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以此文纪念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工人运动的杰出领袖李立三诞辰120周年。

“从前是牛马,现在要做人”——李立三从事安源工运纪事-激流网

出使安源,唤醒工人

1921年冬,刚从法国勤工俭学回国的李立三,受湖南党组织和毛泽东的派遣,冒严寒,顶风雪,英姿勃勃地从长沙出使安源。

安源,地属江西萍乡。四面群山环抱,是湘赣边界一个较为繁华的集镇。1898年,这里开办了江南最大的煤矿安源煤矿。该煤矿是官僚买办汉冶萍公司的重要组成部分,拥有矿工13000多人。还专门修了一条通往湖南株洲的铁路往外运煤,有株萍铁路工人1000多人。李立三见到这里烟囱林立,煤车飞驰,机声隆隆,一幢幢德式公寓,日式洋楼,隐匿于山腰树林间;一间间低矮破烂的茅棚、草屋,在寒风中摇曳晃动。酒店、妓院、赌场、鸦片馆充塞街市;打牌、卖唱、算命之声不绝于耳。面黄肌瘦,衣衫褴褛,满身乌黑的矿工,拖着疲惫的身体上工或回家,大腹便便的蓝眼睛、高鼻子和长袍马褂的绅商、官吏,前呼后拥,招摇过市。李立三一心只想如何唤醒工人起来斗争,走进了一家小饭铺住下。

为了打开工作局面,李立三从开办平民学校入手,作为唤醒工人的突破口。他首先亲自拜会安源的商会和绅士,取得他们的同情和支持。然后用当时官府通行的四六体写了一份给萍乡县知事的呈文,请求县署批准。举人出身的县知事范子宜觉得办学宗旨“有利地方,符合要求”。但他对李立三能否胜任教员表示怀疑,决定亲自考一考他的才识。

这一天,李立三被县署请来。坐在太师椅上抽着水烟的范子宜,微笑地捋捋山羊胡须,慢条斯理地问:“足下祖上何郡邑?”

李立三一听,觉得此人满口之乎者也,喜欢附庸风雅,即在醴陵的四句名谣的基础上自创两句暗喻李家住芋园的诗信口吟出:“渌江渌水绿悠悠,三刀石下状元洲,马脑潭前龙现爪,姜湾文笔点春秋,阳三石后十八子,六孔桥前半荷莲。”县知事听了,不禁哈哈大笑:“醴陵历史名城,芋园书香门弟,妙哉!妙哉!”知事接连又出了几道难题。李立三均对答如流。知事虽欣赏李立三的才学,但也有些不服气,知事平时喜欢下象棋,自信棋艺高。硬要与李立三在棋盘上见个高低。李立三棋高一筹,但为了给县知事留点脸面,让他高兴,早点得到批文,故意输了一局。知事明知不敌,却得意洋洋,主动提起备案呈文之事,李立三趁热打铁,要求以县署名义出个告示,指点工人入学读书。县知事立即叫来司书,写了一张告示,盖上朱红大印,亲手交给李立三。

