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产阶级专政的最高原则

专政的最高原则就是维护无产阶级同农民的联盟,使无产阶级能够保持领导作用和国家权力。

列宁:《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1921 年 6 月 22 日—7 月 12 日),《列宁全集》第 32 卷第 477 页。


无产阶级专政是劳动者的先锋队——无产阶级同人数众多的非无产阶级的劳动阶层(小资产阶级、小业主、农民、知识分子等等)或同他们的大多数结成的特种形式的阶级联盟,是反资本的联盟,是为彻底推翻资本、彻底镇压资产阶级反抗并完全粉碎其复辟企图而成立的联盟,是为最终建成并巩固社会主义而成立的联盟。

列宁 :《<关于用自由平等口号欺骗人民>出版序言》(1919 年 6 月 23 日),《列宁全集》第 29 卷第 343—344 页。


工人阶级建立起新的无产阶级国家以后,就担负起空前艰巨的任务。工人阶级只有同农民携手并进,才能消灭剥削阶级,建立社会主义。现在,农民仍旧像从前一样,各自单独经营,把剩余产品拿到自由市场上去出售,这样就使一小撮432

掠夺者更加发财致富。农民这样做是不自觉的,因为他们生活在和工人完全不同的条件下。但是,自由贸易就是回到资本主义奴隶制。要避免这一点,就必须重新组织劳动,而这件事除了无产阶级,没有任何人能做到。

列宁:《在纺织工业工人第三次代表大会上的讲话》(1920 年 4 月 20 日),《列宁全集》第 30 卷第 479—480 页。

二、工农政府

这是些什么方法和手段,归结起来,它们究竟是些什么呢?归结起来,基本上就是用以保持并巩固工人与基本农民群众的联盟、保持并巩固执政的无产阶级在这个联盟中的领导作用的种种措施。几乎无须证明,如果站在这种联盟之外和不顾这种联盟,我们的政府就会软弱无力,我们就没有可能实现我刚才所说的无产阶级专政的那些任务。这个联盟,这个结合将存在多久?苏联政府巩固这个联盟,巩固这个结合的政策将继续到什么时候?显然,只要有阶级,只要作为阶级社会的表现、作为无产阶级专政的表现的政府存在时,这个联盟就会存在,这个政策就会继续下去。同时必须注意到:

(甲)我们需要工农联盟,并不是为了把农民作为一个阶级保存下来,而是为了在符合于社会主义建设胜利的利益的方针下教育和改造农民,

(乙)苏联政府实行巩固这个联盟的政策,并不是为了巩固阶级,而是为了消灭阶级,为了加快消灭阶级的速度。

所以列宁说得完全对:

“专政的最高原则就是维护无产阶级与农民的联盟,使无产阶级能够保持领导作用和国家政权。”(见《列宁全集》第 4 版第 32 卷第 466 页)

无须证明,正是列宁的这个原理,而不是别的原理,才是苏联政府在其日常政策中的领导路线,在发展的现阶段,苏联政府的政策实质上正是保持并巩固工人和基本农民群众的这种联盟的政策。在这个意义上,仅仅在这个意义上,而不是在其阶级性质的意义上,苏联政府才是工农政府。

斯大林:《论工农政府问题》(1927 年 8 月),《斯大林全集》第 9 卷第 166 一167 页。


例如拿我们的国家问题来说吧。显然,我们的国家无论按其阶级性质或者按其纲领、按其基本任务、按其所作所为来说,都是一个无产阶级的国家,工人的国家,固然它还带着某种“官僚主义的病态”。请回忆一下列宁的定义;

