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得不靠生孩子来赚钱。有时,我这样安慰自己:子宫用过一次,再多用几次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对吗?”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代孕妈妈们在代孕中心内等待生产,她们通常会在这里度过自己的整个产期。

几乎每天清晨,印度一间诊所的狭长走廊内都会挤满了病人。

这些病人没有明显的外伤,也很难第一眼就看出他们所承受的病痛折磨,但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目的——为了下一代。

生老病死中最充满希望的那一环,在这间诊所不停地上演。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Nayna H Patel医生和病人们在Akanksha不孕不育诊所里。

Akanksha不孕不育诊所因其代孕业务而世界知名。

病人中有的是当地成年女性,希望通过代孕业务为自己的家庭带来更好的生活;有的是从北美洲、欧洲赶来的西方人,希望寻找代孕母亲让自己的家庭更加完整。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Jennfier(左二),38岁,从美国来到Akanksha诊所。她正在与同她一样寻找代孕的顾客们交谈。Jennfier经历过五次失败的怀孕经历,这令她下定决心寻找代孕。“有段时间,我有一种疯狂的想法,想从大街上捡一个孩子抚养。但我不会真的这么做。但这种疯狂的想法背后想要一个孩子的急切心情从未消退。”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医生Nayna Patel正在和她的助手在电脑前浏览卵子捐献者的资料。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在Akanksha代孕诊所的手术间内,医生Patel正在为代孕者进行手术。

印度的代孕妈妈们成功代孕一次将得到7500美元的报酬,几乎相当于当地人几年的工作收入。这也是很多印度女性选择通过代孕的方式来挣钱贴补家用的原因所在。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Ranju Rajabhai,32岁,她的丈夫在一次家庭厨房事故中烧伤,烧伤面积达25%。她不得不选择做代孕妈妈,来支付丈夫看病的医药费,然后为自己家重建一座新房子。“这一次代孕我将得到6225美元,虽然很多但还是不够。我在考虑要不要在这一次代孕结束以后,再接受一次代孕工作。”

类似Rajubha的故事在Akanksha诊所并不鲜见。在这里,很多女人都有过多次代孕经历。

Ganesh Gurunja和Diksha Gurunja是一对尼泊尔夫妇,原本居住在印度乡下。后来为了挣钱,妻子来到Akanksha不孕不育诊所做代孕,一家人用代孕挣来的钱买房子,支付孩子的学费。这次Diksha的代孕报酬将会用于Ganesh治疗肾结石的手术费用。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Ganesh Gurunja 来诊所探望正在做代孕母亲的妻子Diksha Gurunja。Diksha正躺在待产房间内的床上。躺在地面上的是他们的两个儿子,一个是11岁,一个8岁。

Shardaben Kantiben才31岁却已经有两次成功的代孕经历。

第一次,她为一对台湾夫妇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孩,第二次则为一对从美国前来的印度裔夫妇产下一名男婴。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Shardaben Kantiben手中拿着的相片是自己两次代孕所产婴儿的照片。左侧为第二次代孕所产的男婴,右侧的是第一次代孕时所产下的双胞胎女婴。

她和丈夫Kantibhai Motibhai育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为了供三个孩子读书,Shardaben选择去代孕。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Shardaben Kantiben家中客厅的电视机上摆放着婴儿相片是她第二次代孕所产下的男婴,她很骄傲那是一个男孩。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Anjuman Salimkan Pathan,30岁,她为一对美国夫妇生育了一名印度裔的婴儿。“我做这一切有罪,但是我很穷,我们有三个孩子。我们也想有自己的房子,我曾怀孕过,又何必在乎多怀孕几次呢? ”

也有刚入这行的新人对代孕感到忐忑,30岁出头的Anjuman Pathan曾问我:“我们不得不靠生孩子来赚钱。这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对吗?”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这三位代孕母亲已经怀胎七月了,她们在自己待产的房间内举行一场印度教的仪式,为即将降生的孩子祈祷。

