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大学沙特大王图书馆折叠事件-激流网

小王是我的朋友,他在一个垄断互联网公司做技术开发。昨天几个朋友一起吃晚饭,酒过三巡,小王有些醉了,讲起他正在开发的折叠技术。

“我现在做的这个基因折叠技术,能把一部分人的基因改为暗性,这些人会有夜视能力,只喜欢在晚上活动。等到这个技术成熟,世界就会分为昼人和夜人,晚上不用打灯,城市也会照常运转,到了夜里,工厂和农田也都有人照常干活。因为这个技术,人类的生产力将会大大提高。人类将进入新的文明时代。“

”这个技术全世界只有我们会,现在已经申请了120多项专利了。等到明年这个技术投入应用,中国超过美国,那就是分分钟的事儿。”

哥几个被小王唬住了,纷纷给他敬酒,要他接着说。但是汴三却慢悠悠的吐出一句,”小王你说的这个技术啊,我们汴大都用了三年了。”

汴三是汴京大学的学生,他爸是汴京大学的校董。汴三为人很低调,关于汴大的事情他一般不谈。听他说起汴大和这个技术,我们都来了兴趣。

汴三开了一瓶Chateau Margaux,给我们讲起了汴京大学沙特大王图书馆的故事。


“沙特大王现在是一个大富翁。80年代国家搞双轨制的时候,他是湖南的一个小官员,倒卖了几年石油挣了一大笔钱。89年听说北京出了事故,担心查“官倒”查到自己,就辞去了公务员下海了。90年代赶上房地产商品化政策,到处借钱,满中国跑去买地搞开发,办起了房地产公司。”

“沙特大王现在已经富得流油了,想起自己以前也是个文化人,就来汴大捐了五千万,想要一个汴大教授的头衔。汴大也是有尊严的啊,教授的称号怎么能随意给一个当年的官倒呢?沙特大王一听不高兴了,说你们汴大要不给,我就去隔壁了,不就几个钱的事嘛。当时这个事是我叔叔负责,我叔也为难,要五千万就给汴大教授的头衔,那这个价格太低了;要想多要钱,又不好意思开口。我叔聪明,他去找沙特大王,说这个教授头衔不是问题,不过你得对汴大有一定的学术贡献。沙特大王也是聪明人,问什么样的学术贡献?我叔说,你要是给汴大建一座图书馆,那对汴大的学术贡献就大了。”

“这样,汴大沙特大王图书馆就破土动工了。在奠基仪式上,沙特大王推出了自己的轩辕剑5.0和谐社会理论体系,汴大认为这个理论体系别出新意,故而授予了沙特大王名誉教授的位置。”

“这事本来就可以和谐的结束了,但是没想到沙特大王这个人很精明,他不愿意用自己的房地产公司来建这个图书馆。奠基仪式结束,沙特大王说,钱我给,工程你们自己找人干,三年内完工就成。”

“筹建大楼的任务又落到我叔身上,这可把我叔给忙坏了。一家一家建筑公司去审核,去跟他们负责人洽谈,花了我叔三个多月,总算来了二十多家建筑公司竞标。最后汴大选了河西六建集团来建这个工程。我问我叔为什么汴大要选河西六建,我叔说两个原因,一个是他们有钱,另一个是他们有一个能用的折叠技术。”

“河西六建的折叠技术比小王说那个还厉害。他们用特殊的折叠材质,把正在建设的图书馆大楼翻到另一个空间里去,这样学校学生不会受施工影响,工人见不到汴大的学生,建设速度也更快一些。”

我打断了汴三,问他,“你怎么知道工人见不到汴大学生,建设速度会更快?”

