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扩散到全球后,民族主义成了香饽饽-激流网图:中国疫情关键词

随着新冠肺炎从中国扩展到全球,美国、日本、韩国、英国、意大利等国家也先后卷入肺炎疫情中来。中国国内的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后,舆论的焦点,就逐渐从国内疫情转向国际疫情。这段时间关于国外疫情报道有很多,但是不少文章的视角和观点不够客观,带有比较明显的民族主义倾向,更有甚者利用民族情绪牟利。

归纳一下,带节奏文章的核心思想主要有这么几种:一种是过分夸大吹捧国内抗疫的成果,嘲讽或痛心海外国家“抄作业不及时”;一种是选择性报道他国在防疫过程中的不足和错误,突出该国防疫工作的问题,而不报道其成果和进展;一种则强调西方看不起中国,中国向全世界发出了新冠肺炎疫情的警告,但是西方因为傲慢而选择忽视。我们来分别分析一下这几种观点的错误点及其潜在影响。

首先是过分夸大吹捧国内抗疫成果论。中国的劳动人民在对抗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付出了无数汗水和鲜血,也涌现出了很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抗疫工作就是没有漏洞的。全国人民为少数人早期掩盖事实的行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这是中国整个新冠肺炎疫情中的关键性问题之一)。

中国早期的防疫工作其实漏洞百出。据1月24日发表在《柳叶刀》的论文,中国在12月1日就出现了首例新冠肺炎感染者。12月16日,武汉市中心医院从病人的肺泡灌洗液中检测出了冠状病毒。12月30日下午四点钟,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病人检测报告显示检测到了SARS冠状病毒。发哨人艾芬当天向同事和医生同学发出预警,让大家注意防范,结果迎来的是医院领导的前所未有的,异常严厉的训斥,并让艾芬向同科室的医护人员们强调不许说关于新冠肺炎的任何事情。尽管12月份已经出现多例医护人员感染的情况,1月15日才敢公开承认存在医护人员感染,承认新冠病毒“人传人”。在此之后武汉和其他城市的大型集会仍然照办不误,比如1月19日武汉百步亭社区的“万家宴”,广州的迎春花市等。屏蔽新冠肺炎的消息,阻断消息传播,大规模“辟谣”,在存在明显人传人迹象时坚持强调“不存在人传人”,不为医护人员配备必要的防护措施,消极应对,甚至瞒报病人数量等,中国早期的抗疫工作做得相当糟糕,这也为后来的疫情扩大埋下了祸根。

中国抗疫的经验是特殊时期特殊条件的产物。首先新冠肺炎在中国爆发的时间节点比较特殊,刚好是社会停处于停摆状态的春节。春节时,全国的春运基本进入尾声,除开旅游、餐饮、住宿、电影等少数第三产业,全国的其他行业基本处于歇业状态,大家都放假在家。在这一时期,控制全国人员大规模流动的难度和成本都较低,只要让大家继续呆在家即可,不会产生非常严重的社会后果。为了保证抗疫效果,延迟企业复工的难度和成本也比较低,无非是一些行业要延迟开工一段时间。其次权利集中的国家机器发挥了很大作用。抗疫期间,无数基层的工作人员被动员起来,从一二线城市直到偏远农村,共同组成了严密的防护网络。从说服企业延迟开工,到动员全体党员下基层走社区,到封锁广大农村地区,动员全国人民宅在家不出门,“党领导一切”,强力的国家机器对社会的控制力度在这段时间彰显得淋漓尽致。这是中国抗疫经验中非常重要的两个因素。要想学习中国的抗疫工作方法,这两点条件非具备不可。

其次是选择性报道他国抗疫工作的错误和不足。“意大利至暗时刻:封国逃亡暴乱越狱”、“美国华裔新冠患者绝望中自救”、“美国开始囤枪抢粮了”、“疫情之下的南极:店铺关门歇业,华人有家难回,南极华裔太难了”等,这种夸张不实乌烟瘴气的宣传文章,近段时间充斥网络。毫无疑问,这种报道对国内民众了解其他国家抗疫进程毫无帮助,反而搅浑了水,妖魔化大家对于他国防疫工作的认知。不少国家在防疫方面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并非一无是处。比如韩国已经连续四天将新增病例控制在100人以下,现有确诊人数甚至出现了下降的趋势;英国政府则在当地时间3月17日表态,英国必须阻断新冠病毒传播,防止疫情压垮该国医疗服务体系(NHS),与早先“减缓疫情发展以获取群体免疫”的拖延策略大相径庭;3月10日起意大利全国封城,学校停课时间延长至4月3日。嘲笑别国疫情蔓延,扭曲他国人民抗疫的艰苦奋战,不只是对他国苦难的亵渎,也是对中国人民巨大牺牲的不尊重。

疫情扩散到全球后,民族主义成了香饽饽-激流网图:荒谬的南极店铺关门歇业

最后是西方傲慢论。该观点主要来源于新潮沉思录3月15日的文章:《中国为全世界告警,西方却傲慢的捂住了耳朵》。文章的主要观点是中国1月底起的抗疫工作,是中国向全世界发出的预警,声音震耳欲聋,但是由于中国在国际社会中主体地位的缺失,中国的告警并没有被西方国家重视。而中国的主体性地位缺失,主要归咎于殖民时代遗留下来的,存在于大家共同记忆中的等级关系。在全球的抗疫工作里,中国被轻视了,中国被其他国家报以敌意……为了不被此类逻辑简单、结论荒谬的文章洗脑,我们需要知道以下事实:首先,美国、英国等国家,对于国内出现的新冠肺炎患者,早期做了比较充足的流行病学调查和病人及接触者隔离工作;其次,任何政策在出台前都有成本考量,政治制度、经济环境让很多国家没有必要在大规模流行前采取异常严格的防治措施,也难以学习中国的防疫经验;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今天的中国在国际社会中没有缺失主体地位,不存在时刻沦为半殖民地的风险,而是扮演着越来越具有进取性的角色。

这几种论调,都包含着明显的民族主义倾向。第一种闭口不谈早期少数人隐瞒疫情带来的巨大损失,不分析哪个群体该为本次疫情的大规模蔓延负责,不说明中国抗疫经验的关键点在哪里,而是通过抽象颂扬中国抗疫工作的方式来转移视线,调和矛盾,抽掉具体内容,将教训和经验一起打包成万能的中国方案,这是对中国劳动人民为抗疫流下的血和泪的不尊重,是对少数人所犯错误的掩盖和美化,是用劳动人民的苦难来妆点自己的旗帜,是“看见祖国流氓我就放心了”在抗疫舆论中的变种。第二种则过分贬低他国在抗疫工作中所做的努力,抓住他国抗疫工作不足之处的小辫子不放,无非是通过贬低别国,抬高自国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的“民族自尊心”,是通过裁剪事实来为歌颂中国的强大,甚至还有比烂心理:“再别说武汉政府做的烂,你看外国比我们更烂。”。第三种则观点先行,枉顾中国国际影响力空前巨大的事实,认为西方轻视中国,没有重视中国的告警,潜台词是中国仍然不够强大,是通过扭曲事实的方式,从反面来论证“中国需要进一步强大”。

一方面放任国内汹涌的民族主义舆论发酵,一方面却高举全球人类命运共同体大旗,中国的舆论场可真精彩呢。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疫情扩散到全球后,民族主义成了香饽饽-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疫情扩散到全球后,民族主义成了香饽饽-激流网(作者:刘英俊。编辑:赫贫。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