在代孕房内,女人们享受着自己怀孕时无法享受的大把闲暇的时光。

每周日,家人们可以前来探望,但除了需要就医或者家中出现紧急情况外,她们的行动范围被限制在这些房间里。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代孕妈妈们穿着宽松的各种颜色的睡衣,悠闲地看电视或者聊天。墙上挂着一张婴儿的海报,上面写着:“快乐的时刻到了。”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一位代孕母亲正在给家里打电话。漫长的妊娠期内,她们都要在远离家人、朋友的诊所内度过,因此代孕者通常花很长时间和家人、朋友通电话。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代孕妈妈们在各自的“病床”前闲聊。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在代孕房间里的时光漫长而寂寥,她们经常数着日子,等待着生产那一天的到来。

很多代孕母亲通过“租借子宫”的方式改善生活后就放弃了代孕工作,但仍未能完全离开代孕产业。

她们在这间曾经自己度过漫长代孕时光的诊所里以其他的身份工作着。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Archana正在为代孕妈妈煎烤薄饼,Archana从前也是一名代孕母亲,如今她已经辞掉了代孕工作,留在了诊所做一名专职厨师,为代孕母亲烹饪食物。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Manisha(左一)和Nita(右一),两个人都曾在Patel医生的Akanksha不孕不育诊所做过代孕母亲。如今两人的主要工作是为新生婴儿喂奶。

Manisha,曾是一名代孕母亲,如今她在Patel医生经营的Akanksha不孕不育诊所里做保姆为新生婴儿喂奶。

作为一个有三个孩子要抚养的寡妇,Manisha在这里照顾了超过100个婴儿,每个月能挣15000卢比(约1573人民币)。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在新生儿看护病房内,Manisha正在亲吻一名新生儿。这名婴儿来自Akanksha不孕不育诊所。诊所内很多孩子降生后都会送到这里看护一段时间,这间病房内还有许多早产儿。

自从2002年印度最高法院将代孕合法化以来,代孕在这个保守的国家蓬勃发展着,并形成产业。

相对低廉的价格是加速产业形成的重要一环。低廉的价格、高水准的医疗诊所、较短的等待周期以及严格的代孕母亲监管制度,使得这里成为全球代孕胜地。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在Akanksha不孕不育诊所门前,一对正在寻找合适代孕者的夫妇。他们正捧着一箱激素药物,这些药物可以在治疗早期为胚胎生长提供更健康的环境。

大多数顾客都来自西方国家,这些夫妇们愿意为一单代孕业务支付超过90000美元,而在Akanksha不孕不育诊所,大约仅需要支付30000美元左右。

Jason Wright和妻子Robin来自美国怀俄明州。为了此次两周的“印度代孕之旅”,两人足足准备了三年,几乎一刻不停地工作攒钱。此次行程算上代孕费、往来交通费以及其他各种费用,夫妇俩大约要支付25000美元。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Robyn在她的第一次婚姻中曾有一名女儿,在那次生产之后,由于妊娠期间的并发症,她不得不切掉部分子宫,不能再怀孕。如今女儿已经14岁了,她又遇到了Jason.两个人结婚后想要拥有一个新的孩子,于是想到了来印度代孕。

来自加拿大的Barbara已经是第二次来到印度的这间诊所,她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来接已经安全降生的代孕婴儿。

这次成功的经历,令她终于拥有了一个梦寐以求的孩子,她的脸上一直洋溢着笑容。她比丈夫先到印度,在这里和新生儿一起等待丈夫接她们回家。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Barbara(左一)正在向其他顾客传授代孕过程中的心得经验。

Idan是Barbara一家委托的代孕母亲。在等待丈夫从加拿大赶来印度的这段时间,Barbara继续雇佣Indan来喂养自己的女儿。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Barbara 在旅馆房间内浏览代孕妈妈Idan怀孕期间的相关照片。坐在床上的Idan正在为刚产下不久的婴儿喂奶。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婴儿们躺在新生儿看护病房内。病房内的通常都是来自Akanksha不孕不育诊所的新生儿们以及其他早产儿。

在这条代孕产业链上,婴儿成为父母育于陌生女性子宫的“核心商品”。

很多来自西方的求子者谈及对代孕产业的看法,虽众说纷纭但都不约而同地说,“正是发达的代孕产业,解决了他们的困境,为生活带来新的希望。”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在Akanksha不孕不育诊所,一位印度代孕妈妈看着来自欧洲的妈妈怀中的婴儿。

为更好地服务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特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她们靠“出卖”子宫挣钱-激流网(作者:Suzanne Lee。来源:在人间living。责编:毕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