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二国际机会主义者中间,除了公开站到资产阶级方面去的社会沙文主义者之外,还有一个所谓“中派”,即隐蔽的社会沙文主义者。“中派”的主要代表考茨基是“彻底毁坏马克思主义、毫无气节、从一九一四年八月起就非常可鄙地动摇和叛变的典型” (《无产阶级在我国革命中的任务》。《列宁全集》第24卷,第54页。) 。但是,他在第二国际中负有很高声望;同时,他的伪善面目又有很大欺骗作用。因此,同考茨基作斗争的问题,就不是一个局部性的问题,而是当时一个关系全局的根本的问题。为了把各国革命的社会党人和广大群众团结在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下面,用革命战争来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列宁在大战期间,用很大的力量来揭露和批判考茨基。一九一四年十月列宁在一封信中写道:“对无产阶级的思想独立来说,目前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比考茨基的这种丑恶的自鸣得意和卑劣的伪善态度更有害和更危险的了,他想蒙蔽一切和掩盖一切,想用诡辩和似乎是博学的废话来平息工人的已经觉醒了的心。”(《给亚·施略普尼柯夫》。《列宁全集》第35卷,第152 页。)

在批判考茨基主义的时候,列宁深刻地论证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战争与和平的理论和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策略。

1. 庸夫俗子不懂得“战争是政治的继续”

列宁指出,“社会党人一向斥责各民族之间的战争,认为这是一种野蛮的和残酷的行为。但是我们对战争的态度,同资产阶级和平主义者(和平的拥护者和鼓吹者)和无政府主义者有原则的区别。我们跟资产阶级和平主义者不同,我们懂得战争和国内阶级斗争有必然的联系,懂得不消灭阶级和建立社会主义就不能消灭战争,完全承认国内战争即被压迫阶级反对压迫阶级的战争,奴隶反对奴隶主、农奴反对地主、雇佣工人反对资产阶级的战争的合理性、进步性和必要性。”(《社会主义与战争》。《列宁全集》第21卷,第279 页。)

列宁引述了“战争是政策的另一种手段的继续”这句名言,指出要找出战争的真正实质,就应当研究战前的政策,研究正在导致和已经导致战争的政策。英、法、德、意、奥、俄等国的统治阶级,在战前实行了掠夺殖民地、压迫异族、镇压工人运动的政策,第一次世界大战正是这种帝国主义政策的继续,是帝国主义战争。“庸夫俗子不懂得战争是‘政策的继续’, 因此他们只会喊什么‘敌人侵犯’, ‘敌人侵入我国’,而不去分析战争是由于什么打起来的,是什么阶级为了什么政治目的进行的。”(《论对马克思主义的讽刺和“帝国主义经济主义”》。《列宁全集》 第23卷,第 24 页。)

在各国社会沙文主义者疯狂地叫嚣“保卫祖国”和互相责骂对方的时候,考茨基煞费苦心来掩盖他们的可耻叛变。他说:“大家都有权利和义务保卫自己的祖国;真正的国际主义就在于承认各国社会党人(其中包括同我国交战国家的社会党人)有这种权利”(转引自《第二国际的破产》。《列宁全集》 第21卷,第195 页。)

列宁愤怒地写道:“这种绝妙的议论是对社会主义的极端庸俗的嘲弄,回答这种嘲弄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定制一个奖章,一面有威廉二世和尼古拉二世的肖像,另一面有普列汉诺夫和考茨基的肖像。请看,真正的国际主义就是为这种行为作辩护;为了‘保卫祖国’而让法国工人向德国工人开枪,让德国工人向法国工人开枪!” (《第二国际的破产》。《列宁全集》第21卷,第 196 页。)

