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门“武爷”的背后阴影-激流网

“人和事,总是一环扣一环”

津门“武爷”的背后阴影

赵叔

2014年7月19日,天津东来顺饭店老板武玉峰,感觉自己可能要出事。于是他打电话通知自己的出纳,让她去把饭店保险柜里的钱取出来。

这大概是武老板人生中最紧张的一天,各种各样的信号都在预示着危险,他做完安排之后,又打电话给在自家其他公司上班的朋友,暂停所有业务,低调行事。

果然到了当晚,他的叔叔,在津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武爷”,找上了门。武爷让他把一个长一米,高一米,宽半米的红色大木箱,搬走存放。什么也没说。

这是他的叔叔第二次交给他东西,十天前,叔叔曾拿来28根金条。

武老板有点崩溃,于是他打电话约自己中学时的王同学见面,并告诉对方,如果自己凌晨3点还没出现,就让王同学去饭店帮自己办几件事:一是第二天找出纳拿钱,二是帮忙把办公室的东西收拾好,替他保存,三是将他电脑里一个名为“管理制度”的文件删除,并把电脑拿走,另外再帮他通知一个叫王秋安的人,让他去武老板其中一套房里,把宝通的账本、支票、电脑都拿走。

王同学是武老板的好友,以前经常帮武老板做事,2013年,他曾帮武老板一口气买过了10辆夏利,拿了11个牌照。

那天晚上,他最后还是见到了武老板,神色慌张的他从车里拿出三个袋子交给王,说是个人物品。并嘱咐他,办公室的柜子里有金条,让他收拾的时候留意。

第二天,出纳和王同学都早早到了东来顺。出纳找来一个红色拉杆箱,把保险箱里的钱往里塞,塞了200万,塞不下了。又找来一个旅行袋,装了剩下的94万。

王同学则在整理武老板办公室更衣箱时还发现了5、6个房产证。他后来开车先送出纳回家,把除了装着200万的红色拉杆箱之外的东西,都留在了出纳家。自己则将其他物品带回家,放在了阳台。

做完了这一切,武老板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待消息。到7月20日,他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的叔叔,津门“武爷”武长顺,被中纪委立案调查。消息当时并未公布,但武老板知道,多年来避其荫下的自己,总有一天也会是同样的下场。

于是,他在崩溃中开始了最后的抵抗。他命令出纳将用红色拉杆箱装走的200万现金,分两次,拿给自己的另一位陈同学。又在随后几天里,将自己物品,以各种方式陆续交给陈同学,以及其他几位同学朋友,包括几百万人民币,几万欧元,10幅字画,19张银行卡,另外还有许多存折和房本。

他还让人去批发市场买了7部手机,并分别交给了这些同学、朋友,以便联系而不被有关部门发觉。

在武老板心思费尽的转移资产,企图减轻罪过的同时,一个叫赵军屹的女人,却在用早已习惯的方式,企图挽救“武爷”。

她是天津塑力线缆集团的董事长,作为一家中外合资,主要生产线缆、铜材、高分子材料的公司老板,她的生意经却主要靠金钱关系维系,从2012年结识武长顺到2014年春节,因为曾拜托其为自己公司土地使用权被收回、小额贷公司被诈骗等事情上帮忙,赵曾陆续送给武长顺44张银行卡和43张存单,共计人民币273万。

她习惯行贿。在2014年3、4月间,为了重新获得国家电网招投标项目的资格,她还曾给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原局长杨栋梁,先后两次送去6张银行卡,共计40万元。

也许是习惯了金钱关系的维系,在赵眼里,同为一丘之貉的武长顺大概是难能可贵的保护伞。于是在2014年7月20日武长顺被立案调查之后,她四处奔走,并在征得武长春同意后,不惜先后花费1230万为其疏通关系。

可不论费尽心机藏匿赃物的武老板,还是事到临头还在行贿救人的赵董,他们大概都没有想到,这些最后的挣扎早已无济于事。

在从武长顺手里接过那个红色木箱10天后,武玉峰被监视居住。后随案情进展,于2015年3月被逮捕。而赵军屹因为行贿罪在武长顺宣判前被多次取保候审、监视居住,后在武长顺宣判后逃跑,直到今天1月底才被抓获归案。

但故事并没有因此而结束。相比亲近的侄子,和讲义气的女老板,武长顺落马之后,真正牵动其多年来背后阴暗脉络的,却是另一个常年担当武长顺“白手套”的马前卒——原天津市公安交通管局大港支队政委杜全顺。

在2014年7月20日武长顺被调查当天,杜全顺就失去了自由。为了减轻自己的刑罚,他在调查期间不仅迅速交待了武长顺授意其挪用公款的事实,还主动检举揭发了聚利建设工程公司天津办事处负责人唐声达、天津公路建设发展公司原经理杨明,天津太平洋医药科技董事长宋德成,以及孙宏斌向武长春行贿等案件的线索。

在公开的判决书中,所有人都有抬头,唯独孙宏斌是谁,没提。末尾只有一句,已经查实。

2017年春暖花开的时候,这位曾驰骋九河下梢的“爷”,被判处死缓、终生监禁。包括那些在2014年7月20日前后被武玉峰陆续转移的财产在内,武长顺的涉案金额总计高达5.27亿元。

在那之前,人们对他的往事噤若寒蝉。而在那之后,直到今日,他身后盘根错节的网络,以及那些隐匿的在阴影中,曾与“武爷”有过交集的人影。直到现在,才一点点浮出水面。

九河下梢,从明清开始逐渐形成一股独特的码头文化,贩夫走卒,天南海北,无处不是江湖。有江湖就有故事,而江湖里的故事往往一环扣着一环。

这一环揭开了,下一环还远吗?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津门“武爷”的背后阴影-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津门“武爷”的背后阴影-激流网(作者:赵叔。来源:布老爷。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