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1年11月21日早晨,里昂的克洛瓦一鲁斯工人区的二千多名丝织工人,迎着初升的朝阳,肩并着肩,手挽着手,浩浩荡荡地向市中心迸发。

前进,前进,

   冲向敌人的炮口,

  冲过抢林弹雨,

奔赴

胜利!

法国里昂工人起义:世界历史上工人阶级反对资产阶级最早的武装起义|《世界史话》近现代部分(节选4)-激流网1831年里昂工人起义

《巴黎进行曲》雄壮的歌声,伴随着工人们前进的步伐,响彻云霄。当队伍行进到城门口时,荷枪实弹的资产阶级军队挡住了工人们的去路。这时,一个年轻工人跑出队伍,振臂高呼:“弟兄们,冲过去!”说着,箭也似地冲向城门。突然一声枪响,这位无产阶级的勇士倒在血泊里。敌人的暴行,激起工人们怒火万丈,武装冲突开始了。不一会儿,工人们就筑起街垒,用从敌人手里夺过来的武器武装自己。其他行业的工人以及妇女和儿童闻讯纷纷赶来,他们捣毁街上的兵器铺子,夺得手枪、子弹和大刀,投入了战斗。工人队伍力量加强后,便立刻发动猛攻,冲进城门,又乘胜占领了许多街区。在工人的阵地上空,一面战旗迎风招展,上面写着“工作不能生活,毋宁战斗而死!”省长布维埃·杜摩拉被工人起义吓得脸无人色,慌忙坐上马车来到工人阵地,借口“商谈和平条件”,妄图诱使工人放下武器。工人没有上当受骗,正如起义者在宣言中所写的:“尸体所堆成的高墙将我们与他们隔开了……大臣们的招摇撞骗手段我们已经领教够了”。起义工人当即将省长逮捕起来。经过三昼夜的鏖(ao敖)战,23日黎明,工人们占领了市中心和市政厅,成了里昂城的主人。这就是第一次里昂工人起义。

里昂工人起义,是世界历史上工人阶级反对资产阶级最早的武装起义。马克思和恩格斯称它是法国阶级斗争发展中的转折点。

法国的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在十八世纪末叶法国资产阶级革命中,是推翻封建王朝的主力军……1816年,波旁王朝在法国复辟后,又是法国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高举反复辟、反倒退的大旗,于1830年发动了七月革命,摧毁了封建反动势力在法国的复辟统治。在七月革命中,里昂工人也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他们拿起武器,占领了市政厅、兵工厂和电报局,推翻了封建贵族在里昂的统治。然而“在这个阶段上,无产者不是同自己的敌人作斗争,而是同自己的敌人的敌人斗争,……因此,整个历史运动都集中在资产阶级手里;在这种条件下取得的每一个胜利都是资产阶级的胜利”[1]。

七月革命后,法国的政权落到了资产阶级的一个集团,即金融贵族(银行家、交易所大王、大矿山主、大森林主以及与他们有密切关系的大土地所有者)手里,建立了七月王朝,路易·菲力浦当了国王。

里昂位于法国东南部的罗讷河畔,是法国著名的丝织业中心,起义前夕,约有九万名工人。他们受到资本家的残酷剥削,每天工作十五至十六小时,甚至长达十八小时,而工资微薄,终年不得温饱。童工尤为悲惨,半数童工不到十岁就被活活折磨死了。七月革命以后,在金融贵族的统治下,工人的状况没有得到丝毫改善,生活越来越困难了。丝织工人从早晨劳动到深夜,所得工资仅能购买一磅面包,别说养家糊口,就个人生活也难以维持。工人们控诉道:“我们丝织工人,一个个穷得赤身露体。做大官的人,穿上外套,佩上织锦的胸绶。我们织出这些,可是,饿死了也没有一块布装殓。”当工人提出增加工资的正当要求时,七月王朝的省长说:“要我去叫雇主提高工资,减少劳动时间,绝对办不到”。工人气愤地说:“我们摆脱了世袭贵族的束缚,却沦于金融贵族的压迫之下。我们赶走了有称号的暴君,却遭受着百万富翁的统治。”广大工人从实际斗争中,逐渐提高了阶级觉悟,他们意识到工人阶级的利益和资产阶级的利益是根本对立的,必须为自身的阶级利益而与资产阶级展开争。

里昂工人起义,充分显示了工人阶级的强大力量。但在当时,工人阶级还缺乏斗争经验,他们没有摧毁资产阶级的政权,被俘的反动省长布维埃·杜摩拉很快就被释放了,而且还仍旧担任省长,其他如市政厅和警察局的官吏也都充任原职。工人只成立了一个工人委员会,作为临时指挥机构,对市政府实行“监督”。这就给敌人以可乘之机。