考茨基之流为了辩护他们的背叛行为,还胡乱地援引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见解,说什么在一八五四年到一八五五年间,一八七○年到一八七一年间,一八七六年到一八七七年间,战争一旦爆发,马克思和恩格斯总是站在交战国的这方或者那方。列宁揭穿了这种诡辩手法,指出:“把同封建制度和专制制度进行斗争的‘政策的继续’,即把争取解放的资产阶级的‘政策的继续’和垂死的,即帝国主义的,即掠夺全世界的、反动的、联合封建主来镇压无产阶级的资产阶级的‘政策的继续’拿来对比,也就等于把尺度和重量拿来对比一样。”(《第二国际的破产》 。《列宁全集》第21卷,第197、212-213 页。) 列宁说,考茨基所引证的以往的战争,有下面这些基本特点:“(一)以往的战争是解决资产阶级民主改革和推翻专制制度或异族压迫的问题;(二)当时社会主义革命的客观条件尚未成熟,在战前,没有哪一个社会主义者能够像斯图加特决议(一九○七年)和巴塞尔决议(一九一二年)那样,谈到利用战争‘来加速资本主义的崩溃’的问题;(三)当时在交战双方的国家内,都没有比较强大的、经过多次战斗考验的群众性的社会主义政党。”“简单地说来,在所有交战的国家里都谈不上无产阶级反政府反资产阶级的总运动的时候,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者只判断什么样的资产阶级的胜利对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害处较少(或者更有益处),这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呢?”(《社会沙文主义者的诡辩》。《列宁全集》 第21 卷,第162-163 页。)

考茨基还诡辩说,战争不是“纯粹”帝国主义性的,它还带有民族的性质,因为统治阶级虽然有帝国主义的趋势,而人民群众(也包括无产阶级)有“民族的”要求。列宁指出,在这次战争中,具有民族因素的只有塞尔维亚反对奥地利的战争,但是,这种民族因素对全欧的战争没有而且也不可能有任何重要意义。对于百分之九十九的参加者来说,战争是帝国主义性质的。“当帝国主义者分明用‘民族的’词句来掩盖赤裸裸的掠夺的目的,肆无忌惮地欺编‘人民群众’的时候,说战争不是‘纯粹’帝国主义性的人,那就是愚蠢透顶的学究或滑头和骗子。” (《第二国际的破产》 。《列宁全集》第21卷,第197、212-213 页。)

考茨基附和普列汉诺夫之流说,“实际问题只有一个:是本国胜利还是本国失败。” (转引自《一幅说明国内战争口号的插图》。《列宁全集》 第21卷,第159 页。)列宁说:“是的,如果忘掉了社会主义和阶级斗争,这样说是对的。但是,如果没有忘掉社会主义,这样说就不对了,因为还有另一个实际同题。是做一个盲从的懦弱的奴隶,在奴隶主之间的战争中死去呢,还是为了举行奴隶之间的‘联欢’以推翻奴隶制而死去呢?" “事实上这才是‘实际’问题。”(《一幅说明国内战争口号的插图》。《列宁全集》 第21卷,第159 页。)

在整个战争期间,列宁都始终不渝地为使本国政府在战争中失败和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而斗争。他在《 关于本国政府在帝国主义战争中的失败》 一文中指出,“战时的革命就是国内战争;一方面,政府在军事上失利(‘失败’) ,就容易使政府间的战争转变为国内战争,另一方面,竭力实现这种转变而又不促使政府失败,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列宁全集》 第21卷,第 254 页。)

2. 帝国主义是垄断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

考茨基认为帝国主义不是资本主义的一个阶段,而是财政资本“心甘情愿”所采取的一种政策,是“工业”国企图吞并“农业”国的一种趋向。列宁指出:“考茨基的这个定义在理论上完全是捏造出来的。帝国主义的特点恰恰不在于产业资本的统治,而在于财政资本的统治,恰恰不单是要吞并农业国,而且还要吞并一切国家。考茨基把帝国主义的政治和经济分开,把政治上的垄断制和经济上的垄断制分开,来为他的鄙陋的资产阶级改良主义,即‘废除武装’、‘超帝国主义’之类的谬论扫清道路。”(《帝国主义和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分裂》。《列宁全集》第23卷,第105 、103 页。)

