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特朗普和金正恩的“爱情”-激流网

特朗普宣布与金正恩相爱了。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9月29日报道称,在当天西弗吉尼亚州竞选活动中,特朗普炫耀了他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之间的关系:“我们相爱了。”特朗普对他的支持者讲道:“……我当时很强硬,当然他也一样。我们的互动有来有回,然后我们就‘坠入爱河’了。”“他寄给我好几封措辞优美的信,这些信都太棒了。然后,我们就相亲相爱了。”“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我猜这挺好的。我可以这样说吧?我们会再见面的。”

可是爱情归爱情,政治归政治,翻脸比翻书快。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10月11日援引彭博社报道,特朗普称,只要他不批准,韩国就不会解除对朝鲜的任何制裁。特朗普当地时间10月10日在椭圆形办公室被问及有关首尔的计划时说:“是这样,他们不会在未经我们批准的情况下这样做……我们不批准,他们什么都不会做。”此前,韩国正评估放宽对平壤部分惩罚措施的可能性。

这是典型的特朗普风格,脸说变就变。好在大家也习以为常。但在这令人眼花缭乱的表演中,作为吃瓜观众,我们有必要分析一下“特金恋”的实质,回顾一下半岛上几十年来的爱恨情仇,预测一下这爱情的未来。

现有社会(私有制)条件下的爱情是件是奢侈品。现实中的爱情因为会被各种利益关系所绑架。家庭出身、社会地位、财富多寡、学历和相貌等各种按不同权重加在一起发挥决定性作用,核心是四个字:门当户对。

国际社会的爱情,更是不堪。典型的丛林法则、无政府主义。至于联合国?也就跟国内学会、协会之类的社团组织差不多。朝鲜战争结束六十多年了,美军还以“联合国军”名义在韩国活动。为此联合国很不高兴,2013年7月27日,新浪微博认证的“联合国官方微博”发文称,“由安理会第84号决议授权成立的国际部队并不是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这支部队并不是在秘书长的权力之下,而是在美国的统一指挥下。关于其在战斗时期中行动的报告并未提交给联合国的任何机构。”1975年联大曾通过第3390号决议,要求解散“联合国军司令部”。但美国无赖,联合国却毫无办法,这很尴尬。

聊聊特朗普和金正恩的“爱情”-激流网

朝鲜半岛虽小,然而因其地理位置特殊,地缘政治上极其重要,近来以来一直是大国博弈的场所、冷战的前沿,也意识形态交锋的阵地。半岛人民也因此饱尝人世间的冷暖,洞悉世间的爱恨情仇。

回顾历史,围绕朝鲜半岛的爱情大致有四种:国际主义之爱,“社会主义大家庭”之爱,民族团结之爱,还有马基雅维利之爱。

国际主义之爱

这种爱集中体现于抗美援朝战争。先看一组数字: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以轮战方式先后入朝参战的各种部队190万,补充兵源近50万,共计240万,志愿军伤亡39万余人,战争共消耗各种作战物资560余万吨,战费62.5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当时的25亿美元,1953年中国GDP为824.0亿元)。中国人民为此付出了沉重的牺牲与代价。

但是,这种牺牲和付出是完全值得的。相对国内部分学者鼓噪的“得不偿失论”,对手的评价更值得玩味:《纽约时报》称“美国在朝鲜打了两场战争,赢了北朝鲜,却输给了红色中国。”而日本史学家和田春树在《朝鲜战争全史》中评价更全面:对于刚刚诞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来说,虽然在这场战争中牺牲了很多,但通过与美国对等作战,完全确立了革命中国在国际社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