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产者在经济学上的定义

“无产者”在经济学上只能理解为生产和增殖“资本”的雇佣工人,只要他对“资本先生”(贝魁尔对这种人的称呼)的价值增殖的需要成为多余时,就被抛向街头。

马克思:《资本论》第 1 卷(发表于 1867 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 674 页。注(70)。

无产阶级是专靠出卖自己的劳动而不是靠某一种资本的利润来获得生活资料的社会阶级。这一阶级的祸福、存亡和整个生存,都要看对劳动的需求而定,也就是要看生意的好坏,要看无法制止的竞争的波动而定。一句话,无产阶级或无产者阶级就是十九世纪的劳动阶级。

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1847 年 10 月—1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4 卷第 357 页。

可见,货币所有者要把货币转化为资本,就必须在商品市场上找到自由的工人。这里所说的自由,具有双重意义:一方面,工人是自由人,能够把自己的劳动力当作自己的商品来支配,另一方面,他没有别的商品可以出卖,自由得一无所有,没有任何实现自己的劳动力所必需的东西。

马克思:《资本论》第 1 卷(发表于 1867 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3 卷第 192 页。

二、无产者和资产者

……我们的时代,资产阶级时代,却有一个特点:它使阶级对立简单化了。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马克思和恩格斯:《共产党宣言》(1847 年 12 月—1848 年 1 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 1 卷第 251 页。

劳动和任何其他商品一样,也是一种商品,它的价格和其他商品的价格一样,也是由同样的规律决定的。正像我们在下面将看到的,在大工业或自由竞争的统治下,情形都是一样,商品的价格平均起来总是和这种商品的生产费用相等的。因此,劳动的价格也是和劳动的生产费用相等的,而劳动的生产费用也正好是使工人能够维持他们的工作能力并使工人阶级不致于死光所必需的生活资料的数量。工人的劳动所得不会比为了这一目的所需要的更多。因此,劳动的价格或工资将是糊口所必需的最低额。但因为买卖总是有时清淡有时兴旺,工人所得也就有多有少,正像厂主卖出商品所得的钱有多有少一样。如果把旺季和淡季平均起来,厂主卖出商品所得的既不多于他的生产费用,也不少于他的生产费用,同样,工人平均得到的也是既不会多于这个最低额,也不会少于这个最低额。大工业越是在所有的劳动部门占统治地位,工资的这一经济规律也体现得愈充分。

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1847 年 10 月一 1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 卷第 359 页。

工人作为独立的人是单个的人,他们和同一资本发生关系,但是彼此不发生关系。他们的协作是在劳动过程中才开始的,但是在劳动过程中他们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他们一进入劳动过程,便并入资本;作为协作的人,作为一个工作机体的肢体,他们本身只不过是资本的一种特殊存在方式。因此,工人作为社会工人所发挥的生产力,是资本的生产力。

马克思:《资本论》第 1 卷(发表于 1867 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3卷第 370 页。

简单再生产不断地再生产出资本关系本身:一方面是资本家,另一方面是雇佣工人,同样,规模扩大的再生产或积累再生产出规模扩大的资本关系。一极是更多的或更大的资本家,另一极是更多的雇佣工人。劳动力必须不断地作为价值增殖的手段并入资本,不能脱离资本,它对资本的从属关系只是由于它时而卖给这个资本家,时而卖给那个资本家才被掩盖起来,所以,劳动力的再生实际上是资本本身再生产的一个因素。因此,资本的积累就是无产阶级的增加。

马克思:《资本论》第 1 卷(发表于 1867 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3卷第 673—674 页

……资产阶级不仅锻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它还产生了将要运用这种武器的人——现代工人,即无产者。

马克思和恩格斯:《共产党宣言》(1847 年 12 月—1848 年 1 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 1 卷第 257 页。

