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美国白人民族主义者接连组织集会游行导致骚乱,12日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19日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前者造成1死多伤,后者与上万名左翼人士发生对峙,但未造成人员伤亡。特朗普的表现让左右翼人士都不满意,右翼痛骂他背叛了选举他上台的人,左翼指责他纵容种族歧视者,要知道这可是美国最碰不得的政治红线。

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和新纳粹主义此时在美国再次抬头难道是偶然的吗?当然不是。种族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还有经济民族主义,这些都是从贫富分化这同一颗藤蔓上长出来的“恶之花”。

美国种族主义抬头,是资本自由化的必然结果-激流网图片来源:优酷鸿观

1.民族主义的“群众基础”

种族主义源于利益冲突,既是不同民族间利益冲突的表现,也是白人内部贫富分化的结果。美国是个移民国家,有鼓励移民奋斗实现美国梦的文化,白人作为美国社会的主要部分,固然有很多从底层奋斗起家一直爬上社会顶层的励志故事,但这也必然伴随着大量没能成功实现美国梦的人。相比起耀眼的成功者,这些“失败者”当然会产生挫败感、失落感。

人的心理有着强大的“自我正当化”功能,当挫败感向你袭来时,你会本能地扭过头去,不去看它。所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在对继续向上死心之后,人为了让自己好受一点,他就会把注意力集中到那些比他要差的群体身上,通过这种比较需求心理安慰,而种族主义这一宣扬白人群体“天然”优于其他民族的思想,整好迎合了他们的需要,广泛传播一发不可收拾。

随着经济地位不平等和社会阶层固化的愈演愈烈,能够转嫁内心痛苦的种族主义在民众中间滋长,而当权者乐见其成,默许、纵容甚至私下支持这种“精神鸦片”。民族主义是虚幻的安慰剂,麻痹底层白人loser的精神,让他们的注意力从反对富人、反对当权者,转向攻击少数族裔,转移了真正的社会矛盾的焦点,使上层阶级实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围魏救赵”的目的。

呼唤人们内心的善良,或者执行族群多元化政策能缓解矛盾吗?经济地位、致富的机会不平等,贫富分化加剧,这些才是种族主义滋生的温床和根本原因。倡导平等理念,包括其他技术手段,都只是表面功夫,虽然很动听、很正面,政治上无比正确,但缺乏长效机制,终究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还有办法挽救吗?很难。美国的种族主义问题是几百年来积累下来的,已经形成了“飞轮效应”,惯性巨大。经济形势良好,歌舞升平的年代,这个问题被暂时掩盖住,不是社会关注的重点。但当经济下滑,失业加剧,需要找“替罪羊”的时候,种族主义就像潜伏的幽灵一般再次笼罩在人们的头顶。

今天美国的冲突也显示了这个特点,越是种族主义盛行的地区,经济结构往往越单一越脆弱,面对全球化的冲击受影响越大。底层白人受害越大,种族主义的反动也越大。体现在政治地图上,就是经济发达地区往往支持偏左的民主党,而传统经济主导的地区比较倾向保守的共和党。

2.种族主义的兴起是美国追求自由的必然结果

自由与平等(民主),这两个词虽然今天经常连起来说,但实质上它们之间是此消彼长的对立关系。就好像走钢丝的人,他要一边保持平衡一边前进,手上要拿一只平衡杆,这根平衡杆的两端一头是自由,一头是平等,这边高了那边就要低,但高低没有绝对的对错,能保持平衡让人(国家)往前走才重要。

自由与平等在根源上是有冲突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这两种理念,在现实中,选择自由意味着经济发展、有活力,选择平等则对应着阶级、族群之间关系缓和,或者叫社会和谐。你要更多的财富,就要更多的自由,谁都不要管我、百无禁忌才好,而我的财富就是我的财富,谁也别想动。但平等则要求大家最好一边齐,齐步走,你比我跑得快就不行,你兜里的钱多了我就要把手伸到你的兜里。

在自由与平等之间,美国更倾向于自由。但凡事无绝对,过犹不及,比如美国现在,由于资本和商品能自由流动,过去体面的工作岗位大量外流到其他国家,当地居民的收入下降,所以他们要反对全球化,如果利益既得者不作出妥协,他们的反对就会愈演愈烈,直至发生革命,彻底推翻这套让富人受益的政治体系。所以当权者必须协调双方的利益,让富人们出让一部分利益,缓解穷人们的痛苦感受,这样国家这艘大船才能不致沉没,才能跌跌撞撞地继续走下去。不过,即使做出了妥协,美国整体的文化与政策也是偏向自由的,妥协一点点保证不翻船即可。

经济诱因是根本的、决定性的。面对广大的白人“失败”阶级,采取国家层面的补贴进行转移支付,在政治上是可行的,但经济代价巨大。如果美国实行像北欧国家一样的高税收、高福利政策,应当能大幅缓解阶级之间、族群之间的对立。但美国的体量不是北欧小国能比的,体量增加需要的成本上升不是线性的,而是加速上升的。

要在美国这么大的国家推行类似北欧的福利政策,其人均成本恐怕会飙涨数倍,至少不是现在岌岌可危的全民医保可比的。要实行这种制度,必然意味着高税收,同时也意味着美国失去经济自由度方面的优势,而这恰恰是美国建国以来一直坚持的核心价值观:人民有追求幸福的权力。

需要注意的是,美国宪法只保证你“追求”幸福的权力,但并不许诺给予你幸福。想要过得好,你就要努力奋斗,这是美国梦的核心。相应的,有赢家就有输家,少数大资本家的成功建立在绝大部分人沦为经济殖民的代价之上,一将功成万骨枯。

这就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现实。要么以牺牲经济活力为代价追求全民福利,用金钱赎买民族之间的和解。要么以贫富差距加大、种族主义崛起、族群对立为代价,建立更有活力的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可以给个人上升的通道,但愿赌服输,如果你没能进入上流社会,那你就只能忍受底层社会的贫困生活。

此外,自动化和全球化正在消灭美国的中产阶级,过去那种“体面”的工作机会将越来越少,这将扩大种族主义滋生的温床。你要么挤进窄门进入上流社会,要么沉沦至底层阶级。这在为数众多的普通白人看来是不可接受的,所以他们要反抗,要斗争,只不过部分人选择了“种族主义”这条错误的道路,这条路的尽头只会通往两败俱伤或者同归于尽的地狱,没有人能在种族对抗中获得好处,除了少数带有政治目的的煽动者。

反观中国,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资产价格上涨难以像过去二十年一样高歌猛进,对普通大众来说未来的上升通道正越来越窄,近年来讨论社会阶层固化的话题一直很热,正是这种趋势明朗化的表现。广大中国人“未富先老”的前景正越来越清晰,民众当然会感到焦虑和恐慌。

未来,中国也必然要面临选择,是走北欧的“平等”道路?还是走美国的“自由”道路?前者的难度可能更大,但后者也是一条充满荆棘的险途,稍有不慎就会掉入民族主义、对外扩张的死路。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美国种族主义抬头,是资本自由化的必然结果-激流网(来源: 优酷鸿观。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