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爱——建党后最早牺牲的工运先驱,远在德国的周恩来作诗悼念,毛泽东两次为其开追悼会-激流网

1922年3月,24岁的周恩来在德国勤工俭学,当从国内觉悟社社员的来信中得知,觉悟社社友湖南人黄正品因为领导湖南第一纱厂工人罢工,被湖南省省长赵恒惕杀害时,悲痛万分的周恩来奋笔疾书,写下了一首长诗《生别死离》,诗曰:决心用鲜血来浇灌“共产开花”,让“赤色的旗儿飞扬”。

随后,周恩来把这首诗寄给了国内觉悟社社员李锡锦、郑秀清,在诗的后面,周恩来还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正品的事,真是壮烈而又悲惨。这不仅在中国为创见,便在世界劳动运动中也是仅见。我们对于友谊的感念上,不免要有点悲伤,但对他的纪念,却只有一个努力!我对他唯一的纪念,便是上边表示我的心志的那首诗和最近对于C.P.(共产党)坚定的倾向。”1923年4月15日,天津《新民意报》副刊《觉邮》第二期发表了周恩来的这封信。黄正品到底是什么人?周恩来为什么如此地怀念他呢?

天津求学期间,与周恩来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黄正品就是黄爱,他是湖南劳工会的主要创建者之一,中国工人运动的先驱,今天的大多数人对这个名字都颇感陌生,翻阅相关历史资料后,您会发现当年黄爱遇害在中国各界曾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黄爱,字正品,1897年9月生于湖南常德,父亲黄一尘,是个乡村知识分子,育有四子一女,黄爱是他最小的一个儿子。黄爱7岁时,进入常德县第四小学校读书,后因家境日益穷困,小学毕业后辍学,被父亲送到一家商店当学徒。为了能继续读书,黄爱就给在热河政界做事的二哥黄瑞清写信求助。1913年,16岁的黄爱在二哥的资助下,考入了湖南甲种工业学校机械科学习。1917年,黄爱以优异成绩毕业,随后进入湖南电灯公司当技术工人。黄爱踏实苦干,获得了工人们的赞许,湖南电灯公司长沙电流分配全图,就是他反复实测绘成的。黄爱并不满足于现状,想趁年轻再进一步深造。1919年春,黄爱插班考入了天津直隶高等工业学校。不久,北京爆发了五四运动,黄爱和天津爱国青年积极响应,5月14日,天津学生联合会在直隶水产学校宣告成立。会上,公推天津直隶高等工业学校学生谌志笃为会长,南开中学学生马骏为副会长。黄爱参加了天津学生联合会执行部的工作,并在周恩来主编的《天津学生联合会报》当编辑,也就是在这时结识了小他1岁的周恩来。黄爱办报观点鲜明,反帝态度坚决,工作又能吃苦耐劳,认真负责,所以得到了学联干事和评议员们的一致好评。

1919年7月,北洋政府颁发戒严令,宣布山东济南戒严,任命济南镇守使马良为戒严司令。马良把参加反帝爱国运动的群众视为“莠民”,把反帝爱国运动视为“莠民暴动”,要杀一儆百。他派兵逮捕回民爱国领袖马文亭、朱春祥、朱春焘三人,不经审讯,马良就把他们枪毙了。此事激起了全国人民的公愤,为惩办马良,不少地方纷纷派代表进京请愿。黄爱是天津学生请愿代表之一,而且黄爱的名字在天津各界联合会代表名单中位居第一个。8月26日,北京、天津请愿代表共三四千人在新华门前被军警包围,饿了三天,在街上睡了三夜后,黄爱本来就十分孱弱的身体患了痢疾,请愿团立即把黄爱送到朋友家里医治。就在黄爱离开新华门那一天的晚上,北洋政府开始逮捕请愿代表。后来黄爱每次与同学谈及此次请愿时,常把此事作为自己的一大憾事。

