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上海交大毕业的小J,来到了鼎鼎大名的网易,成为了一名游戏策划。

名校毕业,进了知名互联网大厂,小J可以说是成功白领的典范,人人羡慕的对象。

刚进公司时,主管对小J说,我们是龙头互联网公司,绝对不会亏待任何一个踏实肯干的员工,网易就是你的家。

主管的话,小J深信不疑,网易虽然外号猪厂,但刚踏入社会的小J却把公司真正当成了家,工作量却常年名列前茅,成为了一名幸福的小猪。

5年时间,小J加班4000小时,被辞退前业绩排项目第二,第一的那个人是主管自己。

勤奋的小J,没想到的是,有一天,他成了猪厂要杀的那只猪。

2018年底,网易突然宣布裁掉新招聘的应届生,毁掉签署的三方协议。

这让被裁员的应届生异常愤怒,因为和网易签三方协议之后,这批应届生都拒掉了其他公司的offer,等秋招都结束了,网易突然说毁约,这些应届生还去哪找合适的工作机会。

他把网易当家,网易把他当猪-激流网

这些应届生被裁的时候,小J感到很庆幸,幸亏自己很早就来网易了,裁应届生和自己无关。

不过他还是有了淡淡的危机感,于是更加努力的工作了。

11月份我的业绩排名在组内7人中排名第2,12月份在组内6人中排名第2,而我负责的功能bug率为全组最低。即便确诊后病情严重期,我的排名也基本稳定第2名。

尤其是3月,如果不是主管让人把我负责的已经完成的单子转到别人名下,我应该是第一名。

但是在今年1月份,小J心脏扩大近一倍,被确诊为扩张型心肌病后,一切都变了。

虽然小J没有因此耽误任何工作,所有的任务都加班加点的完成,但是在3月,其主管依然将他的绩效评为“D”,并要求其辞职。

小J不同意后,他经历了“网易式被辞职”,然后他终于知道,什么叫资本,什么叫网易的资本。

在半年的拉锯战中,小J经历了网易人事部的一系列摧残。

有人将网易人事的种种做法,整理成了一个合集,叫《HR不花一分钱解雇员工实操全网最全手册》,火爆刷屏。

小J身患扩心病,是绝症,活不了几年,更是随时可能猝死,要活命必须做心脏移植。

企业不是善堂,它有裁人的权利,但对于辞退的员工,也有依法赔偿的义务。

网易的人事和小J争了半年,讨论的并不是网易该不该给小J养老送终的问题,而是网易的这个法定赔偿金该不该给的问题。

扯皮这么久,网易就是想省点法定赔偿金而已。

按网易人事部的看法,这个辞退赔偿不该给,小J也不应该要。

在小J的自述《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一文中:

谈话时主管多次数落我说你看xxx(其他在他手底下被裁的同事)多久就走了?xxx可是没拿补偿金的。好像我应该和其他同事攀比谁更快签字离职,谁不拿补偿金似的。

又举其他人离开的例子,说这次很多人都走了,问我跟我一起进来的人还有几个在的?多吗?

按网易人事部的说法,这么多同事被辞退了,都没要法定补偿金,小J你何德何能,凭什么拿补偿金。

网易人事还用背景调查做威胁,如果非要法定补偿金,就会在其他公司过来做背调时说坏话,让你找不到下一份好工作。

我不愿发申请,主管和HR就轮番找我谈话逼我,并且变相威胁说拿N+1的话会对我非常不利,句句都是以“怕影响我找下一份工作”的角度劝我不要拿N+1。

接下来我发现不止我一个,周围还有其他同事被主管约谈劝退。

随后发现网上有很多网易同事曝出公司裁员,并通过威胁不给赔偿的事实。然而其中的很多爆料却都被辟谣、删帖或举报言论不实了。

这一招对普通的网易员工来说极其有效,但唯独对小J失效,因为小J患病之后,已经找不到下一份工作了,本来就没有公司肯要他,身患绝症的他,自然无所畏惧,敢和网易人事部杠到底。

看到小J如此难缠之后,网易人事主管松口了,同意给法定赔偿金的1/4,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法定赔偿金,居然是可以讨价还价的。。。

接下来HR和主管找我谈话的时候,竟然松口说可以给我约四分之一的补偿,不过仍然说拿N+1的话会对我很不利。

他们一边跟我说少拿那点补偿不算什么,一边又说公司会因为我多拿那点补偿对我这样那样的,让我有种公司比我个人还穷的错觉。

小J把材料发给了老板,请求公司给予公正的评价,并试图申请劳动仲裁,结果:

而根据HR总监和HR之后的表述,老板把我的投诉邮件给他们看过了。

于是接下来HR找我谈话时,换了更隐晦的威胁方式。

跟我说仲裁就算我赢了,公司也会通过不断上诉拖我两年时间,我耗不起的。

经过反复扯皮后,网易人事最后终于松口可以给N+1的法定补偿,还能多给一点点基本工资,也就是所谓的关怀金,但是要分12个月给,这意味着小J必须放弃后续的一切法律索赔权。

