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流评论丨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我们要夺回失去的八小时工作制-激流网

1889年肇始的五一国际劳动节至今已有130年了。其设立的目的是为了纪念1886年芝加哥工人争取八小时工作制的罢工斗争,鼓舞世界无产阶级的斗争热情。所以五一是全世界劳动者共同的节日。

以工资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雇佣劳动者,构成了资本主义社会劳动者的主要形态。包括了工厂工人、外卖送餐员、程序员、医生等在内的雇佣劳动者阶层,是我们这个社会最主要的群体。

现代的劳动者们已经习惯了建筑在劳动法和社会保障制度上的劳动保障制度。但是,很多人已经忘记了,这顶撑在劳动者头顶上的大伞,是百年来用工人阶级的鲜血浇筑而成的,是无数次集体抗争和战斗的成果。

在这个号称经济与科技高速发展的21世纪,劳动者在过去百年的战斗中所取得的成果,又一点点被剥夺了。

百年劳工史:胜利都是战斗出来的

从雇佣劳动者产生之时,他们争取权利的抗争就开始了。最初的抗争发生在最早确立资本主义制度的地方——十八世纪的英国,那时的英国资产阶级如何对待他们的雇佣奴隶呢?“工人——男子、妇女和儿童——每天工作十二到十六小时,他们的工资不能维持最低的生活;他们住在坏得可怕的贫民窟里”,而时常爆发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带给工人的只有大规模的失业和死亡。

曾经号召一起对抗封建地主的资产阶级转头成为老板和官员,那些关于人类平等的冠冕堂皇的许诺转眼就被抛诸脑后,寻求政府救济行不通了,劳动者们只能靠自己来保护自己。他们通过互助会、经济合作社等组织试图反抗,却被资本主义竞争秩序无情地吞噬。

早期的尝试大多都失败了,然而劳动者们很快就会掌握他们的重要武器——罢工。工人们发现,他们停止生产就可以断绝老板的利润来源,让老板对自己的要求做出让步。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以罢工为主的工会运动在英国蓬勃发展起来,工人们争取工时和工资等经济权益的斗争如火如荼、。

处于资本主义早期的英国工人饱受蹂躏,除了经济上的奴隶状态,政治上也处于奴隶地位。当时,“英伦三岛一千六百万人口中,有选举权的只不过十六万人”,掌握政权的是大资本家和拥有土地的贵族,工人阶级在小资本家、小资产阶级的共同推动下进行了长达十年的争取选举权的宪章运动。宪章运动得到了英国无产阶级最广泛的参与,雇佣劳动者第一次作为一股政治力量登上历史舞台。

伴随着资本在全球的扩张,资本主义秩序在世界范围内野蛮生长起来。与资本主义发展如影随形的,是工人运动的发展。资本扩张到哪里,劳工运动就会生根在哪里。工人阶级在数十年的斗争历史中已经积累了丰富的斗争经验,革命的理论呼之欲出了。

1848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发表了《共产党宣言》,第一次全面系统地阐述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指出了无产阶级实现解放的革命道路——消灭私有制,让劳动重归劳动者自己支配。在1864年成立的由各国工人代表组成的国际工人协会(第一国际)中,马克思以其革命性的学说击败了他的各个对手,马克思主义成为各国工人阶级共同的指导思想。

在马克思指导第一国际的时间里,工人运动在组织和理论上不断得到加强。首先是克服了自发斗争的倾向,树立了以持续固定的工会组织做战斗堡垒的观念;其次开启了组建工人阶级的最高组织——工人政党的尝试;同时,工人们的罢工斗争为自己争取到了更好的物质条件。14-16小时的工作日制度取消了,争取10小时工作日的斗争在世界范围内开展,8小时工作日已经作为一个世界性的问题提了出来。

当二十世纪的大幕即将缓缓拉开的时候,阶级斗争以更加尖锐的形式表现出来。进入垄断阶段的资本主义一方面相互之间开展争夺统治权的残酷斗争,另一方面加重了对劳动者的剥削和镇压。面对强大的敌人,工人阶级组织起自己的队伍,工会会员增加了,由狭隘的行业工会跨越到更具阶级性的产业工会;工人政党如雨后春笋一般在各国建立起来了;工人的罢工斗争规模愈来愈广泛、程度愈来愈激烈,全国性的总罢工已经不是一件稀罕事儿了。