李立三得到县衙门的支持后,在安源五福巷租到一所房子作为校舍,将县衙门的布告贴在门上,挂起了平民学校的牌子,接着又写了几张招生广告,张贴醒目的街头巷尾。不几天便招收了二三十个八九岁的工人子弟。就这样平民学校正式开学。李立三白天上课,晚上去访问家长,热心地动员更多的孩子入学,并劝工人们学习文化知识,因而工人们称他为“游学的李先生”。经过他一家一户上门劝学,小学生很快增到60多人,并开办了工人补习学校,参加学文化的工人越来越多。每天夜晚,五福巷楼上,一盏煤油篷灯照亮了教室里工人们凑起的长短高低不齐的桌凳。李立三把学文化和马列主义教育巧妙地结合起来,既传授知识,又进行思想启发。国文第一课是:“一人两只手,两手十个指”。“我们做工的,作田的,两只手一年到头忙不停,种出谷米,挖出煤炭,累死累活,反倒没吃没穿,财主、资本家也是两只手,可是从不劳动,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绸缎,住的是高楼大厦。同样两只手,为什么有的白,有的黑?有的忙穷,有的闲富?”一个个问号,楔进了工人的心坎里。第二课是:“天、地、日、月”。李立三讲道:“有的工友说:工字不出头,工人没身翻;生字有出头,生意翻滚翻。这话不对!大家看,`工'字上面一横是天,下面一横是地,中间一竖就是我们工人,工人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至于说到生意嘛,哪家店里的东西不是工人做的;哪个铺里的货物不是农民产的……”一席话,说得工人直点头。上算术课时,李立三联系实际,组织工人算帐:一个工人每月产煤价值40多元,拿的工资是6元,除了材料、工具、管理等费用,还有多少被资本家剥削去了?有时候,根据调查的情况,组织工人讨论洋人、资本家和工头用哪些手段剥削工人。这种启发式的讨论,使工人逐步认识了受剥削、受压迫的根源,激发了工人的阶级仇、民族恨。李立三还根据《向导》、《警钟报》、《白话报》的内容,自编自印“阶级斗争”、“劳工神圣”、“资本家与资本主义”、“为什么要革命”、“社会主义”等等教材,还为工人编写一首《工农联盟歌》,配上旧谱子,教会工人们唱:“我们工农创造人类衣食住,不工作的资产阶级把我们欺。起来!起来!齐心努力巩固我团体。努力奋斗,最后胜利是工农的。”李立三的教学生动形象,很快唤醒了安源路矿工人的阶级觉悟。

组织起来,初露锋芒

在启发阶级觉悟的基础上,李立三发现和培养了一批先进工人,并在他们中发展了朱少连等6名党员。1922年2月,在路局的火车房,建立了中国产业工人的第一个党组织———安源党支部,李立三任支部书记。在党支部的领导下,安源路矿工人的组织和宣传工作迅速开展起来,于是,李立三着手创建工人自己的组织———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他将“联络感情,涵养德性,团结互助,共谋幸福”作为俱乐部的宗旨,写入上报县署的呈文,得到县衙门的批准。经过两个多月的积极筹备,党支部决定在“五一”国际劳动节那天,召开安源俱乐部成立大会。这一天,设在牛角坡52号的俱乐部里里外外装饰一新,两幅通红的对联格外醒目。头门是:“世界劳工大团结;改造社会除压迫”。二门是“有团结精神,有阶级觉悟;是劳工保障,是人类福星”。下午1时,1000多名俱乐部成员和工人群众齐聚会场,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在锣鼓、鞭炮和人们的热烈掌声中宣告成立。李立三在大会上,从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讲到中国的“五四”运动,从安源工人的痛苦生活,讲到组织团体的重要;从工人的眼前利益,讲到社会主义的美好未来。他的讲话,博得了工人们的阵阵掌声。大会选举李立三为俱乐部主任,朱少连为副主任。会后,工人们手拿着各色各样的小纸旗,举行了游行。锣鼓声、鞭炮声、欢呼声、口号声交织在一起,响彻安源大街小巷。

俱乐部成立后,李立三根据党的“二大”决议和欧洲工运的经验,在安源创办消费合作社,动员俱乐部成员集资入股,派人到外地组织采购货物。7月,消费合作社在俱乐部的前屋挂牌开业,李立三兼任经理,经营油、盐、米、布、鞋等日用生活必需品,兼售进步书刊。合作社的货物新鲜丰富,价格低廉,深受工友欢迎。后来,还增设了许多门市部,货物品种增加到几百种,售货总额达7万多元。原来矿局给工人发饷时,只发矿票,不发银洋。矿票只限矿区使用,不能到市场去买东西。要想到市场上使用,必须到钱铺子去换银洋。矿票兑银洋要贴水一成五,一元矿票只兑得八角五分。而到消费合作社矿票兑换银洋,不要贴水,一元抵一元。工人高兴地说:“从吃的到穿的,从用的到看的,俱乐部样样都替我们想到了,真是帮炭古佬谋利益的好团体。”