“工人国家是一种抽象概念。而事实上我们有一个工人的国家,其特点是:第一、在国内占人口多数的不是工人而是农民,第二、这个工人阳家还带着官僚主义的病态。”(见《列宁全集》第 4 版第 32 卷第 27 页至第 28 页)恐怕只有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人和我们某些反对派分子才会怀疑这一点。列宁屡次解释:我们的国家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而无产阶级专政是一个阶级的政权,即无产阶级的政权。所有这些都是大家老早知道的。可是有不少“读者”,过去抱怨现在还在抱怨列宁有时称我们的同家为“工农”国家。不难了解,列宁在这种场合并不是说明我们国家的阶级性质,更不是否定这个国家的无产阶级性质,而是说明苏维埃国家的无产阶级性质使无产阶级和基本农民群众的结合成为必要,因此,苏维埃政府的政策应当以巩固这种结合为目的。

请看一下《列宁全集》第 3 版第 22 卷第 174 页,第 25 卷第 50、 80 两页,第26 卷第 40、 67、 207、 216 各页,第 27 卷第 47 页。在所有这些著作和其他一些著作中,列宁都称我们的国家为“工农”国家。但奇怪的是有人还不明白:列宁在所有这些场合都不是说明我们国家的阶级性质,而是规定巩固结合的政策,这种政策是由我们农民国家条件下的我们国家的无产阶级性质和社会主义的任务产生的。在这种有条件有限度的意义上,而且仅仅在这种意义上才能说“工农”国家,列宁在其著作中的上述地方也正是这样说的。

至于我们国家的阶级性质,我在上面已经说过,列宁对此下了一个不容有任何曲解的最确切的定义:我国是一个农民占人口多数的带着官僚主义病态的工人国家。看来是清楚了。可是有些只会“读”字句而不愿领会其内容的“读者”仍在继续埋怨列宁在我们国家的性质问题上把他们“弄糊涂了”,而“学生们”却不愿把“糊涂的东西”“弄明白”。真有点可笑……

斯大林:《论工农政府问题》(1927 年 8 月),《斯大林全集》第 9 卷第 170—172 页。


我们的政府,按它的性质、纲领和策略来说,是工人的、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的政府。对这一点不应当有任何误解和怀疑。我们的政府不可能同时有两个纲领:一个是无产阶级的纲领,另一个是别的什么纲领。它的纲领和它的实际工作都是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的,在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政府无疑是无产阶级的、共产主义的政府。

这是不是说,我们的政府就不同时是工农政府了呢?不,不是这个意思。我们的政府虽然按它的纲领和工作来说,是无产阶级的政府,但同时又是工农政府。

为什么呢?

因为在我国的条件下,基本农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是同无产阶级的利益完全一致的。

因为由于这个缘故,农民的利益就在无产阶级的纲领中,即苏维埃政府的纲领中得到了充分的反映。

因为苏维埃政府所依靠的是工农联盟,是在工农这两个阶级根本利益的一致性上建立起来的联盟。

最后,因为在政府机关的成员中,在苏维埃的成员中,除了工人以外,还有在工人领导下和工人一起反对共同敌人、一起建设新生活的农民。

所以“工农政府”的口号就不是一个空洞的“鼓动”口号,而是在共产主义纲领中具有科学根据的社会主义无产阶级的革命口号。

斯大林:《问题和答复》(1925 年 6 月),《斯大林全集》第 7 卷第 151—152页。

三、调节工农关系的政策和策略

最后,农民也和任何小资产阶级一样,在无产阶级专政下也处于中间的地位:一方面,他们是由劳动者要求摆脱地主资本家压迫的共同利益联合起来的、人数相当多的(在落后的俄国是极多的)劳动群众,另一方面,他们又是单独的小业主、小私有者、小商人。这样的经济地位必然使他们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动摇不定。到了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尖锐化的时候,到了一切社会关系遭到非常急剧的破坏的时候,由于农民和一般小资产者最习惯于因循守旧,那就很自然,我们必然会看到他们从一边转到另一边,动摇不定,反复无常,犹豫不决,等等。

对于这个阶级(或者说,对于这些社会成分),无产阶级的任务就是领导他们,设法影响他们。引导动摇分子和不稳定分子,这就是无产阶级应做的事情。

列宁:《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经济和政治》(1919 年 10 月 30 日),《列宁选集》》第 4 卷第 92—93 页。


