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蔓延之下,中美之间的冲突愈演愈烈。

5月15日,美国工业与安全部发布新的规定,要求厂商将使用了美国的技术或设计的半导体芯片出口给华为时,必须得到美国政府的出口许可证,即使是在美国以外生产的厂商也不例外。

特朗普在此前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声称,美国可能从整体上中断美中关系,这样美国可以节省5000亿美元。

产业,病菌和劳资-激流网图1 福克斯网站报道截图,右侧显示美国三大股指都下跌

而中国方面对美的态度也愈发强硬,新闻联播多次直接点名痛批蓬佩奥,称其“正把自己变成人类公敌”“多行不义必自毙”等。

产业,病菌和劳资-激流网图2 新闻联播多次点名批评蓬佩奥

《环球时报》引用信源称,如果美国对华为的限制进一步加强,中国将通过“不可靠实体清单”限制或调查包括高通、思科和苹果在内的美国科技公司,并且还将暂停购买波音公司生产的飞机。

产业,病菌和劳资-激流网图3 胡锡进信息截图

从去年贸易战兴起以来,中美之间的冲突愈演愈烈,而这种冲突在新冠疫情发生后进一步加剧。疫情对于中美争端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有观点认为,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总统竞选人往往会通过指责中国来增加自己的选票,所以疫情也成了美国指责中国的一个瞄点;也有观点认为,一份与中国之间成功的贸易协议能够支撑起摇摇欲坠的美国经济,或许也可能软化特朗普政府的反华立场[1]。疫情之下中美关系的走向,似乎变得扑朔迷离。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任何事物的产生、发展和灭亡,总是内因和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疫情蔓延虽然是中美贸易争端加剧的重要因素,但并不是根本原因。美国国内的经济困境和不断加剧的内部矛盾,才是更本质的原因。

空心化的产业与对中国制造的依赖

80年代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所倡导推行的全球化,归根结底是资本的全球化,目的是为了使资本能够到全球各地更加自由地获取利润。随着劳动力价格的上涨,产业链中附加值较低的产业在美国已经没有了盈利的空间,于是这部分工业迁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发展中国家,这样的资本流动也使得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后逐步成为了世界工厂。图4显示了1990年和2015年美国各州雇佣人数最多的产业分布,其中蓝色为制造业,橙色为医疗与社区服务业。可以看出,在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大部分州提供就业岗位最多的行业都是制造业,而最近几年则变成了服务业。

产业,病菌和劳资-激流网图4 1990年和2015年美国各州雇佣人数最多的产业分布(其中蓝色为制造业,橙色为医疗与社区服务业)[2]

制造业的迁出,使得美国资本能够从全球各地获得更高的利润,但同时也造成了美国产业的空心化。伴随着制造业部门逐渐萎缩,原先源源不断生产工业财富的富饶地区变成了满目苍夷的铁锈地带,美国愈发地变成了一个以服务业为主体的消费国。在美国资本通过跨国公司在全球攫取利润和超额剩余价值的同时,大量的商品货物也从生产国输入到美国,造成了美国对于外国进口商品尤其是中国制造的依赖。在美国进口的商品中,72%的鞋子、84%配饰和41%服装都是中国制造的[3]。

这样的经济依赖在平时仅仅会影响日常生活,而在疫情期间却可能造成致命的后果。

美国疾控中心官员的公开表示,美国人所使用的口罩大部分是从中国进口的,就连美国向3M工厂采购的口罩订单,也大都来自中国工厂[4];美国的药物绝大部分也是从中国进口——尽管部分药物是从欧洲进口,但是欧洲企业又将这些药物的生产基地放在中国,因此90%以上的美国进口药物都和中国有关。言下之意,这个时候只要中国宣布口罩和药品尽量满足国内而禁止出口,美国将不可避免地陷入新冠肺炎疫情的地狱[5]。

基于这样的情况,美国已经表现出了重建制造业产业链的决心。

3月16日,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表示正准备颁布一项行政命令,要将医疗供应链从海外移回美国本土,以解决美国对外国医疗供应依赖的问题。3月19日,美国联邦政府通过了一项法案——《保护我们的药品供应链免受中国(侵害)法》,旨在消除美国对中国药品及其它必需品的依赖。同样在3月19日,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常驻研究员马克·蒂森在《华盛顿邮报》撰文说,从苹果手机(iPhone)、计算机到服装和鞋类,美国几乎依赖中国提供一切产品,“从中国购买便宜的T恤和运动鞋是一回事;但要依靠中国来提供拯救生命的药品以及在21世纪的经济形势下提供基本的通信基础设施,则另当别论。”[6]