精心部署,策划罢工

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替工人说话、办事和保护工人的利益,深受广大工人的爱戴。而路矿当局却把它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千方百计地破坏。他们造谣恐吓,说什么俱乐部的领导人如不离开安源,必将有“杀身之祸”,并向萍乡县署和赣西镇守使诬告俱乐部是乱党机关,要求封闭。萍乡县署贴出告示,命令查封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加上矿局积欠工人的工资数月不发,这样,激起了工人的极大愤怒,纷纷要求捍卫俱乐部,保护自己的权益。安源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李立三决定发动一次大罢工。9月11日,毛泽东又派刘少奇到安源协助李立三开展工作。这天,俱乐部代表路矿全体工人,向全国发出罢工快邮代电,并发出致萍乡矿长函,揭露和斥责了路矿当局破坏俱乐部的种种阴谋,提出了“行政官厅出示保护俱乐部”、路矿两局每月津贴俱乐部200银元和7日内偿清积欠工人的工资等三项要求,限于12时以内作出满意答复,否则,“当为最后之对待”,即举行罢工。12日晚,李立三秘密召开了30多名党员的支部会,向大家介绍刚来的刘少奇以后,着重讨论了领导罢工的问题。首先,会议决定坚决领导路矿工人举行大罢工,以争取工人的权益,讨论制定了路矿当局承认俱乐部的合法性及其代表全体工人向路矿两局之交涉权,职员、工头不得殴打工人,保证工人的人身安全和自由权利,发还工人积欠的工资,减少剥削,增加工资,改良工人食宿等17项复工条件,作斗争目标。其次,会议决定发表罢工宣言,向各界父老兄弟揭露工人所受的压迫剥削和痛苦,说明罢工是迫不得已,是“要吃饭”、“要活命”,是“死中求活”。第三,会议对领导罢工作了组织安排,决定成立以李立三为总指挥的罢工委员会,全面指挥罢工斗争。考虑到敌人已经有了刺杀李立三的预谋,决定李立三隐蔽指挥,由新到安源、很少有人认识的刘少奇常驻俱乐部,应付临时事宜。会议还决定扩大工人纠察队,成立侦探队、保卫组、宣传组、联络组等,以适应斗争的需要。这时,俱乐部收到了上海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声援罢工的来函和毛泽东的指示,鼓励他们率领工人群众作“义无反顾的斗争”、“不要为官威所降服!”同时又要注意斗争策略,要提出“哀而动人”的口号。李立三和刘少奇研究后,提出了“从前是牛马,现在要做人!”的罢工口号。

“从前是牛马,现在要做人”——李立三从事安源工运纪事-激流网

为了确保罢工期间的良好秩序,9月13日,李立三换上干净的蓝布长衫,提着一只雄鸡,买了几瓶好酒和一些礼品,由两个加入过红帮的工人带领来到当地红帮会。红帮头目万没料到堂堂的留洋生、俱乐部主任会亲临会门,连忙出来称道:“李主任光临,十分荣幸,有失远迎!”并摆好酒菜款待。喝完雄鸡血酒,李立三说,我们罢工是为保护穷人,为穷兄弟谋幸福,请你讲义气,多帮忙。红帮头目拍着胸脯说:一定帮忙。李立三立即向他提出罢工期间的三个要求:(一)关闭鸦片馆、妓院。(二)街上收起赌摊。(三)不发生抢劫案。红帮头目酒兴浓时连拍三下胸脯,表示三项要求都由他包了。当时矿上红帮势力很大,很多工人参加红帮,许多工头也是红帮分子,甚至是红帮头头。作好这项工作,不仅防止了帮会头子的破坏,而且可以保证罢工期间的良好社会秩序。就这样,李立三带领全体党员和俱乐部骨干,紧张而有序地完成了罢工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敢于斗争,敢于胜利

路矿当局对俱乐部提出的三项要求,直至13日晚上12时,仍未作出满意答复,14日凌晨,罢工总指挥李立三断然发出罢工命令,矿山、工厂、火车汽笛长鸣,发出罢工信号。震动中外的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爆发了。株萍铁路工人停开各次列车,把车头的重要机件卸了下来。窿口工人冒着生命危险,用斧头砍断电线,使井下灯熄车停。矿工们手举岩尖、斧头、洋铲,像潮水一样拥出矿井。安源街头巷尾和矿区内外,到处贴着罢工宣言和标语。

