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按: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认为,新的生产力出现,就必然导致新的生产方式(狭义),而新的生产方式就会与旧的生产关系冲突。通过革命或改革,新的生产关系建立起来。由于新生产关系适应于新的生产方式和生产力,能极大地推动生产力的发展,所以实行新生产关系的国家必将全面碾压依然是旧生产关系占主导的国家。按照这样的说法,新的社会主义运动如果建立在新的生产方式和生产力基础上,就必然全面超越资本主义国家。但历史的轨迹与之相反,社会主义世界崩塌了,反而是资本主义国家赢得了冷战。如果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仍然成立,这必然导致一个疑问:新生的生产关系是不是还没有建立在新的生产方式和生产力之上?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共产主义(包括作为其第一阶段的社会主义)所特有的生产方式(狭义)和技术基础又是什么?而且,如果新的生产力和生产方式没有形成,那么历史上的社会主义在生产关系上的变革是否存在不彻底性?针对这些问题,本文作者作出了细致和全面的分析。

作者简介:保罗·科克肖特(Paul Cockshott),英国格拉斯哥大学(University of Glasgow)教授,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计算机专家,新计划经济学派代表人物。

我将详细阐述以下论点:

20世纪的社会主义没能发展到共产主义,这导致了苏联的危机。

共产主义需要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

这个技术发展阶段一直到20世纪末才达到。

但是这一技术适当性问题不能仅仅按照人文主义的“充裕”来理解,也不能理解为“必然王国“。

在此过程中我将首先讨论我所看到的苏联人对共产主义的误解,然后再继续研究现代经济实现共产主义所需的过渡阶段。

1. 什么是生产方式

社会主义是一种生产方式吗?

源自斯大林的标准表述是:生产方式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结合:

生产方式=生产力+生产关系

这个表述被斯大林总结如下:

“但是生产力还只是生产的一个方面,生产方式的一个方面,它所表现的是人们对于那些用来生产物质资料的自然对象和力量的关系。生产的另一方面,生产方式的另一个方面,就是人们在生产过程中的相互关系,即人们的生产关系。”【19】

这是一种正统的,然而我认为是错误的表述。根据马克思的说法,“生产方式”的另一个含义是”物质生产方式“。从马克思的1857年序言来看,这种“生产方式“决定了社会与政治生活。生产关系只需要适应生产力就可以了。

“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12】

这个概念在马克思十年前的一个简练语段中被如此表述:

“手工磨产生的是封建主为首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为首的社会。”【11】

在这个概念中,资本主义生产的基本特征是它是以(蒸汽)动力机器进行生产的机器工业。但是现在我们应该停下来思索片刻,因为社会主义不也是以机器生产,以使用人工能源(artificial energy,即二次能源)为特征的吗?

回想一下列宁在给出以下等式时表达了这个观点:

社会主义=苏维埃政权+电气化

由于蒸汽动力和电力之间的差异是次要的,并且我们知道资本主义经济也用电,所以最重要的一点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分享着同样的生产方式。

我们可以用两个定义生产方式的等式来做下总结: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动力机器工业

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电力机器工业

因此,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是机器生产方式的一个子集——它在全国范围内使用电网。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苏联的第一个目标是为GOLERO制定电气化计划。(GOLERO计划是苏联有史以来第一个国家经济复苏与发展计划。GOLERO是对俄语缩写“俄罗斯国家电气化委员会”的音译。——译者注)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在生产方式上的区别并不像在社会关系上的区别那样大。

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商品生产+私有制+雇佣劳动+无政府市场

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消费品的商品形式+公有制+雇佣劳动+计划

首先,最重要的区别是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可以把商品形式仅局限于消费品市场。由于生产资料只是从一个国有工厂转移到另一个国有工厂,所有权在公有部门内没有发生变化——因此这些产品没有变成商品。其次,社会主义经济用公有制取代了私有制。最后,社会主义用指令计划取代了无政府市场。这些都是生产关系上的差异,并不是生产方式上的差异。

2. 马克思与苏联在共产主义问题上的分歧

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提出了向共产主义过渡的三个阶段:

1. 资本主义

2. 共产主义第一阶段:没有商品与货币、没有私有制、根据实际工作的成果分配劳动代币。用劳动收入所得税来支付公共服务。

3. 共产主义第二阶段:按需分配,大家庭等获得更高收入。  

请注意,即使是在第一阶段马克思也认为要废除货币。还有——与布哈林最初的设想相反【1】——马克思没有想过在共产主义体系中免费分发所有产品。按需分配的基础是对需求的客观评估——用以拯救生命的医保可以免费提供给需要它的人,但是整容手术可不行。

现在,让我来把这个方案与苏联正统学说进行对比。苏联正统学说的来源多种多样,既有斯大林也稍早前上文提到过的布哈林的文章。我们再一次拥有一个三阶段模型:

1. 资本主义

2. 社会主义:商品和货币仍然存在、国家与集体所有制、根据工作和职位分配货币工资(男性比女性获得更多工作报酬)、国家的收益主要来自于间接销售税而不是收入所得税。

3. 共产主义:以易货贸易取代商品生产、免费分发许多商品、纯粹的国有制。

重要的区别在于,苏联人将带有更少激进色彩的社会主义视为共产主义第一阶段。他们忘记了社会主义是一种比共产主义更广泛的倾向,并且在《共产党宣言》中,有整整一章在致力于解释共产主义者同社会主义者有哪些不同。苏联的社会主义本质上是1902年仍然革命的卡尔·考茨基式的社会主义。【17,10】其所有关键要素都在考茨基的著作中有所体现。假装社会主义货币经济同无货币的共产主义经济是一回事,这本身就是一种虚假表述。

3. 为什么苏联没有实现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的物质与科技基础将在第二个十年(1971-1980)结束时建立起来,以确保全体人民享有丰富的物质与文化价值;苏联社会将会接近一个可以引入按需分配原则的阶段,并且逐渐过渡到单一的所有制——公有制。因此,共产主义社会将主要建立在苏联境内。在随后的时间里,共产主义社会将完全建成。”(1961年苏共纲领)

1961年的苏联仍旧雄心勃勃。他们有一个超越美国的乐观的时间表,并且事实上在很多行业这个目标都实现了。向共产主义的过渡仅仅体现在产出数量方面,而没有体现在社会关系的改变方面。电气化仍被视为是关键性的技术发展——它是共产主义社会经济建设的支点,在所有经济部门的发展和所有现代技术进步引起的影响中起着关键作用。因此重要的是确保电力输出的优先发展。值得注意的是,苏联没有特别注意到信息科技是一项可以用来实现共产主义的技术。

苏联人事实上做得有多棒?表1显示,在他们的关键电力目标中,苏联到1990年的表现要好于欧洲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在四分之一个世纪后所取得的成就。

大数据与超级计算机:网络共产主义的基础-激流网表1:将各国可用电力转换为人均人类劳动力当量后的比较结果(假设一个体力劳动者每年可以完成216千瓦时的工作)

对于共产主义来说这些电力足够吗?

食品生产的情况怎么样?

苏联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了他们的目标?

表2显示苏联完成得相当好。

大数据与超级计算机:网络共产主义的基础-激流网表2:苏联末期在主要蛋白质食品人均产出方面与英国、巴西、美国等国的比较结果。请注意苏联末期在所有指标上都表现得更好。资料来源【14】:FAOSTAT与USDA数据库。

这些食物对于共产主义来说足够吗?

但是苏联的增长放缓了。赫鲁晓夫时代认为指数性的经济增长会持续,并按照指数增长的方式定义了共产主义。不过指数增长的假定是不现实的。实际增长不可能长期呈指数增长,它会不可避免地放缓。实际增长往往遵循这样的逻辑曲线:

大数据与超级计算机:网络共产主义的基础-激流网

赫鲁晓夫的共产主义忽视了社会改革

“共产主义社会里没有阶级。并且,城乡之间的社会、经济与文化差异以及生活方式上的不同也会消失。乡村将在生产力的发展、劳动性质、生产关系形式、居住条件以及人民福利等方面上升到同城镇一样的水平。”(1961年苏共纲领)

但是,苏共的具体计划中没有采取具体措施来消灭阶级、货币和商品。当人们都感到不可能实现10%的增长时,就会认为这是共产主义的失败,因为社会改革并非其计划核心。如果社会没有向前发展,它就无法在道德上激励人们。到80年代末,共产党员已经无法抵抗住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压力了。

4 .资产阶级理论家说共产主义不可能

冯·米塞斯

只有货币为比较成本提供了合理基础。由于需要解决上百万个方程式,我们无法计算出劳动时间。

哈耶克

市场就像一个交换信息的电话系统那样聚合经济。只有市场才能解决信息分散问题。

这些论断道出了部分事实。由于信息处理技术的局限性,在1960年实现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还是不可能的。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第一阶段设想:

没有货币

按劳动时间和使用价值进行计算

用劳动债权(labour credit,干8小时的工作,劳动账户上就记入债权8小时,相当于社会欠了该劳动者8小时,可以用于后期购买消费品——译者注)进行支付

但是,计算出每样产品的劳动量需要解决上百万个方程式。1960年代的计算机还没有强大到这种程度。这是对苏联社会主义的一种局限。

即使是在计划环节仍需要货币来进行经济核算。聚合问题使得计划需要设立货币目标。在联盟一级,所有人都无法处理分散的计划。对工资的支付仍然需要货币。但是现金导致了黑市、腐败和复辟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压力。

5. 生产力在1960年以来的关键进展

但是,自1960年以来已经有一系列的技术进步使得我们能够解决这些以往的、反对共产主义经济学的意见。

互联网

互联网使得实时控制计划成为可能,它还可以用来解决信息分散问题——这是哈耶克反对意见的关键之处

大数据

大数据使得我们可以集中计划所需要的信息

超级计算机

超级计算机可以在数秒内解决上百万个方程式——即冯·米塞斯的反对意见

电子支付卡

电子支付卡允许用不可转让的劳动债权来替代现金

计算的复杂性

解决上百万个方程式容易吗?对于一些最大的计算机来说,在计算上难以处理的问题也是存在的。经济计划或者使用劳动记账会遇到这种情况吗?