新冠疫情使得美国对于中国产业链的依赖更加明显地爆发了出来,也使得中美之间的冲突进一步加剧。

劳资:资本家的“如意算盘”与民众的“满腹牢骚”

中美资本之间曾经有一段蜜月期。在改革开放之初,由于各种外商优惠政策和极低的劳动力成本,美国资本在中国市场曾经长期享有较高的利润。中国制造的物美价廉的产品,也使得美国居民的生活成本得以降低,受到了美国民众的欢迎。然而,伴随着中外资待遇的一致化,美国资本在中国市场的盈利能力逐渐开始下降。同时,中国资本和中国企业也开始大规模进军高附加值的产业,希望在科技含量高的领域获得抢占一定的市场份额,这就对西方资本在上游产业链中的垄断地位形成了一定的冲击。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华为在5G领域的领先地位。美国资本希望维持其在世界市场的垄断地位,因而必定会对中国采取限制和打压的措施。

除了中国资本的竞争之外,美国所面临的经济、政治困境也进一步加剧了中美矛盾。在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美国经济虽有复苏,但经济增速一直相对较低。美国股市虽然经历了史上最长的牛市,然而这种上涨建立在上市公司的大规模回购之上,实际上是吹起来的巨大泡沫。疫情期间美股的4次熔断,显示了这种泡沫的脆弱性。

产业,病菌和劳资-激流网图5 主持人警告彭斯“资本主义岌岌可危”

在疫情失控的状况下,美国普通民众的生活雪上加霜,早已经是“满腹牢骚”。大量工厂的停工,导致失业率居高不下。纽约时报前段时间用头版头条的夸张排版,来警示民众当前面临的是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失业危机。严重的失业状况,使得习惯于高消费低储蓄生活的美国民众生活难以为继。

产业,病菌和劳资-激流网图6 《纽约时报》头版的夸张排版

在严重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困境面前,通过中美贸易战来转嫁危机、转移国内视线,便成为美国统治阶级的“如意算盘”。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影响,也使得部分民众把阶级矛盾转化为种族矛盾和民族矛盾,把移民抢占工作机会、制造业迁出美国看成是造成自身经济困境的原因。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在4月份的一份调查显示,66%的美国民众对华呈负面看法,只有26%呈正面看法,这是自2005年开始反华情绪最高值。

未来会如何

空心化的产业结构、恶化的经济形势和日趋尖锐的阶级矛盾,归根结底都是由于资本主义制度的固有矛盾所造成的。这些矛盾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下不可能得到解决,只可能用有限的方法进行缓解。但是资本主义缓解自身矛盾的每一个措施,都是在为下一次更猛烈的危机的到来做准备,资本主义必定会被自身的矛盾发展所摧毁。

今年以来,伴随着经济的困境和疫情的失控,对资本主义的制度的怀疑情绪开始在美国蔓延。在美国的福克斯商业频道4月1日的节目中,主持人向受访的美国副总统彭斯发出的警告是:“资本主义岌岌可危,政府要向民众证明这是最好的制度。”[7]近期,明州警察暴力执法杀死黑人的事件,在美国各地引发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这让我们看到,美国民众在逐步挣脱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影响,将“满腹牢骚”转化为了团结反抗的力量。种种迹象显示,美国资本主义已经迎来了它的黄昏,也许我们这一代人就能见证它的最后葬礼。

注释

[1] 一份与中国之间成功的贸易协议能够支撑起摇摇欲坠的美国经济,或许也可能软化特朗普政府的反华立场。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2696238

[2] 周方舟. 特朗普为什么铁了心要和中国打一场贸易战?

https://www.huxiu.com/article/236977.html

[3] 贸易战如何影响美国家庭?一双鞋可能贵50多美元。

https://www.sohu.com/a/315386962_123753

[4] 美国向3M订1.7亿只口罩 主要来自中国工厂。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relnews/us/2020-04-07/doc-iimxyqwa5524009.shtml

[5] 新华网. 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N]. http://www.xinhuanet.com/2020-03/04/c_1125660473.htm

[6] 美中口水战升级,相互不信任加剧。https://www.voachinese.com/a/us-china-decoupling-coronavirus-03232020/5341970.html

[7] 彭斯接受灵魂拷问:疫情下如何证明资本主义是最好制度。

https://www.guancha.cn/Shipin/2020_04_02_545130.shtml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产业,病菌和劳资-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产业,病菌和劳资-激流网(作者:方遒。编辑:王祁。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