不过他们承诺如果同意签字,可以给到高于N+1的金额。

关键是要拿这笔钱是有附加条件的,要分12个月拿。这意味着不仅要放弃后续一切的法律途径维权,而且变得没有保障。

法定赔偿金真的这么难拿么?最后绝望的小J真的去申请司法仲裁后,网易很快就把N+1的补偿金打给了小J。

换句话说,网易不是不能给法定赔偿金,只是不愿意给,网易的离职员工也并非不知道法定赔偿金的存在。而是人事部的种种做法,迫使他们不敢要这笔法定赔偿。

很多老实的员工,被威胁几下,就乖乖放弃了自己的法定权利。

至于小J这5年来免费加班5000个小时索要的加班费,当然是绝对不给,一毛没有。

网易的人事部真的这么厉害么?本来我是不信的,直到我看到了这一幕:

他把网易当家,网易把他当猪-激流网

匿名真是给了你和我说话的勇气!

你好大的官威啊,易大人。

总结一下:

网易的人事,不干人事。

舆论聚焦后,网易给出了一份声明,这份声明很有文学水平,他觉得自己做的很好,只不过有些“简单粗暴,不近人情”。

但是纵观道歉信全文,仅仅只否认了小J绩效第二的说法,网易认为小J只是工作量第二,绩效由主管评定,就是不合格。

至于小J指控的其他事实,网易无一处否认,都用春秋笔法,简单的一笔带过。

没有网易的“道歉信”,这件事还有可能反转,但是有了网易看似高明的“道歉信”之后,这件事不仅不可能反转了,反而性质更加恶劣。

网易让一个“绩效不合格”的人,长期公示为“工作量排行榜”第二名,仅次于主管本人,然后这个主管评定这个人绩效不合格。

绩效不合格的人,难道不应该是立刻减少工作量,以免给公司造成更大损失么?

网易这简直是在自爆,真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不过我相信小J的绩效真的排第二名,因为小J的确是个人才,在利用传统渠道维权无效后,小J自学成才,在短短2个月里,掌握了自媒体的写作技巧。

连写四篇维权文章都石沉大海后,小J第五篇文章,就达成了全网刷屏的成就,直接把网易推上了风口浪尖,造成了远远大于小J赔偿金和加班费的损失。

他把网易当家,网易把他当猪-激流网

不是你有冤屈就一定能刷屏的,怎么写很重要,小J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自学成才,掌握自媒体的语言,绝对是人才。

网易的人事部,把一个潜在的舆论大师,给逼成了生死仇敌。

这件事告诉我们,裁员的时候轻易不要裁会写东西的人,就算裁也一定要给够法定赔偿,别想他占小便宜,小心被他送上10万+。

他把网易当家,网易把他当猪-激流网

网易之所以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裁人,就是因为以前用这种手法,开除了无数个员工,没有一个能掀起什么风浪,网易公关部不是吃素的。

别说侵害员工权益,网易连裁员都否认掉了,关于网易批量裁员小道消息满天飞的时候,网易公关部言之凿凿的说,没有这回事。

怪不得这些年,网易的离职员工给前东家的评价都非常之差,投诉贴、爆料贴到处都是,如今终于找到原因了。

他把网易当家,网易把他当猪-激流网

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但是网络却让一切个体的发声,成为了可能,在无数网友的助力转发下,网易这次遭到了天大的麻烦。

如果不是小J恰好有写作天赋,他写不出这样的文章。

如果不是小J恰好有绝症,他不敢写出这样的文章。

所以这么多年,网易没有一个员工能掀起任何风浪,只能默默无闻的被网易给强制赶走,拿不到自己应得的法定赔偿。

网易外号猪厂,但员工不是猪厂里养的猪,不能看到生病了就一刀下去宰掉,还不给赔偿金,试图从猪身上再榨出最后一滴油水。

今年上半年,甲骨文裁员,给辞退员工N+6的赔偿。

他把网易当家,网易把他当猪-激流网

仅仅因为每个月的工资上限定为2.5万,甲骨文员工认为低了,就遭到了大量的抗议。

他把网易当家,网易把他当猪-激流网

如今看看网易连N+1法定赔偿都不愿意给,闹了半年才拿到手,我瞬间感觉,公司之间的差距真的是太大了。

而且,病期被强行开除,法律上是允许拿2N赔偿的。

劝网易一句话,社会责任是企业做大做强的基石,你虽外号猪厂,但员工不是你养的猪。

网易需要你的时候,温和慈祥的对你说:公司就是你的家!

网易不需要你的时候,立马换了另一幅嘴脸:你以为公司是你家?

他把网易当家,网易把他当猪-激流网

为什么小J的血泪控诉被全网疯转,因为大家都要保护自己,没有人想要成为下一个小J。

起初资本家开除不加班的员工,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经常加班;

接着他们裁掉拒绝996的员工,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年轻能扛;

然后他们辞退要加班费的员工,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自愿加班;

后来他们迫害因病住院的员工,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身体健康;

最后当他们开始对付我的时候,

已经没人能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他把网易当家,网易把他当猪-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他把网易当家,网易把他当猪-激流网(作者:一棵青木。来源:远方青木。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