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科技大学18人因学分不达标本科转专科,连日来引发广泛关注。10月17日,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对华中科大此举给予肯定。

“天天打游戏、谈恋爱,浑浑噩噩的好日子将一去不复返了,不能搞‘玩命’的中学,也不能搞‘快乐’的大学。”17日,吴岩到华中师范大学参加该校第四届教学节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表示,每所大学抓本科教育质量的方式可以有所不同,但目标是一致的。“现在大学里,有些学生醉生梦死,这样是不行的。”吴岩认为,大学要合理增负,增负并非是增加课程的量,而是以提升学生质量为目的,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

“适度增加学生不能按时毕业是应该的,本科生有一定的淘汰率也是必然。”吴岩表示,本科生质量不行,研究生的质量也无法保证;大部分本科生是要就业的,本科生的培养质量影响劳动者的素质,事关国家建设的人才质量需求。

每日激评丨本科淘汰制:生而为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激流网

激评

身为学子,我们一开始就被框定在固定的模型里,从小学、初中、高中、再到大学,一路上我们披盔戴甲、征战考场,逐渐被塑造成“社会”想要的模样。在这样的过程中,一路走一路有人被淘汰,可是好像从来没有人认真去想过,被淘汰的那些人去了哪?他们真的就应该被淘汰吗?这样的意义又在哪里?我们的教育理应如此吗?

我们的长官说:“不能搞‘快乐’的大学。”是的,我们必须时时刻刻都玩命,才能让长官们满意。他们口中的“质量需求”,不过是需要更能任劳任怨的工作机器。他们责备我们浑浑噩噩、醉生梦死,可是却从不去分析这背后的原因,也从不去为我们普遍的迷茫现状创造任何可供改变的现实条件。只是一味的批评、责备、处分……

什么?你说让我们去拼搏、去努力、去奋斗?你是说“一分干掉一千人”的努力奋斗吗?“竞争!竞争!竞争!”除此之外就别无他法吗?可这不就是另一种淘汰机制吗?我们不想在这样的机制中去淘汰他人和被他人淘汰,现在却连追求一点虚无的快乐的权利也没有了,凭什么我们就要这样被不断淘汰?

在这样的学习中,我们不是感到实现自己,而是感到失去自己;不是感到快乐,而是感到痛苦。我们不是机器,我们是人,我们需要反思这样学习、努力和奋斗的意义。同样的,需要反思的不仅仅是我们,还有这个社会。

因为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绝不应再适用于“人类社会”。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每日激评丨本科淘汰制:生而为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每日激评丨本科淘汰制:生而为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激流网(作者:马斯图。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