只是应当注意,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工农联盟并不是什么普通的联盟。这种联盟是工人阶级和劳动农民群众的阶级联盟的特殊形式,其目的是:(甲)加强工人阶级的阵地,(乙)保证工人阶级在这个联盟内的领导作用,(丙)消灭阶级和阶级社会。对工农联盟的其他任何理解都是机会主义、孟什维主义、社会革命党主义,无论叫做什么都可以,只是不能叫做马克思主义,不能叫做列宁主义。怎样把工农联盟思想和列宁所说的农民是“最后一个资本主义阶级”这一著名原理结合起来呢?这里有没有矛盾呢?这里只在表面上看来是有矛盾的。其实这里没有任何矛盾。列宁在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认定农民是“最后一个资本主义阶级”,而在同一个报告中他又再三论证工农联盟的必要,说“专政的最高原则就是维护无产阶级同农民的联盟,使无产阶级能够保持领导作用和国家政权”。很明显,列宁无论如何也没有认为这里有任何矛盾。

应当怎样了解列宁所说的农民是“最后一个资本主义阶级”这一原理呢?这是不是说农民是由资本家组成的呢?不,不是这个意思。

第一、这是说,个体农民是一个特别阶级,它是把经济建筑在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私有制基础上的,因此也就和无产阶级不同,因为无产阶级是把经济建筑在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集体所有制基础上的。

第二、这是说,个体农民是一个本身会分泌、产生和培养资本家、富农以及其他各种剥削分子的阶级。

这种情况对于建立工农联盟的事业是不是一个不可克服的障碍呢?不,不是的。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无产阶级和农民的联盟不能认为是和全体农民的联盟。无产阶级和农民的联盟是工人阶级和劳动农民群众的联盟。不同农民中的资本主义分子作斗争,不同富农作斗争,这样的联盟是不能实现的。不把贫农当做工人阶级在农村中的支柱组织起来,这样的联盟是不能巩固的。因此,目前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工农联盟,只有在列宁所提出的依靠贫农、和中农建立巩固的联盟、一分钟也不停止对富农的斗争这一有名的口号下才能实现。因为只有实行了这个口号,才能引导基本农民群众走上社会主义建设的轨道。

斯大林:《在粮食战线上》(1928 年 8 月),《斯大林全集》第 11 卷第 81—83页。


其次,右倾机会主义者断定说,在我国制度内不存在工人阶级和农民之间发生分裂的基础,因此可以不必为制定对待农村各社会集团的正确政策操心,反正富农会长入社会主义,而工农联盟会所谓自流地得到保证。这种说法同样是不对的,愚蠢的。只有那些不了解党的政策(而且还是执政党的政策)是决定工农联盟命运的基本因素的人,才会这样说。列宁决没有认为工人阶级和农民之间没有分裂的危险。列宁说过,“在我国社会制度内不存在必然发生这种分裂的基础”,但是,“如果在这两个阶级之问发生严重的阶级分歧,那末分裂将是不可避免的”。

所以列宁认为:

“我们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以及我们全党的主要任务在于留心注视可能产生分裂的情况并预防这种情况,因为我们共和国的命运归根到底将取决于农民群众是跟着工人阶级走,忠实干和工人阶级的联盟呢,还是让‘耐普曼’即新资产阶级把他们和工人拆开,使他们和工人分裂。”

可见工人阶级和农民之间的分裂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但也决不是一定发生的,因为在我国制度内存在着防止这种分裂和巩固工人阶级和农民联盟的可能性。为了把这种可能性变成现实,需要做些什么呢?为了把防止分裂的可能性变成现实,首先必须埋葬机会主义的自流论,必须挖掉资本主义的根,建立集体农庄和国营农场,并由限制富农剥削趋向的政策过渡到消灭富农阶级的政策。

