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使馆签证的时候,我遇见了……-激流网

这是蓝蓝第二次来到东直门外大街一号,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馆,北京。

上次来约是半个月前,她满怀期待的备齐材料,起了个大早。那个八撇胡子的签证面试官高冷严肃,正襟危坐,头也不抬,径直从那堆材料中挑出邀请信,然后扔到她面前:“This is not original document.”(邀请信不是原件。)一口淡淡巴氏余韵的英语。蓝蓝花容失色,一阵紧张,“这是巴方传来的电子版,我们打印了彩色的!” 签证官耸耸肩,“我知道,但我们要原件,而不是打印版。”蓝蓝有点愤愤,“可是,我也曾经邀请过巴基斯坦的朋友来中国,也是发给他们电子版邀请信,驻巴的中国大使馆就通过了签证,为什么我去巴基斯坦就不行?”签证官突然眉头紧蹙“中国和巴基斯坦是两个不同的国家,你到底有没有认真读我们官网上的要求?好了,请你离开,下一位。” “可是……我的时间不多了……”蓝蓝哀怨道。“那这就是你的事情了,不是我们的问题。”那个签证官双眼圆睁……

上次的那一幕还心有余悸。这一次,蓝蓝费了一番周折和巴方高校协商推后了会议日程,让巴基斯坦的同仁千里迢迢寄来了邀请信原件,为了表现得像原件,她还特意贴上了自己的照片。蓝蓝的同事也曾笑讽,去个巴基斯坦还能被拒?比去美国签证还困难?去美利坚开会都没有要求邀请信原件。过了几天蓝蓝在新闻上看到中国驻巴基斯坦卡拉奇大使馆遇袭的消息,仿佛有点理解了这个严苛的签证要求。她想,毕竟巴基斯坦是一个动荡的冲突频发的地区,为了保证来访人员和接访方的安全,也许便只能从人员出入的流程形式上着手做文章,就像北京进出都需要安检的地铁。虽然安检拦住的永远都不是恐怖分子。

这一次,她带上了从巴基斯坦寄来的原件,心情有点复杂。前几天,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馆官网也突然出了问题,一堆乱码,不能提交签证申请,看着新的会议日程的临近,她心急地打电话询问,对方总是不耐烦地说自己的网站并没有问题,然后就不客气的挂断,直到今天早上网站才恢复正常。今天来此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幺蛾子?大使馆门口逢人必拦的栏杆铁门和铁门内不远处迎着北京雾霾坚挺地飘摇着的绿色星星月亮旗宣示着第三世界国家也有的庄严与威仪。

然而那个八撇胡子的面试官却温和了许多,看了她的资料,跟她闲聊了几句,当听说和巴方一起做的这个研究课题并没有什么实际应用的时候,还露出了笑容。最后问她打算哪天去巴基斯坦?让她去巴基斯坦的前一天来拿护照。那一天,据今天,仅仅隔了三个工作日。

蓝蓝心中卸下了一块大石头。走出巴基斯坦大使馆,感觉空气中的雾霾散去了不少,天空也蓝蓝,心情也蓝蓝, 蓝蓝步伐轻快,几乎要唱起歌来。

“这位小姐,你是去巴基斯坦吗?去哪个城市,去干什么?哪天来拿签证?”不知何时窜出来一位操着京腔的中年男子,双手插入袖口,哈着胸取暖,仿佛在此地伺机已久。

蓝蓝看到这个中年男子,一米七左右的个头,精瘦的身材,机灵警惕的神情,烟火色的中长棉袄外套仿佛在这个社会中摸爬滚打了很久。

“我去开个会呀,在拉合尔,下周二来取签证。”心情好的时候,蓝蓝总是对任何人都能聊上很多。

“去开会啊,这年头,去巴基斯坦几乎的都是商务签,你是住在北京吗?还是外地过来的,需要代取吗?”