罢工斗争一开始就坚决而有秩序,路矿当局和官府十分惊慌。矿局总监工王鸿卿马上召集各处监工、把头100多人开会,强令他们去串亲戚和熟人,亲自带着下井,并向工人们许愿:只要下矿井,一个班发两天的钱。企图以此破坏罢工斗争。工人们不信他们的鬼把戏,说:俱乐部有令,不答应罢工条件,决不上工!一些工头推开井口的纠察队员,强行下井。纠察队员上前拦阻,竟被他们打伤。李立三和纠察队长周怀德闻讯赶到,李立三严肃地说:“如果不听劝阻,强行入窿,一律不准出来,纠察队员务必把好窿口!”纠察队员把住了各个出口,只剩下个斗大的窟窿。窿内的工头们顿时成了瓮中之鳖。24个小时过去了,平日一个个饱食足衣,耀武扬威,欺压工人的工头,这回三餐粒米未进,连翻个身的力气也没有了。王鸿卿听说工头被关在井下,连忙跑到矿警队,叫队长马上集合士兵去搭救。矿警队长好不容易才找来10多个矿警。王鸿卿一看,火冒三丈,当着众人的面,给队长就是一巴掌。队长不服:“三胡子,你凭什么打人?”

“打了你又怎么样?!吃矿局的俸禄,穿公司的衣裳,是叫你们干什么的?”

“什么俸禄?弟兄们也和工人差不多,一样几个月没领饷了。什么衣裳?除了一身黑皮(矿警服),还不跟`炭古佬'一个样!你不要欺人太甚!”队长这一“造反”,士兵们叽叽喳喳一通议论,“军心”散了一半。

队长见士兵们都同情他,帮着他,腰杆子更硬了,把手一挥,说:“谁去,谁就是婊子养的!”

“反了,反了,都反了!”王鸿卿见势不妙,边骂边溜。一到家,他便叫来几个贴身保镖去刺杀李立三。他还打电话给矿局总公事房,找文书写悬赏令,捉拿李立三。矿局要加害于李立三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俱乐部和工人之中,刘少奇立即召开俱乐部骨干紧急会议,决定将李立三立即转移到安全地方。广大工人公开宣称“哪个害了李主任,定叫他碎尸万段,断子绝孙!”吓得密探、保镖们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矿长李寿铨和路局副局长李毅环亲自跑到萍乡县知事范子宜和赣西镇守使肖安国那里,请求派军队镇压安源工人罢工。肖安国权衡再三,最后决定将安源划为特别戒严区,派旅长李鸿程充任戒严司令。

14日下午,李鸿程带领人马,浩浩荡荡地开进了安源,一时间,各重要地段和交叉路口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戒备森严,杀气腾腾。俱乐部也被军队占据了,士兵们端着上有刺刀的步枪,守在俱乐部的大门,不准工人入内。工人们一见使用武力,更加愤慨。几千工人在周怀德等人的带领下,冒死冲进俱乐部。士兵们见工人人多势大,吓得掉转屁股从后门鼠窜而逃,俱乐部又回到了工人手中。15日,李立三秘密回到俱乐部。路矿两局和安源商会派人请李立三到商会面谈调解罢工事宜。这时,俱乐部骨干和在门外的工人,急忙前来阻拦,说:“李主任,你不能去,他们会害你的!”李立三安慰大家说:“我不去不好,他们会有借口,说我们不愿意磋商条件。”刘少奇待李立三走后,立即派出了工人纠察队,暗暗去保护他。工人们也不放心,纷纷跟去,将商会围了个水泄不通。

