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姨:我推荐咪蒙和MC天佑进下一届政协-激流网      去金色大厅演出,我确实开了一个坏头”,这是宋祖英在3年前的“两会”政协文艺组分组讨论时说的话。

2014是宋祖英从海政文工团副团长升到团长的第二年,在这一年持续许久的“金色大厅镀金”事件,终于引起了官方的注意,而作为中国首位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举行独唱音乐会的民族声乐表演艺术家,宋祖英成了报纸上公开批评的对象。

不过“辣妹子”岂是逆来顺受之人,紧接着就呼吁国家应该管一管了,“我是开了个‘坏头’,但后来者应该有一个审核审批的过程,我们艺术走出去应该代表国家水平,国家应该有一个规范,是不是国家能控制?用一个标准审批?”

宋祖英之所以这么说,大概也因为后来去那演出的人,水平确实太过参差不齐。自2003年她在金色大厅进行个唱后,越来越多的乐团和个人都涌到了这里,有像谭晶这样国家层面做交流的演唱家,也有像李海燕这样的温州企业家,结果让金色大厅“跌落神坛”.

是该按照行政级别卡一卡,只让德艺双馨副军级以上的老一辈艺术家出去为国争光。

虽然我们早就知道花两万块钱就能让大爷大妈体验个12天走进金色大厅+游玩奥地利行程,但是对金色大厅开演唱会还是抱有崇高敬意的,直到北京交响乐团团长谭利华揭开盖子,

“那些去金色大厅的团里,有中央级写条子的,有军旅写条子的,也有各省市领导写条子的,使馆压力太大,搭上钱也没人看”,

我们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儿。

还有些更高级的招呼,是会有“观众必须爆满”的需求的,有的甚至连“大鼻子比例是多少”也会有要求。所以对于生活在维也纳的人来说,也许几十年内都不会忘记曾被中国演出赠票所支配的恐惧。

好在2014年这件事得到了领导的重视,真的管了一管,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的文化参赞终于能好好休息了。

1

去年10月底,张靓颖在海外发行了她首张英文专辑的第一首歌《Dust My Shoulders Off》成绩不错,拿下了“史上第一位登上iTunes即时下载榜前100的中国大陆歌手”的称号,没几天BBC就出了“张靓颖会成为中国第一位世界流行歌手吗”的标题。

YouTube上这首歌的MV,播放量已经到了1100万,也有了小范围的二次创作,翻唱的up主把歌曲重新编曲翻唱,小孩把MV中的舞蹈翻跳上传,算是真的凭歌曲在海外音乐市场溅起了一点小水花。但其实这首歌在国际水准下衡量只能算是中等,想来只是因为这对于中国歌手来说确实不易,才获得了BBC的注意。

然而BBC不知道的是,这首歌在国内反响平平,以至于通稿满天飞,也没能让更多国人注意到。要知道,这张专辑在推出之前,公司就表示这是斥资400万美金为张靓颖圆梦而打造,如果第一首主打歌只在海外有动静,国内听众不买账的话,那确实也挺让人惋惜的。

另外一个也瞄准国际市场的艺人吴亦凡,则是走了与张靓颖完全不同的路线。出演海外的电影、发布有国际巨星露脸的MV、伦敦时装周上走一遭、NBA全明星赛上血脉喷张,全方位的资源保证他能在某一时间段内集中刷屏。

因此福布斯注意到了吴亦凡,并撰写“认识吴亦凡,中国票房巨星和嘻哈救主”一文。在文中,作者列出了吴亦凡在中国参演电影的票房都不错,以及他身为Rapper的人物设定,至于如何可被称为“救世主”,那位作者认为因为中国的审查制度,使得嘻哈音乐在这片土地始终难以发展,吴亦凡这一次推出了与美国制作人合作的作品,应该可以凭借影响,让更多中国的粉丝了解嘻哈音乐。