不,并不会。在一系列的论文里,阿林·科特雷尔(Allin Cottrell)、格雷格·迈克尔森(Greg Michaelson)还有笔者已经证明:使用N种不同产品的整体经济,其劳动价值的计算复杂性会随着Nlog(N)而增长。这意味着计算的复杂性易于处理,并且可以被现代计算机轻松解决。

直接民主

利用计算机网络和手机投票使得让大众直接民主地控制经济成为可能。这允许我们民主地作出重大战略决策。例如:投入多少劳动力用于教育?投入多少劳动力用于卫生、养老金和治疗病患?投入多少劳动力用于环境保护?投入多少劳动力用于国防?投入多少劳动力用于新的投资?

全部重大战略决策可以每年通过使用电脑或者手机投票来完成。我们已经开发了原型软件,以这种方式汇总民众的愿望。

等价原则

马克思分配非公共物品的原则是等价原则——你获得的产品中蕴含的(税后)劳动量和你的劳动付出是相等的。因此产品按劳动时间来定价。从销售到计划的控制论反馈将产出调整为消费者需求,正如图1所示。

大数据与超级计算机:网络共产主义的基础-激流网图1

马克思认为,按劳动时间进行核算会导致效率提高。工资制度低估了劳动力的实际社会成本并阻碍了对最现代化机器的运用。到共产主义核算的过渡将带来对劳动时间的合理运用,同时还会促进劳动生产率的增长。

大数据与超级计算机:网络共产主义的基础-激流网图2: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英国的劳动生产率一直在萎缩。增长率的计算以5年移动平均值为基础。

数据来源于ONS的全国人均经济产出。

大数据与超级计算机:网络共产主义的基础-激流网图3:生产率增长的下降是一种国际现象。

数据来源于Extended Penn World Tables。请注意,这些数据只持续到了2008年经济衰退的开始时期。

在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工资法则是起作用的——它减缓了劳动生产率的增长。资产阶级寻求廉价劳动力,从而系统性地阻碍了技术进步。他们长期不愿投资。正统经济学家称其为长期停滞。

在图2、3所示的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过程中,你可以清楚地看到这种下降效应。

6 .过渡到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的步骤

“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

要做到这一点,当然首先必须对所有权和资产阶级生产关系实行强制性的干涉,也就是采取这样一些措施,这些措施在经济上似乎是不够充分的和没有力量的,但是在运动进程中它们会越出本身,而且作为变革全部生产方式的手段是必不可少的。

这些措施在不同的国家里当然会是不同的。”【13】

但是,在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以下共产主义措施将普遍适用。

立行措施:

1.货币单位转换为劳动时间每小时内创造出来的价值的平均值。

2.转变国家收入来源,从征收国有企业的利润转变为完全依靠累进所得税。

3.立法给予员工要求其税前收入等于其在在企业内创造的全部价值的权利。

4.将剩余的私营公司转化为合作社。

5.开发集中的互联网系统以追踪所有购买与销售。

6.收回所有纸币和硬币,代之以电子卡。

在准备过程中,企业间的商品交换仍然存在,货币交易也依然是可能的,但是剥削将被消灭。在下一个阶段以下措施也许是合适的:

货币的私人流通被消灭,货币只能用来让消费者从公有商店购买最终产品。

企业间的商品交换被计算机的指令计划所取代

男女之间以及不同职业、行业间的工资率将均等化

世界范围内的技术进步受到工资制度的阻碍。资本主义社会关系同新的生产力的潜力存在着日益增长的矛盾。新的信息技术允许直接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核算模式。新的共产主义生产关系将会消灭阶级差异,使技术进步和人道主义进程回归。

参考资料

[1] 尼古拉·布哈林:《共产主义ABC》。

[2] 《经济与社会》杂志第71-89页:保罗·科克肖特与阿林·科特雷尔:《劳动价值与社会主义经济核算》;18(1):1989年。

[3]保罗·科克肖特与凯伦·雷诺:“扩展手持式投票以处理数字经济决策”;2010年ACM-BCS 计算机科学

译者:高斯的小石板

来源:Paulcockshott

大数据与超级计算机:网络共产主义的基础-激流网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大数据与超级计算机:网络共产主义的基础-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大数据与超级计算机:网络共产主义的基础-激流网(来源:无产者译丛。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