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爷一篇《疫苗之王》戳开了一个连续多年,不断被提起又不断被人忘记的话题,2018年7月的第三个周末,赵叔身边所有父母不是在翻孩子的疫苗本,就是在朋友圈里转发各种各样相关文章。

出现这样的事,赵叔也很气愤。但气愤的原因在于诸如此类的事件或报道,在这个国家屡次发生,屡次提起,却始终没有看到一锤定音的解决办法,没有看到一针见血的改革措施。时至今日,除了删帖禁声,甚至连相关企业,有关部门都没有出来公开回应。

为什么会这样,我无法解答。但众人拾柴火焰高,不为什么高尚的理由,只为一句简单的“救救孩子”,这把火也应该再烧旺一点。

中国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实行计划免疫,是上世纪70年中期的事。主要内容最初可概括为“四苗防六病”。从那时开始,计划免疫就催生了疫苗产业,过去几年,中国是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逐年增多。

在许多人的努力下,这次被披露疫苗出事的长春长生基本已剩下底裤了。几个关键问题是,这家公司几位前股东控制的江苏延申,09年就被查出狂犬疫苗造假,但被查时,已经有18万份疫苗被注射进病人体内。

另有一位前股东杜伟民,移民后回国,买下了康泰生物的大部分股份,控制了这家中国最大的乙肝疫苗生产商。2013年12月,短短十天里有8名新生儿在接种康泰乙肝疫苗后死亡。杜伟民曾在2010年-2014年向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议中心副主任尹红章47万元。

这些人眼下依然稳坐高楼,简直令人发指。

事实上,在两天前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过官网公布,长春长生声场的百白破为劣药之前,中国疫苗安全事故就屡见报端,著名的有,2009年广西来宾的狂犬假疫苗事件,2010年山西“高温疫苗”致残事件,以及江苏、河北等地发生的人用狂犬疫苗造假事件等等。

这些事件曾被各大媒体,机构多次曝光,报道,但时至今日,“疫苗之王”仍然一脸坦荡的存活在市场上,这简直让人觉得恶心。而更讽刺的是,药监局上个月还曾发过一条微博,称“进口疫苗毫无必要”。

早在2017年11月,长春长生的疫苗就曾曝出质量问题,有25万儿童受害。但当时只罚款300多万,没收库存186支。

这里多提一句,去年被查的问题百白破疫苗批号为:201605014-01。

据长生生物2017年年报显示,其疫苗研发成本只占营业收入7%,比海底捞火锅的原料成本率还底,完全是暴利水平。

而在疫苗行业排名前十的上市公司里,销售毛利率最低的也有69.24%,最高达到91.59%。几乎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兽爷的文章里说,这家公司2017年销售费用5.83亿,总共却只有25个销售。

如果说《我不是药神》里,专利靶向药高价背后的逻辑还可以理解,那么作为全民基本防疫手段的疫苗生产,依然延续这种暴利的经营逻辑就简直让人大跌眼镜,赵叔并不了解疫苗的制作、销售流程,但对如此暴利不加控制,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总有黑心商人以此做“人血馒头”生意了。

本是服务人民,造福社会的全民免疫,何以会和金钱、利益挂钩,是哪里缺位,以至于出现了“疫苗之王”?

问题这么多,却迟迟没有答案,而是一次又一次重现。赵叔不想评价,只说几个简单的事实。山西疫苗时间后,报道该事的记者王克勤最终离职,签发此报道的包月阳被调离。

曾因三鹿奶粉被处理的孙咸泽,后升任为国家食药监局副局长,药品安全总监,总管疫苗。而三聚氰胺爆料人蒋卫锁则遇袭身亡。

为人父母者很容易理解这种绝望和气愤,被查出造假或存在问题的疫苗多适用于0-6周岁儿童。想想这个画面就觉得可怕,当一个个鲜活稚嫩身体,被冰冷的针头扎进身体,注射进一罐罐药效不明的液体时,我们竟然无计可施。

他们都是每个家庭里的小宝贝,是这个国家的未来和希望。然而面对风险,没有人向你发出过警告,在事实被一次又一次揭开和忘记之间,你只能暗自祈祷幸运抑或孩子身体结实。

更让人感到遗憾的是,原本应该由监管机构、权威部门、正规媒体来制定、约束、告诫、传播的这样一起,关系到祖国的花朵,关系到千万家庭悲欢喜乐的疫苗事件,最终仍需要来自公众号自媒体的发声,才能引发全面关注。

疫苗不该封王。赵叔不希望这个周末的讨论最终会向此前大多数公共事件一样,随着时间偃旗息鼓,也心怀最后的希望想看到,一个能够得到让所有人满意的答复。

现在,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是,数十万支流入市场的问题疫苗,背后对应着数十万个孩子和家庭,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只能沉默中打疫苗”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疫苗不该封王-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疫苗不该封王-激流网(作者:赵叔。来源:布老爷。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