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多来,“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席卷了美国。这个运动的中心口号是一个简单的陈述句,它体现了黑人在社会中经历的经济和社会不平等。

这一运动相对较近,但催生它的种族主义却有很久的历史。在美国社会的每一次发展变化中——不论是医疗、教育、就业还是贫困——非洲裔美国人的境况都变得更差了。来自不同政治派别的民选官员经常将这些差异归咎于(非洲裔美国人)缺乏“个人责任感”,或者将它们看成是非洲裔美国人独有的特殊的文化现象。

社会主义ABC(五):社会主义会解决种族歧视问题吗?-激流网“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

在现实中,种族不平等主要是由政府政策和私人机构造成的。它们不仅使非洲裔美国人变得贫困,而且妖魔化他们,使他们走上犯罪的道路。

然而,种族主义并不仅仅是一个错误的公共政策的产物,甚至也不仅仅是种族歧视的白人的个人态度。理解美国社会中的种族主义根源,对于根除它是至关重要的。制定更好的公共政策和禁止个人或机构的歧视行为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尽管政府应该采取行动,禁止对整个群体造成伤害的行为,但这些策略也未能切中美国种族不平等的深度和广度。

要理解为什么美国似乎对种族平等如此抵触,我们不能只盯着民选官员,甚至是那些在私营部门中因种族歧视而获益的人的行为,我们必须关注资本主义在下美国社会的组织方式。

“分而治之”

资本主义是一种基于少数人的剥削而建立的经济体系。由于资本主义产生的严重不平等,它依赖于各种政治、社会和意识形态工具来将这些不平等合理化。与此同时,它分裂了那些有兴趣联合起来抵制这种不平等的大多数人。

那百分之一的人如何维持对美国社会财富和资源的不成比例的控制?通过“分而治之”的过程。

种族主义只是众多旨在达到这一目的压迫手段之一。例如,美国的种族主义是在奴隶制度下发展起来的。当整个世界在庆祝自由、自主和自决这些概念时,对非洲人的奴役被合法化。

对黑人的奴役和制服必须在这一新的政治可能性中才能被合理化。但是其中心目标是为了保护奴隶制度和由它产生的巨大财富。

正如卡尔·马克思认识到的那样:

同机器、信用等等一样,直接奴隶制是资产阶级工业的基础。没有奴隶制就没有棉花;没有棉花现代工业就不可设想。奴隶制使殖民地具有价值,殖民地产生了世界贸易,世界贸易是大工业的必备条件。可见,奴隶制是一个极重要的经济范畴。[见马克思《哲学的贫困》——译者注]

马克思还指出了非洲奴隶劳动在资本主义的起源中所占的中心地位:“美洲金银的发现;土著人的灭绝、被奴役和被埋葬于矿井深处;占领和洗劫东印度的开始;转而对黑肤色非洲人的围猎和买卖,这一切昭示着资本主义生产时代玫瑰色的晨曦。[见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译者注]

仅凭资本的劳动需求,就可以解释资本主义下种族主义是如何运作的。为了劳动力而将非洲人实实在在地非人化,这种解释被用来合理化他们在美国受到的恶劣对待和卑微地位。

这种非人化在废除奴隶制后并没有完全结束。相反,黑人皮肤上劣等的烙印在奴隶解放后依然存在,并为非裔美国人在奴隶制结束后的近一百年里所经历的二等公民身份奠定了基础。对黑人的贬低也使非裔美国人更容易受到经济胁迫及操纵的伤害,这种伤害不仅仅来自于“反黑”现象。胁迫和操纵植根于不断演变的资本需求,但其影响远远超出了经济范畴。黑人被剥夺了选举权,遭受到肆意的暴力,并被束缚在卑微的和低收入的劳动中。这就是美国种族主义的政治经济。

对黑人的识别和歧视还伴随着另一个后果。非洲裔美国人被彻底地从政治、公民和社会生活中驱逐出去,以至绝大数贫穷和工薪阶层的白人根本不可能去想到要与黑人联合起来去挑战白人统治集团的权威。

马克思观察到了这一工人阶级内部的基本分裂:“在美国,只要奴隶制使共和国的一部分还处于残废状态,任何独立的工人运动都将是瘫痪的。在黑人的劳动打上屈辱烙印的地方,白人的劳动也不能得到解放。”[见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译者注]

马克思将现代种族主义的动态运作理解为一种手段,通过这种手段,使得那些有共同客观利益的工人由于这些主观的但真实的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思想而成为死敌。看到爱尔兰和英国工人之间的紧张关系,马克思写道:

