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26万人围观的性犯罪,最可怖的是什么?-激流网出自韩国电影《素媛》

最近,一则关于#韩国N号房案件嫌犯被抓#的新闻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N号房”这个陌生代号背后隐藏的一系列犯罪事件,更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那么这个令韩国举国震惊的“N号房”,究竟是什么?

简言之,它是社交软件Telegram上编号1~8的八个私密聊天房的代称。

在这八个聊天室里,运营者有偿向地成员们提供各种“性剥削”照片以及视频,包括但不限于强奸、性虐待等等,这些照片和视频均是聊天室运营者胁迫受害者进行拍摄并发布的。

据韩国媒体SBS报道,“N号房事件”的受害者达到了74人,其中包括16名未成年女孩,年龄最小仅11岁。

一场26万人围观的性犯罪,最可怖的是什么?-激流网

更让人觉得可怕的是,这个聊天室的最初建立人,据推测是韩国的一名高中生。起初是为了“缓解压力”,结果吸引到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发展成了如今的八个不同等级的聊天室。

1、女性如何成为受害者

最初建立N号房的人,用godgod的网名活跃在Telegram上,这是一个私密性极强的即时交友软件。

他寻找受害者的方式,主要是通过在推特上筛选发送淫秽色情帖子的未成年人,冒充警察向她们发送信息,称自己收到举报,并诱导她们登记个人信息“接受调查”。

等拥有了这些受害人的真实信息后,godgod便可以以此为威胁,逼迫他们拍摄性剥削照片和视频。

一场26万人围观的性犯罪,最可怖的是什么?-激流网via.@活体复读机

不过,这位初代创始人在去年2月将N号房的管理权限全部移交给了一名叫做watchman的二号人物之后,便离开了这个平台。

目前没有人知道其中的原因,但一些网友推测,godgod应该是一名高中生,他的卸任是为了准备韩国每年11月中旬举行的高考。

在watchman运营下,N号房受害者的来源渠道被进一步扩大。

略过前期冒充警察的种种沟通环节,他会告诉目标群体在某平台上看到了她们的不雅照并发送“钓鱼链接”,一旦对方在链接中输入自己的推特账号和密码,所有个人信息都会被同步给N号房的管理人员。

接下来的做法跟godgod时期大致相同。他们掌握了受害者的家庭住址和学校,威胁他们成为N号房的奴隶,否则就会把她们在社交平台发布的“不雅照”发给父母或者学校。

一场26万人围观的性犯罪,最可怖的是什么?-激流网

不过watchman对N号房的管理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去年9月,同样在不明原因的情况下,他脱离了这个组织,把管理员职位移交给了三号人物“博士”。

这位“博士”,就是开头新闻中提到的被抓捕的嫌疑人。

“博士”引诱受害者的手段和前两任管理员完全不同。

他专门在网络论坛上发布一些高薪兼职,吸引那些缺钱的女性。等到目标对象上钩之后,他会在Telegram上面索要对方的个人信息,并故意把他们的求职意向引到更模糊的边界。

一场26万人围观的性犯罪,最可怖的是什么?-激流网via.@活体复读机

就这样,从一开始的擦边球“模特照”,到越来越暴露,越来越奇怪的色情照,最后慢慢发展成恶劣的性剥削视频。

那些感到害怕的女孩,就会被“博士”用之前的大尺度照片威胁,因为不想被曝光,她们只能按照命令,拍摄更多没有下限的视频。

2、越来越成熟的准入制度

在godgod管理时期,N号房还是纯分享的开放式聊天室,他把这些聊天室按照女护士、女教师、女中学生等标签分类,方便方便大家在里面“欣赏”和“分享”彼此偷拍的女性视频。

但等到二号人物watchman登场时,N号房很快就不再是一个毫无门槛的色情聊天室。

在watchman的管理之下,N号房变成了8个高阶房间和4个衍生房间,这些房间由他委任的管理员来分管,而他本人,则控制着一间被称为“高墙房”的过渡聊天室。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进入衍生房间,watchman规定,只有上传内容或者积极参与讨论的人,才能呆在这个房间,否则将会被踢出去。

他本人管理的“高墙房”,是进入N号房的第一道关口,通过考察的人可以进入衍生房间,而那些发送“精彩内容”的成员,则是直接进入高阶房间。

一场26万人围观的性犯罪,最可怖的是什么?-激流网via.韩国KBS新闻/衍生房间聊天内容

等到“博士”掌控N号房间时期,他创建了三个所谓的“奴隶房”。

用户需要花钱注册会员才能进入房间,会费25万-150万韩元(1500-8500人民币)不等,并且必须通过等值的比特币进行交易。

不仅如此,进入房间的用户还必须上传类似的视频和成员们共享,否则就算缴纳了会费一样会被踢出去。

在这些聊天室里,受害的女孩们被称作“奴隶”“来月经的东西”,他们被强迫用小刀在皮肤上刻"奴隶"“博士”字样,将剪刀、虫子放入下体,剪掉乳头,喝马桶水等,所受的折磨让人不忍直视。