斯大林:《联共(布)中央委员会向第十六次代表大会的政治报告》(1930 年6 月),《斯大林全集》第 12 卷第 295—286 页。


列宁说过,个体农民是最后一个资本主义阶级。这个原理是否正确呢?无疑是正确的。为什么把个体农民看做最后一个资本主义阶级呢?因为在构成我国社会的两个基本阶级中,农民是一个以私有制和小商品生产为经济基础的阶级。因为农民当他还是从事小商品生产的个体农民的时候,经常不断地从自己中间分泌出而且不能不分泌出资本家来。

这种情况对于我们以马克思主义态度对待工农联盟问题具有决定的意义。这就是说,我们需要的不是和农民的任何一种联盟,而只是建立在和农民中的资本主义分子作斗争的基础上的那种联盟。

由此可见,列宁关于农民是最后一个资本主义阶级的论点不但不和工农联盟的思想相矛盾,反而给这个旨在反对一般资本主义分子,特别是反对农村中农民资本主义分子的工人阶级和大多数农民的联盟提供了根据。

列宁提出这个论点,是为了指明工农联盟只有建立在和农民本身所分泌出来的那些资本主义分子作斗争的基础上才能是巩固的。

斯大林:《论联共(布)党内的右倾》(1929 年 4 月),《斯大林全集》第 12卷第 37 页。


俄国无产阶级要在最近的将来取得胜利,第一个步骤就是无产阶级必须在没收地主全部土地(并把全部土地收归国有,如果注意到“104 人”的土地纲领实质上是农民的土地纲领)的斗争中得到大多数农民的支持。(8)有了这种农民革命并且在这种农民革命的基础上,无产阶级就有可能和必要同农民中的最贫苦部分联合起来采取进一步的步骤,即对生产和最重要产品的分配实行监督,推行“普遍劳动义务制”,等等。

列宁:《远方来信》(1917 年 4 月 8 日),《列宁全集》第 23 卷第 348—349 页。


因此,第一、在根本问题上,无产阶级同农民的利益是一致的,他们都愿意国民经济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获得胜利。由此就产生了工人阶级和农民的联盟。第二、在当前问题上,工人阶级同农民的利益是有矛盾的。由此就产生了这个联盟内部的斗争,这个斗争,按其比重来说,是被利益的一致性掩盖着的,这种斗争在将来工人和农民不再是阶级的时候,即当他们都变成没有阶级的社会的劳动者的时候,是必然会消失的。第三、我们拥有解决工人阶级同农民之间的矛盾的手段和方法,我们是在维护和巩固工农联盟的范围内根据两个同盟者的利益来解决这些矛盾的。我们不仅拥有这些方法和手段,而且我们在新经济政策和资本主义暂时稳定的复杂情况下,已经卓有成效地使用了这些方法和手段,而且我们在新经济政策和资本主义暂时稳定的复杂情况下。已经卓有成效地使用了这些方法和手段。

由此能不能得出结论说,我们应当在这条战线上挑起阶级斗争呢?不,不能。恰恰相反!由此只能得出结论说,我们应当竭力设法减弱这条战线上的斗争,用协商和互相让步的方法来调节这一斗争,并且无论如何不要把它导向尖锐化的形式,导向冲突。我们现在正这样做。

斯大林:《问题与答复》(1925 年 8 月),《新大林全集》第 7 卷第 147 页。


无产阶级和农民之间存在着某些矛盾, ——这一点当然不能否认。只要回忆一下我国过去和现在由于农产品的价格政策,由于限价,由于降低工业品价格的运动等等而发生的一切事情,就会了解这些矛盾的全部现实性。我们面前有两个主要阶级:无产阶级和私有者阶级即农民阶级。他们之间必然产生矛盾。全部问题在于:我们能不能用自身的力量克服无产阶级和农民之间所存在的这些矛盾。人们说:能不能用自身的力量建成社会主义?那就是想说:我国无产阶级和农民之间的矛盾是否可以克服?

列宁主义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是的,我们能够建成社会主义,而且我们将在工人阶级领导下和农民一起去建设。

这样回答的根据或理由是什么呢?

