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庆同志:

接到你的信与文,阅读之后,非常高兴,你的文章论点是正确的,充满着无产阶级革命激情的。时代正处于共运低潮,虎鼠满街跑。最需要有猎人打虎捕鼠。

从文章中可以看出你很勤奋努力,读书又勤于思考。现在需要这样做,才能在纷乱中见到真理,在晦暗中看到光明,在孤独中看到人民的力量和历史的必然走向。

对于毛泽东、鲁迅,有三种态度:(1)谩骂,造谣,置之死地而后快,连当年对他们喊万岁的人有的也在向他们泼粪水了。(2)有的口头上夸赞他们,但不懂他们是伟大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战士,面对着现实的敌人,不敢发挥他们留给我们的战斗精神。这些人多半是“油子”,借颂扬死人以扬己的“油子”。他们传播着世俗的伪君子精神,但不能发扬毛、鲁的革命精神,反而把他们化为世俗的庸人。(3)学习毛、鲁的精神实质,像他们那样为人类解放而战斗,无求无悔地战斗,自己不必看到最后的胜利,而最后胜利总会到来,他们与人民永远共享胜利的辉煌,因之无所畏惧,生也如矢,死也如矢。革命低潮时最需要这种人,而他们正是低潮中、挫折中的中流砥柱。只有这种人才不能被金钱的锁链拴着当猴耍。疾风和劲草,俯首甘为孺子牛,实在不易,其可贵处也在此。

你的文章指出:“鲁迅已经从进化论者转变为马克思主义阶级论者,从一位激进的民主主义者转变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这是非常正确的。有些主观上善良的人,总把他当为一个进步的文学家,超阶级的人物对待,主观上虽然“善良”,实际是不懂鲁迅,说得再好,也是隔靴搔痒,散布庸俗。

毛泽东、鲁迅是民族英雄,但,不同于文天祥、史可法,后者是忠君保国的英雄,以儒道思想为支柱的英雄,前者是无产阶级思想为支柱的英雄。他二人之所以成为民族英雄,是因为他们以解放人类的共产主义为矢志的,因之,他们也不止步于民族解放,民族解放只是走进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一小步,真正的万里长征才走了一步,这种特殊型的民族英雄是前无古人的。

现在,动不动就说毛泽东、鲁迅是民族英雄,不提他们是共产主义的民族英雄,实际是有意把一个共产主义者贬为民族主义者,搅乱人民的视觉。这样做,他二人的身份,自然比不得“孔圣人”,尊孔读经,宣扬孔子,便顺理成章了。这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另一面。

孔夫子的身份在春秋战国并不太高,只是百家之一分子,到了汉朝“尊儒术,黜百家”之后,经过历代帝王有意吹捧,才成了“大成至圣文宣王”,亘古一人,德配天地了。走向死亡的阶级,无法在现实中找到支柱,总是求救于木乃伊,因之孔子又走运了,但借尸还魂是无济于事的。

读你的文章,一兴奋,便扯了这多,不是妄为人师,同志交流思想而已。望勿哂笑。

敬礼!

九四老人 李尔重

2007年5月11日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李尔重给肖衍庆的一封信:谈民族英雄-激流网(作者:李尔重。来源:《李尔重书信选》,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