三、无产者同其他劳动者

“生产者”这个概念既包括无产者,也包括半无产者以及小商品生产者,因而完全离开了阶级斗争的基本概念,违反了明确地划分阶级这个基本要求。

列宁:《关于我们党内的工团主义和无政府主义倾向的决议草案初稿》(1921年 8 月 8 日—16 日),《列宁选集》第 4 卷第 483 页。

奴隶一次就被完全卖掉了,无产者必须一天一天、一小时一小时地出卖自己。每个奴隶是特定的主人的财产,由于他们与主人的利害攸关,他们的生活不管怎样坏,总还是有保障的。而一个无产者可以说是整个资产阶级的财产。他们的劳动只有在有人需要的时候才能卖掉,因而他们的生活是没有保障的。只有对整个无产者阶级来说,这种生活才是有保障的。奴隶处在竞争之外,无产者处在竞争之中,并且亲身感受到竞争的一切波动。奴隶被看做物件,不算是市民社会的成员。无产者被认为是人,是市民社会的成员。奴隶能够比无产者生活得好些,但无产者属于、较高的社会发展阶段,他们本身所处的发展阶段也比奴隶为高。在所有的私有制关系中,只要废除奴隶制一种关系,奴隶就能解放自己,并由此而成为无产者,无产者却只有废除一切私有制才能解放自己。

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1847 年 10 月一 1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 卷第 360 页。

农奴拥有并使用生产工具和一块土地。为此,他要交出自己的一部分收入或者服一定的劳役。无产者是用别人的生产工具做工。他们就是为这个别人生产,从而换得一部分收益。农奴是交出东西,无产者是得到报酬。农奴生活有保障,无产者生活无保障。农奴处在竞争之外,无产者处在竞争之中。农奴可以通过以下各种道路获得解放。或者是逃到城市里去做手工业者,或者是交钱给地主代替劳役和产品,从而成为自由的佃农,或者是把他们的封建主赶走,自己变成私有者。总之,农奴可以通过不同的办法加入有产阶级的队伍并进入竞争领域而得到解放。无产者则只有通过消灭竞争、私有制和一切阶级差别才能获得解放。

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1847 年 10 月一 1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 卷 360—361 页。

工人的享受范围并不是在质上受到限制,而只是在量上受到限制。这就把工人同奴隶、农奴等等区别开了。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 年—1858 年 5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46 卷上第 242 页。

十六到十八世纪,几乎任何地方的手工工场工人都占有生产工具,如:织布机、家庭用的纺车和一小块在工余时间耕种的土地。这一切,无产者都没有。手工工场工人几乎总是生活在乡下,和地主或雇主维持着或多或少的宗法关系。无产者通常生活在大城市里,和雇主只有金钱关系。大工业使手工工场工人脱离了宗法关系,他们失去了仅有的一点财产,因此才变成无产者。

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1847 年 10 月—1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 卷第 361 页。

这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经济科学,而是资产阶级的经济科学,因为在这里小业主同雇佣工人的状况的根本差别,被所谓劳动利益的空话掩盖了。工人没有任何生产资料,他们出卖自己,出卖自己的双手,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农民有生产资料——农具,牲畜、自己的或租佃的土地,并且出卖自己的农产品,他们是小业主、小企业家、小资产者。

列宁:《劳动派和工人民主派》(1912 年 5 月 8 日一 9 日),《列宁全集》第 18 卷第 22—23 页。

无产者向小农说:你本身是半无产者,只有跟着工人走,你没有别的生路。

资产者向小农说;你本身是业主,“劳动业主”。劳动经济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也在“不断地增长”。你的事业是业主的,而不是无产阶级的。