请愿失败后,天津学生界对学生运动有了新的认识,他们开始意识到要爱国,首先就是要推翻封建军阀的统治,改造社会。但对于如何改造社会,出现了两种主张。其一就是以黄爱为代表的激进派,当时他们深受无政府主义思潮的影响,认为只向政府作温和的请愿是一件傻事,主张作激烈的斗争。他们甚至打算以天津各界联合会代表团的名义组织“牺牲十人团”,十人携带“最激烈反对北京政府”的传单到北京总统府门前散发,做好让政府枪毙的准备,以自己的鲜血来唤醒民众,来解决中国的一切问题。而且黄爱自己就是“牺牲十人团”成员之一。由于天津各界联合会的阻拦,才使黄爱他们的计划没有实行。其二就是以周恩来、邓颖超、谌志笃、郭隆真等人为代表的,他们认为,要根本改造社会,必须唤醒学生和民众的觉悟,团结起来进行斗争。为了唤醒民众,他们在天津学联办公室成立了革命团体觉悟社。黄爱的观点虽然与周恩来不同,而且黄爱又不是觉悟社成员,但他们二人在反帝、反军阀、要革命的观点上是相通的,所以黄爱与周恩来之间关系较为密切,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黄爱虽然不是觉悟社成员,但却被周恩来认为是觉悟社的社友。

第二次赴京请愿,与北京学联领袖张国焘展开激烈的辩论

1919年9月中旬,由全国学生联合会和全国各界联合会发起,决定由上海、南京、天津、烟台、青岛、济南、湖北等7地派出32名代表,再次组成代表团赴京请愿,要求北洋政府取消山东戒严令,并严惩马良。黄爱以天津学生联合会代表身份参加了这次请愿,黄爱和各地请愿代表,冲破种种困难,于9月底来到北京。各地请愿代表来到北京后,首先和北京学生联合会取得联系,请他们派代表到米市大街青年会开会,研究请愿的具体步骤。

而当时北京学生联合会总干事是北京大学学生张国焘,张作为北京学生联合会的代表,参加这次会议。会上,张国焘预言请愿不会取得什么结果,并当场表示北京学生联合会不参加这次请愿。黄爱当即就和张国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黄爱说:“请愿不一定有结果,但可以揭露北洋政府的卖国政策,引起全国人民的注意,促使反帝爱国运动在全国范围内深入开展。”张国焘又说:“学生没有后盾。”黄爱拍着胸脯反击道:“天津各界人士誓作学生的后盾。”最终黄爱没有说服张国焘,张国焘也没有说服黄爱,会议不欢而散。在这次会议上,黄爱的斗争精神得到了其他会议代表的赞赏。多年后,上海代表张静庐对此回忆说:“我记得,那次和张国焘争辩得最激烈的,就是天津的学生代表黄正品。他坚决主张按原定计划请愿,破釜沉舟,在所不顾。”

黄爱——建党后最早牺牲的工运先驱,远在德国的周恩来作诗悼念,毛泽东两次为其开追悼会-激流网◆黄爱烈士

9月30日,来京请愿的各地代表在北京南柳巷武宅开会,讨论请愿的具体行动和步骤,会议决定:“10月1日上午9时,在中央公园(即今天的中山公园)集合,去总统府请愿。”10月1日早晨,黄爱最早来到中央公园集合的地点,当各地请愿代表到齐后,他们立即推举年纪最大的山东代表孙宪也为领队,美髯垂胸的孙宪也捧着请愿书,走在各地请愿代表的前面,向总统府走去。这也是黄爱第二次到总统府请愿。为了对付请愿,总统府戒备森严,府外设有一道铁栏栅,里边有武装卫队守卫。黄爱和各地请愿代表从东辕门进入铁栏栅后,东西辕门就关上了。传达处的人把请愿代表领进接待室,孙宪也向传达处的人说明来意后,要求面见总统徐世昌,呈递请愿书。传达处的人说可以把请愿书转交给总统。孙宪也坚持要求面交总统,对此双方都不肯让步。

接着,双方进入僵持阶段,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所有的请愿代表没有吃一点东西,个个肚子饿得咕咕响。到晚上8点钟左右,黄爱突然看到,在铁栏栅外边,有人向他们扔面包,仔细一打听,原来是周恩来率领的天津学生联合会慰问队,赶到北京,支援各地请愿代表。请愿代表吃过周恩来送来的面包后,又等了一会儿,仍不见总统出来。天津学生联合会女代表郭隆真站在新华门前东边的石狮子上,大声喊:“徐世昌为什么不接见我们!”黄爱和请愿代表也跟着大声呼喊,喊声划过夜空,此起彼伏。