资产阶级不得不做出让步,10小时的工作日已经普遍建立了,八小时工作日成为主要的战斗口号。1886年5月1日开始的芝加哥工人争取八小时工作日的斗争成为这个运动的高潮,三十五万人的罢工游行后,约有十八万五千名工人为自己赢得了八小时工作日,大批的工会在斗争中建立起来。

在波澜壮阔的二十世纪劳工运动史中,社会主义革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在帝国主义大战中带领俄国工人阶级摆脱资本主义的奴役,率先建立了工人阶级的政权——苏维埃,而苏联工人作为世界上第一个获得解放的工人阶级,在解放后的第四天——1917年11月11日就由自己的苏维埃政府公布了法令,实行八小时工作制。除了俄国革命的历史性突破,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和工人罢工浪潮于二十世纪前半叶在世界范围内开展起来,从德国到匈牙利、从日本到上海,革命性的工人运动此起彼伏。无数次激烈的斗争为工人赢得了许多经济和政治的重要成果,许多资本主义国家都赋予了工人选举权等基本权利,普遍地建立起了产业工人的八小时工作制,社会保险制度也得到扩大。

然而 “资产阶级的关系已经太狭窄了,再容纳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财富了”,三十年代的总危机带来的生产过剩的瘟疫尚未结束,世界就已经被瓜分得差不多了,资本主义用最野蛮的方式来应对危机,消灭生产力——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帝国主义将世界人民拖入战火之中,将人类的劳动成果破坏殆尽。然而这时,工人阶级也有了自己的第二种选择——社会主义。战后,赤旗几乎插遍半个地球,红色政权下工人不再是雇佣劳动者,重新做回了自己劳动的主人!

而看似泾渭分明的两个阵营间暗流涌动,在红色阵营的示范和国内劳动者的重重压力之下,经济复苏的资本主义国家开启了社会主义模仿大赛——国有企业、劳动保障、“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制度,这些仿制品虽然山寨,倒不失实用,劳动者尝到了斗争得来的甜美果实。

21世纪的梦魇:劳动者的血和泪

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年轻的社会主义在种种原因的作用下失败了。

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随着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工人阶级遭遇了世纪性的失败。他的敌人也不给他任何丝毫喘息的机会,迫不及待地扑了过来,啖肉嗜血、敲骨吸髓。

以新自由主义面目出现的资本主义大行其道,从欧洲到美洲到亚洲,工人罢工被镇压、工会组织被打压、正式用工逐渐减少、灵活用工愈来愈普遍,这些是工人阶级21世纪的梦魇。

在我国,劳动力作为一种可以被买卖的商品又重新登上了历史舞台,雇佣劳动制复活了。所谓的灵活用工使得劳动者开始越来越面临一种不稳定化的挑战,他们不得不长期徘徊于被排除在劳动力市场外的不稳定状态,如同漂浮不定易受到外界影响的“浮萍”一般。而体力劳动者与脑力劳动者的界限也模糊起来。

新时代经济与科技的发展并没有造福这些财富的真正创造者,反而使得之前的种种保障逐渐消弭。前一个时代为劳动者所打下的体制性的福利基础几乎被摧毁殆尽,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等一系列保障变得支离破碎,一切都要自己承担。“当厂主对工人的剥削告一段落,工人领到了用现钱支付的工资的时候,马上就有资产阶级中的另一部分人——房东、小店主、当铺老板等等向他们扑来。”

现如今,体力劳动者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灵活用工,“不稳定的劳动者”正成为一种常态化的劳动状态。而这种就业不稳定且异常活跃的情形实际上会使得他们的处境变得极度糟糕,同时也不利于劳动者形成自己的稳定的组织。

从前些年的血汗工厂到近些年的近年来的教师讨薪风潮,再到最近的“996”风波和互联网行业的裁员潮,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明显的变化:体力劳动者与脑力劳动者共同作为不占有生产资料的雇佣劳动者,他们之间的壁垒正在被打破。南京和西安等地的环卫工人们被佩戴具有监督功能的手环、京东取消快递员的底薪、多个互联网公司开始推行“996”工作制、一些高管被莫名炒鱿鱼以及公务员群体工作量的无上限堆积等现象都表明:脑力劳动者与体力劳动者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他们都面临同一种不平等的雇佣关系。