这样回答的理由就是:无产阶级和农民之间除了有矛盾以外,在发展的恨本问题上还有共同的利益,这些共同利益遮盖着这些矛盾,并且无论如何会超过这些矛盾。这些共同利益就是工农联盟的基础。

这些共同利益是什么呢?

事实上农业有两条发展的道路:资本主义的道路和社会主义的道路。资本主义的道路是使大多数农民陷于贫困而让城乡资产阶级上层发财致富的道路。恰恰相反,社会主义的道路则是使大多数农民的物质生活不断提高的道路。无产阶级和农民,特别是农民,是乐意走第二条发展道路即社会主义的道路的。因为这条道路是农民摆脱贫困和半饥半饱的生活的唯一生路。不用说,掌握经济命脉的无产阶级专政一定会采取一切办法使第二条道路即社会主义的道路取得胜利。另一方面,不言而喻,农民是是乐意走这第二条发展道路的。

可见,无产阶级和农民之间的共同利益遮盖着他们之间的矛盾。

正因为如此,列宁主义说,我们能够而且必须和农民一起并且依靠工农联盟来建成完全的社会主义社会。

正因为如此,列宁主义根据无产者和农民之间有共同利益这一点,说我们能够而且必须用自身的力量来克服无产阶级和农民之间的矛盾。

斯大林:《俄共(布)第十四次代表会议的工作总结》(1925 年 5 月),《斯大438林全集》第 7 卷 92—93 页。


现在主要的问题完全不是挑起农村中的阶级斗争。现在主要的问题是:使中农团结在无产阶级周围,重新把他们争取过来。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和基本农民群众结合起来,提高他们的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水平并和这些基本群众一道沿着社会主义的道路前进。主要的问题是:和农民一道,一定要和农民一道建设社会主义,同时一定要在工人阶级领导下进行,因为工人阶级的领导是使建设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前进的基本保障。

斯大林:《俄共(布)第十四代表会议的工作总结》(1925 年 5 月),《斯大林全集》第 7 卷第 105 页。


工人阶级根本不应当同中农决裂。工人阶级不能同富农调和,但可以设法同中农达成协议。工人政府即布尔什维克政府不是用言论而是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我们证明了这一点,我们通过了并严格执行了“土地社会化”法令,在这个法令里,我们对中农的利益和观点做了许多让步。

我们证明了这一点,我们把粮价提高了两倍(这是几天以前的事情),因为我们完全承认,中农的收入往往和目前的工业品价格不相适应,应当提高。

任何一个觉悟的工人都会向中农进行解释,耐心地、坚决地、再三地向他们证明,同沙皇、地主、资本家政权比较起来,社会主义给中农带来的好处是多得无法计算的。

工人政权从来没有欺压中农,也决不会欺压他们。过去沙皇、地主、资本家的政权不仅常常欺压中农,而且简直是扼杀他们,抢劫他们,使他们破产,这种情形在世界各国都无例外,俄国也是一样。

同贫农结成最紧密的联盟,同他们完全融合在一起;对中农让步,同中农达成协议;无情地镇压富农,镇压这些吸血鬼,恶魔,抢劫人民的强盗,利用饥荒发财的投机分子。这就是觉悟的工人的纲领。这就是工人阶级的政策。

列宁:《工人同志们!大家都来进行最后一次决战!》(1918 年 8 月上半月),《列宁全集》第 28 卷第 39 页。


对资产者说来,重要的是为生产而生产,对被剥削的劳动人民说来,最重要的是推翻剥削者,保证劳动者能有为自己而不是为资本家工作的条件。无产阶级的首要的基本任务,就是保证无产阶级取得胜利和巩固这一胜利。如果不中立中农,如果没有全体小农或至少极大部分小农的支持,无产阶级政权是不能巩固的。

列宁:《土地问题提纲初稿》(1920 年 6 月初),《列宁全集》第 31 卷第 138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农联盟是无产阶级专政的阶级基础-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农联盟是无产阶级专政的阶级基础-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