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小草的尊严-激流网

在经历了微博维权、舆论发酵、尸检、专案组核验等等程序之后,今天,云南女大学生李心草的母亲,终于等来了一份立案通知书:

对罗某乾强制猥亵一案,任某燊等三人过失致人死亡一案进行调查。

从9月9日李心草死亡后开始,这起案件已经反转多次。乃悟整理了媒体们陆续披露的线索,大致可以拼出一个清晰的故事。

事发当晚,当地人力资源中心员工罗某乾和男性友人李某昊哲,作为李心草闺蜜任某燊的朋友,一起参加了当晚的聚会。

年轻的朋友们在一起,活动无非是火锅和酒吧。四人辗转了三家酒吧,两名男子开始多次阻止李心草离开。

首先是罗某乾主动提出延长聚会,根据当事人李某昊哲的描述,10点半,四人从酒吧出来之后,因为错过了最后一班地铁,于是李某昊哲提出让两位女生开个房间睡一觉,第二天回学校上课。然而罗某乾却要求继续喝,于是四人又去了另一家酒吧。

在最后一家酒吧里,监控摄像头记录了罗某乾趴在了李心草身上,并将头俯了下来23秒的画面。罗某乾在笔录中说他只是和李心草说了说话:

你喝多了,不要乱了,睡一会儿就好了。

但根据监控画面里,罗秉乾俯身时,李心草用手在其身上不断拍打,表现出了抗拒。而后,三人更是合伙猛扇了说要报警的李心草两耳光。对此,当事人的解释是:

啪啪啪,几个耳光把她Kao(打)醒。

同时,监控录像还显示,三人抢夺走了李心草的手机,有网友在对视频进行分析后发现,听到了有男性声音询问:

今天不走不行吗?

而李心草则传出了明显的哭声并说了一句:

我要妈妈。

最后一次阻拦,则是在案发前几分钟。根据出租车司机的回忆,当时李心草已经坐上了后座,并已经开动了十几米,两位男生却将车拦了下来。

当事人表示,他们是担心李心草饮酒过多,希望让她多坐一会儿。 乃悟查过,那条河边都有着1米左右的护栏。奥运冠军刘翔跨越这个高度都需要助跑。

李心草的尸体第二天被打捞上岸,当地警方希望对几方进行民事调解,还没有看到监控录像的李心草妈妈,差点同意了民事调解。两名男性的父母没有出现,任某燊的母亲希望李心草的妈妈:

换位思考。

国庆节后,李心草的亲属们把案情描述和监控视频发在了微博上,瞬间点燃了舆情。

在当地警方表示将复核此案之后,又出现了一份由权威媒体发布的警方通报,除了对“意外落水”案情的梳理之外,通报上关于李心草尸检的结果一栏写的是空白。很快,这份通报又被删除了。

从李心草去世,到如今立案,时间已经过去52个日夜了。乃悟查了一下,我国刑事案件从受案到立案的时间:

一般不超过7天。

孙大圣案后,今年云南又一次发生了全国瞩目的案件。10月16日,盘龙区公安分局围绕辖区酒吧、KTV、桑拿洗浴、麻将室等场所,开展了“主题式集中统一行动”。

《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了案发当地的一位城管:

可能今后这边都不让开酒吧了。

大家其实一点也不关心这边能不能开酒吧,对吧。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一棵小草的尊严-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一棵小草的尊严-激流网(作者:杨乃悟。来源:公众号  星球商业评论。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