汴三说,“这个是之前的学校项目统计数据验证的,具体原因我问过我三姨,他是社会学系的研究员。三姨说可能是工人见到汴大学生之后会产生阶级意识,我三姨神神鬼鬼的,说的话都还是老掉牙的词,我也不懂。她还给我讲过一个更奇葩的例子,说假如有一个工人带着孩子一起来打工,两人干活都很努力,但是遇到了汴大学生,像我这样的,发现我平时花钱每月好几千,还不用干活,就会产生一种愤怒的情绪,这种情绪普遍化之后会逐渐变成…… 嗯,变成他说的阶级意识。我姨就是这样,偏见特别多,我不用干活不是因为我保送汴大了嘛,那他们怎么不努力保送,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不仅我姨这样,我姨夫更奇葩…… ”

汴三一说话就扯远了,我急忙打断了他,让他接着说图书馆的那个技术。

“对,回来说那个技术。那个技术还有一部分,跟小王研究的那个差不多,具体技术怎么操作我不清楚,但最后达到的效果就是这些工人基本都可以晚上干活。晚上一批12小时,白天一批12小时,建设效率比没有这个技术的公司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有了这个技术,在汴大学生都不知道这个项目的情况下,图书馆就快建好了。这个河西六建集团,不知道怎么回事,没给这些工人的工资发到位。本来也没啥,现在这年头,只要把这些工人赶回去就可以搞定,过几年通货膨胀了再发工资呗,工人也不知道通货膨胀。不过,到这个项目要建完的时候,有几个工人发现了空间通道,跑到汴大学生在的这个空间里来了。”

在场的几个朋友里有三个汴大的,他们都倒吸一口凉气,仿佛外星人入侵了汴大。

“汴大什么学校?”空气凝固了一下,大家在想汴大是什么学校,接着又想,在汴三眼里,汴大是什么学校。

汴三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汴大那可是响当当的贵族学校,贵族学校怎么能不管拖欠工资这种事呢。工人们一合计,打算通过空间通道,找汴大的领导,也就是我叔,帮他们要工资。”

“工人们呐,还是too young,sometimes naive,他们绝对不会想到,一个地下空间的工程,怎么就会是汴大的呢?我叔见了工人代表,怕出事,就忙着去找河西六建的老板,让他赶紧发工资。同时也要求,无论如何,这些工人不能再跑到汴大空间来了。”

“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细节了。只是昨天我从汴大图书馆旁边过的时候,居然看见一群工人从空间通道爬出来,还拿着横幅和安全帽。在汴大图书馆旁边站了一排,我可吓坏了。赶紧告诉我叔,还好我看到的及时,我叔马上派人过来把他们带走了。”

我又打断了他,问他工人们拿横幅干什么。“横幅上肯定是写标语啊,要汴大伸张正义,说他们被黑社会打之类的。工人们也是醉了,这工程汴大都外包给河西六建了,你去找河西六建不就完了,来汴大维权,不是在消费我汴大吗?更奇葩的是,居然有汴大的学生,还在CCS上说什么要帮助工人,简直是侮辱我们贵族的身份。”

几个朋友一听,也很着急,忙说我们得去回击这些naive的汴大学生。汴三笑了笑,接着说,“我们要去了,他们得说你们家庭出身好,不知道工人的辛苦。到头来还不得人心。我早就暗示我的小弟去了,那个小弟家里也打工,他说话大家才服。”

我们忙问那个小弟说了什么,汴三说,那个小弟在CCS上说,“工人讨薪是合理的,但是应该找准对象。在折叠技术已经成熟的情况下,汴大空间和此事是没有关系的,请不要损害汴大的社会形象,请不要对汴大实行道德绑架。”

扁丝说,“这样说不够,还要指出他们扰乱了我们的教学秩序,侵占了我们汴大的空间,即使侵占了一条道路也不行。”汴三是有智慧的人,他说,扁丝你不能这样讲,你要这样讲大家不会服你的。作为贵族,要有气质,要有胸怀,说话要优雅,你懂不?

我又对汴三的小弟产生了好奇,我问他怎么培养的小弟,直接让他去说这种话他不反感吗?毕竟汴大都是一群有独立思考的人。

“这个简单,多带他去一些高端场所,出国玩几趟,带他去听一听曼昆教授的课,他也就有贵族的感觉了。你估计都想象不到,我跟他吐槽了几句,那个小弟自己就去发帖了。”


听完这个故事,小王很失落,觉得自己被公司欺骗了。

汴三给他倒了一杯酒,“其实你也看出来了,之所以汴大出现了这些工人,说明折叠技术还不够完美。小王,世界仍然还需要你们。”

说完,汴三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作者:熊彻。来源:公众号“风华江水”)

打赏