蓝蓝恍然大悟,这大约是个签证中介,游弋在各个大使馆门口招徕生意呢! “我不是商务签,我是访问签,我就在北京。”

“哦,你就住在北京啊,那就挺方便的,可以自取。我是想你如果住外地,我们可以帮忙代取。你是干什么工作的,为啥是访问签?能方便加个微信吗,以后谁周围有朋友,譬如外地的,需要去巴基斯坦,或者出国,你可以介绍给我,我是专门干这个的,我就是签证中介。”他开始毫无顾忌的自报家门。社会人士灵敏的嗅觉总是对任何商机和生意的可能性都不放过。

“我还是个学生,去那边的大学参加一个学术会议。”

“学生呀。呦,研究生?”他仿佛发现了新鲜物种,眼光里多了一丝别样的未知的敬畏,仿佛嗅到了跟平常琐碎的钱米交易的生活气息不一样的象牙塔的纯粹。

“我周围可能也没有认识什么人会专门去巴基斯坦吧。可是,签证还能代办吗?”蓝蓝有点不好意思。

“当然可以呀,”这个中年男子如同进入了专业领域般如数家珍,“巴基斯坦大使馆是需要亲自面签以及邀请信原件的,还需要派遣方的派遣原件、单位法人证明,这个很多人都搞不清楚,要白跑几趟。但是你譬如这周围的加纳、阿尔及利亚啊”他示意了一下这附近座落的各国大使馆们,“都不需要面签,邀请信复印件就可以,他们只是看看真实信息对就行。但比如你一个外地人,山东的,坐高铁来回,再在这附近住一晚,这就要花很多钱,不如找我们中介代办呢,省事儿!”

他的京腔透出独有的俏皮和闲逸。

蓝蓝好奇心发作,“那你们中介,是一家公司吗?”

“我们是北京XXX旅行社的,代办签证业务。”

“那为什么偏偏去巴基斯坦需要面签和原件呢?”

“这都是巴基斯坦大使馆的规定,谁知道呢?许是为了安全吧,你也知道巴基斯坦很乱, 几天前中国驻巴基斯坦卡巴奇大使馆还遭遇了袭击 ,为了确定你在巴基斯坦有人接待,你是去办正经事情的,跟你聊几句就能知道真假。”

去使馆签证的时候,我遇见了……-激流网

“那如果不是商务签,而是旅行签呢?去巴基斯坦的旅行签应该比较好办吧!”蓝蓝想起印度的旅行签甚至只需要网上申请电子签证即可。

“谁会去巴基斯坦旅游?国家又乱又没啥可看的。一般都是办商务签。不过巴基斯坦的旅行签也是需要面签和巴基斯坦旅行社的邀请信原件的。其实吧,这北京的巴基斯坦大使馆需要面签和原件,但是广州的不需要。你刚刚进去,是一个八撇胡子的那个男的吧,他比较刚正不阿,按照规矩办事,也不收钱;但是广州的那位呢,他私下会跟我们中介有合作,我们备齐了资料给他,不用面签,也不需要原件,他收点钱,就能给过。这就跟中国官场的腐败是一样的,他们也有腐败。”这位中介大哥见怪不怪地和盘托出。

听到这里,蓝蓝吃了一惊,“去广州办签证不要面签?也不需要邀请原件?!那他收多少钱呢?”

“通过我们中介就不需要,人不能到场的我们都帮忙把资料寄去广州那边办,一般是三个星期1600,加急一个星期2000,嘿!他一年能挣好几千万人民币呢!”

几千万!这是可能比一家上市公司一年的利润都还要多的数额!一个巴基斯坦签证官,打打政策擦边球,居然就这样攫取了巨额财富!!由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巴基斯坦人均收入1629美元,不到一万人民币,而一个巴基斯坦签证官,在外为官一年,仅凭放宽签证要求一项,就能入手相当于好几千巴基斯坦劳动人民的收入总和。权力即是金钱啊!蓝蓝想起曾经听说,十八大以后,大陆内地打响了反腐倡廉之战,澳门的赌场生意就惨淡了不少,澳门赌王的资产也急剧缩水呢。官员依赖手中的权力轻轻勾来的财富,竟会对国民经济产生不菲的影响。

“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馆一共有几处?签证官都这样吗?”

“北京,上海,成都,广州,香港,一共五处,目前我们知道的只有广州的那位签证官肯收钱,这北京,上海,成都的,都比较刚正, 不肯跟我们中介合作,至于香港,那也不是我们的业务范围,就管不了啦。华北地区按理来北京办,华东地区去上海,西南地区去成都,华南地区一般就去广州啦。北京、上海、成都的签证官不肯收钱合作,我们就都挪到广州去办,广州那个签证官的业务量就上来了,他挣钱也就多了。 一般都是公司里出差找我们办商务签,他们把资料交给我们,身份证复印件、护照、公司派遣函……我们帮他们代办,再寄给他们。他们也怕麻烦。”中介大哥仿佛在陈述一件司空见惯,方便你我他的平常事。

“广州的那位签证官,他不怕自己国家查出他的腐败吗?”

