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轰隆隆……机器迎着朝阳发出彻夜未眠的喘息声。

我静静地待在工厂车间的某一个昏暗的角落,四周纸屑、胶带、泡沫和塑料丝撒了一地,阳光似乎在努力穿透钢筋混凝土的壁垒,这黑暗寒冷的一隅,何时才能被照亮、被温暖。

长长的流水线上有个小小的我——一个学生工的内心独白-激流网

……

“立正—稍息!”“大家都到齐了吗?我点一下名!”终于,在车间一楼的大厅里,有人说话了。

“强调一下纪律,进去之后换上工作服,必须无条件服从安排,上班期间不许玩手机,不然就走人,听清了吗?!”

……

“长期工留下做备注,临时工直接上楼,下班后此处签到,我们十二个小时后见。”

长长的流水线上有个小小的我——一个学生工的内心独白-激流网

稚嫩的肩膀放下一个个书包,粗糙的双手将头发束起,轰隆隆、轰隆隆……机器吹响了号角,将一切声音掩盖。    

就这样,长长的队伍分散开来,一列列进入车间的流水线。楼顶,连片的光源被齐刷刷地从铁笼中放出,惨白的灯光有力冲向试图阻挡它的一切物体,一瞬间,周围都亮堂起来了,连空气都因畏惧这突来的白昼而凝固。

可是,工人们才不会害怕,相反,他们更加期待自己的这份工作,这是要为自己谋生存的劳动啊!

“这娃,你看着哈,把线上的这种透明盒子分拣出来,分清起泡和不起泡的,气泡的放这边,不起泡的给每个纸箱的两头放上泡沫垫子,再用纸箱封装好给我,我缠箱子。”

我庆幸自己终于有人陪伴,未来的七百二十分钟,我的朋友将越来越多,我不再会寂寞。

那青涩的声音颤颤巍巍地问道:“那么多工人的活,我可以去帮他们吗?”“不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另一个成熟的声音答道,“活很简单,你们学生娃不需要学就会。

是啊,大学生们都是懂技术的,这种活算得了什么呢?广阔的八百里秦川大地,滋养了多少学子的青春,那埋葬着王子皇孙和名流显赫的黄土上最不缺的就是大学生。

长长的流水线上有个小小的我——一个学生工的内心独白-激流网

青涩声音的主人好奇地看着流水线,好家伙,轰隆隆的机器挥舞着手臂,扭动着身子,以惊人的速度生产一个又一个零件,那些零件是我的朋友,他们伴着机器的歌唱搭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履带从一楼升往二楼,平稳地前进又晃晃悠悠地扑向每一位工人的怀抱。

“真是太好玩了,我也想坐在上面体验一下!”随后,我的朋友被一股神奇的摩擦力从流水线的这头运往那头,那青涩声音的主人拣起盒子认真细心的包装好。

“这个不行,胶带要封严实,用力一点儿!”“把这些箱子码整齐,一层一层错开放,不准放错不然要返工!”

于是,他们两个开始注意细节,不慌不忙、尽其所能完成好每一道流程。

长长的流水线上有个小小的我——一个学生工的内心独白-激流网

一只手把盒子拿下,盒子放正,封好盖子;另一只手整理纸箱,四角对齐。扔八个泡沫垫,选好角度、找准位置,啪!两边纸耳朵合下,胶带十字正交用力粘好,一个盒子就装好了。

这时候,空落落的小推车正等着呢,一层堆八个箱子,两竖一横,叠六层,凡六八四十八,叠好后喊人拉走,完工!

长长的流水线一眼望不到头,我的朋友们似乎急不可耐,都一个劲地往前赶,我揪心地眨着眼睛。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履带从来没有停下的意思,前进的步伐反而更加迅速了。

那青涩声音的主人的动作明显跟不上节奏,盒子都堆了四五个了,还没有一个装好。他不耐烦地看着手机,扫描屏幕上冰冷的时间——一点四十,一点四十五,两点……等待使他望眼欲穿。

长长的时间后是长长的流水线,长长的流水线后又是长长的时间,这二位似乎总是和他过不去。

长长的流水线上有个小小的我——一个学生工的内心独白-激流网

“你站一边去,我来给你示范!”只见监工麻溜地拣下一个盒子,摁在地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十秒就装好了。他看傻眼了,按照自己的速度,晚上估计都干不完。

时间又过去了若干小时,他被产品、被机器、被时间、被焦灼的无趣训练成一名干练出色的老员工。

只是,他做的再好,他的劳动也只是即将被机器取代的边角料,这种极其简单的工作在数量庞大的机器面前黯然失色,几乎可以由任何一名不懂技术的人来做。

依附于机器的这种异化的劳动更不会使他的工资上涨一分钱,还会使他身心俱疲。

长长的流水线上有个小小的我——一个学生工的内心独白-激流网

他终于忍不住了,趁监工没注意,趁冷冰冰的盒子还没来作妖,他玩起了手机。可是,他为什么不跟他的伙伴聊天呢?

几乎不存在的!

每当他觉得可以放松地和同伴说几句话时,那些盒子和监工们就来了,他们才不顾什么累不累呢,他们眼里只要生产和利润。就算仅有的二十八分钟的吃饭时间,也是以别人生产的时间换来的,换句话说,流水线的生产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后来啊,临近下班的时候,他的内心无比激动,“终于要解放了,再也不要来这个该死的地方!”

所以直到真正下班的那一刻,他再也没有好好干过活,箱子被随意包装,胶带被随意使用,只要能快点结束眼前的一切,拿到微薄的一百块工资,他什么都愿意。

你还觉得累!看看那些夜以继日工作的工人们,他们每天都要面对这长长的流水线,选择默默忍受,他们甚至将所有的青春都奉献给了工厂,而你只干了一天!”

他在心里不断地打转,麻木过后则是愧疚。  

当他一个人走下台阶时,一楼车间阳台上的宣传标语显得格外醒目——“一分劳动一分所得,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勤抓生产保效率,勤奋努力能成功。

长长的流水线上有个小小的我——一个学生工的内心独白-激流网

“轰隆隆,轰隆隆……机器伴着星辰发出垂暮已久的呼喊声,慢慢的长夜里,又有一批可爱的人上工了。

…………

我不停地为他们祈祷,虽然我只是一个被生产过剩抛弃的塑料盒。

不仅为封装箱子的人,还有装配零部件的人、磨光盒子的人、给产品贴标签的人以及分拣运送的人。我要为这个工厂里面所有的临时工、长期工;男工、女工祈祷,为辛勤劳作不知疲倦、出卖劳动力的工人祈祷。

如果我能说话,我还会和身边这群可爱的工人们讲:无需畏惧前途的黑暗,因为你们失去的只是枷锁,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

长长的流水线上有个小小的我——一个学生工的内心独白-激流网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长长的流水线上有个小小的我——一个学生工的内心独白-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长长的流水线上有个小小的我——一个学生工的内心独白-激流网(作者:犁跋。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