英国所有的工商业中心的工人阶级现在都分裂为英国无产者和爱尔兰无产者这样两个敌对阵营。普通的英国工人憎恨爱尔兰工人,把他们看作会使自己的生活水平降低的竞争者。英国工人觉得自己对爱尔兰工人来说是统治民族的一分子,正因为如此,他们就变成了本民族的贵族和资本家用来反对爱尔兰的工具……[原文接着说:(这)从而巩固了贵族和资本家对他们自己的统治。他们对爱尔兰工人怀着宗教、社会和民族的偏见。他们对待爱尔兰工人的态度大致像以前美国各蓄奴州的白种贫民对待黑人的态度。而爱尔兰人则以同样的态度加倍地报复英国工人。同时他们把英国工人看作英国对爱尔兰的统治的同谋者和盲目的工具。——译者注]

报刊、教堂讲坛、娱乐书刊,总之,统治阶级所掌握的一切工具则人为地保持和加深这种对立。这种对立就是英国工人阶级虽有自己的组织但没有力量的秘密所在。这就是资本家阶级能够保存它的势力的秘密所在。这一点资本家阶级自己是非常清楚的。[上述引用见马克思1870年4月9日《致齐格弗里特·迈耶尔和奥古斯特·福格特的书信》——译者注]

对于美国的社会主义者来说,认识到种族主义在阶级分裂中的中心地位——而这个阶级有实力来消灭资本主义——意味着社会主义者一直在积极参与结束种族主义的社会运动。

但在社会主义传统中,许多人也认为,由于非裔美国人和大多数非白人都不成比例地是穷人和工人阶级,因此,仅靠旨在消灭经济不平等的运动自身就可以阻止他们受到的压迫。

这种立场忽略了种族主义自身是如何直接构成对非白人的压迫的。普通黑人和其他非白人少数族裔受到压迫,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贫困,还是因为他们的种族或民族身份。

经济繁荣,或是改善经济条件,与种族不平等的减少之间也没有直接的联系。在现实中,种族歧视常常阻碍了非洲裔美国人充分利用经济繁荣的成果。

毕竟,上世纪60年代的黑人叛乱与同时期强劲而繁荣的经济同时发生——黑人因为被排斥在美国的富裕之外而反抗。把种族主义看作是经济不平等的副产品,忽视了种族主义作为一种独立的力量,在所有非洲裔美国人的生活中造成严重破坏的方式。

反种族主义的斗争经常与反对经济不平等的斗争相互联系,但种族主义不仅仅在经济问题中表现出来。反种族主义的斗争也是对黑人团体经历的社会危机的回应,这包括反对种族定性、警察暴力、住房、医疗和教育不平等,以及大规模监禁和刑事司法体系其他方面的斗争。

这些对抗种族不平等的斗争不仅对于改善非洲裔美国人、其他种族和少数民族的生活是至关重要的,它们也十分有效地向普通白人展示了种族主义对非白人生活的破坏性影响。

在反种族主义的运动中获得普通白人的支持是建立一个真正的、统一的、能够挑战资本力量的群众运动的关键组成部分。团结不能通过建议黑人淡化种族主义在我们社会中的作用而实现,也不能通过疏远白人、而只聚焦于对抗经济不平等的斗争来实现。

这就是为什么多种族的社会主义群体总是参与到反对种族主义的斗争中来。在整个20世纪中,随着非洲裔美国人在不断的冲突、与本土居民和移民在工作、住房和教育方面的竞争中占有越来越多的部分,情况尤其如此。工人阶级中黑人与白人的暴力冲突,突显出种族分裂破坏了团结的纽带,而这种团结对于共同对抗雇主、地主和民选官员来说是必要的。

社会主义者在反对刑事司法体系中的私刑和种族主义的运动中扮演了关键角色。例如上世纪30年代的斯科茨伯勒男孩运动一样,在当时,九名非洲裔美国青年被指控在阿拉巴马州的斯科茨伯勒强奸了两名白人妇女。自由派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NAACP,是美国的一个非裔美国人民权组织,始于1909年。该组织的目标是保证每个人的政治、社会、教育和经济权利,并消除种族仇视和种族歧视。——译者注]一直不愿接受这个案子,但共产党及其附属的国际劳工辩护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Defense, ILD)将此案审理作为其优先事项。

