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今的社会里,如果谈论起哪个行业最辛苦?可以说众说纷纭,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因为天底下没有一个不辛苦的行业。但说起最辛苦且危险性较高的行业,当属煤矿、石油,钢铁、建筑、供电、消防等行业,危险指数达到五颗星。尤其是煤矿行业, 一线工人之苦远远超出你的想象,他们是在地下与大自然进行面对面的较量,“水、火、瓦斯、煤尘、顶板、冲击地压、地热、油层气”等等灾害,屡见不鲜;井下工人们“两头不见太阳”、“吃着阳间饭,干着阴间活”;工作时间长达10——12小时,特殊情况下时间更长;职业病危害也相当严重;煤矿事故率非常高,近几十年以来,煤矿事故一直在新闻媒体上保持较高的“曝光率”。

请善待煤矿工人-激流网

笔者在煤矿企业工作了多年,深深感受到煤矿工人的不易。客观来讲,近十几年来,我们的党和政府及行业监管部门确实加大了对煤矿企业的监管力度,恶性、群死群伤的事故在逐年下降,安全管理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人身安全上有了一定的保障。然而我国煤矿的整体灾害还是比较严重的,除了大西北的一些新建矿井,自然灾害较少、机械化程度较高以外,国内的大都数矿井机械化程度还是处在较低的水平,事故仍然多发。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煤矿工人的现状如何呢?

先看看我们的生力军——新招九零后工人现状,他们可是将来煤矿发展的希望所在。

近期,笔者对一家国有大型煤矿的新招井下工人进行了走访。这家矿井的机械智能化水平较高,在国内是处于领先的地位,全国各地的煤企慕名前来参观的络绎不绝,工资水平也处在较高的水准,生活设施完善,相当不错。按说,留住这些新招的工人应该不成问题,可令人奇怪的是,仅仅三四个月过后,新招的二百名新工人,仅剩下不足百人,流失了一半,还有一部分人在动摇观望中。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随着调查的深入,逐渐有了答案。

原来这批工人大都为九零后。随着六零后那一代人的退休,现今煤矿的七零后、八零后已经成为主力军,九零后为生力军,人员极少,这已经成为制约煤矿未来可持续发展的瓶颈,全国的煤矿普遍面临这一难题,几乎都招不到九零后的工人。

这里不得不说九零后真的是一个特殊的群体。

一是九零后大都是家中的独苗,如果不是因为家庭贫穷或是走投无路,他们断然是不会选择煤矿这一高危行业的,虽然煤矿的收入会相当可观。

二是九零后这一代人普遍缺乏吃苦耐劳的精神,这一点不仅与他们六零后的父辈们存在天壤之别,与七零、八零后也存在较大差距。只要是从事体力劳动的工作,他们从内心深处是无法接受的,这与社会大环境以及被西化的主流媒体不良价值观的宣传、渗透有极大的关系。

三是个性极强,他们几乎没有经历过太多的艰难困苦和挫折,缺乏忍耐力和坚韧的毅力。别说是带班工长骂他们了,就连批评教育的话他们也听不进去,再加上生活中与人相处不睦或生活条件稍不如意,就会立马走人。

四是九零后们感受到了不平等的待遇,沒有归属感,让年轻人看不到前途。这批新招的九零后工人大多是农协工和劳务派遣工,从事的是一线工种——也就是最苦、最累、最危险的工作,正式工大都远离一线,在辅助工种上,极个别在一线上的正式工也是带头衔的领导。

在这样的环境当中,九零后们非常敏感,第一次感受到了社会中的不公平,他们纯真有近乎梦幻般的理想,但在残酷现实面前被击得粉粹,最直接的反抗方式就是逃避,一走了之。

毛主席说过:“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主题,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任何人都逃避不了,最终还是会回归现实。对于九零后年轻人我们不能过于苛求,因为中国什么样,年轻人就什么样。

有人问了当农协工和劳务派遣工有什么不好?这里还是先简单作答一下为好,以方便大家的理解。

农协工、劳务派遣工等都是改开以后的产物,以前是从来沒有出现过的。

农协工也叫农民合同制工人,是指从农民中招用的使用期限一般在一年和八年以内、实行劳动合同制的工人,也包括从农民中招用的定期轮换工。

劳务派遣工即由派遣机构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并支付报酬,把他们派向用工单位的劳动者。

在他们完成劳动合同期限后,又面临着失业危险,是极不稳定的一个群体。

身份及待遇上的差异,使这些九零后们非常不满,唤起了他们心灵深处强烈的“平等”意识,这是他们最不能容忍的,但也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为什么会出现农协工和劳务派遣工?