“其实别人可能也知道,睁只眼闭只眼,但是谁能去查出来呢?签证需要的资料也都备齐在那里,人到不到现场也无人知晓,至于邀请信不是原件,那就说有利于中巴友好交流,放款权限,他咬死不承认自己收了贿赂,谁能抓住他的把柄?这大使馆签证官的任期是四年,四年一满,就调去别处,可能去美国,也可能去其他国家,就像和牌一样重新换。北京这位,可能还有一年多就卸任了吧!”中介仿佛对这位油盐不进的签证官的离开充满了憧憬和期待。

蓝蓝目瞪口呆,她暗想,等到下一任签证官上任,刚正不阿的被换掉。这些中介是否又会像觅食的骢狗一样用金钱来腐蚀新一任签证官,打开制度擦边球的商机,中巴友好,一起联手,挣的盆满钵满,方便你我他;而广州卸任的那位,到了新的国家,又将和当地新的旅游中介一起联手,政策寻租,鱼肉乡里。

那大使馆院落内的飘扬在雾霾中的绿色国旗的庄严,那笔挺守候在铁门外的军队小哥的肃穆,此刻仿佛被这暗藏其中的权钱交易撕开了华美衣袍下露出尸虫的一角。

是啊,蓝蓝接着想,这国之庄严意味着什么呢?“按照哲学的学说……国家……是永恒的正义和真理所借以实现或应当借以实现的场所,由此就产生了对国家的崇拜,由于人们从小习惯于认为全社会的公共事业和公共利益只能用旧的方法来处理和保护,即通过国家及其地位优越的官吏来处理和保护,这种崇拜就更容易生根。《马恩选集》第2卷 336页”然而,或许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国家方是腐败的最大根源。蓝蓝想起大学有位思政老师曾说,“高高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国家政权,实际上正是这个社会莫大的耻辱,是一切龌龊事物的温床。《法兰西内战》”

“以往国家的特征是什么呢?社会为了维护共同的利益,最初通过简单的分工建立了一些特殊的机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机关——为首的是国家政权——为了追求自己的特殊利益,从社会的公仆变成了社会的主人。这样的例子不但在世袭君主国内可以看到,而且在民主共和国内也同样可以看到。..在美国,同在任何其它国家中相比,“政治家们”都构成国民中一个更为特殊的更加富有权势的部分。在这个国家里,轮流执政的两大政党中的每一个政党,又是由这样一些人操纵的,这些人把政治变成一种生意,拿联邦国会和各州议会的议席来投机牟利,或是以替本党鼓动为生,在本党胜利后取得职位作为报酬。大家知道,美国人在最近30年来千方百计地想要摆脱这种已难忍受的桎梏,可是却在这个腐败的泥沼中越陷越深。正是在美国,我们可以最清楚地看到,本来只应为社会充当工具的国家政权怎样脱离社会而独立化。那里没有王朝,没有贵族,除了监视印第安人的少数士兵之外没有常备军,不存在拥有固定职位或享有年金的官僚。然而我们在那里却看到两大帮政治投机家,他们轮流执掌政权,以最肮脏的手段用之于最肮脏的目的,而国民却无力对付这两大政客集团,这些人表面上是替国民服务,实际上却是对国民进行统治和掠夺。《法兰西内战》恩格斯导言”

是的,人们对国家和地位优越的官吏的盲目崇拜,国家机关由服务社会的公仆变为社会主人,依赖政策和权力攫取财富,不正精确地描绘了这巴基斯坦大使馆约束不住贪念的签证官的腐败渊薮吗?

蓝蓝又想,制造卡拉奇袭击的恐怖分子是否也在当地找了个中介通过这样的签证腐败的缺口蒙混过关潜入了巴基斯坦?

制度崩坍的掘墓人当然是制度本身造就的。制度给他们制造了数不清的可乘之机。内腐外乱,颓颓难补。

“这位小姐加个微信吧,以后有朋友出国,可以联系我。照顾照顾生意。”中介大哥依然没忘记这件事。他加微信的请求拉回了蓝蓝的思绪,蓝蓝抬头看看了路,雾霾仿佛又重了不少。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去使馆签证的时候,我遇见了……-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去使馆签证的时候,我遇见了……-激流网(作者:积分号。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