不知道国内的Rapper会如何看待“中国嘻哈救世主”这说法,但至少以我来看,和吴亦凡同样忙碌的鹿晗,好歹在2016年启动了一次新专辑的全国巡演,而吴亦凡只不过在自己生日会那天放出来了一首新歌。

而至于那些庆祝我们家吴亦凡已经成功打入海外市场、成为国际吴的粉丝。一定不知道Google Trend显示,搜索“Kris
Wu”最多的相关词是“EXO”,看来他还需要一段时间让世界真正的认识中国嘻哈的救世主。

现在人们获得信息的成本很低,但是愿意探索信息的欲望也越来越降低,不只是乐视公关有“信、达、雅”的翻译水准,能无视整个句子里的否定和讽刺,把所有正面词汇抠出来翻译,通过头条的智能推荐系统推送给乐迷。

娱乐小编也可以把“这衣服真是丑到有趣”翻译为“她的服饰在世界获得赞赏”.

像这样被翻译惠泽的明星不知有多少个,其中不少都是“毯星”.但别看毯星有了“帮手”,想要混个记忆点也还是相当难。还记得去年那位不知几线的明星赵尔玲,在戛纳电影节的红毯上,因妨碍清场被保安强制拽走,如此值得炒作一番的消息,在网络上的流传度也还是没能比过张馨予红毯上一张东北时尚的大片。

更别提通过与“票贩子”合作而错过进红毯的《盗墓笔记》剧组了,准备了几天,还提前做了40分钟的直播预热,结果因为“买”来的红毯入场券有问题,而不得不上演一出“迟到”戏码。好在没蹭上红毯,也蹭了个热点,就是可惜了“带着作品去戛纳”这句话。

在为国争光这件事情上,文艺界目前主要还得向中国足球学习。我们的年轻球员去欧洲踢球看不上,但是我们可以把人家俱乐部买下来啊!

在纽约42街和百老汇交汇处的各大屏幕上。2011年国家形象片在纽约时代广场大屏播放之后,有人看到了宣传新思路,除了像阿里那样的大企业通过IPO积极“上屏”,中小企业也开始在时代大屏上动心思。结果不少全中文的广告内容,长时间出现在纽约的街头,甚至还有中文招聘启事,也是帮助S.H.E实现了“全世界都在说中国话”.

至于某某小鲜肉应援一言不合就包下时代广场,巴黎环城公里或者泰晤士河上邮轮,这就叫少年强则中国强。

2015年国庆登上时代大屏的思乐得保温杯董事长就说,是因为品牌长期宣传跟不上,才吃了不少哑巴亏。所以用董事长的逻辑,上大屏并不是为了炫耀什么,只是把吃了的亏补回来,而或者是因为这样吃哑巴亏的人不少,让一家国内户外媒体狠心拿下时代广场1号一块近百平米面积LED屏幕的5年运营权。

那我们关心的外国友人到底是怎么看的?

他们大抵是揣着人民币装明白,然后心里补上已经:“incredible China”.

2

我们B站上很火的东西,放到Youtube上就不堪一击。早就被B站吹成大魔王,在微博上让一线娱乐明星自叹人气不如的林丹、张继科,每次去参加劳伦斯颁奖,要么就两手空空,就算偶尔拿了个小奖人家体育记者都会交头接耳,这个精神的小伙子到底是谁啊?