原因是很多用人单位为减轻负担,大打擦边球,隐性对抗劳动法,只用农协工和派遣工人人生当中最青春、最年富力强的那段时期。

最主要是使用这些人员还不占用矿上就业人员的指标,达到了上级要求的“减人提效”的规定,他们何乐而不为呢,其实井下一线人员一个也沒减少,只是转换了身份而已。

这也是我国很多国有企业惯用的、公开的用工秘密。

所以,在本人看来:煤矿企业也并非是招不到工人,而是我们社会的大环境和企业的用工制度出现了重大问题,才导致九零后新工人的大批“逃离”,其现象背后的原因值得我们反思,如果解决不好,煤矿“用工荒”现象会一直存在。

那么煤矿企业现有在职工人现状如何呢?显然,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工人与领导层的巨变,一切都源于上一世纪九十年代未、二十一世纪初的煤矿企业改制。

改制后,企业领导层出现了如下变化:

一是企业领导拥有了工资“自主”权,领导们可以随便给自己定工资,美名其曰“与国际接轨”。

可是工人们的收入呢,二者相比,却是云泥之别。

他们之间的收入差距有多大呢?最高收入的领导薪水与最低收入的工人一般都相差30至45倍!有的甚至还要更高。如果收入差距在20倍以内的,说明煤企领导们还是有点良心的。

在企业改制之前,干部和职工的工资原本差距不大。九十年代时,一位矿长的工资甚至沒有一个普通七级工的工资高,但随着改制的完成,一切都变了。

二是领导们占据了企业较大股份比例。分红后,一夜之间成为千万、百万富翁,个个都成了腰缠万贯的企业家!大肆私分国有资产,造成了国有资产的大流失。

那场国企改制具有原罪性。其疯狂程度无异于一场大抢劫!亘古少有。

三是企业领导再也不用看职工的脸色办事了,他们只为上级领导负责、只为企业的利润负责。

国营企业悄然之间已转变为国有企业,性质发生了根本变化。

国营企业的产权性质是非常明确的,就是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全体公民的共同财产,委托国家经营而产权归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全体公民。

也就是说由国家经营的一个企业,产权是全民的,只不过是委托国家负责经营、管理而已。

每个企业职工都是股东,都对该财产具有发言权,而不是国家一个人说了算。

在国营企业里,工人的地位很高,人人是主人,具有参与权与管理权。

而国有企业则不同,一字之差,模糊了产权性质。

由于企业推行的是厂长经理负责制,实际上工人与企业的关系是雇佣关系。

所以企业工人们已经从主人身份转变成被企业雇佣的身份,政治地位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二是沒有了话语权。在煤矿企业里,如果企业领导不务正业、违章乱纪,要想通过职工群众去罢免他的话,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举一个真实例子,说某矿有位新上任的矿长,平时就爱好打麻将,一些中层领导投其所好,阿谀奉承,前呼后拥,而且不分时间地点,只要聚在一起就“搓”两把,拉帮结派、用人唯亲;职工的利益得不到保障,提出的意见也得不到解决,造成了极坏影响;管理混乱,好端端的一个企业搞得乌烟瘴气。然而,就是这么样的人,职工群众愣是拿他沒办法,在台上依然吆五喝六,位置依然稳定,很多工人气得咬牙切齿,说:井下快死人吧,死了人就能把他免掉了!

这句话是非常恶毒的,但也反映出底层人多么的无奈!只有一死,才能换取让领导位置挪动一下!

结果,不久以后,该矿井下真的发生一起死亡事故,那位矿长终于被免职了,说是免职,其实也就是变动一下岗位而已。

井下发生死亡事故,免矿长和主管矿长只是其本省的一特别规定,全国其他产省份对煤矿一般死亡事故的处理还是相对宽松的。

三是工人们从此沒有了工作热情。随着政治地位、话语权的下降,工人们彻彻底底沦为被打工者,单纯地变为为生计而奔忙的被雇佣者,沒有了高尚、神圣的企业使命,只知道出一份力才能挣一份钱。他们以前对企业的崇高信仰在潜移默化中消失殆尽。他们与企业不再具有共同的梦想、共同的愿望,企业与个人的关系发生了巨大裂变。

衡量一个企业管理水平的高低,不是看工人们有多听话,而是看工人们有沒有热情,有沒有创造力。

笔者看到的很多煤企工人,大都唯唯诺诺,沒有生气,没有生龙活虎的那种工作状态。见面叫声“领导好”的背后,只是一声无奈的应酬。

一个企业也好,一个人也好,你有钱,你可以买到服务,也可以买到技术,可以买到智能化设备,但是你用金钱永远买不到一个人的热情,买不到一个人从内心深处所迸发出来的那种创造力。

人生本苦,还是要善待我们的煤矿工人吧!

2019.11.1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请善待煤矿工人-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请善待煤矿工人-激流网(作者:陈永胜。来源:红旗文献。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