小业主有两个灵魂:无产阶级的和“业主的”。

列宁:《左派民粹派在美化资产阶级》(1914 年 4 月 8 日),《列宁全集》第 20 卷第 210 页。

法国农民的仇恨正在集中到地主议员、砦堡领主、榨取十亿赔偿金的那些人以及以土地所有主面目出现的城市资本家身上。这些人对农民的侵夺在第二帝国下进展得空前迅速,这种情况一部分是国家的人为措施所促成的,一部分是现代农业发展本身的自然结果。地主议员们知道,法兰西的公社共和国的三个月统治,可能成为农民和农业无产阶级举行反对他们的起义的信号。因此他们疯狂地仇恨公社!农民的解放对他们来说甚至比城市无产阶级的解放更加可怕。农民会很快欣然接受城市无产阶级为他们自己的领导者和老大哥。当然,在法国,像在绝大多数的欧洲大陆国家一样,在城市生产者和农村生产者之间、在工业无产阶级和农民之间是存在着深刻的矛盾的。大规模的有组织的劳动,生产资料的集中,这是无产阶级迫切的希望,也是无产阶级运动的物质基础,尽管目前劳动的组织是专制式的,生产资料不仅作为生产手段,而且作为剥削和奴役生产者的手段集中在垄断者的手中。无产阶级要做的事就是改变这种有组织的劳动和这些集中的劳动资料目前所具有的资本主义性质,把它们从阶级统治和阶级剥削的手段改变为自由联合的劳动形式和社会的生产资料。另一方面,农民的劳动则是孤立的,他们的生产资料是零星分散的。在这些经济差异的基础上,作为上层建筑,建立起来了一整套迥然不同的社会政治观点。但是这种农民所有制早已越过自己发展的正常阶段,即它还是一种现实存在,还是符合于社会经济需要的、使农村生产者本身处于正常生活条件中的那种生产方式和财产形式的阶段。它已经进入了自己的没落时期。一方面,从它里面已经成长起来了一支巨大的、与城市雇佣工人利益完全一致的proletariatfoncier(农村无产阶级)。由于农艺学的新发展,这种生产方式本身已经老朽了。最后,农民所有权本身也变得徒有其名,他们自己劳动的果实已被夺走,留给他们的不过是所有权的幻觉。大农场主的竞争、血税、国家捐税、城市典当主的高利盘剥以及缠附在他们身上的司法制度的种种巧取豪夺,把他们压低到印度农民的地位,同时,他们随时随刻遭到剥夺——甚至他们名义上的所有权也被剥夺——和被贬到农村无产者的地位。因此,造成农民和无产阶级之间的隔阂的东西已经不是农民的实际利益,而是他们的错觉偏见。如果说,公社像我们已经说明的那样,是唯一即使在其目前经济条件下也能立即给农民带来莫大好处的政权的话,那末,也只有公社这种政府形式才能够保证他们改变他们目前的经济状况,能够一方面拯救他们免遭地主的剥夺,另一方面使他们不至于为了所有权的名义而遭受榨取、苦役和贫困的煎熬,能够把他们名义上的土地所有权变成他们对自己劳动果实的实际所有权;能够使他们既享受应社会需要而产生的、而目前则作为一种敌对因素不断侵犯着他们利益的现代农艺学之利,又保留他们作为真正独立生产者的地位。他们既然能立即受惠于公社共和国,必将很快地对它产生信任。

马克思:《<法兰西内战>草稿 》(1871 年 4 月—5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7 卷第 596—598 页。

在当前同资产阶级对立的一切阶级中,只有无产阶级才是真正革命的阶级。其余的一切阶级都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而日趋衰落和灭亡,无产阶级却是大工业本身的产物。

中层等级,即小工业家、小商人、手工业者、农民,他们同资产阶级作斗争,都只是为了挽救他们这种中层等级的生存,以免于灭亡。所以,他们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不仅如此,他们甚至是反动的,因为他们力图把历史的车轮扭向后转。如果说他们是革命的,那是指他们将转入无产阶级的队伍里来,那是指他们维护的不是他们目前的利益,而是他们将来的利益,那是指他们抛弃自己原来的观点,而接受无产阶级的观点。