一场26万人围观的性犯罪,最可怖的是什么?-激流网

而这个令人胆寒的犯罪链条,还是在韩国一名记者和两名大学生长达六个月的潜伏之后,才暴露在大众面前。

去年年初,一名调查国内“性剥削”事件的记者无意间在淫秽物品买卖网站“AVSnoop”上发现一个可疑链接。

顺着这个链接,记者发现了这个位于Telegram里的大型性剥削基地。随后他连同两位大学生志愿者,为了搜集N号房的犯罪证据,开始了长达半年的潜伏行动。

由于Telegram平台的信息阅后即焚性质,记者和大学生们的检举之路并不容易,再加上他们不可能上传视频,所以一直难以进入N号房最核心的聊天室。

好在,在他们努力之下,终于收集到了足够向警方检举的证据,并督促他们对此事进行调查,才使得三号人物“博士”被逮捕。

3、沸腾的韩国舆论

虽然N号房名义上的领头人被捕了,但是这个房间里对于女性的种种性剥削并没有停止。

“博士”被捕不到一周,聊天室里依然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毫无人性的对话。

一场26万人围观的性犯罪,最可怖的是什么?-激流网via.@米肠辣鸡爪

这让韩国网友感受到了巨大的愤怒。

在"博士"赵某被拘留后第三天,有人在韩国的“青瓦台国民请愿”系统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公开Telegram n号房嫌犯身份并公开照片》的请愿文章,当天就获得了166万人的支持。

而到了20日,又有民众提出,不仅要公开管理者的信息,26万加入过该组织的个人用户,也应当被公示。该请愿目前已经得到了超过300万韩国民众支持,其中还包括郑容和、边伯贤、李惠利、河妍秀等知名艺人。

目前,韩国SBS电视台《8点新闻》已经公布了N号房事件主犯“博士”的长相和身份信息。

一场26万人围观的性犯罪,最可怖的是什么?-激流网

在中国网友的记忆里,这显然不是第一次围观韩国因恶劣的色情偷拍事件而引起的轩然大波。

去年的郑俊英聊天室和具荷拉事件还犹在眼前,如今这起N号房间事件又把韩国网友的愤怒推向了顶点。

就像之前的那些女性被偷拍、被侵犯的事件一样,在这样的情况下,韩国民众会通过请愿的方式发声,积极参与进来的往往女性居多。

一场26万人围观的性犯罪,最可怖的是什么?-激流网

这一次的N号房间事件,也是韩国女性率先集体要求政府公开观看者姓名。

但一部分韩国网友,却在这个时候害怕了。他们是N号房间的26万名观看者中的成员。

这些人普遍认为自己只是花钱购买了一项服务,并没有主动去伤害被侵害的女性,所以完全算得上“无辜”。

而公开他们的信息,不仅侵犯了他们的权益,还会对他们的正常生活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这十分不妥。

一场26万人围观的性犯罪,最可怖的是什么?-激流网

也有人认为,“我只是看了看,没有参与传播,难道请愿成功了也要惩罚我吗……”

一场26万人围观的性犯罪,最可怖的是什么?-激流网via.奋斗在韩国

这些韩国男性的发言让事态更加激化,引发了韩国女性的激烈反击。

有情侣因为在这件事上产生分歧而分手;有女生发现男友曾经购买过N号房服务而分手……

没有安全感的韩国女性陷入了“参与者会不会就在身边”的怀疑,引发了巨大的信任危机;而被信任危机波及的无辜男性,也会觉得自己很委屈,没干坏事为什么还要被扫射?

一场26万人围观的性犯罪,最可怖的是什么?-激流网via.@米肠辣鸡爪

在这种一次次的、社会性的性侵害事件中,靠性别划分阵营、激烈地互相指责,显然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这样恶劣的事情无论发生在何时何地,本质问题都是加害者与被害者的矛盾,是需要靠法律的约束与惩罚取缔的罪恶交易。

但是,民众的反应背后让人最让人细思恐极的其实是——

那些消费了、围观了未成年人受到不法侵害的人,至今都没有意识到这所谓的“我只是看了看”、“我花钱买了”,是建立在违反法律、侵害他人的基础上。

可是,每一条与性侵犯有关的罪恶产业链之所以存在,不仅依赖于主导或直接获利的卖家,还因为那些被认为“只是正常欲望”的需求,滋养了它去侵害他人而获利。

如今,这26万观看者能否得到任何形式的惩戒,还是个未知数。

要推动社会结构性的问题,即便是“一部电影改变社会”的韩国,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我们只能希望,那些可怕的被揭露的事实和充满愤怒与恐惧的呼喊总能唤醒些什么,不要只留下没有回音的空荡。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一场26万人围观的性犯罪,最可怖的是什么?-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一场26万人围观的性犯罪,最可怖的是什么?-激流网(作者:冯美丽。来源:Vista看天下。责任编辑:克鲁)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