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列毛主义者要关心气候变化危机-激流网       近年来,随着雾霾的肆虐以及广大劳动群众此起彼伏的反污染斗争,在马列毛主义积极分子中,对资本主义所带来的各种环境灾难的关注,正在增长。但是,总的来说,这种关注还是零星的、琐碎的,不系统的,时有时无的。这种状况,与现代资本主义正在强加给人类的空前生存危机,是不相适应的,也已经适合不了劳动群众日益高涨的反污染斗争的需要;后者,已经成为当代阶级斗争的一个重要表现形式。

雾霾之所以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一是因为它是生活在城里的人们可以直接观察到,看得见、闻得到的,二是因为它直接影响到了不仅是广大劳动群众而且还有资产阶级、上层小资产阶级的“生活质量”,逼得后者不得不报道、关注。然而,实际上,雾霾以外,水污染、土地污染早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癌症村数以百千计,千百万人的生命和健康没有保障。对此,中国的生态问题专家蒋高明同志有很多论述。

但是,对于关系到整个人类文明存续的气候变化危机,大多数左派同志还是比较隔膜的。甚至还有一小部分同志,受到工业党、强国派等小资产阶级沙文主义分子的欺骗,认为气候变化问题是西方国家故意编造出来阻挠中国发展的“阴谋”。改变这种无知和愚昧的状况,是我们当前迫切的任务。

现代的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也叫“全球变暖”)是资本主义时代以来人类大量使用化石燃料所带来的。按照目前气候变化的趋势,将可能在本世纪末或者未来几个世纪从根本上改变地球表面的生态环境,从而使得地球表面的很大一部分不再适合人类生存,威胁到人类文明的存续。尽管各国政府吵吵嚷嚷、装模作样,要搞什么“节能减排”,在各国资本家无限度地追求利润和资本积累,各资本主义国家又将“经济增长”作为在世界市场上竞争的主要手段的大形势下,靠几样“绿色”技术是不可能真正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并且无论如何,不可能将世界上的二氧化碳排放减少到为了全球气候稳定所必需的水平。

正如接下来《红旗太平洋》即将发布的文章(“南极洲越过了临界点——海平面上升数米已经不可避免”)所介绍的,某些灾难性的后果,实际上已经不可能避免。由于南极洲西部冰盖的融化,全球海平面将在本世纪以内上升数米并可能在未来两个世纪上升约10米,淹没世界上的广大地区,包括几乎所有的主要沿海城市,并造成数以千万计的环境难民。长远来说,如果海平面上升20米以上,中国华东的广大地区、长江中下游都可能被淹没。

在二十世纪以前,社会主义的宣传主要关注于资本主义所带来的贫富悬殊和经济危机;那时人们相信,一旦将资本主义制度推翻,就可以在生产资料公有制和合理经济计划的基础上,将资本主义已经创造的巨大物质生产力动员起来用于人的自由发展。二十一世纪的现实是,几百年来资本主义的发展,已经将人类文明推到了毁灭的边缘。这一方面,极大地增加了以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另一方面,也给未来的社会主义提出了全新的要求。比如,对于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所提出的“物质极大丰富”,就不能做庸俗的理解。未来的社会主义,应当一方面将人们的物质消费水平限制在生态可持续性所允许的范围内,另一方面满足全体人民在健康、教育等方面的基本需要,同时努力地缩减人们的劳动时间,以争取实现普遍的自由发展。

在为生态社会主义而斗争的同时,我们还要对形形色色的小资产阶级“环保运动”展开批判和斗争,一切回避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而企图用改变个人的生活方式、“绿色”消费、“环保技术”、半心半意的“政府管制”,甚至寄希望于资本家发善心、承担环保责任的方式,都是必然归于失败的。至于某些人(如柴静的《穹顶之下》)打着环保的旗号,兜售新自由主义私有化,更是反动的倒行逆施,迟早要被资本主义的黑暗现实以及人民大众的觉醒给碾得粉碎。

(作者:红海军。来源:红旗太平洋)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