流氓无产阶级是旧社会最下层腐化的消极产物,他们虽然间或被无产阶级革命卷进运动里,但是他们的全部生活条件却使他们更甘心被人收买,去干反动勾当。

旧社会的生活条件在无产阶级的生活条件中间已经被消灭了。无产者是没有私产的,他们和妻子儿女的关系是同资产阶级的家庭关系完全不同的;现代的工业劳动,现代的资本压迫,无论在英国或法国,也无论在美国或德国,都是一样的,都已经使无产者失去任何民族性了。法律、道德和宗教,在他看来全都是掩蔽资产阶级利益的资产阶级的偏见。

马克思和恩格斯:《共产党宣言》(1847 年 12 月一 1848 年 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4 卷第 476—477 页。

四、生产工人

产品从个体生产者的直接产品转化为社会产品,转化为总体工人即结合劳动人员的共同产品。总体工人的各个成员较直接地或者较间接地作用于劳动对像。因此,随着劳动过程本身的协作性质的发展,生产劳动和它的承担者即生产工人的概念也就必然扩大。为了从事生产劳动,现在不一定要亲自动手,只要成为总体工人的一个器官,完成他所属的某一种职能就够了。上面从物质生产性质本身中得出的关于生产劳动的最初的定义,对于作为整体来看的总体工人始终是正确的。但是,对于总体工人中的每一单个成员来说,就不再适用了。

马克思:《资本论》第 1 卷(发表于 1867 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3卷第 556 页。

另一方面,生产劳动的概念缩小了。资本主义生产不仅是商品的生产,它实质上是剩余价值的生产。工人不是为自己生产,而是为资本生产。因此,工人单是进行生产已经不够了。他必须生产剩余价值。只有为资本家生产剩余价值或者为资本的自行增殖服务的工人,才是生产工人。如果可以在物质生产领域以外举一个例子,那末,一个教员只有当他不仅训练孩子的头脑,而且还为校董的发财致富劳碌时,他才是生产工人。校董不把他的资本投入香肠工厂,而投入教育工厂,这并不使事情有任何改变。因此,生产工人的概念决不只包含活动和效果之间的关系,工人和劳动产品之间的关系,而且还包含一种特殊社会的、历史地产生的生产关系。这种生产关系把工人变成资本增殖的直接手段。所以,成为生产工人不是一种幸福,而是一种不幸。

马克思:《资本论》第 1 卷(发表于 1867 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3卷第 556 页。

五、农村无产阶级

另一种新的类型是农村无产阶级,即有份地的雇佣工人阶级。这是包括无产的农民,其中有完全无地的农民,然而,最典型的俄国农村无产阶级是有份地的雇农、短工、小工、建筑工人和其他工人。小块土地的经营规模微不足道,而且经济完全处于衰落的状态中(土地的出租就特别明显地证明了这一点),不出卖劳动力(=无产农民的“副业”)就无法生存,生活水平极其低下,甚至还比不上没有份地的工人的生活水平——这就是这一类型的特征。应当列入农村无产阶级的,不下于农户总数的一半(大约等于人口的十分之四),即包括全部无马的农民和大部分有一匹马的农民(自然,这只是笼统的大约的计算,在各个地区因地方条件的不同多少会有些变化)。那些可以使人们认为这样一大部分农民现在是属于农村无产阶级的根据,在上面已经引证过了。应该补充一点,在我国著作中,人们常常过于死板地理解下面这个原理,即资本主义需要无地的自由工人。这个原理作为一个基本趋势来说是完全正确的,但是资本主义之渗入农业是特别缓慢的,其形式是非常繁多的。把土地分给农村工人,往往是有利于农村业主本身,所以一切资本主义国家都有这种有份地的农村工人。在各个不同的国家里,这种农村工人具有各种不同的形式。英国的小农(cottager)不是法国或莱茵省的极小农,而后者又不是普鲁士的贫农和农奴。每一种农村工人都带有特殊的土地制度,即特殊的土地关系历史的痕迹,——然而这并不妨碍经济学家把他们概括为农业无产阶级这一类型。他们的小块土地所有权的法律根据,毫不影响这种资格。不论土 地 所 有 权 是 否 完 全 属 于 他 们 ( 如 极 小 农 ), 或 者 是 大 地 主 或 者 是Rittergutsbesitzer 只给他们使用土地,或者是他们作为大俄罗斯农民村社的一员而占有土地,——情况并不因此而有丝毫改变。我们把无产农民归入农村无产阶级,我们并没有说什么新的东西。这种说法已经被许多著作家不止一次地使用过。只有民粹派的经济学家才顽固地说全体农民是什么反资本主义的,闭眼不看大批“农民”在资本主义生产总体系中的完全固定的地位,即农业雇佣工人和工业雇佣工人的地位。例如在我国,有人很喜欢称颂我们的保存了村社和农民等等的土地制度,并且把这种制度同带有资本主义农业组织的奥斯特泽边区对立起来。

