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套房都不能卖,罗尔卖的是什么?-激流网

260万善款已经“原路退回”,但“罗尔事件”并没有收尾,媒体的话筒堆到了当事人的嘴边,希望挖掘出他的心路历程,同时在极为不利的舆情面前,他也有充分机会道歉、反思、或者辩解……然而,罗尔的回应令大家再次目瞪口呆。

关于家庭财产的核心问题,罗尔如是说:深圳的房子是要留给儿子的,不能卖,东莞的公寓是要留给老婆收租的,另一套住宅是留给自己养老的……全家一人一套房,很好,那么病榻上生命垂危的小女儿,拿什么留给她?——“写下救女儿的文章,希望将来女儿可以看”……(深圳都市频道)

正如罗尔自己所说:“当然想把我们自己的退路准备好”——很好,如果对于一个普通的中产家庭,这样的财务安排无可厚非。然而人有旦夕祸福,能够结婚生子、颐养天年的前提,是首先要顺利长大,如果家庭成员遭遇重大变故,就难免动用这相对遥远的财务储备来应急,是要守紧将来的“退路”,还是先劈开眼前的“生路”?是要给儿子的人生锦上添花,还是给女儿一个活下去的机会?——生命与财产、生存与圆满之间的排序,何为正解?

罗尔给出的答案令人大跌眼镜,也粉碎了部分网友最后残存的理解和同情。

更有女权主义者敏感地指出,这是又一个“中国式牺牲女儿利益”的典型案例。

比单纯的牺牲更令人发指的,无疑就是所谓“带血的营销”,利用女儿残余的生命来发一笔横财,为儿子、为全家做最后一次贡献。

罗尔仍然不肯反思,他执迷不悟地自辩说:“一个文人写作是没有错的,父亲救女儿也不是犯罪,之所以引发关注,就是20万跟200万的差别”……之前,罗尔也一直认为自己是“卖文救女”,是利用自己的唯一技能赚取“稿费”,引发舆情仅仅因为金额太大引发了网友“眼红”而已。

——什么文章能有200万的“稿费”?你把诺贝尔文学奖置于何地?

他错了,这不是在卖文。他把女儿天真可爱的照片放在题图,把重症监护室里的惨状对照于后,他重笔描绘了因“花不起医药费”而痛哭的母亲,描绘了为申请救助基金而奔忙的父亲,乃至不惜用“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这样的歧义性标题,来制造戏剧性转折效果……他用职业文人的毕生功力,炮制了这样一幅感天动地的片面场景,令十几万陌生网友瞬时泪奔、慷慨解囊……这是在“卖文”,还是在“卖惨”?

人贵有自知之明。那么多几十万粉的自媒体大号、牛人作者,一篇爆文也不过几万块的收益,罗尔自己之前创作的那些爱情小故事,一篇也不过几十、几百的赞赏,他当了10年主编的故事杂志,开出的优厚稿酬也不过千字300……以他的人生经验和行业常识,如何能拥有这样的迷之自信?如何能在一篇千字小文换来几十万、几百万打赏之后还视为正常的“卖文”和“稿费”?

如果没有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女儿做主角,如果没有隐瞒高达八成的报销额度,如果把有房有车的完整家庭状况和盘托出,如果把那些“一套留给儿子、一套留给老婆”的小算盘写在前面……他的文章还能否引来一毛钱赞赏?

这是“卖文”还是“卖惨”?

固然“卖惨”也算是一种传统的生存技能,上天桥要饭都得先打折条腿,然而比单纯“卖惨”更不能忍的是欺骗,假装瘸腿的乞丐被揭穿之后,都只能灰溜溜逃走,而隐瞒重要事实诈捐数百万之后,居然还可以理直气壮?——这论不要脸,令最没脸的乞丐也汗颜。

罗作家玷污了“文人”二字,文学之成就无非真善美,他占哪样?文人之气节莫过于尊严,他的在哪?

圈中浸淫数十年,罗尔并非不懂得文人之高贵,在最初收到数万元赞赏时,他也曾诚惶诚恐,不敢生受,在公号中反复感恩、承诺、公开账目,还试图分捐给其他患儿……可惜,这起码的规则并没有贯彻到最后。

根据王志安调查估算,在与老友刘侠风商议策划之前,罗尔已经从日渐升温的文章中获利数十万,女儿的治疗费用已经有了初步保障,然而面对这更大笔的金钱考验,罗尔却没有再重复感谢和公开的环节,也没有选择就此止步,而是联手专事营销的企业公号“扩大战果”,直到事件失控后才仓皇应对……虽然人人都可能一念之差误入歧途,然而执迷不悟错上加错,如何谅解?

显然,从纠集老友“策划”开始,就已经偏离了“救女”的初衷,也早已超越了“救女”的实际需求,而涉嫌把这意外走红当成了全家转亏为盈的良机,和互相借势营销增粉的商机。可怜的女孩从来不知道自己已经沦为工具,假如她真的挺过这关长大成人,将如何看待今天被记录的一切?那一句经典的“你给我站住!”是否会令她脊背发冷?

她将如何看待自己年幼时奄奄一息的生命,在与留给大哥、亲妈、亲爸的三套房子的拉锯战中,险些输掉全盘?

一套房子不能卖,二套房子不能卖,三套房子都不能卖……这位曾经笔头一挥、应者云集、榨干全微信眼泪的“文人”,究竟卖的是什么?

文章来源:纸上建筑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