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帝制两千多年,除了王莽暂短而莽撞地试了一回之外,从来没有实行过计划经济。尽管政权下不下乡还有争议,但皇帝对乡下,的确是不怎么管的。除了征粮征税,正经八本的公共产品,是一概不提供,就算发了水灾,水利事业,也得老百姓自己操心。所以,乡村在某种层次上的自治,的确是存在的。乡里人种什么庄稼,怎么种,集市贸易有还是没有,点都设在哪儿,乡间的娱乐,宗教信仰,到底怎么样折腾,只要没有借机造反的,大抵没有人管,想管也管不过来。

帝都的皇帝爱管事儿-激流网

当然不是皇帝真的不想管,而是历史经验教训告诉他,不能管,管了就会有大麻烦。一个前现代的国家,国家能力有限,手伸长了,等于自己给自己找病。远不如不管事,只收钱粮的好。但是,皇帝待着的地方,帝都的事儿,皇帝可不是这个心态了,能管的,都给管起来。好的一方面,是真的能提供一些公共产品,比如街道的排水,清污。当然这也要看朝代,比如从山上下来的满人,占了北京之后,不大懂排水清污这档子事,把明朝留下来的排水系统都给糟践了。所以,清朝大部分时光,北京城只要一下雨,污水遍地,粪便遍地,脏的下不去脚。晚清洋人死乞白赖要进城,进了城发现臭得要死,各国公使连同他们的太太都叫苦。只是,像满清这样的朝廷,并不常见,多数的帝都,皇帝还是能把污水排走的。

京城的治安,皇帝也操心。当然主要是担心自己的安危,但顺便也把京城管住了。京城九门定期开闭,各个街坊夜间有人巡逻。没有来头的匪类,要想在京城混饭吃,可是不容易。只是这种管理,让商家很是不便,有街坊的时候,街坊定期开闭,绝不允许商家临街破窗做生意,天一黑,各个坊门关闭,什么买卖也做不了。家里有急病人,出来找大夫,也得申请官家批准。明清时节,坊门改了栅栏,作用是一样的。

京城人多,有钱的人更多,所以,各种戏乐活动,大有市场。但是,这事儿皇帝也要管,数清朝管得最严。清朝皇帝不管京城的排污排水,却对道德风化特别上心。各个茶园子演戏,得给巡城御史留有专座,让他们严把道德关,所有剧目,但凡有伤风化,或者有伤风化之嫌,一律严禁。为了防微杜渐,各个演戏场所,不许女人看戏,也不许夜里营业,如果下午的戏拖到了掌灯时分,也不许掌灯,连柱香都不许点,就这么摸黑唱,摸黑听。

连演戏都管这么严,那么娼妓,就更不能在京城存在了。逼得达官贵人,都去向唱戏的男旦下手,人称逛相公堂子。活生生逼出了好些同性恋和双性恋,让京城性生活很不和谐。

皇帝这样操心,到底操心出什么名堂了吗?没有。有清一朝,北京城除了满城臭之外,剩下的就是畸形,畸形的商业,畸形的娱乐业,畸形的官绅,更加畸形的八旗子弟。到了末了,黄赌毒都进来了,皇帝脚下的臣民,该干什么坏事,都不耽误,一点不比别的城市差。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帝都的皇帝爱管事儿-激流网(作者:张鸣。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