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关系始终处于冲突——融合——再冲突——再融合的反复中。二战后,美国以关贸总协定(GATT)为代表的的多边贸易体系将中国排除在外,1986年中国申请再次加入关贸总协定,经长期谈判、妥协,2001年加入WTO,中美贸易关系达到顶点。蜜月期维持约10年至2011年,贸易关系开始降温,及至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根据301调查结果采取对进口自中国的产品大规模征税、限制中国对美投资并诉至WTO等措施,尖锐的贸易对抗彻底爆发。此前中美贸易摩擦并不少见,本次301调查背后反映了什么?对工人们有什么影响?

醉翁之意不在酒:中美间不是贸易战的贸易战-激流网

一、301是什么?

我们先梳理一下本次301调查的来龙去脉。事情要从2017年8月开始说起,当月14日,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从8月18日开始调查关于中国政府要求美国转让技术和知识产权的政策做法。10月10日举行听证会,收集公众意见和证据。2018年3月23日,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依据“301调查”结果,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还将就相关问题向世界贸易组织起诉中国。

那么“301”到底是什么?“301条款”其实是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该条款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可对他国的“不合理或不公正贸易做法”发起调查,并可在调查结束后建议美国总统实施单边制裁。其特点在于单边性质,无需依据WTO项下任何多边贸易协定,具有相当的主观性。《1974年贸易法》历经数次修订,301条款也扩充为三种:主体301、特殊301、超级301。

醉翁之意不在酒:中美间不是贸易战的贸易战-激流网

中美贸易历史中,301调查是个熟悉的“老朋友”。中国改革开放前有着高度的技术民主,技术的研发并不为小部分知识分子垄断,技术也并不作为企业的“私有品”,这与资本主义知识产权规则格格不入,改革开放之后无法立刻适应资本主义规则。本次301调查以前,美国共对中国发起过5次301调查,均以中国妥协告终。基本过程是“美国不满-威胁制裁-双方谈判-中国加强立法-法律执行不力-美国再次威胁制裁”的循环,直到90年底末中国加快申请入世进程。

醉翁之意不在酒:中美间不是贸易战的贸易战-激流网

二、本次301调查背后反映了什么?

本次301调查与此前的301调查乃至与中国此前一系列贸易争端格局是不一样的。此前的301调查集中于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建设和执行上,本次301调查不再是就事论事,美国摆出打知识产权贸易战的姿态,但目的并不止于知识产权本身。

(一)美国的逆差到底是因为什么

美国声称本次301调查是为了矫正中美间贸易不平衡。那么我们来分析一下,美国的逆差到底是因为什么。西方经济学家经常援引的一个公式是“国民储蓄-投资=经常账户顺差”,据此公式,美国长期巨额的贸易赤字反映的是投资与储蓄间的系统性差额,当储蓄持续小于投资时,贸易逆差不可避免。这一结论可由统计数据验证:

醉翁之意不在酒:中美间不是贸易战的贸易战-激流网

反之中国贸易顺差就是储蓄大于投资了。众所周知中国的投资是相当高的,可以说经济主要就是投资拉动,所以中美贸易盈余的差异主要是储蓄的差异,或者反过来说是一个消费太多、一个消费太少。这个结论当然没有错。但为什么中国人消费就这么少?还是因为工资太低。低工资构成了中国在国际贸易中的强大竞争力,提到中国对外贸易绕不开的几个词就是“加工贸易”、“劳动密集型”、“廉价劳动力”,贸易逆差方以此指责中国“不公平竞争”,美国劳联-产联数次申请就中国劳工问题启动301调查,美国商务部明确过表示劳工问题是影响判定中国相关行业市场经济地位的重要因素。

当然,除了这个原因之外,美国贸易逆差还跟美元储备货币地位、高技术产业出口限制等因素相关,这里就不详细说明了。

(二)贸易战是两大帝国主义国家围绕国际分工的冲突

贸易逆差真的很重要吗?美国对中国的逆差早已持续多年,以前虽然小摩擦不断但大争端没有,毕竟美国只要印钞票就能让中国工人节衣缩食提供物美价廉的商品,现有模式对美国是大有好处的。重点在于,中国工人的低工资不仅创造贸易顺差,还带来了高利润率,而资本从来都是追逐更高利润的,于是又引发了资本流动和产业转移,这才是美国资本家真正不能容忍的。具体到本次301调查,我们来分析调查报告,看看美国到底关注的是什么。报告中明确指出四个领域的问题:(1)强制美国企业技术转移;(2)迫使美国企业在技术相关谈判中处于不平等地位;(3)有意引导企业投资于美国关键产业的企业;(4)政府支持企业窃取美国商业机密。拟采取的措施包括对中国600亿美元出口货物加征关税、限制中国对美国投资并诉至WTO。

目前中美两国在高新技术产业方面尚存在一定的差距,但技术上的差距正在不断缩小,当美国的技术优势不复存在之时,同样的产品中国制造将更加便宜,产业转移将不可避免,国际分工面临重大调整。

普通制造业的产业转移早已完成,钢铁、轻工业品的反倾销反补贴争端是以往中美贸易争端的主流,这些行业的资本家普遍主张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彼时美国高科技产业仍具有显著优势,这些行业的资本家则是亲华的主力(例如波音公司,中国经常通过购买大飞机向美国示好)。随着中国打出“中国制造2025”的战略,近年来高科技产业技术差距有所缩小,原有的亲华派明显感受到了压力,这也是美国政治风向全面转向强硬派背后的逻辑,本次301调查关注点全在阻止中国技术进步上,反映的正是他们的诉求。

从更大的视角来看,次贷危机以来中美整体经济实力的差距在缩小。高科技行业的竞争是两国发展速度不平衡的一个反映。

醉翁之意不在酒:中美间不是贸易战的贸易战-激流网

(三)美国能够通过贸易战达到保留产业优势的目的吗?

