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指出:“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资本论》第一卷第831832页)现在,我们可以说:“资本主义的外壳‘即将’炸毁。”

马克思作这样预言的理论依据,是“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与资本主义经济关系之间的矛盾。现在,矛盾的尖锐化已经远远地超过当时的程度。正如深山野叟在文章中所说的:“-------近几十年,由机械化快速步入数控自动化、信息化,不仅产品制造的很多环节由机器代替了人工,就连服务业的很多活儿都由网络和机器代替了。现在,由人工智能(AI)、机器人技术、生命科学等主导的第四次产业革命正在扑面来袭”。(《第四次产业革命呼唤社会主义》)不仅深山野叟提出了“第四次产业革命呼唤社会化主义”,赵磊、黎阳等都写了这方面的文章。(参看《世界处在巨变的前夜——一个马克思主义的观察维度》和《最终只能是社会主义》)

如果说,机械化是用机械代替人的四肢,大大地提高了生产力,那么机器人的出现,部分替代人脑的功能,生产力有了更进一步的提高,这就是资本主义外壳“即将”炸毁的理论依据。

马克思和恩格斯不仅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理论分析,得出资本主义外壳就要炸毁的结论,而且指出资本主义外壳与生产社会化矛盾的表现,即周期性爆发的生产过剩经济危机。他们指出:“几十年来的工业和商业的历史,只不过是现代生产力反抗现代生产关系、反抗作为资产阶级及其统治的存在条件的所有制关系的历史。要证明这一点,只要指出在周期性的循环中愈来愈危及整个资产阶级社会生存的商业危机就够了。”(《马恩选集》第一卷第256页)那么,经过一百多年,这种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又有什么发展呢?

1825年爆发经济危机以来,资本主义社会就不断地爆发周期性的危机。1929年爆发的生产过剩经济危机,震惊了世界:一方面是资本家烧小麦,倒牛奶,毁高炉,砸机器,而另一方面则是大量工人失业,饥寒交迫,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腐朽、没落暴露无遗。但是,资产阶级不甘心自己的灭亡,作垂死挣扎,采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克服”危机。他们妄图采用大量发行纸币的办法,增加消费,结果上世纪70年代,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转化成为通货膨胀与经济停滞并存的经济危机,迫使资产阶级的政客、学者转而主要采用财政政策“克服”危机。所谓的财政政策,主要是实行赤字财政,大量发行国债,实施社会福利措施,扩大消费;不仅国家大量发行国债,企业债务增加,公民个人债务也急剧增长:债款上学、买车等,还大量贷款买房,寅吃卯粮,把未来十几年、几十年的购买力都预支了;国家、企业、个人都是靠借新债,还旧债,维持国家机器、企业和个人的经济生活运转。债台越来越高,最终引爆了2008年的债务危机,其实质仍然是生产过剩经济危机的另一种形态,是资本主义外壳严重阻碍生产力发展的集中表现。这次爆发的债务危机,是资本主义外壳“即将”炸毁的有力征兆。

2008年爆发债务危机至今将近九年,世界经济还处于萧条状态,不仅看不见高涨的影子,也看不到复苏的迹象,前景一片黯淡。

下面我们看看世界经济及主要国家危机爆发以来的经济增长情况:

迎春:资本主义的外壳即将炸毁-激流网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库及各国官方统计网站

据“经济日报联合国电 (记者 朱旌)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17日在纽约总部发布的《2017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预测,全球经济预计在2017年增长2.7%,高于2016年的2.2%。报告称,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世界经济发展趋势可以用“五低二高”来概括,即:低经济增长、低国际贸易流量、低通货膨胀、低投资增长、低利率;高债务水平和高度依赖货币政策。这种状况在2017年将略有改善,但世界经济仍将保持低速增长。”(原标题:联合国《2017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今年全球经济预计增长2.7% 2016年,世界经济增长率只有2.2%,而预计2017年的增长率也只有2.7%,都远远低于2010年以来的3.4%的增长速度,所以,预测报告的结论是:“世界经济仍将保持低速增长”,“高债务水平和高度依赖货币政策”。就是说尽管大量发行纸币和继续借债,也只能是比2015年更“低速增长”,可见,这次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危机历史上萧条时间最长的一次。

据《华尔街见闻》报道:《大佬警告:风险就在门口,已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一文说:“现年73岁的债王格罗斯今年以来不止一次警告资产价格太高,并认为当前的市场风险已创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最高。----------超量宽松令系统中的流通性太多,人们蜂拥购买风险资产并用避险资产对冲,导致股价虚高、债市收益率下降。”“下一场金融危机将是我生平见过的最大危机”等等。这种预言虽然还有待证实,但是,他所说的“超量宽松”、“股价虚高”等都是事实,可见,下一场经济危机也将是不可避免。

资本主义世界经济指望着中国“救命”,而我国经济同样面临着经济危机的威胁。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发展“外向型”经济,与资本主义世界经济“融合”:大量吸引外资,发展外贸,生产一度得到高速增长。2008年爆发经济危机以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无力购买我国产品,经济增长速度急速下滑,由两位数增长,下降到“保8%”、“保7.5%”,“保7%”,再下降到现在的“保6.5%”。而这些都是沿着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老路,靠海量发行纸币,债务不断上升的条件下出现的。当前,政府不得不一方面“去产能”、“去库存”,而另一方面又控制金融。可见,我国的经济形势岌岌可危,不仅不能“挽救”世界经济,本身还面临着经济危机的威胁。

世界上另一个经济增长速度较快的国家是印度,但是,它不仅自身的经济问题多,而且体量太小。2016年的经济总量,只占世界经济的百分之三,对于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影响不大。

近九年来,20国峰会、8国峰会,杭州峰会,“一带一路峰会”等,形形色色的论坛开过多少次会,各种各样的措施都采用过了,事实证明都没有效果,世界经济仍然处于萧条状态。可见,资产阶级的政客、学者已经是黔驴技穷,而资本主义经济也是气数已尽。

我们说“资本主义的外壳即将炸毁”,并不是说今年或者明年资本主义经济就会消亡。一种经济制度的根本变革,都是一个过程。封建经济制度在我国经历了一两千年,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也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而当前资本主义的经济,无论从理论上说,还是从事实看,都是“行将就木”,必将被社会主义公有制所取代,这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客观趋势!

附录:论当前的世界经济危机——西方经济学说批判-http://bbs.pinggu.org/zyzt/425165/1/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迎春:资本主义的外壳即将炸毁-激流网(作者:迎春。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