在经济上行期,脑体力的“同质化”或许还不那么明显,就像在五六年以前,互联网圈还没有996这个说法,那时候互联网公司绝对是大部分私企工作者心仪的去处,互联网公司就意味着双休,高工资和福利。而一旦经济下行,在这种不景气的环境下,“程序猿”这类脑力无产者的处境就会急转直下,甚至其所面临的境况比一般的体力劳动者还要惨淡许多。

随着经济下行、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以及互联网共享经济的发展,劳动关系的灵活化、短期化和非正式化已经成为愈发不可阻挡的趋势。如一些互联网企业,允许员工在家办公;如滴滴打车、美团、饿了么等企业,通过平台机制发布信息促成交易,使得劳动者的工作时间、工作方式、劳动报酬等都更加灵活多样,劳动关系认定也更加困难,他们中三分之一以上的员工每周要工作7天,许多网约车司机实际日工作时长超过10个小时。就这些劳动者而言,劳动合同签订率低、超时工作现象普遍存在,收入稳定性差、社会保险覆盖低、劳动法律救济渠道不畅等都是他们所面临的巨大困境。

超时加班已成为今天劳动者群体的工作常态,事实上的八小时工作制正与我们渐行渐远,加班反而被包装成一种态度、一种情怀、一种福报、一种实现自身价值与理想的手段和途径。“过劳死”、“穷忙族”等现象越来越普遍,生产力越发展,技术越进步,人们的劳动时间反而越来越长。

据经合组织统计,中国人年总工时超过2000小时。中山大学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中国劳动力动态调查:2017年报告》显示,中国劳动力每周工作时间在50或50小时以上的分别为43.90%、42.57%,比例均超过四成。近年来,“过劳死”已经威胁到一线劳工,并向白领阶层蔓延,越来越多的都市白领处于“亚健康”状态。而“穷忙族”作为很多年轻工作群体对自我生存状态的概况,忙碌的工作并没有为他们带来更好的生活,他们一直在努力工作,生活状态却不见根本性的改善,反而陷入了一种“越穷越忙,越忙越穷”的死循环中。

因为工资不过是劳动力的价格,是让消耗的劳动力商品得到补充、恢复和发展的花费。经济繁荣期,劳动者的工资高,甚至能够维持劳动力再生产,也就是养育子女的费用。但是在经济下行的时候,老板们会勒紧劳动者的裤腰带,大多数人的工资只能够保证其恢复体力、正常工作罢了。如今的劳动者就面临这样一个艰难的困境,不仅工资维持在一个仅够劳动力糊口的最低水平,加班、减薪等更是成为所有劳动者的工作常态。

战斗的五一:夺回我们失去的八小时工作制

在这个号称经济与科技高速发展的21世纪,劳动者在过去百年的战斗中所取得的成果又被一点点掠夺了。工人最高组织发生了历史性倒退,工会被资本主义的铁拳迎面击倒,战斗得到的法律权利已然成了空头支票。

老板们通过加班和绩效工资、严苛的管理制度,来榨取更多的剩余价值;用“越努力、越成功”的谎言对劳动者洗脑,营造一种自愿的假象;他们还用“私权神圣”的口号对劳动者进行欺骗,让劳动者将劳动果实乖乖送上并据为己有。但是,无产者看似一无所有,却掌握着推翻资产阶级的秘密武器。

通往未来的道路已经越发明显起来,2008年经济危机后的世界还不知如何恢复元气,消灭生产力或者开辟新市场都“不过是资产阶级准备更全面更猛烈的危机的办法,不过是使防止危机的手段越来越少的办法”罢了。世界性的工人罢工浪潮已经此起彼伏地开始了。就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法国、德国、美国、伊朗、印度的工人们纷纷走出了工厂,走上街头,其中印度工人以2亿规模刷新纪录,德国机械工人给自己送上大礼,德国金属业工会经过六轮谈判、24小时罢工后,与西南金属电气雇主协会达成协议,为90万工人赢得了加薪4.3%,周工作时间28小时的胜利成果。

今天,当消费主义统治了所有的节日,五一劳动节的鲜血和战斗已然在消费主义的狂欢中被悄然隐匿,我们只能从凝固的文字里来想象那些声势浩大、震撼人心的战斗场景。但是一时的喧嚣不能阻挡时代的呼唤,“要么社会主义,要么野蛮”,一声、两声、三声……千千万万的声音将会汇集起来,淹没一切不和谐的杂音。

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激流评论丨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我们要夺回失去的八小时工作制-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激流评论丨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我们要夺回失去的八小时工作制-激流网(作者:纪卓阳。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