蝼蚁之死(组诗)

新京报消息:2016年8月24日下午,甘肃省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山老爷弯社28岁村妇杨改兰,不堪贫困,用农药杀死了四个亲生孩子和自己。在镇上猪场打工的丈夫李克英赶来,将一家五口葬埋后,也喝农药自杀……

                                --------题记

王学忠


少妇杨改兰

“虎不食子”

你却害死四个亲生孩子

而后又害了自己

让人痛心不已

痛恨不已


恨你!用扑簌簌的泪恨你

攥紧的拳恨你

恨你!恨你

痛定思痛

只能用无奈的诗思

探寻你28载

心路轨迹


改开三十余

富豪一哄而起

百万、千万、数亿

上通天下通地

皆呼风唤雨

男崽剑桥留学

女娃华盛顿为妻

你却一字不识

家徒四壁


常言说“人穷志短”

人微话声低

你不该学着富人的样子

嫁人后生儿育女

弄得足下四子

这个喊“冷”

那个叫“饥”

巧妇难为无米炊

你怎能为之?


有人说村主任抹掉你的低保

是顾全大局

抽你家灶里的柴

是为添他人缸里的米

窝窝头不大

要分着吃


于是,没了低保的你

难为无米炊的你

才毅然决定:

此处不留人

自有留人处

带上四个孩子

一块儿奔了西


不!也许你的匆匆西去

缘于昨晚那个梦

梦中先富起来的是你

豪车豪宅豪绅

美元美酒美食

天天都是好日子

醒来后,事不宜迟

拉着四个孩子的手

驾鹤而去


唉,你的决然离去

使陇南那块贫瘠的土地上

五个鲜活的生命戛然而止

让人唏嘘不已

惊叹不已……

   丈夫李克英

谁言这个世界分清浊

错!错!错

黑白真伪

全由强者说

弱者是皮鞭下的陀螺


马克思说:

“雇工的薪水

须养活自己及妻儿”

李克英起早贪黑

累死累活

却眼瞅着一家老小

饥寒交迫


那天,你在忙活

有人送信来

说家里降大祸

匆匆赶到时

四个孩子已死三个

妻子与8岁大女儿

正在医院抢救

不久,又死两个


回家路上

你拉着一辆板车

五具尸体

昔日希冀、梦想

瞬间泯没

你想了许多

丛林法则

英特耐雄纳尔

不!早已是遥远的传说


当今社会

有钱能使鬼推磨

没钱不能活

你埋怨自己没有金刚钻

偏揽来瓷器活儿

人家夫妇养一个

你逞强生四个

弄得一个也没活

还让妻儿受那么多折磨


俗话说:

“没有过不去的坎

爬不上的坡”

正当年的你

血气方刚的你

竟翻了车

还压死了妻儿


懊悔何用

你什么也没说

带上铁镐、铁锹

头也不抬地挖呀、挖呀

一个、两个……六个

葬埋了一家五口

再掏出农药

咕噜、咕噜

倒在亲人旁侧


一阵风儿吹过

树上的腐叶

一片、两片……六片

从天空坠落……


大女儿8岁

真不忍心批评你

可思来想去

还得再说几句

常言道“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你都8岁了

仍未顶天立地

弄得三个年幼的弟妹

照你妈妈编织的梦

一路奔了西


不!这又怎能怪你

一个8岁的孩子

别人家正煞费心机

学而优则仕

你想的却是

怎样用自己的能力

让弟妹不再挨饿

妈妈不再长叹短嘘


那篇《假如》课文

你一直记心里

“假如我有一支

马良的神笔

我要给树上的小鸟

画许多好吃的谷粒

鸟妈妈再也不用

到遥远的地方去寻食

让小鸟呆在家里

苦苦等待、饿得哭泣”


是呀,你一直期盼

有一支马良的神笔

在你家土屋窗前

画一个红红的太阳

让弟妹们“在冬天

快活地成长

不会在寒冷的北风里

缩着身子叹息”


然而,马良的神笔

竟遥遥无期

你恨狠心的妈妈

贫穷无助的妈妈

迫不及待去做那个梦

在另一个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国度

争得了第一

于是,事不宜迟

先让弟妹喝下农药

躺在山沟里

又来催你


按说你不该相信妈妈的梦

什么争得了第一

分明是走投无路时的自娱

毕竟,你们杨家

皆一字不识

唯你小学三年学历

看着妈妈那凶狠的样子

执拗的样子

不得不端起农药瓶

咕噜、咕噜

随弟妹而去


仲夏的阳光

懒洋洋照着大地

一只鸟儿匆匆飞过

几只小鸟紧跟其后

到遥远的地方去寻食……


  双胞胎姐弟

有句话叫:

“生不逢时”

错矣!用在你俩儿身上

没选对肚皮

刚过5岁生日

便死在了山沟里


电视台有档节目

“双胞胎比才艺”

从两岁到十几

对对双双

花花绿绿

站了一台子


这对儿小姐妹

一曲《霸王别姬》

把个爱江山也爱美人

演绎的风柔雨急

那对儿小哥俩儿

反串《今天又是好日子》

呀呀咿咿

引得台上台下掌声不息


人生几次抉择

莫过选肚皮

歌星的肚皮

贵妇的肚皮

富婆的肚皮

肚皮与肚皮

命运相隔十万里


据说精子与卵子相遇

造个双胞胎

几率九十八分之一

龙凤男女更低

你俩儿活蹦乱跳

一对儿姐弟

让多少家庭垂涎欲滴


然而,却生不逢时

选错了肚皮

被贫穷的妈妈

谎称农药是果汁

哄骗你俩儿

咕噜、咕噜

才同年同月同日生

便同年同月同日死……


3岁小女儿

你才3岁

一棵小草刚发芽便枯萎

不!你是一个人

才咿呀学语

便做了鬼


懵懵懂懂出生

糊里糊涂做鬼

像一只西装鸡

还没看清

日光、月辉

便进了食客的胃


真的,你还很小

小得光知道吃睡

一点儿不会

为爸妈分担愁滋味

不懂怎样驾驭

这两极分化

光怪陆离的社会


不懂英特耐雄纳尔

怎样与“市场”接轨

有的人轿子里调情

有的人轿杆下喊累

上海迪士尼乐园人头攒动

一条龙服务

早已超英赶美


真的,你什么都不懂

从出生到3岁

一路泪相随

爸爸的泪

妈妈的泪

姐姐的泪

哥哥的泪

还有你的泪


你才3岁

像一朵花儿刚吐蕊

便懵懵懂懂

跟着妈妈、姐姐、哥哥

一起含着泪

做了这个世界的新鬼……

(作者:王学忠。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