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文人多有“忠臣”情结,他们最热衷与“奸臣”互斗,而且在与奸臣互斗中获得一种“道德崇高”感,这种道德崇高感也感染了老百姓。

滠水农夫:从中国文人的“忠臣”情结说开去-激流网    在老百姓的意识里,忠臣是好的,是为老百姓的;奸臣是坏的,是害民的。然而,老百姓却不可能懂得,忠臣的“忠”乃是忠于皇帝,而非忠于小民,因此,尽管忠臣有时也为老百姓做了一些好事,但其出发点和最终目的却是为皇帝服务的。同样,忠臣和奸臣看似水火不容,品行高下悬殊,但本质上却是完全一致的,那就是都属于皇帝的臣子和奴才,不过忠臣和奸臣是从不同方面为皇帝服务而已。

皇帝往往提倡忠臣,而不信用忠臣;信用奸臣,却不提倡奸臣。因为忠臣过忠则显得迂腐,不懂变通之道,认死理,不理解皇帝不可告人的苦衷,办不了皇帝想办而不便办的事。奸臣则不然,他们非常市侩,急功近利,无所顾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对皇帝一言一行心领神会,最会投皇帝所好,特别是最能办皇帝想办而不便办的事、说皇帝想说不便说的话,是皇帝最好不过的心腹。

滠水农夫:从中国文人的“忠臣”情结说开去-激流网    皇帝一方面要用忠臣的名声鼓励文人们做自己的驯服奴才,另一方面又要用奸臣的实在满足自己的私欲,因此往往对忠臣是敬而远之,对奸臣是信而用之,既博得了明君的美誉,又获得了为所欲为的实惠,岂不是两全其美。

我们说,古代文人的“忠臣”情结,既是最高统治者教化熏陶的结果,也是历史发展局限性的必然。在古代社会,文人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学成文武艺,贷与帝王家,否则就只能寂寞一生,老死江湖。因此,兢兢业业为皇帝服好务,维护皇帝统治长治久安,就是文人们最高的理想和功业,所谓的“士大夫精神”,也不可能超脱这一范围。

为了皇帝的江山永固,忠臣客观上也不得不为老百姓办一些好事,得到“青天”、“诤臣”、“贤良”的美誉。然而当老百姓不堪忍受压迫剥削,揭竿而起的时候,忠臣们的伪善面目就昭然若揭,他们会毫不留情施以残酷镇压,更由于其对皇帝死心塌地的忠心,比起奸臣来对敢于反抗的老百姓为害更甚,手段更卑劣残忍,这就完全暴露了他们平常表现出的所谓“爱民如子”,不过是要老百姓安心当皇帝的顺民、良民,绝不能以下犯上。

在平常,忠臣也痛恨奸臣为害百姓,声称要为老百姓伸张正义,似乎站在老百姓一边,其实他们的目的不过是为了皇帝的江山永固,皇帝的利益高于一切。因此他们不能容忍任何危害皇帝的言行,他们反对汉奸卖国贼的声音叫得最高,与奸臣的斗争最积极他们把自己作为正能量的化身,而且通常自我感觉良好,甚至相当自恋,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但似乎忘却了自己与奸臣一样本质上都是皇帝的奴才,不过是自认为的好奴才而已。他们最期望皇帝“亲贤人、远小人”,最痛恨奸臣吃着皇帝的饭还要砸皇帝的锅。

当然,除奸臣外,一切砸皇帝锅或者企图砸皇帝锅的的人,他们都坚决反对,坚决打击,毫不手软。从一定意义上讲,对于老百姓的反抗,这样的忠臣比起奸臣来更可怕、更可恶。

当然,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我们不能苛求古人,对于古代文人的“忠臣”情结,要一分为二看待,既要肯定其客观上对老百姓有益的一面,对社会发展进步促进的一面,又要看到忠臣的“忠”不过是忠于皇帝的一家一姓,维护封建专制的反动性,对于劳动人民来讲,忠臣和奸臣本质都一样,都是最高统治者的奴才和帮凶,不过是一个用软刀子杀人,一个用硬刀子杀人。