列宁:《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1899 年),《列宁全集》第 8 卷第 147—149页。

六、工人队伍的构成及其变化

随着工厂制度的发展和随之而来的农业的变革,不仅所有其他工业部门的生产规模扩大了,而且它们的性质也发生了变化。机器生产的原则是把生产过程分解为各个组成阶段,并且应用力学、化学等等,总之就是应用自然科学来解决由此产生的问题。这个原则到处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因此,机器时而挤进工场手工业的这个局部过程,时而又挤进那个局部过程。这样一来,从旧的分工中产生的工场手工业组织的坚固结晶就逐渐溶解,并不断发生变化。此外,总体工人即结合工人的构成也发生了根本的变革。同工场手工业时期相反,现在,只要可行,分工的计划总是把基点放在使用妇女劳动、各种年龄的儿童劳动和非熟练工人劳动上,总之,就是放在使用英国人所谓的“廉价劳动”上。这一情况不仅适用于使用机器或者不使用机器的一切大规模结合的生产,而且适用于在工人的私人住宅或者在小工场中进行生产的所谓家庭工业。这种所谓的现代家庭工业,与那种以独立的城市手工业、独立的农民经济,特别是以工人家庭的住宅为前提的旧式家庭工业,除了名称,毫无共同之处。现在它已经变成了工厂,手工工场或商店的分支机构。资本除了把工厂工人、手工工场工人和手工业工人大规模地集中在一起,并直接指挥他们,它还通过许多无形的线调动着另一支散居在大城市和农村的家庭工人大军。

马克思:《资本论》第 1 卷(发表于 1867 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3卷第 506—506 页。

在自动工厂里重新出现了分工,但这种分工首先就是把工人分配到各种专门机器上去,以及把大群没有形成有组织的小组的工人分配到工厂的各个部门,在那里,他们在并列着的同种工作机上劳动,因此在他们之间只有简单的协作。工场手工业的有组织的小组被一个主要工人同少数助手的联系代替了。重大的差别是实际操作工作机的工人(包括某些看管发动机或给发动机添料的工人)和这些机器工人的单纯下手(几乎完全是儿童)之间的差别。所有《feeders》(单纯给机器添劳动材料的人)或多或少地都算在这种下手之内。除了这两类主要工人外,还有为数不多的负责检查和经常修理全部机器的人员,如工程师、机械师、细木工等等。这一类是高级的工人,其中一部分人有科学知识,一部分人有手艺,他们不属于工厂工人的范围,而只是同工厂工人聚集在一起。这种分工是纯技术性的。

马克思:《资本论》第 1 卷(发表于 1867 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3卷第 460—461 页。

使用劳动工具的技巧,也同劳动工具一起,从工人身上转到了机器上面。工具的效率从人类劳动力的人身限制下解放出来。这样一来,工场手工业分工的技术基础就消失了。因此,在自动工厂里,代替工场手工业所特有的专业工人的等级制度的,是机器的助手所要完成的各种劳动的平等或均等的趋势,代替局部工人之间的人为差别的,主要是年龄和性别的自然差别。