突然,马路上的路灯全灭了。借着黑暗,一大群军警一拥而上,各地请愿代表全部被逮捕。黄爱与几个代表,被关在警察厅,其他代表被关在宪兵司令部。为找出请愿的领头人,京师警察总监吴炳湘,连夜开庭提审黄爱,他问黄爱谁是这次请愿的主使?黄爱坦然地回答到:“爱国出自本心,并非由于别人指使。”在审讯没有达到目的的情况下,吴炳湘连夜又把黄爱等几个代表押到了天桥鹞儿胡同侦缉队关押。在全国各地人民的声援下,关押38天后,北京政府被迫释放了黄爱他们。当黄爱回到天津时,他就读的直隶高等工业学校当局以他旷课太多为由,开除了黄爱的学籍。

结识李大钊、陈独秀,在毛泽东的帮助下接受马克思主义

1920年春,被学校除名的黄爱离开天津来到北京。在北京,黄爱认识了李大钊,不久,又经李大钊介绍,黄爱由北京来到上海,在上海,黄爱见到了鼎鼎大名的陈独秀,随后在《新青年》杂志社替陈独秀做缮写、校对工作。黄爱在陈独秀影响下,开始注意苏俄十月革命的经验,在取得陈独秀的赞助后,黄爱决意离开上海,回湖南老家身体力行地从事劳工运动,并准备在实际工作中摸索出一条改造中国社会的道路来。

1920年6月,黄爱离开上海,经南京、汉口回到家乡湖南常德,9月中旬来到长沙。在长沙,黄爱走访了毛泽东、何叔衡。并与志同道合的同学庞人铨,做创建湖南劳工会的准备工作。庞人铨是湖南湘潭人,1913年,与黄爱同一年考入湖南甲种工业学校,因为黄、庞二人都是穷苦的学生出身,他们筹办劳工会时,只有28个铜板,穷到连饭都吃不上。后来,募捐了几百文钱,他们才买来纸、笔、墨、砚,起草湖南劳工会简章、宣言,借人家的油印机印刷,自己走进工厂散发。经过二人的努力,1920年11月21日,湖南劳工会在长沙举行成立大会,湖南劳工会是湖南最早成立的工会,下设评议、交际、教育、出版、调查、介绍、会计、俱乐部等八个部,黄爱任教育部主任,庞人铨任出版部主任。

五四运动后,社会主义学说作为一种新的思潮在中国广泛传播,这里面既有真正的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也有冒充马克思主义的工团主义、行会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以及反马克思主义的基尔特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等等。特别是无政府主义在当时的中国很有影响力,而黄爱、庞人铨就是无政府主义者。当时无政府主义思想在工人中有影响的原因是,工人在封建军阀残酷统治,资本家重重剥削,把头天天迫害的困境中求生存,生活一天不如一天,生命毫无保障。许多工人觉得没有前途,没有希望,没有出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提出不要政府、不要法律、绝对自由的无政府主义,很符合多数工人的要求。所以黄爱创办的湖南劳工会在工人中有相当的群众基础,创办的《劳工周刊》在工人中有较大的影响,黄爱在工人中也有很高的声望。曾在湖南第一纱厂做工的张维桢回忆说:“那时候,我还不认识毛润之(即毛泽东),对共产党也不了解,只是对黄爱、庞人铨非常信仰和崇拜。”当然那时的黄爱对马克思主义还不了解,就以无政府主义指导工人运动。

毛泽东在湖南开展工人运动时,决定团结、帮助黄爱改造湖南劳工会,毛泽东派妻子杨开慧负责和黄爱、庞人铨联系,通过文化书社,毛泽东向黄爱、庞人铨推荐马克思主义书刊,帮助他们学习马克思主义,以求尽快把他们引导到马克思主义道路上来。经过毛泽东的耐心教育,黄爱终于抛弃了无政府主义,转而信仰马克思主义。1921年底,黄爱、庞人铨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黄爱、庞人铨还接受毛泽东的意见,改组了湖南劳工会。改组后的劳工会,设执行委员会和评议委员会。执行委员会设书记、教育、组织三个部,黄爱任书记部委员,庞人铨任教育部委员。他们还接受了毛泽东提出的“小组织大联合”的主张,分别成立了木工、机械、印刷等十多个工会。接受马克思主义后,黄爱走出狭隘的经济斗争的小圈子,积极领导工人参加反对帝国主义的政治斗争。他以湖南劳工会的名义,在长沙召开反对太平洋会议的群众大会和示威游行,在湖南劳工会的历史上留下了光荣的一页。