贸易战围绕商品输出,但美国发展至今,金融资本对经济的支配能力已远大于产业资本,在国际市场上更是依赖储备货币地位占尽好处。除了出口进口商品,资本在国际间的流动带来的利益转移不可忽视。根据IMF统计,2016年美国货物和服务贸易逆差4516.9亿美元,中国贸易顺差1963.8亿美元,但是美国投资金融产品等的收入减去负债成本的差额达1732.2亿美元,中国这一数据是-440.1亿美元,注意贸易顺差只是销售额的差异,还不是利润,而投资收益则几乎是纯利润。这是个非常诡异的现象,美国这么大的国际债务国,中国这么大的国际债权国,居然美国赚钱中国赔钱,简直不可思议!究其原因,还是美元储备货币地位,美元负债成本极低,在金融市场赚钱空间很大。而中国的模式则是“引入FDI-形成外储-投资美国国债”,相当于高成本融资低收益投资。

资本是逐利的,印印钞票就能赚钱,相比之下做实业有什么吸引力呢。这现象不是新鲜事,列宁说过,“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这样的程度,商品生产虽然依旧‘占统治地位’,依旧被看作全部经济的基础,但实际上已经被破坏了,大部分利润都被那些干金融勾当的‘天才’拿去了”。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美国产业尤其是制造业的空心化,美国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从1997年的16.6%稳步下降至2015年的12.3%,而中国2015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29.4%。趋势一旦形成就难以逆转,特朗普竞选时喊过制造业回归美国的口号,从当选后的举措如减税、贸易保护来看,这口号未必是个噱头,但形势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在投资实业无利可图的情况下,在中国产业配套完善的情况下,制造业要回归美国几乎不可能。

三、贸易不平衡对无产阶级的影响

马克思说过,“资本一方面具有创造越来越多的剩余劳动的趋势,同样,它也具有创造越来越多的交换地点的补充趋势,……创造世界市场的趋势已经直接包含在资本的概念本身中”。世界市场形成,资本在世界范围内寻求更高的利润率,带动产业转移,并随着各国产业不平衡发展引发国际分工的持续变化。这一过程中,不仅资本家利益重新分配,工人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一)中国加入世界市场成为发达国家工人“向下看齐”的标准

设定低工资就能挤压出更多利润,全世界的资本家都深谙此道。中国经济规模庞大,若其在某个产业进行扩张,必然会对国外同一产业的资本家造成巨大的竞争压力。而资本家应对压力的惯用措施就是减少岗位、压低工资、削减福利。事实上自70年代以来,美国工人工资占GDP比重持续下降:

醉翁之意不在酒:中美间不是贸易战的贸易战-激流网

裁员压力持续增加。前有美国钢铁十年裁员六成的“经验”,近年来裁员的风波已蔓延到IBM、高通等高科技企业。随手一搜就能搜到很多相关报道:

醉翁之意不在酒:中美间不是贸易战的贸易战-激流网

同时,替代性就业(Alternative work,包括临时工、派遣人员等)比例上升,减轻了资本家的社会保障支出负担。例如美国替代性就业的比例从2005年的10.7%上升至2015年的15.8%,且在这十年中94%的新增工作岗位都属于“替代性就业岗位”范畴,这正是就业率上升的同时工资却停滞不前的主要原因之一。

醉翁之意不在酒:中美间不是贸易战的贸易战-激流网

(二)发达国家工人成为资本家打手

中国低成本的产业工人事实上已成为“国际产业后备军”,造成发达国家相关产业岗位的缩水和工资降低的压力。在工会趋向保守的情况下,发达国家工人更有可能被资本家拉拢,通过贸易保护措施扮演维护资本家利益的打手。例如2010年美国发起的301调查,就是响应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的申请。如曼德尔所说,(贸易保护政策)“就是将失业输出的政策,它对国际工人阶级的灾难后果,在1929年到39年已可深刻体验。美国的工会官僚是最大程度上臣服于这政策的诱惑的”。

可以说资产阶级通过大肆宣传中国产品挤压发达国家产品、中国工人挤压发达国家工人就业岗位,顺利地将资本主义基本矛盾转化为贸易矛盾,将阶级矛盾转化为民族矛盾,严重影响工人团结和行动的有效性。而一旦采取贸易保护措施,发达国家工人不得不消费更昂贵的本国产品,实际工资进一步下降。

四、小结

各国资本主义发展步调并不一致,在美国深受危机打击之时,其与中国差距不断缩小。本次美国发起的301调查不是一次简单的贸易中知识产权相关问题的摩擦,背后反映了美国资产阶级对于原有优势产业——高科技产业——可能被转移到中国的恐惧。国际分工优势地位的丧失对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利益都有损害,资本家不仅将损失通过裁员、降薪等方式转移到工人身上,更将阶级矛盾转化为民族矛盾,利用工人作为贸易保护主义的打手,试图将失业转向国外,同时迫使工人忍受因贸易壁垒造成的生活成本的上升。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醉翁之意不在酒:中美间不是贸易战的贸易战-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醉翁之意不在酒:中美间不是贸易战的贸易战-激流网 (作者:河狸先生。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