路易·菲力浦得知里昂工人起义的消息后,立即派他的儿子奥尔良公爵和陆军大臣来到里昂,并调集了六个作战联队、一个骑兵队和一个炮兵队(约六万人),来镇压工人起义。12月1日,反动军队占领了里昂近郊,3日,打进了里昂城。数百名起义者在巷战中英勇牺牲,一万多名工人被放逐。第一次里昂工人起义失败了。

起义失败之后,工人们进一步认识到加强团结的重要性。他们在自己的报纸《工场回声报》上发出号召:“劳动者只有组织起兄弟般的团体来,才能改善他们的命运。”很快,法兰绒工人、薄纱绸工人、缝衣工人、纱头工人都组织起来了。同时,全国各地也都掀起了集会结社的高潮。七月王朝的统治者坐卧不安,1833年10月,颁布了不准结社、不准二十人以上团体存在的法令。工人们巧妙地化整为零,建立了许多不到二十人的团体。反动统治者恼羞成怒,1834年3月又颁布一项法令,规定工人不仅不能组织新的社团,而且已经存在的互助会也必须全部解散。否则,领导人要法办,一般成员也要受到惩处。面对资产阶级的高压政策,里昂工人针锋相对地说:我们的组织“将不顾一切象过去一样继续存在”,决心再次用鲜血捍卫自己的权利。1834年4月9日,里昂政府开庭审讯六名工人互助会领袖,全市工人都走出工场,涌向法院。反动军队竟然开枪杀害了一名工人,工人们马上行动起来,举行了第二次武装起义。

起义者针对七月王朝的反动统治,在一面战旗上写着:“不共和毋宁死”的口号,明确提出了建立一个民主共和国的要求。同时,他们还发表起义宣言,写道:“我们的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是我国的幸福,是未来的保证。”这说明,这次起义具有鲜明的政治性质。里昂的资产阶级政府对这次工人起义已作了防备,事先调集一万多名军队,占据了,各个十字路口和主要据点,军官发出“街上见人格杀勿论”的命令,高地上的大炮向城中轰击。工人们毫不畏惧,与反动军队激战六昼夜。最后,因敌我力量过于悬殊,大部分起义工人被迫撤出里昂。4月13日,城里的最后一批起义者退到科尔得利教堂,全部壮烈牺牲,第二次里昂工人起义也失败了。

法国里昂工人起义:世界历史上工人阶级反对资产阶级最早的武装起义|《世界史话》近现代部分(节选4)-激流网二次里昂工人起义

这次里昂工人起义,得到法国各地人民的响应和支援。4月ll日,圣亚田城的几千名工人举行游行示威,支持里昂工人的斗争。在巴黎,工人发动了武装起义,与政府军进行血战。此外,在马赛等城也发生了工人罢工和示威游行。

里昂工人的两次武装起义,主要由于当时工人阶级还不够成熟,既没有一个坚强的革命政党,也没有科学的革命理论作为指导,因而未能取得胜利。但是,里昂工人阶级用自己的鲜血谱写了国际工人运动史的新篇章。它表明无产阶级已经从资产阶级革命运动中分离出来,开始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历史舞台。起义失败后,起义者在敌人的法庭上庄严宣告:“1830年7月,资产阶级为自己完成了革命;现在,我们也要进行自己的革命”,也就是要革资产阶级的命了。资产阶级吓得胆战心惊,当时一个资产阶级新闻记者就惊呼:“里昂的叛乱揭露了一个重大的秘密,这是在同一个社会内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发生了斗争……我们的工商业社会和所有其他形态的社会一样,有它本身的隐患,这个隐患就是工人”。他警告资产阶级说:“问题已不在什么共和政体或君主政体,现在已是一个社会的生死问题了。……不管你们对什么是最好的政府形式有着如何分歧的意见,但是维持现存社会,却只能有一个意见。”资产阶级奴才的这些惴惴不安的叫喊,道出了一个事实:正是从里昂丝织工人的起义起,资本主义社会两大敌对阶级——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斗争,“在欧洲最发达的国家的历史中升到了首要地位”[2]。

里昂《工场回声报》在追怀这次起义的革命先烈时,写道:“安息吧!……你们的鲜血滋润了这片土壤,从那里一定会生长出无产者解放之树!”继里昂工人起义之后,1837-1848年英国发生了宪章运动,1844年德国爆发了西里西亚织工起义。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他们亲自参加当时的社会实践的基础上,总结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经验和这几次欧洲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经验,创立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为无产阶级革命开辟了通往胜利的航道。

为能够更好地服务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特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法国里昂工人起义:世界历史上工人阶级反对资产阶级最早的武装起义|《世界史话》近现代部分(节选4)-激流网(作者: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世界史话》编写组。来源:青年自学丛书《世界史话》近现代部分,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11月第1版,激流网编辑部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编:毕非)

注释:

[1]《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1972年版第259页。

[2]《反桂林论》,《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1972年版第65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