在批判考茨基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时,列宁对帝国主义的情况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写了许多著作,其中包括《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 这个巨著,总结了《资本论》 出版以后资本主义在半个世纪的发展, 揭示了资本主义发展的新阶段——帝国主义的本质、规律和矛盾。列宁指出:“帝国住义是发展到这样一个阶段的资本主义,在这个阶段上,垄断组织和财政资本的统治业已确立,资本输出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国际托拉斯已开始分割世界,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已把全球领土瓜分完毕。”(《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列宁全集》第22卷,第259、185 页。)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特殊历史阶段。这个特点可分三方面来谈:一、帝国主义是垄断的资本主义;二、帝国主义是寄生的或腐朽的资本主义;三、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资本主义。垄断代替自由竞争,是帝国主义的根本经济特征,是帝国主义的实质。”(《帝国主义和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分裂》。《列宁全集》第23卷,第105 、103 页。)

列宁指出.帝国主义国家内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更加尖锐了,革命爆发的条件日益成熟;殖民地、附属国人民同帝国主义的矛盾更加尖锐了,民族解放运动日益发展,帝国主义国家之间为了分割世界所进行的斗争更加尖锐了,斗争双方扼杀对手的愿望更加强烈。

从对帝国主义的科学分析中,列宁得出了“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社会革命的前夜”(《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列宁全集》第22卷,第259、185 页。)的结论。

列宁发现了资本主义经济和政治发展不平衡的规律,他指出:在帝国主义条件下,资本主义经济和政治发展的不平衡性更加突出。这种不平衡发展是跳跃式的,原来走在后面的国家跳到前面去了,而原来走在前面的国家落到后面去了。正是由于这种资本主义经济和政治发展的不平衡,帝国主义国家为了重新瓜分世界而进行的战争成为不可避免的了。也正是由于这种资本主义经济和政治发展的不平衡,无产阶级有可能在帝国主义战线最薄弱的地方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可能在一国或几国首先获得胜利。

早在《论欧洲联邦口号》一文中,列宁就写道:“经济政治发展的不平衡是资本主义的绝对规律。由此就应得出结论:社会主义可能首先在少数或者甚至在单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内获得胜利。 这个国家内获得胜利的无产阶级既然剥夺了资本家并在本国组织了社会主义生产,就会起来反对其余的资本主义的世界,把其他国家的被压迫阶级吸引到自己方面来” (《列宁全集》 第21卷,第 321 页。) 。在《无产阶级革命的军事纲领》一文中,列宁进一步指出:“资本主义的发展在各个国家是极不平衡的。而且在商品生产的条件下也只能是这样。由此可以得出一个确定不移的结论.社会主义不能在所有国家内同时获得胜利。 它将首先在一个或几个国家内获得胜利” (《列宁全集》第23卷,第 75 页。)。

3. “超帝国主义”论是为垄断资产阶级服务的机会主义“理论’

列宁揭穿了考茨基所提出的“超帝国主义”论,认为这是最精密最巧妙地似科学性伪装起来的一种机会主义理论。

考茨基说:“现在的帝国主义的政策难道不会被一种新的超帝国主义的政策所排除吗?这个新的超帝国主义的政策将以实行国际联合的财政资本共同剥削全世界来代替各国财政资本的相互斗争。” (转引自《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列宁全集》 第22卷,第286 - 287 页。) 战争的结局“可能使超帝国主义的嫩芽茁壮起来。战争的教训可能加速在和平时期要等很久才能达到的那种发展。如果事情弄到各国之间达成协议、裁减军备和实现持久和平的地步,那末战前会使资本主义道德日益衰落的那些最坏的原因,既可能会消失”。这个“超帝国主义”的“新”阶段,“可能在资本主义领域中造成新希望和新期待的纪元”(转引自《第二国际的破产》。《列宁全集》第21卷,第200 页。)。

