是那些谴责我们年轻人的黑人领袖之一,因为他们的信息或行动可能并不完美。我与我的黑人朋友为他们鼓掌,我们将尽一切努力扩散他们的信息,给他们平台,引导他们朝着一个不受该制度所规定意识形态限制的革命方向发展。

有些组织乐于用另一个警察取代一个危险的黑人警察,或乐于与“猪”拥抱或甚至向“猪”下跪,或进行包括“猪”的行动,或提出的要求太弱,很容易被人动摇。

我和我的黑人组织也不想给洛杉矶市长加塞蒂(Garcetti)太多的回旋余地。因为当政客们有太多的回旋余地时,他们就用它来绕着我们的脖子绕圈套。

加塞蒂的预算是一种欺骗把戏。你看,他知道此时他需要表现出妥协的样子,因此他找到了一个方法,分发一些微薄的救助,但是这仍然可以使他像往常一样做生意。从20亿美元或更多的预算中拿出两亿美元并不算什么,因为这留下了足够的钱去购买子弹,它们将瞄准我儿子或你女儿的头部。

这是一种生存威胁——生与死,阻止子弹杀死我儿子或你女儿的唯一方法就是把他们该死的枪拿走。所以,当我们说“解散警察”时,我们必须要求立即解除警察武装。也许我们需要更多地强调枪支,因为我们确实应该解散警察,但那项要求使他们能够持有枪支。于我来说,这种回旋空间太大。

向乔治·杰克逊学习

可见,我们得像乔治·杰克逊那样认真学习。

乔治·杰克逊想了解这个国家警察的性质时,你们知道他向谁学习吗?他学习俄国革命领袖列宁。列宁明白,资本主义及其管理一切的超级富豪垄断机构从你我每个人身上偷取财富,如果没有警察保护,他们就无法生存。为了不让我们抗议这种偷窃,警察经常让我们生活在恐惧中,因为他们把我们进一步推向贫困。

只要资本主义存在,资本主义的右翼——警察——就永远不会妥协或被投票否决,除非统治阶级被迫用比警察和军队更强大的力量遣散他们。

我们有潜力成为这种力量。不是通过乞求或在他们的规则内进行,而是建立在我们需要做什么才能让他们的制度停滞的理解之上。

当我们像乔治·杰克逊那样认真地学习历史和社会科学时,我们就会明白,需求必须阐明人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们还需要明白,我们的黑人、棕色人种和土著群体必须有权将这些“猪”驱逐出我们的社区,我们有权获得保护我们社区实体安全和发展所需资源的权利。

我们正处于一场战争——一场企图对我们进行种族灭绝的压迫者的战争。当你与种族灭绝作斗争时,你无法表现的很得体。你必须打架,你必须咬人,你必须做任何必要的事,用任何方法让膝盖离开你的脖子。我就是这样的黑人革命者。你是什么样的革命者?

如果你是我认为的那种革命者,那也许我们应该谈谈。或许你应该和那些有明确需求的组织谈谈。保持联系,这样我们就能建立一支强大的力量,我们的目的是摧毁种族灭绝体系,建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黑人社会主义领袖:“需要团结起来解除警察的武装”-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黑人社会主义领袖:“需要团结起来解除警察的武装”-激流网编译:于星星。来源: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