李立三一进商会,见李寿铨、李毅环、舒修泰(副矿长)和商绅谢岚舫等人早已到齐。坐定后,李寿铨打起官腔,首先对工人罢工表示遗憾,接着是对监工、把头被关在窿内表示不安,要求俱乐部尽早放人。李立三正色道:“他们是木匠带枷,自作自受。”谢岚舫忙凑上来说:“那帮做不得用的东西,尽做丢脸的事,确实是自作自受……李主任肚里能撑船,额上跑得马,不会跟他们一般见识。我想,到现在,他们也已经饿得差不多了,请李主任高抬贵手,打个电话,叫井口工人放了他们吧。”李立三一听,不免有些火气:“做调解人的,不能偏袒一方啊!你说说,井下经常出事,砸死工人,矿局何时表示过不安和关心?前两年东平巷瓦斯爆炸,矿局为了保矿,不顾工人死活,封闭井口,把90多个工人关在井下活活烧死,矿局为什么不高抬贵手,让工人出来再封井口呢?!今天关了几个臭把头,你们就不得了了!他们的命就比工人值钱?”几句话说得李寿铨哑口无言,舒修泰抓耳挠腮,谢岚舫的脸也白一阵青一阵。李立三顿了顿,继续说道:“告诉你们,那几个把头,我们早就放了。工人所要求的各条,也望你们拿出诚意,尽早满足要求,不要负了绅、商、学界列位先生一片好心。”李寿铨看了看李毅环,又将视线移到桌上的两盘银元上,然后站起来,双手托盘,满脸堆笑地对李立三说:“本局特备薄酬,对李主任宽宏大度,不咎既往,深表谢意。请李主任笑纳!”李立三冷笑一声,正颜厉色地说:“你们把谈判的题目搞错了吧?!是勾结,还是行贿?老实告诉你们,不谈条件就免开尊口!趁各位都在,赶快磋商工人提出的条件。”李寿铨胸藏狡诈,面露难色地说:“矿局对于工人之条件,皆可答应,只是目前难以实行。矿局财经危急,为众所周知。请李主任体谅卑职苦衷,先邀工人开工,再慢慢磋商条件。”李立三看出他们又在玩弄花招,不慌不忙地说道:“你们积欠工人工资数月不发,时至今日,仍以种种借口推诿,难道叫工人空着肚子下井吗?你们只要将那纸烟酒席稍省一点,就够工人吃几天了。你们也有妻室儿女,请扪心想想,谷米涨价,工资不发,这不是逼着人往死路上走吗?几万人在嗷嗷待哺,临死挣扎,你们居心何在?一万多工人正等待着答复,你们却用一句空话作回音。恐怕问题难以解决,工人也不会就此罢休。”一席话说得李寿铨一伙瞠目结舌,不知所措,几个调解人也无所适从,只好喏喏而应。

李立三舌战群魔之后,路矿当局要谋害他的阴谋加速进行。他们派出几路密探、保镖,悬重赏伺机刺杀李立三。工人们保护自己的领袖也更加周密,刘少奇和俱乐部派出的几个工人专门警卫李立三。这天,李立三来到株萍铁路的老关火车站(萍乡和醴陵交界的一个小站),遇见在站上工作的一个老相识,这人显得很殷勤,硬拉着李立三到他家里去喝酒。可是没想这家伙心怀鬼胎,几个人喝得正痛快时,他让手下人给株洲站报信,要株洲马上派机车来把工运“魁首”李立三劫运长沙。事有凑巧,那人的电话,被一个工人听到了。正当株洲的机车鸣叫着开来,那家伙满脸奸笑,陪着李立三往车站走去时,一大批工人举着洋镐蜂拥而来,呐喊着包围了车站,把李立三抢了出来。李立三问一位工人:“我们素昧平生,你们怎么……”这位工人嘿嘿笑道:“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李立三、刘少奇置生死于不顾,坚持领导罢工斗争,终于,18日,路矿当局、商绅代表和俱乐部代表三方签订了正式条约。李立三代表一万四千多路矿工人,在罢工胜利的条约上签了字。就这样,历时5天的安源路矿大罢工,以“未伤一人,未败一事”夺取了罢工的全胜。安源的《罢工歌》中赞颂:

……

工人受苦难尽表,有一英雄天下少。

名号隆郅李先生,出洋俄(法)国转回程。

年纪只有二十四,祖籍湖南醴陵住。

他从长沙到萍乡,要救工人出牢墙。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从前是牛马,现在要做人”——李立三从事安源工运纪事-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从前是牛马,现在要做人”——李立三从事安源工运纪事-激流网(作者:吴兴强。来源:《湖南党史》1991-11-20。本文为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