B站现在已经钦点谭晶为新一代大魔王和“总攻大人”了,但是没想到总攻大人退赛了。于是大家只好翻墙出去看谭晶,终于出现了一个Youtube上比B站上播放量高的中国艺人了。

在总政歌舞团随着军改的步伐正式在2016年3月摘牌后,谭晶大魔王就开始出现在了娱乐平台上。先是《蒙面唱将猜猜猜》再是《歌手》,她凭着身上与普通歌手完全不同的新鲜感,以及摇滚、民谣、民歌等更贴近大众的流行乐,吸引了一批年轻的粉丝。

在《蒙面唱将》时期,谭晶接受采访的时说过,以前传统舞台上的演出是她应该做的,以后也还会继续,但在新的平台可以充分唱自己喜欢的歌,可以抛掉身份标签,用音乐和观众交流,是她喜欢的。

在这个连天后都唱不上去的盛世里,谭晶变成了一股奇货可居的清流。

大家本来以为歌词是可能犯错误的,但是嗓音和唱功不会不爱国,所以炫技成了一种安全的选择。但是没想到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谭晶退赛原因,有媒体猜测是歌曲或个人的政治问题,谭晶工作室的解释是档期及版权归属的问题,《歌手》总导演洪涛在微博上则表示,不是节目组的原因,“多事之秋,辛苦歌手,也辛苦导演组”.

谭晶也确实在努力带给观众带来与众不同的作品,让非主流成为主流,让民族的成为世界的,这本身是刚好顺应大环境的。然而我们都知道一句话,步子大了容易扯到,没提前做好政治风险预测其实是作为一个老艺人的失败吧。

一个乐评人说,对于谭晶这个种占尽体制内资源改混商业圈,不小心失算的,不会给予任何同情。但是我觉得,艺术这件事不能说体制内出来的就有原罪,受到打压的不是自己人就幸灾乐祸,好东西没能往前再走一步,太可惜。

国内文艺工作者做不出来好东西,老有人喜欢把锅甩给审查,其实党比我们着急。

比如前段日子,在成都成立的中国电子音乐联盟就是最好的例证。为了能更快速地在中国发展电子音乐,中音协音促会与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政府,联合决定成立电音联盟,并由乐杜鹃音乐节主办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吕小锋出任联盟主席。这位出生于军人家庭的着名音乐制作人,有着丰富的音乐制作经验,曾是羽泉的发掘人,想来也是能够带着联盟兄弟们一起走向前的。

一年前在北京还成立了北京摇滚音乐学会,这个由北京市文联和北京市音乐家协会共同确立的协会,在成立之初就是为了举办“中国乐势力-摇滚30年巡回演唱会”,然而一年下来,只有北京、长春、上海落地。而作为该协会的秘书长石梓禾,其公司北京梓石汉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主办演唱会的同时,投资了子品牌“乐势力”公司190多万,可见对推动老摇滚在中国的市场下了不少功夫。

隐身于从业者口中的“限韩令”,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让韩流在中国冷却。还记得曾经都敏俊的扮演者金秀贤来中国商演,全部纯银质地餐具的要求,让主办咬碎了牙也一一满足,而现在韩国艺人来华淘金的可能性趋近于零,商家开始了对国内小鲜肉的追逐。

去年底,人民日报批评豆瓣电影评分伤害国产电影生态的事情,应该也还留在很多人的记忆中。

台湾有个爱国的漫画家叫老培,他曾经画过很多讽刺台湾社会现实的漫画,去年他少见讽刺了一下这边的社会现实,创作了《有志难伸》。

这幅画上我唯一不同意的就是那个狗洞上面写的字,审查。怎么可能只有审查?

3

都是应试教育给害的,中国人总是喜欢临时抱佛脚。以前有点好东西不珍惜,突然有一天我们开始学领会到了“软力量”,“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的重要性。

这才发现。我们亲爱的祖国,一百年前还能弘扬国粹,二三十年前还有功夫片和成龙李连杰两颗打星,非洲黑人兄弟看见中国人的时候,总会带着尊重上前请教一下“Chinese kungfu?如今再去非洲,黑人兄弟只会说,”非洲农业不发达,你们有没有带来金坷垃“.