考茨基的“超帝国主义”论是要表明资本主义矛盾会大大和缓。列宁指出,在从前的“和平的”资本主义时代,资本能够畅行无阻地扩大殖民地和附属国,资本的积聚还很薄弱,垄断企业还没有产生,这时,自由贸易与和平竞争是可能的和必然的。在帝国主义时代,垄断代替了自由竞争,但是并没有消灭竞争,而是更加剧了竞争,迫使资产阶级从和平扩张转到用战争来重分殖民地和势力范围。

列宁说:“资本家分割世界,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心肠特别毒辣,而是因为现在的集中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使他们不得不走上这条道路去获取利润,而且他们分割世界,是‘按资本’、‘按实力’来分割的,在商品生产和资本主义制度下也只有按这种标准来分割。实力是随经济政治的发展而变更的;要了解当前的事件,必须知道哪些问题的解决是取决于实力的变更,至于这些变更究竟是‘纯粹’经济上的变更,还是经济范围以外的(例如军事的)变更,却是次要的问题,丝毫也不能改变对于资本主义最新阶段的基本观点。”(《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列宁全集》第22卷,第245-246、289、287、184 页。) “‘国际帝国主义的’或‘超帝国主义的’联盟,不管形式如何,不管是一个帝国主义联盟去反对另一个帝国主义联盟,还是一切帝国主义强国结成一个总同盟,都不可避免地只会是前后两次战争中间的‘暂时休战’。和平的同盟准备着战争,同时也是在战争中成长起来的,这两者互相制约,在同一个基础上,即帝国主义联系、世界经济和世界政治的相互关系的基础上产生着和平斗争形式与不和平斗争形式彼此交替的情形。”(《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列宁全集》第22卷,第245-246、289、287、184 页。)

考茨基的“超帝国主义”论的真正社会意义只有一个,“就是转移群众视线,使他们不去注意现代的尖锐矛盾和尖锐问题,而去注意将来所谓新的‘超帝国主义’的虚假的前途,用这种极为反动的办法来安慰群众,使他们抱着在资本主义下可能达到永久和平的幻想”。(《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列宁全集》第22卷,第245-246、289、287、184 页。)

考茨基还扮演着牧师的角色,说什么许多资本家真正关心世界和平和裁减军备,不倾心于帝国主义,因为他们从战争和增加军备中所得到的利益,并不比他们所遭受的损害大。他劝导资本家说,实现资本扩张的最好办法,“不是通过帝国主义强力,而是通过和平民主”(转引自《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列宁全集》第22卷,第 281 页。)。列宁说:“当争夺强国特权的武装斗争已成为事实的时候,考茨基就来劝导资本家和小资产阶级说,战争是可怕的东西,载减军备才是好事。这样做和这样做的结果完全像基督教的牧师从讲台上劝导资本家说,博爱是上帝的教诲,是灵魂的所向,是文明的道德规范。考茨基称为导致‘超帝国主义’的经济趋势的那些东西,实际上正是小资产阶级希望金融资本家不要为非作歹的劝告。”(《第二国际的破产》。《列宁全集》 第21卷,第205 页。)

列宁指出,“考茨基主义”这个国际上的思潮,一方面是第二国际腐化解体的结果,另一方面是被资产阶级偏见所俘虏的小资产者思想的必然产物。“在全世界日益发展的整个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特别是共产主义运动,决不能不分析和揭露‘考茨基主义’的理论错误.必须这样做,尤其是因为和平主义和一股的‘民主主义’在世界上还十分流行,这些思潮虽然一点也不想冒充马克思主义,但是完全同考茨基之流一样,也在掩饰帝国主义矛盾的深刻性和帝国主义产生革命危机的必然性。”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列宁全集》 第22卷,第245 -246、289、287、184 页。)

本文来源:《列宁反对修正主义、机会主义的斗争》,郑言实编,人民出版社1963年6月第1版,激流网编辑部整理录入,有删节。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列宁反对考茨基主义的斗争-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列宁反对考茨基主义的斗争-激流网   (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