马克思:《资本论》第 1 卷(发表于 1867 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3卷第 460 页。

七、摆脱了剥削的工人阶级

由于苏联经济方面发生了这些变化,我国社会的阶级结构也相应地发生了变化。

大家知道,地主阶级已经因国内战争胜利结束而完全消灭了。其他剥削阶级也遭到了与地主阶级同样盼命运。在工业方面已经没有资本家阶级了。在农业方面已经没有富农阶级了。在商品流转方面已经没有商人和投机者了。因而,所有的剥削阶级都消灭了。

剩下了工人阶级。

剩下了农民阶级。

剩下了知识分子。

可是,如果以为这些社会集团在这一时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譬如说,如果以为他们还是像在资本主义时期一样,那就错了。

例如拿苏联工人阶级来说。人们往往照旧叫它无产阶级。但什么是无产阶级呢?无产阶级就是,在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属于资本家,资本家阶级剥削无产阶级的经济制度下被剥夺了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的阶级。无产阶级就是被资本家剥削的阶级。而在我国,大家知道,资本家阶级已被消灭,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已从资本家手中夺来,交给了以工人阶级为领导力量的国家。因而,已经没有能够剥削工人阶级的资本家阶级了。因而,我国工人阶级不仅没有被剥夺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反而是同全体人民一起占有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既然它占有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而资本家阶级已被消灭,那末任何剥削工人阶级的可能都完全铲除了。既然如此,难道还可以把我国工人阶级叫做无产阶级吗?当然不可以。马克思说:无产阶级要解放自己,就必须粉碎资本家阶级,从资本家手中夺取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并且把产生无产阶级的生产条件消灭。可以说苏联工人阶级已经实现了解放自己的这些条件吗?绝对可以,而且应当这样说。这说明什么呢?这就是说,苏联无产阶级已经变成完全新的阶级,已经变成消灭了资本主义经制度、奠定了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所有制、而引导着苏联社会向共产主义前进的苏联工人阶级。

由此可见,苏联工人阶级是完全新的、摆脱了剥削的工人阶级,这样的工人阶级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斯大林:《关于苏联宪法草案》(1936 年 11 月),《斯大林文选》上,第 85— 86 页。

寄生阶级的消灭使人剥削人的现象消失了。工人和农民的劳动不再受到剥削。从前剥削者由人民劳动中榨取的那种收入,现在已完全留在劳动者手里,其中一部分用来扩大生产和吸收新的劳动队伍参加生产,一部分则用来直接提高工农的收入。

工人阶级的灾难——失业现象消失了。在资产阶级国家里有千百万失业者因为找不到工作而忍受着贫困和痛苦,在我们这里却再也没有找不到工作和领不着工资的工人了。

斯大林:《在党的第十七次代表大会上关于联共(布)中央工作的总结报告》(1934 年 1 月),《斯大林全集》第 13 卷第 296—297 页

现在,在我国制度下,说劳动力是商品,说工人“被雇佣”,这真是十分荒谬的:仿佛占有生产资料的工人阶级自己被自己雇佣,把自己的劳动力出卖给自己。现在来讲“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也是令人非常奇怪的:仿佛在我国条件下,交给社会去扩大生产、发展教育和保健事业以及组织国防等等的工人劳动,对于现在掌握政权的工人阶级来说,并不是像用来满足工人及其家庭的个人需要的劳动那样必要的。

应该指出,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在他的这本已经不是研究资本主义而是用了一部分篇幅研究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的著作中承认交给社会用于扩大生产、兴办教育和保健事业、支付管理费、建立后备物质等等的劳动,是与用来满足工人阶级消费需要的劳动同样必要的。

斯大林:《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1952 年 2 月),《斯大林文选》第 584 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人阶级的概念-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人阶级的概念-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