滠水农夫:从中国文人的“忠臣”情结说开去-激流网    如果说在古代,忠臣的积极作用比消极作用大,那么到现代,这种“忠臣”的消极作用则更甚于积极作用,甚至是最反动最顽固最落后的一种思想意识。当今时代人类已经拥有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武器,通过阶级分析与阶级斗争的视野,为被压迫被剥削劳动人民获得真正的自由和解放提供了路径,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那些旧式文人的“忠臣”情结,甚至所谓的“士大夫精神”,就大大落伍于时代,显得非常滑稽可笑。

然而正因为与旧式文人一样,这些具有“忠臣”情结的现代文人客观上也宣扬为人民服务,为底层发声,尤其是反对汉奸卖国贼最为积极,给人的印象似乎是天然的“左派”、“毛派”,从而具有一定的迷惑性。然而,只要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就能发现他们的所谓反对汉奸卖国贼、为劳动人民说一些好话做一些好事,主观上的目的还是为了维护最高统治者的利益。因此,他们和旧式文人一样,凡触犯最高统治者的利益,不管是汉奸、卖国贼,还是“刁民”、“暴民”,一概打击,绝不手软,通通冠以“带路党”、“推墙派”的帽子。

显然,这样的“忠臣”文人,传承的是封建专制下知识分子的奴性毒素,不仅最为腐朽虚伪反动,没有丝毫进步意义,甚至比起真正的右派来说,无论是道德品质还是社会进步意义都差得很远,就更遑论真正的左派、毛派了。

真正的左派、毛派,不是口头上忠于民而实际上忠于君,而是彻底地忠于民,当君与民的利益发生冲突,成为互相敌对的两个阶级时,会毫不犹豫地站在民的一边,带领人民起来反抗,建立人民自己当家作主的国家。在阶级社会里,每一个人不得不选择自己的阶级立场,那种所谓的普遍的爱、不偏不倚的爱是不存在的,因此真正的、彻底的左派、毛派就应该像鲁迅先生那样“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就应该像雷锋那样“憎爱分明斗志强”,就应该像毛主席教导的那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不是客观上为人民服务,主观上为最高统治者服务。

滠水农夫:从中国文人的“忠臣”情结说开去-激流网    可见,知识分子的自我改造意义重大,只有使自身从旧式文人转变为革命知识分子、人民的知识分子,才可能具有人民立场,才能为人民利益不懈奋斗。而往往由于文人知识分子的阶级依附性,只有通过给统治阶级帮忙和帮闲,才能获得人上人的精英地位和特殊利益,因此要革自己的的命,就极为痛苦而艰难。

然而要做革命的知识分子、人民的知识分子,除了甘愿舍弃自己特殊利益和精英地位,和劳动人民打成一片,又有其它什么别的办法呢。

正如毛主席所说,要做人民的先生,必须先做人民的学生。而我们某些标榜左派、毛派的人,口头上也把人民的口号叫得响亮,而心底里却是瞧不起人民的,更别说与人民为伍,甚至某些人在口头上也与过去的反动统治者一样,一口一个“刁民”、“暴民”,他们不去分析人民变“刁”变“暴”的原因,却一味指责人民的落后不觉悟,这难道是做人民学生的态度吗?

毛主席不是说人民不需要教育改造,毛主席也讲过“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但毛主席一生都把人民作为共产党的活菩萨看待,这当然不是像剥削阶级那样的虚伪欺骗,而是体现了毛主席彻底的人民立场。同样,鲁迅先生也写了很多“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体现“国民性”典型人物,但他也写下了“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千古名句,和毛主席一样,鲁迅先生所体现的也正是彻底的人民立场。反观某些左派、毛派人物,我们看不到他们这种彻底鲜明的人民立场,而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身上所具有的“忠臣”情结作祟。

滠水农夫:从中国文人的“忠臣”情结说开去-激流网    这就告诉我们,一切有志于成为革命知识分子、人民知识分子的人们,不仅要与汉奸卖国贼作斗争,与资本主义作斗争,还要与自身思想意识的“忠臣”情结作斗争,努力改造自己,坚定自己的人民立场,才能改造国家、改造社会,造福人民,才无愧于毛主席小学生的称号。

(作者:滠水农夫。作者授权激流网刊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