这种尴尬的情况在去年终于结束了。

”Wuxiaworld“这个由华人创建的网络小说网站上,有大量中国玄幻、修仙(双修和群修效果更好)、霸道总裁爱上我网文的英文版,每本小说下都有外国友人热情的留言,更有甚者发文感谢玄幻小说,将自己拯救于毒品的苦海。

现如今Wuxiaworld每日网站独立访客在24万左右,日浏览量超过350万次,是当之无愧的”新网红“.而且因为这股热潮,开始激发外国友人的创作欲望,已经有一些非中文作者,开始了玄幻小说的创作之路了。

Wuxiaworld的创始人RWX就表示,以前官方渠道输出的高大上内容无法引起民间共鸣,浅显易读的玄幻文学,其中屌丝主角与命运抗争的行事风格,更符合长时间趴在网上的年轻人。也正因此,玄幻小说才能在与亚洲文化相去甚远的欧美地区形成影响力。

关于文化走出去这个事情,我们的领导和明星们过去老是被西方那一套忽悠,总是相信,”越是中国的,就越是世界的“.

比如中国着名歌唱家龚琳娜老公的老锣老师,一直坚持着对中国传统音乐的热爱,最新作品中十多名乐手共同敲击编钟合奏的场景,确实震撼,不得不说还原了那种秦汉时期只有皇族才能享受到的表演。

所以听了太多这种学院派忽悠了,就总想弘扬国粹,走上层路线,挤影展,去金色大厅,蹭红毯。

他们对什么是中国的理解太肤浅了,国粹是中国的,网红锥子脸、霸道总裁爱上我、一人我饮酒醉、一言不合就尬舞就不是中国的了?

实际上文化输出这种东西,从来都是赤裸裸的,越是有性,越是有暴力,越是能满足屌丝可以逆袭的幻觉就越是能被全世界欣赏。

极端宗教严格禁欲的国家,黑市里流通最旺盛的绝对不是当年的奥斯卡获奖影片,而是好莱坞B级色情暴力恐怖片,我们中国人民最熟悉的日本女艺术家肯定不是大河剧的主演而是互联网公司年会上的座上宾,中国功夫能全世界流行,不就是惩恶扬善的侠能满足被压迫的亚非拉无产阶级兄弟翻身做主人的幻想?

不要觉得Low,曾经摇滚乐和爵士乐曾经也不登大雅之堂,京剧的前身也是下里巴人才看的东西,等到受众足够多,文化精英们开始参与创作,也就分别变成了大洋两岸两个民族的国粹。

至于那些现在看起来阳春白雪,提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好作品,目前只能在我们华人文化圈传播,走不出台湾和东南亚,不能满足为建设一带一路保驾护航的重任。

专做影视海外发行的公司世纪优优就表示,虽然现在影视剧做海外输出不只是个口号了,但实际上的主要受众还是集中在东南亚、海外华人及硬核中国文化爱好者上。

具备了互联网病毒传播基础的尬舞和喊麦赶上好时候了,中国的强势移动互联网、强势手游目前已经覆盖到了全世界。越南成了中国手游倾销的第一步,印度尼西亚前十位的直播平台有一半base在广州。印度的移动互联网不是中国厂商去直接做的,就是中国资本投资的。

为了不给某出海直播平台,某出海短视频平台免费打广告,我们只能说东南亚的直播平台上已经出现了高仿的网红脸和反串的papi酱,还有山寨加肥加大型的MC天佑,穆斯林大叔和华人大妈欢快地尬起民族团结舞。

我相信不用太久之后,咪蒙的标题党秘诀就会被印度的科技博客翻译成四种语言成为当地内容创业者的圣经。非洲黑人兄弟会用一段热情的尬舞欢迎远道而来的中国施工队。

最近两会已经召开,文艺界的代表们也都云集北京,建言献策。我相信中国文化走出去这个问题一定也是分组讨论时的重头戏。

但是看一眼与会的代表名单,虽然都是德艺双馨,作品等身,但是毕竟对目前互联网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现实有一些陌生。

所以下一届,我推荐MC天佑和咪蒙进政协。

(作者:猫姨。来源:老道消息)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