领导第一纱厂罢工,惨遭军阀赵恒惕杀害

湖南第一纱厂位于长沙湘江西岸的银盆岭下,是湖南第一个现代纺织工厂。湖南第一纱厂一开始是官商合办企业,后收归国有,成为官办企业。军阀张敬尧统治湖南期间,想盗卖第一纱厂,张敬尧先以400万日元的代价,想抵押给日本东亚兴业株式会社。由于湖南人民的反对,盗卖没有成功。随后,张敬尧又想以现银60万两的代价,把第一纱厂卖给湖北的资本家李子云,由于湖南人民的反对,这次盗卖又没有成功。最后,他只好把第一纱厂的股权承租给湖南资本家开办的华实公司。

1920年6月,张敬尧被湖南人民驱逐出湖南后,军阀赵恒惕打着“湖南自治”的旗号,成为湖南省省长。赵恒惕上台后,接受了华实公司赠给他的股本五万元,继续承认华实公司经营第一纱厂的权利。后来,华实公司无力经营,就把第一纱厂转租给外省的资本家,外省的资本家排除了湖南人的股权,并招收湖南省以外的人来工厂当技师和工人。这样,就引发了湖南资本家和外省资本家的利益冲突,同时引发了湖南工商、教育界人士的反对。

黄爱——建党后最早牺牲的工运先驱,远在德国的周恩来作诗悼念,毛泽东两次为其开追悼会-激流网◆黄爱和庞人铨为改善纱厂工人待遇、争取“八小时工作制” 奔走呐喊,抛洒了满腔热血。

1921年3月8日,黄爱、庞人铨以湖南劳工会的名义,发表《反对纱厂商办》的宣言,要求赵恒惕取消与华实公司订立的契约,实行纱厂公有。赵恒惕拒绝劳工会的要求,并向警察厅发出训令:“纱厂事业,为吾湘一缕生机,官厅当然有维护之责。如有造作谣言扰乱治安者,定当执法以绳,不稍宽贷。”面对赵恒惕的威胁,黄爱毫不畏惧,3月20日,黄爱、庞人铨发动了第一纱厂工人大罢工,并召开群众大会,会后示威游行。在会上黄爱发表了演说,他说:“我们这回游行的宗旨,无非在收回纱厂权利,拒绝外人承办。我们不是今天游行就算完事,非达到收回纱厂公办的目的不放手!”

为了破坏罢工,华实公司以每月300元的高薪,礼聘黄爱、庞人铨为“高级顾问”,遭到了黄爱、庞人铨断然拒绝。华实公司一计不成,又使一计,派董事陈友吾来到劳工会,以500元的代价,要求加入劳工会。陈友吾的要求,当场就遭到黄爱、庞人铨的拒绝。赵恒惕看到软的不成,就以强硬的态度下命“纱厂即日复工”,黄爱、庞人铨立即给赵恒惕还以颜色,接着就发动了更大规模的罢工,赵恒惕派兵赶到第一纱厂,他们驱散示威工人,并下命通缉罢工领导人,就这样黄爱被捕入狱。为了营救黄爱,庞人铨积极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工人罢工。赵恒惕生怕罢工进一步升级,不得不释放黄爱。黄爱出狱后,继续领导工人同赵恒惕、华实公司资本家进行斗争。

黄爱——建党后最早牺牲的工运先驱,远在德国的周恩来作诗悼念,毛泽东两次为其开追悼会-激流网◆庞人铨烈士

1922年1月,中国旧历的新年到了,按照上海、武汉纱厂的惯例,黄爱、庞人铨领导第一纱厂工人,要求厂方给工人发年终奖金。黄爱、庞人铨先后两次找到厂方,均遭到厂方的拒绝,与此同时厂方还斥责工人的正当要求是“横蛮无理”。随后,全厂工人宣布罢工。1月14日,赵恒惕派军队包围第一纱厂,武装镇压罢工工人,当场打死3名工人,并强命工人复工。惨案发生后,黄爱、庞人铨代表劳工会,亲自到省署找到赵恒惕,当面质问赵恒惕:为什么《湖南省宪法》刚公布十几天,就违背宪法镇压工人?还向赵恒惕提出:军队必须从纱厂撤走,立即发给工人年终奖金,给死难者发丧葬费等11项要求。如不答复,决不复工。这时,华实公司资本家表面答应了工人的要求,并假装与黄爱、庞人铨进行谈判,其实暗中却用五万元现金贿赂赵恒惕,要他杀害黄爱、庞人铨。黄爱、庞人铨根本不知道赵恒惕和华实公司资本家设的圈套,代表劳工会和华实公司签订改善工人生活待遇的条约。条约的主要内容是:厂方以红利百分之五提交劳工会,作为湖南工人的教育经费,限制工时,童工、女工每月有例假三天,设立工人澡堂、图书馆、调养室等。