该活动的一部分包括带领这些男孩的母亲周游全国以及全世界,以此来引起人们的关注和支持。其中两个男孩的母亲,Ada Wright,在1932年的六个月里,她走遍了16个国家,来讲述她儿子的故事。但是由于她和知名的共产党人一起出行,因此她经常被禁言。在捷克斯洛伐克,她被指控为共产主义者,并被判入狱三天,随即被驱逐出境。[“斯科茨伯勒男孩”案中,9名年龄在13至21岁之间的黑人男孩被控强奸了两名搭乘同列货车的白人女孩。在指控后,给两名女孩进行体检的医生说,并未发生过强奸。尽管有这一证据,但9名男孩中还是有8人被州法院被草率定罪并判死刑。“斯科茨伯勒男孩诉亚拉巴马州”(Scottsboro Boys v. the state of Alabama)是轰动全国的案件,也是美国民权运动的一大前兆,并导致了美国最高法院两个里程碑式的裁决,从而加强了所有美国人的基本权利。该案不仅在民权史上,而且在宪法的发展上都具有重要意义。美国最高法院在这此案中作出了两项里程碑式的裁决:宣布必须为这些面临死刑的贫穷被告提供足够的律师协助、禁止将非洲裔美国人排除在大陪审团和审判陪审团之外。因为正是这一案件,使第十四条修正案关于“平等的法律保护”(equal protection under the law)和“适当法律程序”(due process of law)的保证得到意义广泛的解释。——译者注]

社会主义ABC(五):社会主义会解决种族歧视问题吗?-激流网斯科茨伯勒男孩

社会主义者也参与到了非洲裔美国人的建立工会的热情中。他们在为北部、西部、南部的非裔美国人和其他受压迫的少数民族的民权运动中扮演了中心角色。这种参与解释了为什么许多非洲裔美国人在他们的生活中被社会主义政治所吸引——社会主义者一直都在阐明能够保证黑人真正自由的社会愿景。

20世纪60年代末,甚至像马丁·路德·金这样的人物都在描述一种社会主义版本的未来。1966年,在他的组织南方基督教领袖会议上,他发表演讲说:

“我们应当真诚地面对这一事实:这一运动必须解决重建整个美国社会的这一问题。我们现有4000万穷人。总有一天我们必须提出这一问题:‘美国为什么会有4000万穷人?’当你开始问这个问题时,你就在质疑经济体制和更大范围的财富分配。当你问及这一问题时,你开始质疑资本主义经济。

你开始质疑‘谁拥有石油?’、‘谁拥有铁矿?’;你开始质疑‘为什么在一个2/3被水覆盖的世界上人们还得交付水费?’这些就是必须要质疑的问题。”[见马丁·路德·金《我们向何处去》(Where do we go from here)——译者注]

社会主义ABC(五):社会主义会解决种族歧视问题吗?-激流网马丁·路德·金《我们向何处去》

随着运动继续变得激进,像黑豹党、革命黑人工人联盟这样的团体,遵循了马尔科姆·X的传统,将黑人的压迫直接与资本主义联系起来。黑豹党和工人联盟比马尔科姆更进一步,他们试图建立社会主义组织来专门组织工人阶级黑人,为一个社会主义的未来而抗争。[黑豹党(Black Panthers Party)是一个在1966年至1982年活跃的一个美国组织,是由非裔美国人所组织的黑人民族主义和社会主义组织,其宗旨主要为促进美国黑人的民权。黑豹党的多位重要领导人都非常崇拜毛泽东,据说他们更是人手一本毛主席语录;革命黑人工人联盟(The League of Revolutionary Black Workers)于1969年在密西根州的底特律成立。联盟的形成是为了通过黑人解放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则,建立一个更有凝聚力的政治机构,以获得政治权力,并通过政治行动表达对黑人工人的特殊关注;马尔科姆·X(Malcolm X)是美国黑人伊斯兰教教士与人权运动者,他被视为美国最伟大与最有影响力的非裔美国人之一。——译者注]

社会主义ABC(五):社会主义会解决种族歧视问题吗?-激流网马尔科姆·X

今天,社会主义者面临的挑战也没有什么不同:集中参与到对抗种族主义的斗争中,同时为一个基于人类需要、而非利的世界而战。

因此,我们社会主义者实际上认为,反对种族主义的斗争是消灭统治阶级权力的核心。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社会主义ABC(五):社会主义会解决种族歧视问题吗?-激流网本文摘自《The ABCs of Socialism》,作者:Keeanga-Yamahtta Taylor翻译:xd。激流网翻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