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注:在当前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面临空前危机、各方神圣纷纷上台表演的时候,左翼内部也存在着对世界形势以及资产阶级相对力量的不同估计。有一种观点认为,为了阻止狰狞的极右翼势力壮大,必须联合“进步”资产阶级,进入“进步”资产阶级政党内部转化该政党,在这一过程中和群众形成新的“良性互动”,从而开展轰轰烈烈的左翼运动。本文由美国药物滥用讲起,描述了美国社会颓败的现状,在承认群众力量的同时,总结了上述策略的多次失败经验,从而坚决地拒斥上述主张。“红旗太平洋”公众号将继续发布其他文章,揭露资产阶级外强中干的事实,打破资产阶级不可战胜的幻觉。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224号发布了一个报告,指出在2015年美国有将近13000人因海洛因使用过量而死亡,比2010年(3036人)增长了3倍有余。如今美国药物使用过量的案例总数超过1999年的2倍。

美国各个人群中都存在药物泛滥(drug epidemic)的现象,不论年龄、性别和种族。55-64岁年龄段的人群中药物使用过量的发生率比1999年增长了将近5倍,而45-54岁年龄段的人群中药物使用过量的发生率最高。

如今白人的药物过量死亡率最高,超过黑人和拉丁裔总和的2倍。1999年白人的药物过量死亡率低于黑人,如今却变成了原来的3倍以上。

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一悲剧?

药物滥用的现象集中于以前的煤炭开采区,如肯塔基、西弗吉尼亚和田纳西州,还包括“锈带”地区[1]如密歇根、俄亥俄、印第安纳和宾夕法尼亚州。自从1970年代末开始,这些地区遭受了数十年的去工业化、大规模裁员和工资削减。

被腐蚀的社会:美国资本主义和药物滥用-激流网    2015年美国各州药物过量死亡率)

这些州的工业和采矿重镇变成了不毛之地,曾经雇佣了成千上万人的工厂也被废弃。在许多地区,比如密歇根州的庞蒂克、俄亥俄州的阿克伦以及西弗吉尼亚州的亨廷顿等,收入体面的工作非常稀缺,学校和社区中心也大规模关闭。

集中表现在“锈带”的社会灾难其实在整个美国社会都存在。2015年,由于美国白人死亡率大幅上升,美国人口预期寿命在23年内第一次下降。

一月份,“Young Invincibles”机构发布消息称千禧年一代——八、九十年代出生的人口——在同样的年龄阶段比他们的父母少收入20%,尽管这些青年接受了更好的教育。美国人中拥有房子所有权的比例下降到了196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越来越多的青年因为贫穷而不得不和他们的父母一起居住。

而对于年长的人来说,他们的债务急剧增长,整体家庭债务快速飞升。

很多人都能明显地体会到,美国社会正在倒退。药物泛滥是成百上千万人看不到稳定生活前景的最恶劣表现。

尽管劳动人民的收入经历了数十年的停滞或下降,统治精英的财富却飞速增长。由于股票市场的空前繁荣,自2009年以来其财富已经增长了1倍有余。

被制药工业、保险巨头和营利医院主导的美国医疗体系,为了追求利润而不顾一切社会代价,卖出了大量的鸦片类止痛药。结果,现在有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人通过合法或非法的渠道获得并使用处方止痛药。这一人数比美国抽烟人口还多。

当前的社会危机是全方位的,在经济层面之外,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的无休止战争和政治反动造成了严重的文化影响。战争、排外、沙文主义和对金钱权力的崇拜,都得到了统治精英、政党、媒体和娱乐机构的大力吹捧。这些都是资本主义经济政治体系内在矛盾的表现。

反对战争和政治反动的斗争也层出不穷。14年前,世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反战示威在美国和其他地区爆发,反对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但这场反战运动被引导成对民主党和其总统候选人约翰·克里的支持,最终丧失力量。

四年后,出于对布什的战争和紧缩政策的憎恶,成百上千万工人和青年投出选票支持所谓代表了“希望”和“改变”的奥巴马。然而,民主党执政期间继续采取布什的右翼军事主义政策,社会不平等继续恶化。因此,对奥巴马寄予的希望最终转化成更深刻的醒悟和愤怒。

2016年的总统大选显示出广大群众对资产阶级两党政治的强烈不满,表现形式就是大量劳动人民、尤其是青年支持伯尼·桑德斯。桑德斯自称社会主义者,反对富人阶层(billionaire class),在民主党初选中获得了一千三百万张选票。讽刺的是,桑德斯通过他反资产阶级的伪装,来引导愤怒的群众支持民主党,支持代表华尔街和中情局利益、反对社会改革的化身——希拉里·克林顿。

这一政治现实为特朗普开辟了道路,他是金融寡头的代表,利用广大群众的不满,推动右翼、伪民粹主义和沙文主义的议程,并赢得了总统选举。

当前政治僵局是由工人阶级对民主党和两党体系的从属地位造成的,社团主义的(corporatist)工会使这一状况更加恶化。工人们所遭受的挫折使反社会行为广泛出现,包括大量的枪击案和药物成瘾。

但工人阶级和青年已经做好了再次斗争的准备。特朗普就职后第二天就爆发了妇女大游行(Womens March),这是继20032月伊拉克战争前夜的示威运动之后最大的国际抗议运动,抗议特朗普对移民和民主权利的攻击。

然而,又有人想把社会反抗力量引导成对民主党的支持——而民主党的核心立场却是与俄罗斯交战。

我们必须从历史事实中汲取教训,拒斥一切想要使工人阶级服从民主党的反动行为,坚决地与一切资产阶级政党和政客决裂。资本主义制造了贫困、不平等和战争。药物滥用所表明的全面而深刻的社会危机,只能通过联合起来的工人阶级反对资本主义的革命斗争来克服。

原文网址:http://www.wsws.org/en/articles/2017/02/25/pers-f25.html

(译者:四氧化三铁。本文首发于“红旗太平洋”,作者授权激流网刊发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