1月16日晚,大雪纷飞,寒风刺骨,黄爱、庞人铨与华实公司老板在劳工会继续谈判。深夜2点钟,赵恒惕派来全副武装的士兵百余人,突然包围了劳工会,将黄爱、庞人铨逮捕。赵恒惕害怕工人闻讯暴动,于17日凌晨4时,将黄爱、庞人铨惨杀于长沙浏阳门外,二人终年都是25岁。黄爱被刽子手连砍了三刀后,仍用尽最后力气高呼:“大牺牲,大成功!”

黄爱遇害是20世纪初中国的大事件,毛泽东曾为其主持追悼会

黄、庞惨遭杀害的噩耗迅速传遍湖南及全国,湖南劳工会的许多会员,冲进内务厅、财政厅等衙门,向赵恒惕军阀政府提出严重抗议。赵恒惕如临大敌,实施全城戒严。毛泽东在船山学社先后两次亲自主持召开黄、庞追悼会,对他们二人的生平及其被害经过作了详细的介绍,并印发了纪念黄、庞特刊。因赵恒惕对湖南的报纸实施严密封锁,不准登载与黄、庞有关的报道,为了让更多的人明白事件的真相,毛泽东领导的湖南支部,立即将李立三从安源调回长沙,指示李立三去常德,动员黄爱六十多岁的父亲去上海,在上海向各界控诉赵恒惕的暴行。黄爱的父亲一行到达上海后,将赵恒惕惨杀黄、庞的详情及其罪恶公布于众,随后,上海、广州、北京各地的报纸开始披露事件的真相。毛泽东也借赴上海之机,帮助流亡在上海的湖南劳工会会员,组织反赵运动,动员国内名流学者,抗议赵恒惕的残暴行径。

黄爱——建党后最早牺牲的工运先驱,远在德国的周恩来作诗悼念,毛泽东两次为其开追悼会-激流网◆湖南各界人士为黄爱、庞人铨烈士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

不久,悼念黄、庞的活动在全国展开,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领导全国工人运动的机构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致电在广州就任非常大总统的孙中山,要求南方政府立即惩办赵恒惕。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也为黄、庞被害发表宣言,社会知名人士李书城、邵力子等也通电责问赵恒惕,并警告其以后不能再有此类惊人之事发生。蔡元培也愤怒地说:“我们后死的人,就有两种最直接的责任,一是完成两先生还没有做成的事业;二是替两先生复仇。”在黄爱曾求学、战斗过的天津,500多名学生,聚集在黄爱生前就读的天津高等工业学校,举行追悼会。广州也召开了追悼大会,有5000多人参加,林伯渠还为大会送来了挽联,上面写着:“看举世方以金钱造罪恶,唯二君能将颈血洗乾坤”。此外,北京、上海、武汉、济南等各地及日本东京的留学生,也都举行了追悼会。

1922年5月1日,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在广州召开,会议高度评价了黄、庞牺牲的意义及其革命活动,并通过议决将每年1月17日黄、庞殉难纪念日作为“中国劳动节”,号召全国各地的工人继承他们二人的遗志。李大钊也在给《黄庞流血记》写的序言中指出:黄、庞的死,是死得有意义的。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书记陈独秀在《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中,向共产国际报告了黄爱、庞人铨的被害。陈独秀在报告中说:“因为反对太平洋会议,鼓吹承认苏维埃俄罗斯的示威游行,以及参加纱厂罢工,青年团员黄爱、庞人铨二人被督军所杀。”

北伐军占领湖南后,1927年1月,湖南人民为黄爱、庞人铨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并把他们二人的尸骨合葬在长沙岳麓山桃花山上。1983年,黄爱、庞人铨墓被定为湖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黄爱——建党后最早牺牲的工运先驱,远在德国的周恩来作诗悼念,毛泽东两次为其开追悼会-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黄爱——建党后最早牺牲的工运先驱,远在德国的周恩来作诗悼念,毛泽东两次为其开追悼会-激流网(作者:窦春芳。来源:党史博采。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