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电 — 本周一,莫斯科一场反对俄罗斯政府封锁通信应用 Telegram 的示威游行迅速演变成反对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的抗议活动。数千名抗议者高声呐喊,抗议克里姆林宫越来越严苛的限制政策。

这场游行的标签是 #DigitalResistance,最主要要求就是希望俄罗斯政府取消审查制度,保持网络自由。

“他们正在封锁未来”,莫斯科爆发反网络审查示威-激流网

“你们认为普京知道封锁 Telegram 的事情吗?”其中一位演讲者、在线新闻媒体 Mediazona 总编谢尔盖·谢米诺夫(Sergei Smirnov)向人群发问,“这是不是应该由他负责?”

对于这两个问题,人群给出的回答都是一声响亮的“是”。

谢米诺夫继续说:“封锁 Telegram 只是第一步。如果他们的目的达到,以后情况还会更糟,他们将会限制所有事情。他们要封锁的其实是我们的未来,以及我们后代的未来。”

示威活动两周前,俄罗斯官方互联网监管机构 Roskomnadzor 通过屏蔽监查者提到的大约 1800 万个 IP 地址,这场试图关停 Telegram 的拙劣尝试就此拉开帷幕。

前身为克格勃(KGB)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之所以向法院申请封锁这个应用程序的禁令,是因为 Telegram 创始人、流亡海外的俄罗斯人帕维尔·杜罗夫(Pavel V. Durov)拒绝为安全部门提供信息解密方法。安全局表示,为阻止恐怖袭击,它需要解读那些信息。

关闭 Telegram 的做法也给无数其它网站造成了冲击,包括几个俄罗斯最大、最受欢迎的网站,比如相当于俄罗斯 Google 和 Facebook 的 Yandex 和 Vkontakte。尽管关闭时间很短,这些公司还是难掩愤怒。

“我们认为现在这种情况让人难以接受,”Yandex 网站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俄罗斯市场只有在开放竞争的条件下才能不断发展。”

这次封锁所引起的愤怒和失望情绪远远超出惯常的在野党支持者范围,特别是在商业领域,它所带来的间接影响仍在持续损害基本的利益底线。Twitter 和其它社交媒体上已经出现大量抱怨政府“破坏了互联网”的帖子。

T Journal 是一份涵盖互联网文化、技术、政治的线上出版物,主编尼基塔·利卡霍夫(Nikita Likhachev)表示:“很多人都意识到了现在的情况,他们对此无法接受。”

利卡霍夫表示,由于缺少公共责任,没有人真正了解网络关停的范围。他说:“现在说俄罗斯的互联网被破坏,关键就在于我们不知道到底在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能不能完全恢复正常。”

利卡霍夫表示,无数玩网络游戏或使用网络专业服务、原本不关心政治的人突然发现,政府居然可以对他们的日常生活产生这么大影响。“他们已经开始提出疑问,想知道到底在发生什么,”他说。

这次和平示威活动中有一个手绘标示牌正好可以反映这种心态:“情况实在太糟,连内向的人都来这里游行了。”

根据报道来看,目前没有人被逮捕。

这次示威活动是由俄罗斯规模较小的自由党(Libertarian Party)组织的,它已经获得官方许可,而这通常表明政府已经获知很多人存在愤怒情绪了。示威活动的演讲者名单包括反腐败活动家阿列克谢·纳瓦尼尔(Aleksei A. Navalny)等坚定的反对党支持者。他引导人群喊出“打倒沙皇!”的口号,并呼吁民众在 5 月 5 日继续反抗审查制度——他为了抗议普京第四任期就职典礼在那天号召举行全国性示威游行。

很多演讲者和示威者都表示,他们此前从未参加过任何公众集会游行。

34 岁的亚历山大·戈尔尼克(Alexander Gornik)是一个软件公司经营者,他说员工工作使用的 Slack、Pipedrive、Tralier 等工具软件现在都不能用了。他表示,为了制作出具备全球竞争力的软件,俄罗斯需要继续和世界保持连接。

戈尔尼克还说:“这不只是封锁 Telegram,而是要在互联网世界孤立俄罗斯。”

尽管所有人都关注俄罗斯黑客和其它网络专业技术,但政府监管机构中的程序员一直没有能力处理关闭一个有国际影响力的应用程序的复杂过程。

2014 年,杜罗夫离开自己此前创建的社交网站 Vkontakte 之后就离开了俄罗斯,他为了阻碍 Telegram 被封锁生成了大量附加 IP 地址。在全世界 2 亿用户中,俄罗斯用户约有 1300 万,其中很多人现在仍然能够访问该站点。杜罗夫在 Vkontakte 发布了一系列文章,从国外给示威者送上支持。

“俄罗斯正站在一个十字路,全面的审查制度尚未出台,”他在其中一篇博文中写道,“如果不采取行动,俄罗斯将会失去 Telegram 和其它热门应用程序。”

下午早些时候,在晴朗的阳光中他再次发帖表示:“此时此刻,莫斯科有数千名年轻人和进步人士正为了保卫互联网大声疾呼。这是史无前例的一刻。”

近几个月,普京政府——特别是外交部——再三谴责西方出于“恐俄症”而对俄罗斯实行的制裁以及针对俄罗斯的普遍不满情绪。

示威活动的一位组织者把这种谴责翻转过来,告诉抗议人群是政治家和官僚在封锁互联网,他们才是真的害怕俄罗斯人民。他喊出其中一些人的名字,并在每一个名字后面加上了个“恐俄患者”的字眼,所有人都跟着他高声呐喊。

对于这次抗议活动,俄罗斯政府没有立即做出回应。

很多示威者都拿着象征了 Telegram 的纸飞机,它们在人群上空不断飞舞着。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场有几千人参与的游行活动是在周一进行的,正好是为期一周的法定节假日的开始,莫斯科人通常会在这天前往国内其它地方或国外度假。第二次游行定于周二在圣彼得堡举行。

17 岁的波丽娜·奥里尼克(Polina Oleinik)和 16 岁的波丽娜·布拉克(Polina Bulakh)都是学生,她们说这是她们有生以来第一次参加示威游行。

“15 岁到 30 岁的年轻人都对这次封锁特别不满,”奥里尼克说,“俄罗斯一定要成为没有审查的民主国家。这就是我们来游行的原因。”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他们正在封锁未来”,莫斯科爆发反网络审查示威-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他们正在封锁未来”,莫斯科爆发反网络审查示威-激流网(来源:好奇心日报。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