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本是儿童幸福成长的地方,如今却变成了令人心惊胆战的地方,几乎每天都有虐童新闻传出,即便考虑到我们是个很大的国家,这频率也十分令人心焦。

今日又曝河北衡水某幼儿园数名员工虐待一男童,将其架空于窗台并吓唬他以此取乐,男童浑身僵硬颤抖。(人民日报)

视频看完了更令观众浑身发抖:这些年轻的女员工如同亵玩一只动物,不断发出放肆的大笑。她们把孩子架在近一人高的细细窗棱上,强迫重复头朝下的姿势取乐,随时可能倒栽葱造成严重后果。孩子不知是因为昏昏欲睡还是被吓得僵硬,除了本能的身体反应之外,不哭不叫也没有任何反抗。

儿童从小就需要尊重,如果他们像动物一样长大,这社会的未来就是丛林。而幼儿园作为真正的起跑线,处于人格形成关键时期,良莠不齐的幼教水准,对他们的一生影响极大。

但遗憾的是,幼教阶段尚未纳入义务教育体系,靠民营幼儿园撑起半壁江山,从业者入行门槛极低,管理不规范,导致这个行业乱象丛生。

对比之下,纳入事业编制的中小学教师,由于其稳定的职业身份及相对较好的福利待遇,从业者水准近年来有了明显提升,普遍具备大学文凭,并通过相关资格考试筛选,教育局监管也非常直接,幼教阶段则成为突出的短板。

无论是校车、饮食、扎针、虐童等各种乱象,主要都集中在民营幼儿园,这并不奇怪。虽然表面上从事着阳光下最神圣的职业,但实际上他们都是私人开办的营利场所,遵循市场法则而不是教育规律,为了节约成本、扩大利润,不可能聘用高水准的师资。当然极少数高端民营幼儿园可能情况略好,但高昂收费令平民百姓望而却步,而且也可能货不对板……终究,他们都是设法挣钱的商业机构,而不是教书育人的公益组织。

教育、医疗,是最不能依赖市场化的领域,尤其在这血淋淋的“特色初级阶段”。应尽快安排幼儿园进入义务教育体系,或者至少提供更多的公立幼儿园供居民选择,有了政府财政的支持和更直接的监管关系,情况总归要好一些。

公愤极大,跟进很快,晚间传来进一步消息,河北深州市教体局通报称,此事发生在大疃社区幼儿园,是一所民办幼儿园。涉事三名保育员系以体罚形式叫醒未按时午睡的孩子去上课,其中一人录制了视频并发至朋友圈。目前三人已被行政拘留,幼儿园停业整顿。(新京报)

本案符合前述所有类似事件的套路,三名保育员毫无专业素质可言,更无知到还发朋友圈炫耀,涉事民营幼儿园管理混乱,缺乏合格师资和起码的规则理念。

然而面对种种乱象,老百姓又能有什么选择?——公立幼儿园太少,高端幼儿园太贵,只能勉强选择这样的民营幼儿园,好歹熬三年,才能沾国家光上一所公立小学。

处置几个不良教师很容易,然而改变整个乱象频出的现状很难。幼儿园变成虐儿园,有其体系成因,而改变的方案已经在上面,就看国家愿不愿意做这个承担。

文章来源:纸上建筑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